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妙觉善缘_密宗开示_年龙上师父母开示录_

年龙上师父母开示录

能病的瑜伽士才是最好的瑜伽士


藏历火蛇年夏季,仁波切偕个别弟子住年龙谷静修。在一段时间内,因恶业的感召,整个年龙乡一带的牦牛都患上了名叫『口疮』的顽疾,所有被传染上的牦牛,都行动艰难、不进水草,嘴中漏出的口水,竟能使青草枯死!为了防止细菌传染,政府下令所有的道路全部设卡检查,禁止病牛出入。
  
  一天清晨,当盖拉尼玛与仁波切谈及此事的时候,仁波切以开玩笑的口吻说:『看这些牦牛这么痛苦,说不定我也会长出「口疮」的!』
  
  次日,侍者煮好奶茶请仁波切吃饭时,仁波切指着自己的牙齿说:『我得了牛口疮病,什么也吃不进去!』
  
  侍者连忙细看,见仁波切的口中布满病疮,并且不断地流出口水!侍者惊慌地喊道:『上师呀!这是怎么回事!这可怎么办呀!』
  
  『不要惊慌!』仁波切安静地说:『为了清净这些牦牛的业力,你暂时先回自己家去吧!在七八天内即使我派人去叫你,也千万别回来!』
  
  『不行!在您最需要照顾的时候,我不能离开!等您痊愈后我再走!』
  
  『这样会破坏缘起的!别再坚持了,我不会有事的!』
  
  仁波切再三劝说,侍者不得已含泪离开了仁波切。
  
  几天后,忽然有人捎话给盖盖拉尼玛说:『仁波切快支持不住了,他叫你赶快回去!』
  
  听到这些话时,他心急如焚,但又想到:『上师曾再三属咐,任谁来叫都别回去,我再等等吧!』
  
  于是又强迫自己住下来。就这样先后数人来叫,他都没有作出决定。第八天,盖拉尼玛遵照仁波切的嘱咐返回年龙谷。当推开仁波切的门,阳光照射进屋内时,仁波切问道:『你是谁!』
  『上师!我是盖拉尼玛!』
  
  『今天你能回来,太好啦!缘起很吉祥!』
  
  盖拉玛进屋后,看见地上有鲜血,不解地问:『上师啊,这是什么血?』
  
  『这几天我总是吐血,有时流些鼻血,都放在盆里了。』
  
  『上师!我不该离开您,您病得这么重!』
  
  说着,扑到仁波切怀里失声痛哭起来。
  
  『你别哭!现在一切缘起都很好,你准备点糌粑,明天正巧是上弦初十,咱们作个莲师会供吧!』
  
  次日清晨,仁波切与盖拉尼玛作了完整的莲师会供。在修至忏悔时,仁波切的鼻内忽然有血滴落,急忙令侍者用小牒器接住,竟流了一牒!随后,仁波切嘱令烘制成粉末,并作了威猛的加持,吩咐道:『你赶快把这些血末和那些血拿到牧场去!凡是能沾到血的耗牛都能脱离病痛的折磨!如果用完,可以把血未撒到水桶里,一样能产生殊胜的加持!』
  
  盖拉尼玛按仁波切所言完成之后,果然药到病除,使千万头挣扎在生死线上的牦牛解除病苦,重新恢复了健康!
  
  一天,盖拉尼玛陪同仁波切散步时,不解地问道:『上师啊!您是真正的圣者,但为何不作既能治愈他人,又不伤害自己的示现呢?』仁波切笑着回答道:米拉日巴尊者不是说:『能病的瑜伽士才是最好的瑜伽士嘛!』
  
  
  
   文章出自《年龙上师父母传记》
  
点击数: 收藏本文】【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