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妙觉善缘_密宗开示_秋英多吉仁波切教言_

秋英多吉仁波切教言

秋英多杰仁波切开示4


秋英多杰仁波切在中国藏语高级佛学院就藏传密宗与该院院长教授作的经验交流纪要

  

  2000年5月2日,秋英多杰仁波切受中国藏语高级佛学院的邀请,来到北京与该院诸位院长教授等人,进行了有关藏传密宗方面的经验交流和探讨。

  当日,仁波切莅临中国藏语高级佛学院,受到了该院副院长曹先生、副院长那仓仁波切、该院教授索加堪布与萨迦寺寺管会主任兼西藏自治区佛教协会副会长巴德东永等人的热烈欢迎。宾主互表敬意,欢聚一堂。

  经验交流座谈会上,秋英多杰仁波切首先发言。

  仁波切自我介绍道:“本人在少年时期,由于时代的变故,并未具备广泛闻思佛学理论的顺缘。但我七岁时,却能在大成就者那隆桑杰松保上师座前,获得了传承加持的表示灌顶:十七岁那年,又在昂文钦然罗旦上师处,获得嘎当派修心七要的传承讲解与文殊幻网灌顶。”

  仁波切又说:“本人起初修的是对全知佛陀及佛法的敬信,虔诚地作皈依并祈请,以祈愿世尊释迦牟尼佛的密意,与自心融为一体。这样皈依并祈请,坚持不断地足足修了十五年之久。”

  “全凭众生怙主佛陀的威德加持,如今,本人方有了点滴的证量体验。一般而言,修行者自身若要生起佛法的功德,生起慈悲心、三摩地以及清净的戒体,唯有依靠上师三宝的威德加持。若仅靠自力,以希求获得佛法之功德,这无论是怎样勉强精勤执持观修,都是很难获得的。”

  谈到这里,在座的院长、上师与堪布教授们,异口同声地欣然赞许道:“仁波切所说的,确实是非常殊胜。佛法的功德和三摩地确应依靠上师佛陀的加持而产生。”

  仁波切又接着说:“总之,不管修持显密哪一种法门,当修证的道验和三摩地初显时,都不能被我慢贪执所束缚。明了此事十分重要。吉祥萨迦派的大金刚持萨钦贡噶宁波祖师所著金刚句义疏《父子道果》中,有密宗四种耳传教授。

  “其分别是:

  1.灌顶法脉未间断;

  2.加持传承从未衰;

  3.教授真实而无违;

  4.敬信之心令充满。

  第一种教授有三层含意:

  首先,基位时的‘灌顶法脉未间断’。

  如同往昔智慧空行无我母为自在瑜伽师波瓦巴大师所进行的灌顶,依此灌顶传承,祖祖相传,传至自己的至尊上师,其传承从未间断,极为清净。初修时,行者自己从至尊上师处领受广中略三种灌顶,以使自己的身口意三门与所知障等四种垢障得以清净,此即基位时的‘灌顶法脉未间断’。

  其次,是道位时的‘灌顶法脉未间断’。

  先从至尊上师处受持修行教法。出世间道以下的修行者,通过每日四座瑜伽的虔修,可获得上中下三品的无有间断之三摩地。

  而出世间道的修行者(此行者是指初地至十三地的修行者),初地至六地的行者,是从化身佛处获宝瓶灌顶,令粗浊的脉转化为细净的脉,从而证得化身的果位;七至十地的行者,是从报身佛处,获秘密灌顶,令粗浊的种字转化为细净的种字,从而获证报身的果位;十一至十二地的行者,是从法身佛处,获智慧灌顶,令粗浊的明点转化为细净的明点,从而获证法身的果位。如此,从化、报、法三身佛等处领受灌顶,其领受灌顶的次数,并无数量的限定。

  最后,是果位时的‘灌顶法脉未间断’。究竟的十二地半(即十三地),是以十二地为缘起,从三身无别的法性身佛处,获得名词灌顶,令粗浊的气转化为细净的智慧气,从而获证法性身之果位。

  波瓦巴大师法系殊胜之处,是在于基道果的一切法,皆含摄于灌顶法门之中。

  基位因续,其因灌(或基灌)灌义,是指众生原本具有的俱生的本体如来藏,获得觉醒与证悟。

  或有众生因上师的直指,而明了心性;或有众生,因其善根的成熟,则无须上师直指,也会自然觉醒。

  道位方便续,其殊胜之处,在于耳传要义的教授、金刚身甚深窍诀与其讲解。修行者依此奉行,从而证得因续最胜如来藏之心性体相,即实证基果无二的果续大手印。

  如此轮涅的因续如来藏,对一般的众生,显不净相;对道上的瑜伽士,显觉受相;对登地以上的佛菩萨,显清净相。

  因而,在修行的过程中,有初界聚的觉受、中界聚的觉受以及后界聚成熟解脱三摩地与神通体验。故而,有不稳定、较稳定与极稳定等次第,修行人应于此获得定解。

  修行初生道验时,不可断其为真实。

  《父子道果》中言,有现分的神通三摩地、佛与净土显相等觉受,或有空分的神通三摩地成就者了。’切不可被贡高我慢所转。

  正如金刚句义疏《父子道果》所言,现分三摩地不稳定时,无论显现何种神通三摩地等觉受,虽算是善好的观修成果,也具备了成熟解脱的道验原理,但这只是一般的神通三摩地等觉受。此类神通体验,未能稳定与真实,即是不稳定的有漏三摩地神通等觉受。不可称之为无漏稳定的道地功德。此种三摩地等觉受,大多只是往昔种种修行习性种子之显现。这一原理是符合道果法的。”

  仁波切又说:“正如上述不稳定的现分三摩地神通等觉受,空分的三摩地神通等觉受也一样。”

  “在顽空和无实有之空等觉受部分显现时,修行者若想‘真稀奇呀!佛说的一切法之自性为空性,原来就是这个。现在我已证悟了般若波罗密多佛母的精髓和世尊的意趣了。’于是心中生起我慢,言行亦复如此。这也是不对的。

  此时,这种三摩地神通等觉受是不稳定的,也是有漏有诸多变动的,并非是不动及稳定的道地功德与成就。道果中有如是言。”

  仁波切又接着说:“所谓的修行成熟解脱道验与现空和合的三摩地体验,是指一切神通显现和道验无有间断与变动,无论产生现分还是空分觉受,其贪执、慢心、悲喜、希求与疑惑的波动都极小。

  心风与粗风(业风)即是上行与下行之气,并依与运气(命气)结合之缘起,从而使神通等体验逐步得以清净。生起自然明体智慧气的认识和体验,这就是大手印、大圆满及经续的密义,也是甚深三摩地证悟的密义。

  明了这一密义,就能明了诸多的教授,懂得将过失转为功德,将障碍转为成就,以消除禅定中的障碍。

  上述一切要义,我们若能受持并生起体验的话,那就是《父子道果》中所说的第三种耳传教授——‘教授真实而无违’。

  而三摩地逐步获得增长时,敬信之心与胜解之心也得以增长,这亦是第四种耳传教授——‘敬信之心令充满’。”

  仁波切讲完之后,格鲁派那仓仁波切非常高兴地回应:“仁波切讲的确实很对,这不像有些人那样夸夸其谈。仁波切所述的体会直接而如实,并无虚夸,是正确的。对于这些结合实修而得出的经验结论,是不得不承认的。”

  那仓仁波切又说:“现请年轻聪慧的西藏萨迦寺寺管会主任、西藏自治区佛协副会长巴德东永,对于仁波切的讲话发表一下见解。”

  接着,巴德东永副会长说道:“我没想到,在此能见到仁波切。今天得以相见,我感到非常高兴。这也是前世的因缘吧。

  仁波切讲的一切,不单是闻思之表述,更是实际之体验。

  就象仁波切所讲的,以吉祥萨迦派的特点来讲,有‘四种真实’。首先是真实的体验;依真实的体验而了知真实的上师;因真实的上师,而对上师的密续要义教授,生起真实的信解;因真实的教授,确认上师们持有的佛陀心印、表示与口耳三种殊胜的相续传承,为真实的传承。

  对于仁波切修行体验方面的开示,我表示由衷的谢意。最后,祝愿仁波切为了佛法与众生,长久住世,贵体安康!”

  接着,秋英多杰仁波切讲述了自己当初,首先修敬信和悲心,并依此而开始修法的简历。

  之后,回顾1998年在北京召开的中国宗教学会藏学研讨会,回顾了当时与宗教管理部门、宗教学会、社科院的专家、学者、研究员以及海外学者一起座谈的情形,并重复了当时的开示:

  “世尊佛陀,依众生各自不同的根基,将佛法分为两个方面,一是善巧方便的不了义,二是如实真谛的了义。

  所谓的不了义,并非是一切佛法如实的真谛。对于一切以心之善恶习气为本义的唯心学说而言,究竟了义谛与最终的证果,可在自心胜义法性本体中真实地证得。这是与现代科学研究探索的实证精神相吻合的。此了义谛的道果光明大圆满密要,正如心与明体之区分,它是超越有神论等各种唯心宗教的。

  对于自身蕴界的气、脉、明点、种字和智慧气,其净与染,清与净,粗与细的区分,本人当时是用比喻和实义相结合的方式来讲述的。

  在那次中国宗教学会藏学研讨会上,以佛教研究所所长吴立民先生为主的专家学者一致表示‘我们虽然在理论上对佛教有一定的理解,但实践上缺乏实际的体验。所以,这次秋英多杰仁波切所谈及的自己近30年的真实体验,我们必须要认可。’同时,他们勉励本人坚持修行,多做利国利民的善事。”

  仁波切讲完之后,副院长那仓仁波切又回应说“仁波切上面所讲的道理,全面而真实。我们的佛教和密宗都是具有真实性的。

  以近代科学家爱因斯坦为主的一些科学家认为,当今科学界无法解释的许多神秘现象,佛学中却早有阐明。诸如此类的见解还有很多。”

  接着,那仓仁波切介绍了中国藏语高级佛学院。中国藏语高级佛学院创办于1987年9月1日,由十世班禅大师和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先生亲自倡导与规划,由党中央和国务院批准设立。该佛学院是全国藏传佛教的最高学府,这里云集了藏传各大教派的转世活佛与格西。十世班禅大师生前曾亲任该院院长。学院让学生对藏传佛教进行普遍的闻思,并按宁玛、萨迦、噶举与格鲁诸法系分别进行授课到目前为止,虽未有苯教法系的授课,但也欢迎苯教法系的人员参加。该学院汇集了四大教派的活佛,是培养爱国爱教骨干堪布与活佛之中心。这里所需的经费开支均由国家支付。学院严格预防和制止各教派间发生的相互争执诽谤等现象。

  那仓仁波切又说:“现在有一些人,他们并不知自己法系的特点,却对别的法系进行种种非议。”对此,他强调说:“我对他们讲,你们很多人就连自己法系的要义殊胜之处,也未必能全面地讲述出来,却对别的教派评头论足,为此,应当放弃对别的法系的种种指责。你们应该深思。”

  听到这里时,秋英多杰仁波切非常高兴,并合掌而言:“这说得真对!我们佛教不是没有真理,上师三宝也并非不真实。我们显密二宗和教派间的门户之见,相互偏执诽谤等现象,才是造成显密正法加持力和威德力削弱的根本原因。”

  “这种现象,使得佛教的寺院、活佛、密修者、出家人以及一切僧俗,在其修证的道路上生起了恶缘。使得上师与僧众间逐渐产生不和与分歧,也使得信众之间的仇视和矛盾加大,更会造成寺院间的隔阂,造成村落间发生冲突的危险。这也是不符合国家法律与政策的。

  
点击数: 收藏本文】【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