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妙觉善缘_密宗开示_秋霓仁波切开示录_

秋霓仁波切开示录

秋霓仁波切传记


第一世敦炯仁波切的传承里,有一个弟子叫贡巧绕丹,也是与久美爱敦旺波等人一同前往班玛郭的人。到了班玛郭之后,他生下了一个孩子,这个孩子被取名秋霓,也在班玛郭这边长大,在敦炯仁波切的父亲圆寂之后,他的母亲便嫁给贡巧绕丹,於是他们成為一家人。第二世敦炯仁波切在班玛郭住了几十年,给秋霓仁波切传了法。秋霓仁波切和敦炯仁波切一起,在久美爱敦旺波跟前得过许多同样的教法。秋霓仁波切二十几岁时忽然得了重病,敦炯仁波切说:“你要修行《金刚橛》才会痊癒,不然你肯定会病死。”并在他的名字后面添加了“龙卓”两个字,说这对眾生的利益非常广大。於是秋霓仁波切就请求了金刚橛的灌顶,认真地闭关和修行敦炯仁波切的《金刚橛》修法。之后,所有的病都完全消失了。秋霓仁波切跟我说,他从那个时候直到现在,几乎连感冒都没有得过,我见他时,当时他八十四岁,真的是从未感冒过。上师说这就是他修行金刚橛法的加持所致。

  秋霓仁波切病好了之后,敦炯仁波切跟他说,有些事要安排给你。一是把敦炯仁波切的女儿黛清玉准空行母交给他,当时黛清玉准空行母大约是二十几岁,秋霓仁波切二十八岁。另外,只要有机缘到汉地,你就去。还教给他造纸、建筑、绘画等技艺,包括梵文蓝匝字的写法都是由敦炯仁波切亲自教授的。1958年前后,政府创建===========理工学院的时候,秋霓仁波切夫妇被派往陕西,这正好应验了敦炯仁波切的授记。

  后来,这座由敦炯仁波切建造的吉祥山宫殿毁於地震。

  上世纪80年代,敦炯仁波切邀请他们去尼泊尔。他们取道香港到了尼泊尔,在那里,秋霓仁波切呈献了广大的会供,又重新向敦炯仁波切请求了教法中全部的传承。敦炯仁波切也一再地嘱咐他,教他如何去作,作了完整的交付。敦炯仁波切对他说:“我给你一张图片,你看会不会派上用场。”那就是建吉祥山宫殿的图纸。秋霓仁波切说,这也许是敦炯仁波切预见到他会重新恢復吉祥山宫殿的缘起。

  到了1986年重建的时候,秋霓仁波切就拿出了这个图纸,很容易地就把它建造出来了,所以想来建造工程也的确是先前都有授记的。

  敦炯仁波切圆寂之后,秋霓仁波切与黛清玉准空行母就开始修復这座莲花光明宫。修復的时候,取址上稍微移了一下地方。刚建完就又开始地震了。秋霓仁波切说:“这是护法神告诉我们要加快速度,不赶快上顶开光的话,就会有问题!”所以他很迅速地把顶封了,并且马上就开光,进行伏地魔仪式,跳金刚舞之后,就没有再发生地震。

  开光的时候,成千上万人在那儿观看。他们举行了盛大的法会。法会时,有很多人都看见了在吉祥山宫殿的顶上,敦炯仁波切就端坐在那里。还有人看到是莲花生大师与依稀措嘉佛母。更多的人看见天雨曼陀罗华,曼陀罗华是什麼样呢?晴天里下起了雪,雪花都成花瓣的形状,与咱们看到的雪花是不一样的。当时有照片,看上去就真的很像花朵。有人看到了阿弥陀佛,据说离开很远也能看到,显现了好几个小时。

  正像过去敦炯仁波切所说:“莲花生大师授记,这个宫殿就等同于铜色吉祥山宫殿,能到这儿的人就能消灭自己很大的罪业,并且能往生到莲花生的吉祥山刹土。”

  这个宫殿由二世敦炯仁波切始建,后由秋霓仁波切和敦炯仁波切的女儿黛清玉准空行母重建。此后,这个寺院的主者就是他们二位。寺院教法的传承是敦炯新伏藏派,可以说是我们传承的祖庭。第二世敦炯仁波切就在这里,把这个教法传佈於十方。这个地方在全藏乃至世界都很有名,被称為喇嘛岭。

  秋霓仁波切说,在我们的传承中,修行大圆满获得成就的人是非常之多。非常有名的有久美爱敦汪波、贡巧绕丹、桑吉多吉等等,近些年来,有阿曲尊者,他1998年虹化,成就了无餘光身,什麼都没有留下。他是第二世敦炯仁波切的亲传弟子,和秋霓仁波切正是道友,他也是修行金刚橛获得的成就,而且在末法时代示现了极為稀有的无餘光身。除此之外,像秋霓仁波切的弟子当中成就了虹光身、获得生死无畏的人也是非常多的,但是因為上师非常谦逊,他不希望被人当成吹嘘的物件,所以他不爱跟人讲这些。就连敦炯朗巴仁波切有关於他的授记他都不说,结果直到他八十四岁的时候,才被我给找出来的。

  第一世敦炯仁波切的伏藏授记说:

  “在工布农业地区内,

  吉祥童子游戏变化于人中,

  名中“卓”字庄严脐痣尊,

  身体下部明现猛虎纹

  彼若值遇金刚手修法

  兴许能除几多区域之暗泯”

  吉祥童子是金刚橛的名字,是说他将化现在人间的身体,也就是说“名中有‘龙卓’的这个人,是金刚橛的化身,他生活在工布地区的农区里,”的确是这样,虽然名字中有龙卓的人很多,但是有“龙卓”名字而有能够使佛法復兴的人却只有他而已。秋霓仁波切正是按照这样的授记,除修復了敦炯仁波切所建的寺院之外,并且亲自参与并主持了桑耶寺、大昭寺、布达拉宫,还有萨迦寺、楚布寺等等很多寺院的重建和恢復工作。

  尤其重要的是,他继承了许多的传承,因為他的存在,使许多传承又重新传遍到许多的地区。当我们去秋霓仁波切处求法的时候,秋霓仁波切非常高兴地说,这正像色卡班则空行母的授记:“敦炯仁波切的伏藏法,不是从拉萨传向各地,而是人们从其他的地方来到拉萨来求法,这样将会使这个法流广遍十方!”仁波切说:“现在这个授记果然是如此,我们两个人哪儿也没有去,一直留在工布地区的吉祥山宫殿这儿,但是法流却是传遍了很多地区,所以这个缘起真的是非常好。”

  秋霓仁波切是一个非常有原则的人,很多人问,“您是谁的转世,您是谁的化身?”他就说:“我只有仁波切的名字,我什麼也不是,即不是上师,也不是活佛,更不是什麼化身转世,只是一个平常人。我之所以能有今天,这主要是敦炯仁波切的慈悲,因為敦炯仁波切对我非常爱护,我承蒙敦炯仁波切的错爱,所以才学到了这些教法,只是会念几句咒语,仅仅如此而已,没有任何其他的功德。你们要想学什麼就看书好啦,我自己什麼也不懂。”秋霓仁波切至今都是这麼谦虚。

  秋霓仁波切一说起自己来,说自己什麼也不知道。其实他对建筑很精通,敦炯仁波切亲自教过他梵文,他可以翻译。在修法上,他也很谦虚,听他自己说,好象他真的不知道一样。他说:“我没有什麼知识,佛法也不太懂得,你可以看敦炯仁波切的书。”他那麼积极地向人们介绍敦炯仁波切的书,给你一种感觉,就觉得上师真的是不懂,所以积极地让你看书。但没想到,上师不看书的时候,嘴里滔滔不绝地说的全是精华要旨,只是他不愿意声张自己的功德而已。上师真的像是无穷无尽的宝藏一样。传法时他也是那麼谦虚:“我只是继承了这个法,自己也没有修过,也不懂。你们有信心就自己好好地修,传承我传给你们,你们去看敦炯仁波切的教言,按那里说的去做。”让人听起来很朴实。

  秋霓仁波切都八十四岁了,仍然什麼事都自理,念经上的时候他当维那,领人们念经,声音非常的响亮,对於仪轨,就按照第二世敦炯仁波切的要求,倡行简单化,修法上很简单。我跟在上师身边,念经时就坐在上师旁边,上师不断地指导我:你要这样地念、那样地念,他亲自教我,一边念一边大声的教,我小声跟著念。他隻言片语就能说出法义的精华,非常地明白,比咱们看很多年的书都好。看过书也只是看过了而已,没有一支点睛之笔是不行的。

  
点击数: 收藏本文】【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