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妙觉善缘_密宗开示_秋英多吉仁波切教言_

秋英多吉仁波切教言

秋英多杰仁波切开示1


三界教主秋英多杰大法王谈佛法与疾病
  秋英多杰仁波切说:“自古以来,治病一般有两种力,一种是药力,一种是咒力。两者结合,治病的效果会更佳!”据说,秋英多杰仁波切治好的癌症病人,有名有姓的都有260多个人。治好其他各种病症的,就不计其数了。藏医们自古都是要修持药师佛的,甚至还要修持特殊的本尊,修持特殊的伏藏法,对咒力的修持很重视。我们汉民族的中医,在古代来说,也是讲究修持的,像扁鹊、华佗和孙思邈等大名医都是有一定功夫的。
  药王孙思邈在世的时候,虽然是道士,但也常常研读佛经,对佛经有精辟独到的见解,他跟终南山净业寺律宗的开山祖师道宣大师还是好朋友,还经常在终南山闭关修行。据说,《千金方》就是当时的天人传给了道宣大师,道宣大师再传给药王孙思邈。
  现在汉地的医生,有几个是懂得修行的?因为绝大部分的医生根本就没有修持,所以,可以说,当代的医生就没有什么咒力。
  说到药力,因为目前正值衰败的减劫,地球的四大精华也逐渐衰减,中药的药力也在衰减,古代一付药的剂量,到现在,剂量可能要三倍或者五倍地增加,才能产生效果。所以说,药力也不太靠得住了。
  总之,现在的医生,既没有了咒力,药力也不行了,这就是现状。
  现在的医院,虽然咒力和药力都不行,收费却居高不下。很多人一进医院,一动手术开刀,就要花上几万,甚至是几十万元,一辈子的积蓄就搭进去了,钱是交了,但是病并不一定就能治好,有时甚至会提前结束了生命。众生真可怜。
  
  
  秋英多杰仁波切又说
  有一位学者在秋英多杰仁波切面前谈了藏传各教派的历史和观点,最后,问仁波切:“您老人家是属于哪个教派的?”仁波切答道:“我属于佛教。”学者说:“不不不,藏传佛教里面有红白黄花四大教派,我是问您老人家属于哪一个教派?”仁波切答:“哪一个不是佛法,我就不属于它;哪一个是佛法,我就属于它。”
  “那都是佛法啊!”“既然都是佛法,我认为都是很殊胜的,就像一大块好吃的糖,不论你从哪一个角度去咬它,都是甜美的。你说我是任何一个教派都行,因为我是一个佛陀的弟子!”
  秋英林巴大师在世的时候说过:“我的传记不需要别人为我写,我圆寂之后,会有人像唱格萨尔王的传记一样,唱出我的传记!”果然最近,他家乡的一位亲戚自然就唱出了秋英林巴大师的传记。 秋英林巴大师曾经示现为密勒日巴尊者,秋英多杰仁波切当时则示现为玛尔巴大师。
  我听不少师兄弟说过,每当读《密勒日巴尊者的传记》的时候,都很感动,有的甚至会落泪。随喜!呵呵。
  
  
  秋英多杰仁波切谈回向
  
  平时,将一切的善业功德都回向我们将来证得菩提,这样,功德就不会被嗔怒等过患摧毁,不论怎样享有善果,也无有穷尽,如滴水落入大海,与大海融为一体,所以,大海未干枯前,滴水无有穷尽。
  从前,有两个人结伴远行,一个人有满皮袋的白炒面,另一人有少量黑色的豆炒面,他们将面混合在一起吃。一天,白炒面的主人说:“你的炒面已经吃完了。”另一人说:“我看看有没有吃完。”看后,发现白炒面中还有黑色豆炒面。说道:“里面还有啊。”结果,一直吃到白炒面吃完为止。
  同样,我们所行的小善业,如果都回向了菩提的话,就像滴水和豆炒面融入大海和白炒面一样,直至菩提,无有穷尽。
  
  
  
  秋英多杰仁波切谈无记的时候应该怎样想
  
  当我们自心无记的时候,要想:“我无始以来,直至今日,虽然获得过无数的人身,但都虚度空耗。
  最初,释迦牟尼佛其实跟我们是一样的,不同的是,佛陀放下了自我,重视一切如母的众生,发起了菩提心,现在已经获证了佛位。
  而我们却极端重视自己,自私,在今天,别说是获得佛位,就连点滴的菩提心都没有,就连点滴的善心也很难生起,所行无义,漂泊轮回,到了今天,仍然如此,没有轮回脱离之日。
  现在,有幸获得了暇满人身,又被大乘善知识摄受,从此刻起,应该抛下自私自利的心,应该去成办利益一切如母众生,求取佛位。为此,我们观想三宝,发自内心地向三宝皈依并发心。”
  秋英多杰仁波切谈大礼拜的诀窍
  
  顶礼时,我们要意念观想自己无始以来生生世世一切的所受身,都变成人身,一起参与顶礼,这样,可以消除每一世的业障。无始以来因为有无数世,所以观想顶礼者也有无数位。这样顶礼一次,就能获得无量的功德。
  很多圣者上师说:“这是极为殊胜的窍诀。”
  
  
  
  秋英多杰仁波切谈随喜的功德
  
  秋英多杰仁波切谈到随喜的功德,援引了一些祖师的论述:噶当派的尕玛贝格西问博多瓦大师:“随喜也可以获得功德吗?”博多瓦大师答道:“如果双方心力一样的话,就可以获得同样的功德。如果随喜者的善业心力大过被随喜者,所获得的功德就比对方大。心力小的话,获得的功德就小。”
  
  霞惹瓦大师说:“修此随喜法,菩萨在睡梦之中也能行持善业。修此随喜法,身语无需精勤,只需作意,就能轻易获取大功德。”
  
  宗喀巴大师说:“尤其是对自己过去所做的善业,如果能远离骄慢,并生起大欢喜心,那么,过去的善业就会不断地增长。”宗喀巴大师讲:“小勤积大福,即是随喜善。”
  
  
  
  秋英多杰仁波切谈供养点滴
  
  《修法备忘录》中讲:“供品的摆设是要讲究整洁的。就说供水吧,水杯先要摆放整齐;如果水杯空了,缘起不好;如果只倒一点,将受用匮乏;如果过满溢出,将有违戒律;如果杯与杯之间相触,将缺少智慧;如果杯与杯间距过大,将远离上师,难以拜见。”阿底峡尊者说:“自相续中能否生起善妙的证悟,这取决于有没有很好的供养。”
  秋英多杰仁波切说:
  “在坐的各位,其中有几位是被认定为活佛的,有些还是被某著名的上师认定的,对于这一点,我也不加否定。
  你们今生如果能好好修行,弘扬好佛法,那还能说的过去;如果不能弘扬佛法,甚至不能继续好好修行,那就玷污了上一世先辈大德的名声,我是不会承认的。
  所谓的转世,也就像水中月一样,并不能说是百分之百的天上月亮。 可以说,大家都是转世,只要能修持成就,就都是真正的转世。 希望你们的转世不要像山上滚下来的草块,越滚越少;希望你们的转世,一世比一世强,就像山上滚下来的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秋英多杰仁波切谈衣食无忧便好修
  
  秋英多杰仁波切又说:“有吃有喝,衣食无忧了,就要修行了。” 世间的欲望也是永远无法满足的。以有限的生命,去追逐无限的欲望,那是不可能的。“夜里想好千条路,明早依然磨豆腐。”这是豆腐作坊小贩的写照。
  没钱的人因为求财而痛苦;钱少的人因为想要更多的钱而痛苦;富有的人因为无法满足而痛苦。
  
  轮回没有边际,我们今生的福报还剩下多少?下一世还能否重新做回人?是否考虑为来生的无形的银行多存些功德之款?明朝罗念庵《醒世诗》:“衣食无亏便好修,人生世上一蜉蝣,石崇难享千年富,韩信空成十大谋。” 冈波巴大师说:“此难得暇满之人身,不用他来学佛,而让他白白空过,实在是十分可悲的事;在这个恶浊短暂的世界上,把自己的生命全部消耗在无意义的事情上,实在是十分可悲的事;青年时期的身口意,如果白白空过掉,实在是十分可悲的事。”
  
  
  
  秋英多杰仁波切谈瑜伽士和密宗
  
  秋英多杰仁波切也穿上了瑜伽士的白袍和披单秋英多杰仁波切说过:“没有了瑜伽士,可以说就没有了密宗。”
  在藏传佛教的四大教派中,宁玛派的开山祖师莲花生大师是瑜伽士,噶举派的开山祖师玛尔巴大师是瑜伽士,伟大的密勒日巴尊者是瑜伽士,萨迦派的初祖萨钦大师是瑜伽士,萨迦派五祖当中有三位是在家的瑜伽士,当今的两位萨迦法王是示现瑜伽士,大手印的古印度祖师萨拉哈大师是瑜伽士,道果法的古印度祖师波瓦巴大师是瑜伽士,古印度八十四位大成就者之中的大部分也是瑜伽士。
  凡是真正的瑜伽士,一定会证悟了心性,一定会降伏了烦恼,一定能将烦恼转为菩提。一个真正的瑜伽士,即是成就者,也就是真正意义上的胜义比丘。
  秋英多杰仁波切就是这种大瑜伽士,仁波切多次穿起瑜伽士的法衣,以此来赞叹瑜伽士的殊胜。
  仁波切说过:“按照密宗续部的观点,欲望小而出家者,适合修持般若乘的显宗;五欲大而在家者,只要对机,就适合修持无上密宗。”
  愿我所修此功德, 速证佛陀之果位。
  我与众生一无余, 悉皆安住彼尊地。
  
点击数: 收藏本文】【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