您现在的位置:妙觉善缘_密宗开示_年龙上师父母开示录_

年龙上师父母开示录

年龙上师仁波切开示录——《教言·显明取舍》


趣入密咒门者之学处妙供
  二利任运摩尼宝鬘
  教言•显明取舍
  至尊年龙上师父母仁波切抉择
  
  公历2006年藏历火狗年
  献给一切修法者
  尤其诸趣入密咒门者
  所必须之学处妙供
  
  二利任运摩尼宝鬘
  
  敬礼上师!
  
  教法主者世尊释迦顶
  大持密咒胜尊海生尊
  尘数空行主尊措嘉母
  三尊无异大恩师前礼
  
  题记:上师仁波切把这个著述作为殊胜的礼物
  送给一切修行者,特别是进入密咒门的人。
  此关如何建立必备的见地和正确的修行。
  
  不论修行显密任何之法,都是在最初依止具相上师,之后如教奉行,再将所闻的法义与自续相合,这极为重要!
  
  最初观察上师,中间依止上师,最后学习意趣,共有三种,而如今的浊世之中,虽然并非没有像诸续部中所说的圆满一切法相的上师,但那是非常难得的,这样的上师住于三种律仪的言教,没有违犯,即相续清净;不蒙昧一切显密经续,即博闻;对于等空之有情修行慈悯悲心;通达生起、圆满次第窍诀的含义,精通密咒四续部的仪轨;现证特别之断证功德;以四摄法摄授弟子。即便难以具足其他的功德,而菩提心是必须得具足的,总之,唯一的观察,即是否具足菩提心,这最极重要!
  
  倘若自己的显现不清净,因为是浊世的缘故,难得无诸过失、具诸功德的上师,那么,如果具有过失少而功德大的上师,也应该尊为正士,进行依止,《胜义承事》中说:
  “诤劫业力上师功过两相杂
  决无一切时中了无过失人
  子众当于功德较为超胜者
  善加观察于彼当作依止也!”
  
  《意趣总集》中说:
  “即有世间之过失
  如若确善地道者
  无论当作如何忍
  一切一切忍受之!”
  
  即便最下,如果弟子是资粮道者,则上师应该是加行道,弟子是加行道,则上师必须是见道位者。
  
  首先,在未作依止之前善加观察,因为上师是直至菩提中间的系心之处,开示取舍之人,如若不作观察,值遇恶知识,则至令暇满空耗,所以应该无误地善加观察。如果得到了具足功德的上师,不离“师即真佛”之想而作依止,这极为重要!
  
  依止上师之时,弟子自身,也应当对于上师具足表里如一的信心和清净的誓言;了解上师方便善巧之法行的意趣;具有受持所说法义的智慧;具大悲心;三门寂静调柔;能够容受上师和道友的任何行为,心胸宽广;凡所具有都能够供养上师,施心广大;不作不净过失、分别念之伺察,具足净相;最胜以修行供养,中等以身语承事,最下以零散之供养令上师欢喜。若不如此,以邪见观察过失,则比如说:“长期伴佛亦然见过失!”就像善星比丘一样。
  
  所谓意趣学处,是依止信心、精进的近取,将上师意密中具有的一切闻、思、修功德,犹如从足量宝瓶中注入另外足量宝瓶一样,使其决定注入自心之中,应当具足净相,正如《续经内义略说》中说:
  “即便一时杀百人
  亦是佛陀利众生
  成百后妃共游戏
  大乐智慧大手印!”
  
  对于住于隐秘法行的大士们,我们是很难观察其功德的,而也有虚伪狡猾、矫揉造作、擅于欺骗、现似正士的人,因此,能够值遇自己累生的有缘上师极为重要!
  摩诃邬金说:
  “一切诸佛化身皆无定
  虚假欺诳诸众擅伪饰
  勿将金与粪混有缘众!”
  
  华智仁波切说:
  “怙,佛陀菩萨何在难了知
  当,舍弃断灭低下乞聋等”
  
  我们凡夫是难以知晓善恶之量的,所以,即便不依止为上师,也不应该作邪见和毁谤,住于等舍为好!
  
  依止上师后,所说任何显密之法,在修行之时,用四种转念调伏自心都非常重要,不要将四种转念当作共同、低下的法,而是促使自续向法时不可或缺之法。
  
  总之,最初,对于贪恋今生的对治,是反复思维暇满难得的本体、难得的原因、是修行成佛的所依、今后也难以再得等等,以原因、比喻、数量三种来思维具足暇满的人生大宝难得之情形。
  
  第二,能令迅速生起精进,并且对治懒散和懈怠者,即无常:器之世间无常;情之有情无常;特别决定无常;修行福德亦然无常,对于自己又何待言说?!善加思维比喻的含义,恒常修行死时无定、死缘无定、必定死亡等三种决定,收摄起长远之想,时时不忘而作修行!
  
  第三,念及业因果,当须不错乱取舍而修行正法。如果详细地通达了因果的自性、区分、界限、轻重、果报等等,则有最终使二种资粮双运,获得遍智佛果的必要!
  
  第四,念及轮回的痛苦之后,放弃今生的所作,修行利益来生的善妙方便,详尽地通达了总体上痛苦的自性,特别六道的痛苦等等,便有不堕轮回、获得菩提的必要,时时以四种转念调伏自续极为重要!
  
  特殊的前行,或者内前行中的最初,是能够救护轮回和恶趣的痛苦,并且救护出邪道的皈依,这是一切道路的基石。其中皈依处、皈依之人、皈依的方法、学处、利益等具有许多,正像我们经常详尽讲说的一样,这里无法笔之于书。总之,为了将一切有情救出轮回和恶趣的怖畏之中,对于永恒皈处佛、法、僧三宝和三宝总集之本体——上师,从于今日直至菩提中间作皈依,这样思维并一心信敬作皈依极为切要!
  
  第二,不住于下乘自利寂乐之想,修行任何法都趣入大乘道中,便是发心。发心之处、区分补特伽罗之心力、正式受取的仪轨、学处、必要等等虽有许多,但概言之,无始以来直至如今,没有一人不曾为我父母,而这些父母们如今正在六道之中,经受着广大、长久、难忍的极大痛苦,对他们生起难以忍受的悲心,没有丝毫的自利之心,通过成办利他的方式,为了无余的有情获得永恒安乐之圆满佛果,正如三世善逝佛子们如何生起殊胜的菩提心,我也如此发心,令无有一个有情处于轮回之中,在他们没有全部成佛之前,我以大精进之心力而作利他!这样思维并作发心。
  
  第三,清净罪障金刚萨垛的修诵中,有所净、能净、净治之方便、必要、利益等等,详细了知非常重要!约略说之:在自身庸常端坐的顶间,观想与上师不二的世尊金刚萨垛父母,或者单身,身色、面容、手印、装饰全部明了观想出来,心间月垫正中,白色吽字,周围百字明咒向右旋绕,从中放射光明,成办二利,摄收之后,降下甘露流,从交和处,若是单尊则从右脚拇指中流出,循自他一切有情顶间的梵穴而充满全身,所有的罪障,全部都以炭烟的形状,从毛孔和下门中流出,进入九层地下死主等口中,偿还冤债,远离中断,这样观想时,不散对于甘露降注和净治的观修而作修行,念诵百字明咒。通过对于先前所造的恶业以羞愧、恐惧等强烈的懊悔作发露忏悔,以及今后宁舍生命也不再造的坚定约束之心等等,于四力门中作忏悔极为重要!
  
  第四,凭借修集因位的福德资粮,而圆满果位之智慧资粮的,即供养曼扎。应当通达不供养的过失、供养的功德、呈献的次第、呈献的时间等等。总之,就外相而言,是陈设物品,将三千世间、须弥、四洲、小洲等人天富足无所不备,按照三十七堆的方式作呈献的,即化身曼扎;就内在而言,将每一金刚蕴的城市都以须弥、四洲等的方式而作呈献,即报身曼扎;就秘密而言,将自心阿赖耶等八聚,以须弥、四洲的方式作呈献的,即法身曼扎。
  
  第五,一切令自续生起证悟之方便的最究竟,加持的入门——上师瑜伽:
  想要真正修行正法的人,首先观察并且依止上师,前面已经约略讲述,一定要寻找一位具足经续、论典中所说之法相的上师,而在这浊世之中,观察上师的人——作依止的弟子本人或是因为未作广大闻思,或即便少有学修,就像“傲慢之丸不沾功德之水”的比喻一样,所闻法义不与心相合,成为恶念习气之类,于是越是观察上师,反而越见到上师有大过失,从而不得加持,正是:
  “分别伺察寻思者,即说悉地远彼人!”
  因此,
  “于法性义善巧者,彼智者前悉地近”,
  这是最佳的,不然,
  “或者愚钝信坚定,此人所修悉地近”。
  了知原委并且依止上师之后,对于自己的上师不作观察,修行信心和净相极为重要!要怎么样呢?《入中观论》中说:
  “即于凡夫位时得闻空性义
  内心之中再再次次生欢欣
  极其欢喜致使双眼泪水盈
  周身之中一切毛孔悉抖竖
  彼人心中种有圆满佛陀种
  彼即能为讲授教法之器也
  于彼当为开显胜义之谛实!”
  
  正行上师瑜伽为:
  “那谟!皈依胜者摩诃邬金尊”,如前所说,“那谟”是皈依、敬礼的词句,即“对于胜者之尊摩诃邬金莲花生,以三门之最大恭敬作皈依!”念诵三遍。
  发心为:这样观想:“为了令等同虚空的一切六道有情获得遍智佛果,而修行上师摩诃邬金!”“远离对于自利的作意,生起殊胜的菩提心!”念诵三遍。
  自身住于庸常,面前虚空之中,五种智慧的本色,五彩虹光帐室中央,莲花、月垫之上,本体是大恩根本上师,外相为胜者邬金金刚持莲花生,乃威震三有的装束,身色白中透红,十六韶华,相好美艳,威光炽然,欢喜的容颜,寂静且怒,微笑姿态,双目径直注视行者,右手期勊印中持五股金刚杵,置于心间;左手平等印上,持嘎巴拉,其中智慧甘露充满,长寿宝瓶,瓶口饰以随欲宝树,右肋夹持三尖卡章嘎,是佛母依稀措嘉空行母的隐秘形相。身体内穿白色金刚密袍,其上依次穿着兰黑密咒大氅、具有黄金璎珞纹案的红色法衣、怀柔色泽的彩绸大氅。头戴具有花瓣的见解脱莲花冠,双足作国王游戏姿势。身密相好威光炽然,所以朗朗然;语密发出六十支分的法音,故而漾漾然;意密乃深明不二智慧、悲心、能力的智慧,所以耀耀然。以一尊身体之自性,便能遍及十方无余的佛刹之中,光明璀璨,犹如十万明日环抱,无量三宝三根本海会悉作环绕。将自己的身、口、意三门,并非仅仅口说、词句而已,而是发自内心深处,直至菩提之间,不论出现任何苦乐、善恶,没有任何其他可以冀望和皈依之处,“您知道!您证知!”这样想时,身毛抖竖,泪盈双目,在“我的心念您能证知”的强烈信心和虔诚之中,作顶礼和祈祷。
  
  集资之时,集资的方法是七支供,而特殊的集资,是将一切世间界中的人、天富足,以及自身受用、三世所积一切善聚,乃至此显现而有的美色、妙音、香气、妙味、妙触等一切显现,具足五种妙欲的外内秘密供云无所不备,如同圣者普贤的供云一样悉皆奉献!这样思维而修集资粮。
  
  净治罪障者,是对于自他一切有情无始以来直至如今,所积造的无余业力、烦恼、誓言毁犯、罪堕等等,通过极为羞愧、恐惧、懊悔的方式,祈请:“我在您的面前,发自内心发露忏悔,立誓今后即便舍弃生命也不再造作罪恶、不善,祈请当下迅速地赐予暂时、究竟都不成障碍的最胜梵净悉地!”这便是净治罪障。
  
  仰仗如此集资和净治罪障的力量,使上师摩诃邬金非常欢喜,于是这样祈请:“请您直至菩提之间,就像母亲之对于孩子一样,以大慈悯心摄收我!将无坏身金刚、无灭语金刚、无惑意金刚等三金刚的无余加持、灌顶和悉地,即于此时、此座、此处垂赐于我!”在念诵一切祈请之王——金刚七句的时候,正如摩诃邬金所说:
  “随学邬金欲断轮回众
  敬信虔诚恒时作祈请
  专注迫切妙韵如是呈
  犹如幼子迫切呼父母
  亦如琵琶骨笛扬妙音
  昼夜六时之中作祈请!”
  如果信心坚定,由衷生起确信,则誓言尊和智慧尊是无异的,能够得到加持不需疑虑!经中说:
  “若人于佛施作意
  胜者即住彼人前
  恒常于彼垂加被
  解脱一切诸罪咎”
  摩诃邬金也说:
  “每一具信面前一莲师”
  以及:
  “谁人信解我现前”
  这样的金刚七句,不同于其他著述之法,而是以金刚韵音自然显现的方式,成为一切加持和悉地的大宝库,丹尼永忠朗巴(两教永恒洲TannyiYungdrungLingpa)的伏藏中说:
  “我莲花生普贤尊
  住于本初界中时
  法性自力金刚音
  七句自然现界中”
  以及:
  “如是以彼金刚音
  稍事敦请莲花我
  无任前来赐加持①
  赐大智慧之灌顶!
  三本天众如云聚
  无碍赐予二悉地
  现量觉受梦见我
  虹光旋绕妙香郁
  听闻标韵颅鼓声
  身口意得大加被
  觉力顿超验证生
  八部魔眷住威誓
  结缘有益得加被
  迅速逝往持明地
  与我莲花成无异!”
  摩诃邬金说:
  “七句祈请呼以迫切音
  邬金我于西南德山中
  犹如爱子哭喊母难忍
  必来加持誓言那热干!”②
  以及:
  “迫切韵音诵七句
  我便无任必前来
  于我邬金莲花生
  猛厉迫切之虔敬
  若能猛厉祈请者
  我必前往彼人前!”
  “修我即修一切佛
  见我即见一切佛
  我乃善逝总集也!”
  “具虔诚者之面前
  我当无离无合住”
  “乃至穷尽虚空边
  有情边际亦如是
  乃至业及烦恼边
  我诸事业亦如是”
  “若以七句作祈请
  加持降注如河流
  诸境产生炽然时
  彼即我赐加持相”
  《莲师遗教》中说:
  “往昔无边显现阿弥陀
  普陀山中怙主观世音
  达那郭夏之中莲花生
  仅就表法显现虽三尊
  实则无别各个不相异
  在于法界境内普贤尊
  密严刹土摩诃金刚持
  金刚座时是为大能仁
  于我莲花不二任运成
  诸利生中加持大稀有!”
  《中土苑授记经》中说:
  “从今过于二四年
  达那郭夏海洲中
  于彼自生莲华上
  名号称为莲花生
  密咒教法主者生!”
  观看《圆满摄集无上义续》以及《结集根本续》等中,无比能仁自在的授记,应该产生信心。
  《教授措嘉之小文字》中说:
  “若有具缘士夫具信心
  迫切之心于我作祈请
  仰仗殊别因果金刚愿
  教诸佛陀悲心吾更疾
  措嘉虔诚恒常作祈请!”
  《莲花遗教》中说:
  “凡所发愿便即能实现
  祈祷莲花我令随欲生!”
  
  要将这些永无欺诳的金刚誓句记在心间,将莲师作为唯一皈处的摩尼总集,虔诚毫无松懈地将祈祷之王作为本尊。
  
  念诵七句和色德(莲师)心咒的时候,莲师心间放射五色智慧光明,如绳相联,融入自己心间,观想自续得蒙加被,并作念诵。
  
  如果解释金刚七句和心咒的功德,像我这样的人,即便历经百劫又岂能讲述穷尽?!依隐秘意而说;依解脱道而说;依方便道而说;依决定二者之窍诀而说;依共同无上圆满次第总体而说;依极密不共大圆满光明心滴之意趣而说等等,非常众多,在百八伏藏大师、上千零星伏藏导师、再现的百万俱胝伏藏导师等论述中,全部同声讲述,而且互不相异。总摄之,应该从木鹏仁波切(Mipham)的《七句讲义》和阿旁伏藏大师(A-Phang)的《七句》等论中了解,其利益等在此无法讲述。
  
  最后,受取四种灌顶。
  总体上,所谓上师瑜伽,是强制获得上师诸佛总集之加持的捷道,密咒的自宗,所以需要依止灌顶,正如:
  “不依密咒灌顶无悉地
  譬如船舟无有船桨般”
  本来的基位虽然从本清净,而能够远离忽然垢尘的,便是能够成熟的灌顶和能够解脱的窍诀,因为是认为果位在基位本来圆满的宗派,所以认为能离、所离便是因果。
  
  所谓灌顶,真正向上师请求的是基位灌顶,自受灌顶和上师瑜伽时的灌顶是道位灌顶,最后,现证灌顶内义的智慧之后,自在基位、果位无别的佛果,便是果位灌顶。其精华,便是通过唯一纯净的虔诚,以上师三密放大光明而受取灌顶,是一切灌顶中的最殊胜,是能令迅速现证灌顶内义智慧的方便,其他方便,没有较此更深的!
  
  稍广地讲述受取四种灌顶:从上师眉间,白色的“噢木”字放射出白色光明,融入自己的顶间,获得身密的宝瓶灌顶,清净了身体和脉的罪障,将自身加持成为金刚身的游戏,于自续中种下了成就化身果位的缘分;上师喉间红色的“阿”字放射出红色光明,融入自己的喉间,获得语密的秘密灌顶,净治语言和风息的垢障,将语言加持成为金刚语,在自续中种下了成就报身的缘分;上师心间蓝色吽字放射出蓝色的光明,融入自己心间,清净了心和明点的垢障,获得了意密般若智慧灌顶,将心加持成金刚意的游戏,在自续中种下了成就法身佛果的缘分;复次从上师心间出现了一个极为清明、具足五光的明点,是意密无分别的本体,融入自己的心间,二障、习气悉皆觉醒而清净,获得珍贵的句义灌顶,加持与诸佛的功德和事业成为不二,将三身显现分的本体无杂,而与各自显现的本体无异之自性身佛果的缘分,安置在自续之中。
  如果是初业行者,难以这样修行,则可以观想:从上师的眉心、喉间、心间三处,噢木、阿、吽三字放射白、红、兰三光,净治身、口、意三门的罪障,加持成就了上师身、语、意三金刚的悉地。以强烈的信敬,反复受取四种灌顶也是非常善妙的。
  
  最后,上师以大欢喜心,从座垫开始向上、从顶间向下而融入心间,融入光明,转成一粒一寸大小的五色光丸,融入自己心间,自心和上师的意密转成无异,自心无有更改,远离一切分别念的戏论,在念诵“大圆满中阿”的同时,将自性等至于明空摩诃无别之中。
  广之,则如具相上师的教言,先足量修集共同道路的五十万等,净治自续,然后得到不共的密咒灌顶,获得窍诀,如其次第完成极为重要!
  
  若不如此,轻视共同之法,看重大圆满,那就正如:
  “妄想趣入高乘者
  如令幼童驾烈马!”
  因此,所谓光明大圆满,并非是没有信心和誓言的人,依靠伺察和勇气能够修行的!
  遵照上师的窍诀,现证觉性本体的最胜方便,是信心,经中说:
  “胜义谛者,唯由信心方能证得!”
  格西卡热贡琼说:
  “即便通达三藏经
  不敬上师亦无益!”
  特别是一切密咒乘之道路,只有上师最为重要,需要修行上师瑜伽的必要,在一切续经中都有讲述,而且比较修行一切生起、圆满等更为殊胜!续经中说:
  “若人经于俱胝劫
  观修洛叉本尊身
  刹那忆及上师胜!”
  阿里班禅班玛旺嘉(NyariPanchen)说:
  “大圆满法智慧之总色
  清净之身摩诃金刚持
  究竟果位唯是佛陀也!”
  所以一切修行的要点都包含在大圆满内义之中,如果能够结合上师瑜伽而作修行,必能圆满一切地、道的断、证。
  至尊杲仓巴(Godtshangpa)说:
  “多修生次虽善妙
  但无更胜修上师
  多修圆次虽善妙
  无过信任与放下”
  《总集珍宝续》中说:
  “承事修行过百万
  一番祈请上师胜”
  萨罗哈(Saraha)说:
  “上师所言趣入谁人心
  犹如掌中获得宝藏同”
  晋美嘉卫纽古(无畏胜者苗芽)和佐清•华智等讲授的文字中,未说在自性大圆满心滴金刚精华乘中,如同下乘一样,通过分辨和立因等方式抉择深义,也未说像下续部那样,依靠共同的悉地结合究竟殊胜的悉地,也不似其他的上续部,依靠第三灌顶的喻智慧,认识义智慧,并且产生力量,而是仅仅将具有殊胜之传承证德的上师作真佛想,依靠“我心您知”的猛烈信心作祈请,将心、意无别相合,依靠加持的力量,使验证的朗日由内升起,正是:
  “胜义俱生而生之智慧
  来自修集资粮净罪障
  唯以具证上师之加持
  若依他法当知蒙昧矣!”
  因此,虽然进入密咒门中,确将上师瑜伽当作前行和低劣之法,这是极大的错谬!
  龙清巴在《虚幻休息》中说:
  “修行生起次第与圆满次第等,并不能够凭借各自的道路本身得到解脱,尚需依靠行为和获益等等,而上师瑜伽,仅仅依靠自身的道路,便可以使自续中产生对于实相的证悟,从而获得解脱,因此上师瑜伽比一切道路更加甚深!”
  像这样,对于修行的瑜伽士,没有比上师瑜伽更加甚深之法,是一切先辈大智慧、成就者们所同一音声、同一意趣作赞扬的!只将上师瑜伽作为正行修行的命心,如同水流一样相续修行,就像成百的河流都汇集于桥下的比喻一样,将一切修行的要点都集中在一起,便是最胜的获益。
  在上师瑜伽中,有如同大海一样的无量九乘次第之深、广法要,如果以纯一虔诚唯一之法,合集修行的精华而作修行,那么即便现在自己死去,也根本不会堕入迷乱的险境,吉祥怙主龙树说:
  “若人坠自山王之顶巅
  即便自觉不堕亦必堕
  承师恩德得到获益法
  即便自身不欲亦解脱”
  如若没有信心和虔诚,即便如量修行了六续部本尊的承事和修为,也根本不会得到殊胜的悉地,很多世间悉地,如长寿、财宝、怀爱等也不能成就,查同敦炯朗巴也这样宣说过,因此,理当精进于此一切深道之究竟——上师瑜伽!
  即便以前自己曾经有过经验,还是应该如量修集五十万,将七句修行十万到千万遍,之后,依止《深道六法》传授究竟的窍诀。现前虽然传过许多人,但是,其中具有坚定的心志、稳固的信心,不贪恋今生而精进修行的,仅是个别而已。
  某些弟子能够在一处修行近十年,臀部生疮不能安坐,正如摩诃邬金所说:
  “臀破垫碎死亦修大圆!”
  这样昼夜勿散地修行之后,现在也有了个别自在验证的,是非常值得高兴的!
  然而,在这个浊世的过患如同大海一样汹涌的时候,某些弟子首先便说要得到大圆满,而在修行的时候,贪恋索取、安乐、名声、赞扬、散漫、筹计、懒散、推脱、买卖、耕耘等等今生的假相,修法以年递减,也有的放弃了修行。虽然在介绍自性的时候,都说认识到了,但是如果不如法修行,就像“通达有如补丁必将脱落”的说法一样,逐渐地全部都消失了。
  近几年,对于修行了共同之五十万的集资和净治的,传授了觉性妙力灌顶之后,仅仅依止上师瑜伽,以强烈的虔诚受取四灌,稍许解释心意相合的情形,现在我们多数弟子的心中,对轮回生起了出离、对三宝生起信心、对因果有信心、勤于善法,修集资粮、净治罪障等依次逐步好转,这全部都是凭借信心的力量使然。有许多人来问:“自己的这个心是不是就是这个无基离根、远离言说念想、赤裸的觉性呢?”能够这样,全部都是因为信心和加持之力,产生的所谓“证悟之日由内升起”的状况,令人非常高兴!
  也有许多人,在马马虎虎、零零碎碎地对于立断的道路产生了解后,以此为真实,几个月后,便产生希求说:“立断是很难真正通达的,现在请传授我顿超的引导!”先辈的前译大智成就者们都说:“本净立断若未斩断,任运顿超反成迷乱!”对于一切轮涅三道所摄诸法,如果未被三解脱门的见地所摄持,执持为个体,被实质和假相之心所束缚,会成为外道以及迷乱之基。
  这里,对于结合上师瑜伽,守护实相的自性,立断的教言是不可或缺的,要相互结合,然而不应该认为:“还未到修行顿超的时候。”总体上,这里并没有对于顿超的特别说法,然而不论是否如法修行顿超,顿超所显现的基,本来是实相基位的光明,乐于修行顿超的人们,可以将本来清净的大空性和任运自性光明结合而修,即便是无暇修行顿超的,其实也已经包含了明空并非各异、自性本来双运之内义的。
  这是为了对于修行产生欢喜和赞扬的缘故,作了附加的讲述,不仅没有相违之处,反而是非常必要的。
  
  有缘的弟子们!我们进入了密咒之门,是具足了极大的善缘的!为什么呢?摩诃邬金说:
  “密咒乘的出现是极为珍贵的!八十四俱胝诸佛不曾宣说,往昔摩诃迦叶转法轮时亦无密咒,未来诸佛亦不作宣说。何以故?众生不是法器的缘故。往昔最初劫,名为普设的时候,在名为现量出生王佛陀的教法中,有多数密咒;现在的释迦牟尼佛陀之教法中,有密咒教法;复次,在经过俱胝劫波之后,名为华严的劫波出现之时,将会出现与现在相同的名为妙音的佛陀,将会广说密咒教法!因为此三劫中的众生堪为法器,此三劫之外,决不会有密咒出现!”
  现在我们大师的教法也已经接近消失,就像山边夕阳的余晖一样,尽管在五浊恶世,现在我们能够值遇密咒金刚乘的教法,觐见到开示道路的上师,获得了甚深的教言,自己具有自由,圆满聚集了一切修法的顺缘,能够值遇这普贤意密教法兴盛的善时,都是因为自己多劫以来真正修集资粮、净治罪障和上师三宝的加持之力,所以,应该在信心、恭敬、欢喜、雀跃之中,放弃懒散、筹计等世间今生的一切琐事,无必要的心念切勿过多,对敌友勿作贪嗔,就像生命一样守护三种律仪,仔细地取舍因果,就像路边的死尸一样抛弃世间的八法,或者在上师面前,或者在寂静处所,了无散乱地专心修行,把自己的心作为证人,要对自己不愧疚,作一个内外无异、心口一如的真正修行人!
  总之,在未来死亡的时候,最好的是对于死亡产生欢喜,中等对于死亡毫无畏惧,最下也必定得死而无憾!将这件事记在心间,速速修行勿令空耗!
  自身自己把握,勿与浊世的恶行友伴交往,将心交给上师三宝,如果出现了恶缘或者病障,那是恶业穷尽之因,修行欢喜心;即便出现了欢喜和舒适,也是无常,如同昨夜的梦境一样,将妙欲修成虚幻;对于所拥有的任何衣、食都应该满足!参照先贤圣士的法行,因为法太过甚深的缘故,也许会出现中断,但是将一切恶缘都认识为现起(功德)的界限,转为道用,如果以要点任持该中断,将会转成悉地,若被其控制,则成障碍!对于虔诚,切勿松懈!对于窍诀,连风的方向也勿作宣说,将口紧闭!
  对于显密、新旧派别等宗派,勿作各自贪嗔的偏堕!要将一切教法证悟为唯一!因为如今世道的缘故,对于法和上师、宗派等分别作邪见、诋毁、恶说、离间的人有很多,积造了谤法的恶业,作为内教佛弟子更何需说!?应该忆及:
  “诋毁自或他宗派,
  即是第六谤法戒!”
  对于外道也应该不作没有必要的嗔恨。
  
  我的弟子们,我经常讲述皈依、发心、信心、悲心、上师瑜伽等时,要以三种圣法摄持,有些人心不满足,认为这是一直在讲的,要求讲授一个甚深的窍诀,这是他们还没有通达法之精华,无可厚非,而华智仁波切说:
  “法之精华皈依发心
  仅此二者便可成佛
  不需希求诸多深法!”
  还有:
  “下至暇满难得开始
  密咒生圆风脉拙火
  大圆捷道立断修为
  此中了无未摄之法!”
  
  上师瑜伽的原因前面已经讲述完毕,正像华智仁波切所说的:
  “虔诚密道上师瑜伽
  此乃传承共所遵规
  若能如实与心相合
  来生定生铜色德山!”
  
  
  虽然有某些人认为,“我们是密咒大圆满派,而僧众们作闻、思是劳苦之因!”但是,这是错误的,正是:
  “了无听闻之信心
  犹以断臂而攀岩!”
  大智者世亲说:
  “大师教法共两种
  教法以及证法也!
  于此受持作宣说
  并且作为行持也”
  以及:
  “住戒具足闻及思
  并且结合作修行”
  还有,比如说:
  “了无听闻而作修行者
  无关善行暗夜射箭般!
  不调自心修行影像者
  多有违背真实佛法人!”
  年轻聪慧之时,不要作盲修的假相,应该去学习读写、声明以及所有的学处,为了住持珍贵的胜教,不令衰败,这极为重要!
  
  往昔有圆顶显教部和发髻密咒部,或者出家袈裟部和白衣发髻部等著名的两部僧众,现在亦复如是,除了外在的标志和装束,以及特殊的某些仪轨之外,依止显密双运、三种律仪的修行,其证悟的功德是没有差别的,摩诃邬金说:
  “外在所行犹如显教同
  因果取舍细致之必要!
  内在奉行无上密咒宗
  具有生圆双运之必要!
  秘密是为大密阿底宗
  具有一生成就光身之必要!”
  最初从皈依开始,直至建立完备的三种律仪,对于所得完备的三种律仪,要不毁坏地守护。总之,大悲的导师说:
  “诸恶莫作
  众善奉行
  自净其意
  是诸佛教”
  正如:
  “调寂是为多闻相
  修之标志烦恼轻”
  除了这样修行之外,仅仅因为没有女人,便说:“我是僧人!”仅仅会修行几个小小的密咒仪轨,便说:“我是密咒士!”不要这样傲慢和自满是非常重要的!正像达波拉杰所说的:
  “修法若不如法修
  法成堕入恶趣因!”
  
  也有个别的人嘲笑、诋毁说:“没有任何听闻,修行光明大圆满是极不应该的!”这是错误的!凭借自己的信心和虔诚,以及上师的加持强制地趣入时,是会认识到本来基位原始智慧之觉性的,就像老乞丐木鹏贡波的例子一样,这在《认知觉性•赤裸自解脱》中说:
  “修行此法一切悉解脱
  证悟根性了无利与钝”
  以及:
  “若作修行牧童亦解脱
  不善言诠亦能现抉择!
  对于自己口中之糖果
  不需向他宣说其中味
  不悟此义智者亦迷乱
  即便善巧宣说九乘义
  未见如同听闻远古事
  刹那之间亦非近佛果!”
  木鹏仁波切说:
  “不需广作闻思与修行
  守护心性一如窍诀宗
  普通城镇咒士稍艰辛
  臻持明地是为深道力!”
  所谓“不由因生的果位,不由教出的窍诀,不由心成的佛果”,正是:
  “刹那刹那作区分
  一刹那顷大觉成”
  即便是积造了五无间罪的罪人,也能够在今生即身成佛,这个甚深方便,具足四种解脱③的要点,正是:
  “恶世如火炽然时
  密咒能力如火炽!”
  仔细观看五种不修成佛等法,正是:
  “即于一义亦不昧
  方便众多无劳苦
  仅就利根而宣说
  密咒之乘具优胜!”
  不论贵贱,任何人如果自己不能如是证悟,即便对于这个道路,以强烈的信心、虔诚建立习气,也必定会具有意义。
  
  我的弟子们每天都在作会供,特别是不间断上下弦的会供,同时结合《无垢忏悔续》、百字明等净治的勤修,仅此一点,便是极具善缘!
  “于此寂静忿怒天众名
  乃至念诵一遍者
  若人恭敬作顶礼
  补足毁犯悉地成”
  即便是听过一次寂静忿怒天众的名号,也决不会堕落地狱之中!
  “每至每月之初十
  谁持我之备忘录
  我与彼人无离合”
  “如是我于初十日
  对于勤修祈祷者
  落入轮回我悉知
  志心意三交付我”
  《上师修法•秘梯要义文字》中说:
  “凡所修行生次第
  明了而作修行时
  我便住于彼面前
  曼扎供物多玛等
  悉皆为作陈设时
  无需怀疑我必往!”
  措嘉说:
  “一次会供摧毁恶趣门
  必能结合永不退转地
  是为我之誓言当了知!”
  广之,就像讲述了多次的《会供略说》和利益所说的,这里因恐字多而不录。
  
  像这样,在这浊世短暂的一生,不要张罗许多无法完成的琐事,自己修行对自己具足大恩的清净正法!有朝一日,面临死亡,具有无畏的勇健,这是我发自内心的希望!也希望大家能够慈悲地将我的愿望予以实现!
  这是浊世无首癫行的年长密咒士南哲晋美彭措,于吉祥年龙大乘法轮寺的修室持明喜苑中,随顺心中所忆及的随现而笔,唯愿藉此善业,将见、闻、念、触者悉皆安置于成熟、解脱道中,众生毫无遗余地成就圆满佛果,令三界轮回永远空尽!
  
  (奉上师仁波切之言教,为令读者易于通晓而以口语意译,唯愿结缘有益,速证大觉!毗卢遮那阿贝迦那伽罗识于年龙)
  
  
  注释:
  1,无任,即毫无自在。
  2,那热干,(narakan)原意地狱,又音译为那洛迦,此处指以地狱立誓,决不背誓。
  3,即大圆满之四大解脱:边际解脱;赤裸解脱;自然解脱;本来解脱。
  4,部多,即恶鬼、狂鬼。
  
  
  
  
  
  教言•显明取舍
  
  法身胜者怙主无量光报身大悲主者观世音
  化身莲花生师父母尊总集具德本师我礼敬
  呜呼恶世五浊困扰时众生心续魔钩所摄持
  善知识前嗔恨似敌冤尤其谩骂具德修行人
  错乱贪恋善说胜妙法虚假欺诳众前作皈命
  尤敬部多所附邪误法非法恶行诸众极体面
  成办今生权势名闻利心中不忆利他来生义
  思之想之由衷生厌倦因此对于于己具恩尊
  殊胜正法功德作修行解脱道中最初之入门
  爱重依止具德上师尊虔诚相顺了无松懈中
  如教奉行法义和自心表里如一如法护誓言
  皈依发心正法之精华仅此二者佛果定能成
  不需希求众多甚深法四种修心正法之入门
  功德未能如实生心中听闻他法懒散空耗尽
  正法之门八万四千等根本摄归调伏自心中
  心与法和教言之命心倘若自身修行把握竟
  无人信敬亦是大修行有此便足无则方便泯
  无量胜菩提心仁波切此乃一切正法之至精
  此乃偕子诸佛共具宝此外了无解脱道路等
  了无较此更深其他法若无悲心则无法之本
  故当恒修殊胜菩提心轮回之法了无精华等
  了无所需心念摄向内对于轮回猛生出离心
  断除散漫筹计今生贪法相所知譬喻无尽边
  无需众多甚深获得名加持根本与师修相应
  受取四灌心意无别融加持证悟之日由内升
  住于卑下五毒当除尽舍小从大受取为来生
  未得本尊上师之授记自身不具功德勇健心
  勿为他人灌顶传窍诀犹如盲人处于不见境
  少事宣说犹如哑者语犹如残足之人少住行
  独自修为验证功德盛断除贪嗔胜败争议等
  世间八法弃如路边尸未得母及空行之授记
  切勿谎称见神见鬼事引度二者功德不具足
  勿贪信众度亡信财食别脱菩萨密咒誓言等
  护如额间之眼胸中心对于上师以及三宝尊
  随裕供养集资修会供特别勿断上下初十等
  无始所积无余罪堕众对治四力忏摄极为重
  无论修集大小诸善根三种圣法摄持应为重
  供于高处心中亦不喜守护卑微亦然无满意
  爱护他人然而不思报浊世所属徒眷疲惫因
  所作皆业所念皆迷乱当于殊妙心悦寂处中
  专注修法心中生决定于诸师友显有情器等
  修行净相知为三坛城对于三苦所迫等空众
  修行难忍最胜菩提心具德上师意密之最精
  守护无改光明觉性面总之自心与法融无分
  必得不惧来生把握力无伪修行于己具恩法
  自他二利任运得成就癫行咒士病者晋美我
  不具为他宣说之功德然则廿四省市藏汉等
  一切弟子再再作劝请年龙大乘法轮德洲中
  著笔小居持明喜苑中闻者成熟结缘自解脱
  
  (仲冬廿八日遵师谕毗卢遮那阿贝迦那伽罗译之于年龙大乐怀诛宫殿)
  (吉祥圆满)
  
  
  
点击数: 收藏本文】【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