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妙觉善缘_密宗开示_秋英多吉仁波切教言_

秋英多吉仁波切教言

秋英多杰仁波切开示5


原文地址:上师开示录作者:晋美东者

  一、高高兴兴地接受

  

  上师平时安静自然。

  

  近来后学患有感冒,鼻咽疼痛难忍,常常半夜疼醒,难以入眠。我们几个弟子围在上师身边,有几位道友关切地问候我的病情。上师听了,说:“没什么,不要烦恼,高高兴兴地接受它。”

  

  记得《普贤上师言教》口说,应抱着感恩的心来面对逆境。它的意思是什么?我以为就是应当以善心安住,也就那就是“高高兴兴地接受它”。阿底峡尊者在问安时常说:“生起善意否?”

  

  二、什么是加持和灌顶

  

  很多人执著于加持和灌顶的形式,比如求个药丸啊,求宝瓶加持一下头顶啊,对于修法并没有真正地契入。

  

  我见到上师的时候,也在想,这个上师有没有加持呢?上师第二天见到我,象知道我在想什么似的,我们单独相处时,我并没有问,上师就很严肃地直接对我说:“什么是加持呢,上师的加持就是让你领悟佛法,让你认识到心,了知因果,了知法要和窍诀,这是最大的加持和灌顶。”

  

  三、不要执著于法本

  

  很多佛友,对于不同的加行法本产生分别见,认为修这个加行的法本,与修那个法本是不同的。一些年老的佛友,多少年念诵上师供什么的,转过来要为临终准备,要修阿弥陀佛的法,自己还是舍不下自己的法本。我就亲耳听到一个老居士说:自己念了十多年的上师供,念起来很舒服,现在要念佛,也是舍不得这个法本。

  

  上师说:“修法应当调整自己的心,而不把精力用在对于法本的执著上”。

  

  四、庄严的佛堂也会产生信心

  

  上师平时很自在,不大拘泥于各种形式。但到我家,见到的佛堂,说:“很好很好,庄严的佛堂有利于产生信心”。

  

  五、停水就不用洗脸了

  

  上师要走的那天早上,非常不凑巧,家里停水。上师知道了,对我说:“没关系的,那就不用洗脸了”。我听了这种说法觉得上师太随意了。呵呵。

  

  我觉得上师要坐长途车,我实在有必要供养一盆洗脸水,于是到附近的铁路机务段打来半桶水。

  

  六、上师洗澡

  

  我请上师到一个高级一点的浴池洗澡。本来家里也有浴池,我想让搓澡工给上师搓搓,给上师解除一点疲乏。我搓得不如搓澡工专业。

  

  上师到浴池,问门票多少钱,听说每人十元,上师很心疼:“这么贵啊。知道这么贵不到这个地方了。”

  

  洗澡时上师说啥也不让搓澡工搓,我要给上师搓,上师也是说啥没同意。我也不好勉强,不知道上师是什么意思。上师为了安慰我,自己用手巾边搓边扭动身体,象跳舞似的,笑着哄着我说:“你看,你看,这么挺好的嘛!”边扭还边给自己伴奏:“咦!咦!……”

  

  搞得我莫名其妙,只好对上师还经莫名其妙的笑。

  

  七、上师的头发和白色袈裟

  

  上师闭关后留了长长的须发,很多道友问我,上师的头发剪不剪啊?我也说不清楚,哪天问上师自己吧。

  

  上师说“瑜伽士的须发,等同于袈裟,我不剪了。”

  

  “什么是瑜伽士呢”,我趁机问。

  

  “‘瑜伽’就是相应的意思,与什么相应呢?与自己的心性相应。与自己心性相应的人,就是瑜伽士。“

  

  我因见上师曾穿过白色袈裟,就问:“瑜伽士可以是出家人吗?”

  

  “瑜伽士可以是在家人,也可以是出家人啊。”

  

  “白色袈裟是怎么回事呢?”

  

  “白色袈裟是七种不造作行持之一。七种不造作包括:心不造作(任运本来实相);身无造作(清净蕴界处的坛城);发不造作(留垂柳长发);处不造作(在自然的石洞中修行);食不造作(吃天然的食物);衣不造作(披不染色的衣,如白衣);碗不造作(用天灵盖自然碗)。”上师说。

  

  八、不愿讲琐事

  

  上师有两弟弟也出家了,其中一个官秋仁钦堪布赐名为“土登金巴坚措”。我们平时称呼其为金巴师父。这次也跟上师一同来我们这里。

  

  上师说,金巴师父在家里是一个最会哄人开心的人,每次回家都给父母讲沿途的见闻。“我就不行,妈妈问一句,讲一句,妈妈听了两句,就没兴趣了,悻悻地离开了。”

  

  九、要去掉锐气

  

  这次(2006年5月)见到上师,一见面,上师就对我说:“要去掉锐气,什么时候把自己的锐气去掉了,才有一点入道的样子了。”

  

  十、见到修净土的人就欢喜

  

  上师的弟子中,有几位年纪大的一点,想问上师要不要修加持。

  

  上师问:”你们以前修什么法?“大家回答说修净土,念佛。

  

  上师说:“那就好好念佛,求生净土多好啊。年轻一点的,最好修加行,年纪大的,最好修净土,念佛。”

  

  大家走了,上师对我说:“这次来,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见到有人修净土念佛,就非常欢喜。”

  

  十一、修加行很重要

  

  上师常常以心性角度讲法。同时上师不断强调修加行的重要性。5月有30日上师要暂别此地,临行前领弟子们做了个会供,然后对大家说:“修加行很重要。直接修心性法,没有加行集资除障的基础,也难以相应,如果不相应,对心性法也就失去了信心,这时再回头看加持,又觉得修加行的生起次第没有什么意思。还有,共同加行很重要,没有共同加行的基础,不共加行就修不下去。”

  

  十二、佛教里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

  

  上师说:“是不是所有的人都必须要修加持?也不是这样,佛教里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末法时代人的根机,修加行较为合适。”谈到自己,上师说“我见到莫合多上师时,上师说,你在学院学了五年,那么修一遍加行吧。在莫合多上师那里,最少要修三遍加行才可以求大圆满心性法,要求是很严的。莫合多上师照我,只让我修一遍。因此加行法我闭关修了一遍,上师就传了我心性法。但我在上师身边做了六年的侍者”,上师说到这里笑了:“我想一年也够得上一个加行吧。这六年主要是依止莫合多上师修心性。”

  十三、三种根器的人都适合修加行

  

  上师说:“众生的根器,当然有不同。有的人可以较快地修大圆满心性法。但是,修加行法,也不会耽误上根人成就的,因为这加行法是三种根器都适合修的,上根人修有上根人的功德,中根人修有中根人的功德,下根人修有下根人的功德。”

  

  这让我想起了江嘎仁波切对我说的一句话,当时仁波切指着加行法本对我说:“释加牟尼所有的法都在这加行中,包括大圆满。”

  

  十四、秋英多吉上师加持力很大

  

  上师在秋英多吉上师那里也求过心性法,得到过心性法上的印证。上师说:“秋英多吉上师修释迦牟尼赞,修了十年,这十年的功夫,使得成就了巨大的加持力。同时他听到藏地哪里有闭关的圣地,就跑去闭关修持。他身上有时会出舍利,这是真的。有人说他是米拉日巴的转世。他老人家的加持力非常大,许多人见到他都有气脉上的反应。”

  

  我接碴:“我以前见过练气功的人,有那样的自发动作反应。”

  

  上师接着说:“这个和练气功那种还不一样的。秋英多吉上师曾经加持一个两岁的孩子,结果这个孩子就有气脉上的变化,孩子会做出各种动作,而且会做各种手印,这是很难见到的。秋英多吉上师是一个真正的成就者,心地宁静。因为他的加持力大,他身边天天都有许多人排着队求他加持,他天天给这些人加持,也没有露出过厌倦的面容。这是真正成就者的显现。秋英多吉上师在藏地各处求了很多法,他本人是噶举派的,但也有宁玛派的传承。他曾经到海南州莫合多上师处求法,因为那时他已经非常有声望,身边有许多活佛做弟子,这些大弟子们想不通,就劝上师不要到莫合多上师那里求法。秋英多吉上师说;‘我追求的不是脸面,这不是我要的,我要的是佛法。’这就是大成者作略。”

  

  十五、修行人不要追求神通

  

  上师说:“修行人不能轻易显示神通,那样很多人就会著相的。以前莫合多上师身边有个弟子,修行很好,平时不爱说话,但每次说出都有很深的道理。他见到那些宣传的神迹,就说,这是佛教里最丑陋的事情。”上师可能未必同意用"丑陋“这个词,但是他平时确实不喜欢倒处宣传神迹,他总是强调修行是修心,不要执著外相,要在心性上下功夫。

  

  十六、做一块包经布,就等于盖了一座庙

  

  上师也很重视有为法的功德,他见我做了两块包经布,就对大家说:“你们可能不知道吧,做包经布的功德很大的,做一块包经布,就等于盖一座庙的功德。因为佛教里‘法’是最重要的,那么护持这个法,就会有这么大的功德。”

  

  我们这些弟子听了都非常欢喜。

  

  十七、修行人不要变成搞传销

  

  上师见到有人到处以宣传什么虹身像之类的劝人入伙改修另外的法,就开玩笑说:“这是搞传销的。修行人不要变成搞传销的人,不要用这种手段去动摇别人的信心和修法。‘传销’的这些东西,未必适合那些众生。别人本来修法修得好好的,用这种忽悠的方法,让他动了念头,这是误了人家的修行。“

  

  十八、让出道场

  

  上师曾暂住在一个由居士管理的道场,常来这个道场有几位居士正在修另一位上师传的“上师瑜伽”。没过几天,恰好这些上师要来传法,上师主动让出道场。让出道场前,组织大家修了三天的会供,修会供前,上师说:“过几天某某上师要来,他要给你们传法,听说最近他有一点感冒,身体不好,那么我们做三天的会供,一方面消除我们求法的障碍,一方面也祈请三宝加持这位上师身体健康,让他可以给你们顺利地传法。”

  

  他不认识那位即将到来的上师。

  

  十九、咒音准确重不重要?

  

  有弟子问上师:“念咒的音不准确有功德吗”?

  

  上师说:“咒音念准了很重要。咒音念得准确要比不准确的功德大100倍,但念咒时的三摩地的功德,要比只是准确念咒音的人的功德大一万倍。所以关键要在心地上用功夫”

  

  二十、要做一个好人

  

  上师开示时,常常先讲到:“修行人首先要做了个好人,连个好人也做不到,算不得修行人。要在生活中修行,不能因为别了打扰了你,你就对人家发火。要重视因果,一定要重视因果。”又说:“修行人把自己的家人感应了,这说明自己的修行还可以。与自己的家人处不好关系,这说明修行还差一些。”

   

  二十一、要在生活中修行

  

  上师说:“修行人不能下座了,就把修行忘掉了。下座了也要在生活中修行,在生活中安住,动静和合而修。做事情一心一意地做,不散乱,这也是寂止,慢慢地,就产生智慧。如果持有大圆满窍诀的,就在万法显现的妙有的体验中修行,不要把修行和生活隔为两面。”

  

  二十二、要不要多闻

  

  上师说:“关于多闻,如果一个人要做堪布,要做上师,这样发心来利益众生,那么,他一定要多闻,这样才会有种种方便来度化众生。一般的修行人,真正想修的,也未必要多闻。但是,即使不多闻,也要了知一些佛法,知见要正,还是要学一些的。”

  

  二十三、仪轨可以简单,但修行不能放弃

  

  上师这次来,遵根本上师的遗嘱,根据汉地众生的情况,翻译了一个加行简轨。他的根本上师临终前说:“汉地众生太忙了,这个仪轨简单,可以帮助他们好好修加行。”这个仪轨是蒋扬钦则旺波造的,有很大的加持力。上师说;“过去修什么仪轨的,还可以接着原来的修,喜欢修这个简轨的,也可以接着这个简轨修。 “

  

  有一天,有弟子说:“这个仪轨真好,这么简单,这下子可以省些力气了。”

  

  上师说:“仪轨可以简单,但修行不能放弃。大家修这个简轨,还是要按照《普贤上师言教》去观修,或者按照慈诚罗珠堪布的《慧灯之光》对加行的讲解那样去修。”

  

  二十四、有眩晕症的人可以不修磕大头吗

  

  有弟子提出这样的问题后,上师说:“可以,可以。但是你也可以每天少磕一些,比如磕三个或二十一个,这样,你的眩晕症也可能会好的呢。我们身体有病痛,主要是气脉不通所致。磕大头可以通气脉的。”

  

  二十五、打坐和磕大头可以保障健康

  

  上师见有的人不能单跏趺或双跏趺坐,就教给了我们练习腿的方法,并且说:“有一个道友打坐,一上来两只腿都是趐起来的,根本不能跏趺坐,但不到半个多月,他用这种方法就可以打坐了,所以你们要好好练习打坐。打坐也是通气脉的。打坐和磕大头,慢慢可以治很多病,可以保障健康。”

  

  二十六、什么是修法的验相

  

  上师说:“慈悲心、出离心增长,这就是修法的验相,这就是修法的结果。”

  

  二十七、引导

  

  上师说:“上师是要引导你修行的。如果你了解佛法时,你的一切因缘都会引导你修行。”

  二十八、什么是智慧

  

  上师讲到六度法时,说:“五度修法的目的,是为最后的智慧般罗密。什么是智慧?知道善恶法的取舍,这是一种智慧;观一切如梦幻泡影,观一切平等,这是一种智慧;而真正的佛教里讲的智慧,是轮涅不二,明空不二,由缘起性空证入到真如空性。空性智没有色彩,没有形相。这是真正的智慧波罗密。”

  

  二十九、生活

  

  上师说:“莫合多上师说,‘要在感恩中生活,要在三摩地中修行。”

  

  三十、白云乌云

  

  上师说:“修行人要象天空,不被白云和乌云所动。白云就是高兴的事,乌云就是不高兴的事。这两种都不要执著。有的人见不得可怜的人,见了要流泪,修行人要安住自己的心,不要被各种感情、情绪所转。我的根本上师总是安静的样子,他见了修行好的人是那样,见了修行不好的人也是那样;见了富贵者是那样,见了可怜的人还是那样。这是是平等心。”

  

  三十一、考验

  

  上师说:“我在根本上师身边做侍者,修了六年的心性法,这期间也有许多有趣的事。有时上师看到我们出坡,就说‘让那些年轻人干活,你们年纪大一些,还不快去闭关!’等到我们去闭关,有时不到半个月,他又望着窗外说:‘那些人好象天没见了,他们在干什么,在闭关吗,让他们快出来干活!’“

  

  我听了,说:“这有点象玛尔巴上师考验米拉日巴。呵呵”‘

  

  上师说:“嗯,是这样。”

  

  三十二、上师可以换,但虔诚心不能换

  

  上师说:“最好不要总换上师。有些人很奇怪,见到这个上师说:‘上师啊,我从今以后要依止您,好好跟您修加行。’,过了几天,又跑到另外一个上师身边,说:‘上师啊,我从今以后要依止你,好好跟你修无上瑜伽。’这些人真是很奇怪,难以理解,自己发了誓言,随时随地就可以改变。有时走的地方多了,见这样的人也多了,弟子跟上师立誓,上师也知道他不一定遵守的,也哼哈应承着。遇到这样的人,上师也没有办法。“

  

  5月31日上师暂别前,又开示说:”上师可以换,但虔诚心不能换。“

  

  三十三、看电视

  

  上师不看电视。但上师说:“有的人持有大圆满见解,他看电视时,别人以为他在看电视,实际他在安住心性上,并没有真正地看电视。”

  

  三十四、早起

  

  上师基本上每天都早起打坐。上师说:“修行人最好早起修行。”

  

  有弟子问:“上师您每天几点起来啊?”

  

  上师笑了:“我啊,没准的,有时两点,有时三点,有时四点,有时五六点。我闭关时就是这样的。”

  

  我在上师身边,看到上师每天一般三四点钟起来打坐。

  

  三十五、喝白水

  

  上师的侍者,也就是上师的弟弟,金巴师父喜欢喝红茶。我问上师喜欢喝什么,上师说,我就喜欢喝白水。

  

  上师确实只喝白水,有时还直接从自来水龙头下接凉水喝,很随意自在。

  

  三十六、用自己的木梳

  

  上师生活没有什么苛求的事情。但为了不打扰别人,他住在我家时,总是用自己的洗漱工具,包括木梳。有一次法会前,我陪上师在一个房间换衣服,我说: “上师您把头发梳一下吧。”上师边穿衣服边说:“不用吧,不用的。我不用别人的木梳,我用自己的木梳。呵呵,看看我,是不是有点分别执著啊。”说完,用手拢拢头发,什么木梳也没用,就走出去到弟子中间去了。

  

  我想起奔公甲格西撒在自己佛堂上的那把灰。

  

  三十七、打卦

  

  上师极少打卦。2003年来的时候,我遇到一点违缘,上师破例用念珠简单地为我打了一卦,事后证明情况与上师所述完全吻合。这次上师回来,带着金巴师父,上师说他会打卦。于是我请金巴师父打卦,但金巴师父不大通汉语,于是请上师做翻译。卦象中有一条说到,我的住宅下最好置一尊地藏宝瓶,上师看到我有些异样,便说:“不用这样的,把地藏宝瓶安在心地上就可以了。”

  

  三十八、加持念珠和护法像

  

  有弟子要上师加持念珠,上师自然会给加持念珠。有弟子住宅不安,上师让他请大鹏金翅鸟的像,然后拿一粒米认认真真地开光。

  

  我见了,也请上师加持念珠。第一次,上师拿过我的念珠,边与别人聊天,边捻着玩,一点也没有认真加持的样子。第二,上师拿过我的念珠,顺手就放到了腿边,这回连捻也不捻了,连加持的动作都没有了。甚至到晚上我要念珠的时候,他竟然给忘记了。呵呵。

  

  我想,上师是借机要给我开示:一切加持都是在自己的心地上的,以这种方式告诫我不要执著外相。是这样吧。

  

  三十九、如果看上师是佛

  

  几个弟子聊天,说某某人,为人粗率,做饭呢,也是半生不熟,衣服呢,一年洗不了几回。有佛友说,这样的人要侍俸上师,上师怕是要受罪了,因为他心太粗了。

  

  上师听了,插话:“要是把上师看成是佛,就会仔细地侍俸上师了。”

  

  四十、本尊

  

  上师这次未来之前,给我打电话,问我需要什么,说清楚好给我带过来。我想了想,就说,给我带文殊和白度母的修法仪轨吧。

  

  上师来了,有一天,对我说:“你要的文殊和白度母的仪轨,这回我带来了。但是我要说的是,真正的本尊,就是自己的心性本来,这个你要知道。”

  

  我听了,没再向上师请这两个本尊的仪轨。

  

  四十一、何时选本尊

  

  上师说:“修加行,等到加行修得好了,要质量好,那时就会对某一本尊产生信心,那时就会知道自己有缘的本尊。对上师也是一样,加行修好了,就会知道自己最具信心的上师是谁了。所以现在不要着急选本尊,先修好加行再说。”

  

  四十二、三种上师

  

  上师说:“上师有三种,一种是结缘上师,给你传传法,灌灌顶,这个上师你可能只见一面,或数面,仅此而己,不能长时间依止,这就是结缘上师。第二种是依止上师,通过观察产生信心,长时间依止其修行,这是依止上师。第三种是根本上师,就是令你明心见性的上师,他是你的根本上师。如果你现在还没有明心见性,你就还没有根本上师,因此也不必跟人家说你的根本上师是谁,也不要急着倒处按自己的想法去找根本上师。”

  

  四十四、大圆满法可不可以普传

  

  现在有一些人到处讲自己在修无上瑜伽,在修大圆满法。有弟子与上师谈到这个问题。

  

  上师说:“大圆满法最好是不要普传。普传了,人们就不珍惜了。得到大圆满法后,有三种表现的弟子。第一种,是相应这个法,他能够修下去获得悉地;第二种,是不相应,但这个人了解自己的根性,认真修加行,在某个时候以大圆满持见来修加行;第三种,自己与大圆满不相应,这时又不愿修生起次第的有为法,不感兴趣了,这种人就耽误了自己。所以传法要适合根机。”

  

  四十五、做事要变通

  

  我是学习五明佛学院广论讲座的本地联系人,因为立了听闻制度,执行得有些严了,所以得罪了个别道友。可能上师听到别人讲到这件事,就对我说:“道场的纪律是要有的,学院也有严格的要求,这些都要好好去做。但是你对本地居士最为了解,应当根据本地的实际情况做一些变通,如果不变通,有时就不能更好地利益众生。从前藏地有一个大成就者,叫白足尊者,他的戒律持得也非常好。有一天,他见一个出家人住在家里放牧种地,就对人家说,你这样是违反戒律的,你要在家过生活,就干脆脱了衣服算了。这个人听了后来就不学佛了。这时本尊显现等瑞相就没有了,白足尊者感到自己做错了什么事,于是忏悔三个月,念了不少不了会供法,才显现空行本尊,告诉他:你此次做错了什么事你知道吗?就是因为你说错了话,断了人家的善根。于是尊者才知道自己断了那个穿袈裟种地人的善根。”

  

  四十六、不要辩白,默默接受

  

  因为在上师身边活动,又是广论学习的联系人,我个人又没有什么修行,所以得罪人在所难免。有一个道友就不断地指责我,说我的过失,我当时很激动。上师说:“唉唉,你要接受,你要接受。人家说什么你都要接受。”上师到我家,我的妻子也指责我的坏处,有几个道友出于某种原因也陪着她说,我正要与她们理论,上师笑了,对我说:“你要接受,你要接受,不要辩白。”

  

  四十七、蚊子

  

  上师住在我家时,家里莫名其妙地出了一些蚊子,因为这时天还很冷,按往年是不该有蚊子的。这些蚊子主要攻击侍者金巴师父,稍带咬我。金巴师父被咬得身上遍是红肿的包,每天早上都起来,裂着嘴,苦不堪言。

  

  很奇怪,这些蚊子不咬上师。上师也不许我们杀蚊子。我们被咬了,上师好象没看见似的,连问候一声都没有。没办法,我和金巴师父只好用杯子罩住蚊子给它迁单。一个晚上我们迁单了五六只大蚊子。

  

  四十八、照相

  

  上师要到附近的城市。我说:“上师啊,要走了,一会儿我们一同到照相馆照一张穿袈裟的标准照吧,很多弟子要照片啊,你一张也没有,拿什么给人家啊。”上师听了,说:“我袈裟在那个城市啊。”我说:“那好吧,这两天你到那边,一定要照个标准照,我过两天去取。”上师说:“可以,可以。”给果过两天我去,上师说:“我没照,不是忘了,是太忙没顾得上。”我只好用自己的数码相机照一个像素和采光都一般的标准照。对于宣传自己,上师总是特别低调。对打扮自己的事,可有可无似的。

  

  有两个弟子给上师做了两件罗汉衫,让上师在山上闭关时用。我把这两件衣服替她们给上师捎来,上师穿上后,我用相机给上师照了一张相。上师看了,这回倒很认真,说:“ 这个照得不好,样子太难看了。你回去给做衣服的两位居士看了,穿上是这样丑的效果,她们两个会伤心的。你重照,照上半身,这样让她们看了她们会欢喜。”

  

  于是我重照了一遍。上师看了,还说不行:“只照上半身,下半身一点儿也不要照。这样效果好。”

  

  上师的心真细。

  四十九、佛法里就有最好的管理学

  

  听说有的出家人跑到大学去学管理学,以便回到藏地更好地管理寺院。上师听了不理解,说:“佛法里有就有最好的管理学,佛法还不够吗?”

  

  五十、要利益众生的人

  

  上师说:“一个人如果有利益众生,自己的身姿,说话,都要注意。甚至眼神,也要注意。”

  

  五十一、供养

  

  2003年时,有人供养上师一件衣服。上师拿过来,捧着,念供养词,供养上师三宝。然后再穿上。上师说:“新的衣服要供养上师三宝。”

  

  五十二、修行人要自在

  

  2003年8月,与上师一同到大连,在星海公园的海滩,上师早上起来去学游泳。我不愿去,上师说:“修行人要自在,不要把自己搞得很拘束。”

  

  五十三、手机

  

  有人供养上师一部新手机和本地手机卡临时用,这样可以省一些手机费用。上师还用原来的,把新手机装在裤袋里,结果乘出租车时滑落到车上,我们打了几遍电话,这位司机就把手机关掉了,再也没给我们送来。上师一边说要陪供养的居士的这部电话,要我上网查需要多少钱。我说:“这手机司机拿到了,就当布施给他了”。上师说:“布施给他倒可以,我是怕他消受不起啊,这是有因果的。”

  

  上师就是与我们不一样,他慈悲的是众生,我们只是舍得一部手机而己。

  

  五十四、一个对密宗上师有成见的人归依了上师

  

  这位师兄是我的学佛引路人,但后来因见一些密宗的上师的作派,他颇不以为然,产生了一些分别念,从此密宗上师他也不见,也不修密法,只是听净空法师的讲法带。这次很奇怪,我把上师到来的情况告诉他,他除了二三次晚上他实在抽不出身,其余每个晚上都来亲近上师,而且带着供养,非常虔诚。好些天过去了,有一天他归依了上师,正式发愿修加行,修密法,要依止上师修行。

  

  后来我们有一次与上师一同吃饭,他郑重地说:“我为什么要归依上师呢,原因有很多,其中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些天我观察,上师一直没有在内心生起一点烦恼。我觉得这样的上师值得我依止。”

  

  这位师兄现在非常虔诚地修法。前天还发来短信,要看《阿格旺波尊者传》。

  

  五十五、从此只念阿弥陀佛

  

  有一位老居士,年纪很大了,看见人家学这个法,她也跟着学;看人家又得到那个传承,她也跑去求;搞了好几年,最后自己也没定下要怎么修法。这次上师来了,她非常有信心。上师说:“你呢,回去就老老实实念阿弥陀佛,求生极乐世界。修行啊,要一门深入,今天变一下,明天变一下,到临终了也是与不学佛的人没什么区别, 这是很可惜的。”

  

  她现在很听上师的话,不倒乱跑了。一心安在一个法上。

  

  五十六、上网很浪费时间

  

  上师有一部笔记本电脑,用来装一位汉藏文的佛经资料,自己翻译的法本什么的,也在里面。我问上师:“您上过网吗,网上也有很多资料。”

  

  上师说:“没上过网,这个电脑我这样用来翻译法本,存些资料,够用了。”他看看我上网,说:“上网太浪费时间了。”

  

  五十七、要调心要调心

  

  我有时心情不愉快,在上师面前无论怎么装,他都能看出来。每次他都提醒我:“要调心要调心,不要被境转。”这样几次下来,我虽然做不到,但也开始注意在自己的调心上下一点功夫了。

  

  五十八、孜孜不倦

  

  上师早上很早起来打坐,白天除了吃饭,就是讲法和翻译法本。基本上没有休息时间。只是有一天中午,从别处做完会供回来,上师说:“我休息一下。”结果休息还不到二十分钟,又有人来拜见上师,开了这个头,这一天直到晚上很晚,就一直讲法,帮弟子解决生活中的问题。

  

  我想:唉,上师太累了,一天两天行,天天这样,可真够呛的。但上师从来没流露出过倦容。

  

  五十九、对面相逢不相识

  

  这是一个笑话。

  

  上师在江口做会供,座中有一个女佛友,对身边的异地的佛友说:“大前年的时候,我也见过一个西藏来的堪布,那个堪布也很好,我们那时跟他学了很长时间。”

  

  她身边的道友说:“你看看上座领我们修会供的人是谁?”

  

  她说:“我不知道这个上师的名字。不认识,第一次见。“

  

  那个道友说:“他就是啊!”

  

  她说:“啊,是吗,不会吧,长得不一样啊,这个堪布留着这么长的头发和胡子,与原来不一样啊。”这个可怜的佛友,做了半天会供,不知道面前的就是她想念的上师。

  

  上师听到这个故事,哈哈大笑。

  

  六十、噢呀

  

  再说一个笑话。

  

  ”噢呀“在藏语中是“很好”的意思。

  

  一群弟子围着上师学文殊心咒。上师念:“嗡阿惹巴扎那德。”

  

  众弟子也跟说学念:“嗡阿惹巴扎那德。”

  

  上师说:“噢呀!”

  

  众弟子说:“噢呀。”

  

  一个人转头悄悄问另外一个道友:“上师教的咒子,怎么念?我没学会,你再教教我。”

  

  身边这位佛友就认认真真教她:“嗡阿惹巴扎那德噢呀!”

  

  那个佛友跟着学:“嗡阿惹巴扎那德噢呀!”

  

  不出一分钟,这文殊心咒就多了两个字:“噢呀!”

  

  六十一、各抒己见

  

  上师翻译法本非常认真,也非常谦虚,因此有时叫上我,与我讨论用字用词。有时为了一个字,我们就反复琢磨,想既要通俗易懂,又要准确表达原意,又不能太口语化,也就是尽力达到信、达、雅的标准,实有颇费脑筋。在讨论中我们各抒己见,有时我为了要用我喜欢的字,于是讲许多理由,上师这时听了,总是笑。但说实话,讲用词,还是上师用起来准确,有时上师不还我讲这样用词时包括的佛法道理。在这个过程中,我对于佛法的理解,无形中颇有受益。

  

  上师说:“法本要反复地多次较对,才可以印刷。”

  

  六十二、观想上师

  

  上师讲的一个公案。

  

  上师说:“观想上师的时候,按照传承,观想莲师。莲师是所有上师的总集,体性是自己的上师。这样来观想。但如果实在观想不起来,也可以直接观想自己现在上师的样子。只要有诚心,再笨的人也会观想成的,不要灰心。从前藏地有一个人,跑到一个大成就者面前求法,对上师说,上师啊,你教我一个法吧。上师就传给他一个咒子,并让他把自己观想在头上。他回家后,没有记住上师教给的观想方法,就把自己观想在上师头上。可是上师的头是光光的,他观想时总感到自己坐不住,总要掉下来。于是他又跑到上师那里去,对上师说,上师啊,您教我的方法不行啊。上师问,怎么不行啊。他说,您的头是光光的,我坐在上师上面坐不住啊。上师听了,大笑。但上师没有说他观错了,而是对他说,啊,原来是这样,那是我上次不小心讲错了,这次你回去,把我观想在你的头上,这样就好了,因为你有头发,我能坐得住的。后来这个人回去如是而修,最后获得了悉地。象这样笨的人,都可以修成的,你们也可以的。”

  

  六十三、中国古代的老子成就了吗

  

  上师对老子特别熟悉,《老子》(《道德经》)一书中的许多内容他都可以背下来,比如“道可道,非常道”啊,“为学日益,为道日损”啊,等等。他也常常在开法时引用以说明心性方面的东西。

  

  有一次吃饭,我问上师:“依您看,老子是成就者吗?”

  

  上师说:“依《道德经》来看,他是一个成就者,但成就到什么程度,这个不好说。”

  

  我又问:“《道德经》与佛经比较怎么样呢?”

  

  上师说:“里面许多内容是相通的。本来佛经是很全面的,但在汉地弘法,有时引用汉地大家熟悉的东西,许多人会比较容易接受佛法,同时这样也可以求得一个好的缘起。”

  

  六十四、学道的头二年

  

  上师:“学道的头二年是一个黄金时期,特别精进。错过这二年,有可能会退失信心”,

  

  我说:“学道头二年,对佛法兴趣特别大,特别有信心和恭敬心,脑子也非常灵活敏锐,接受的东西也快。”

  

  上师笑了:“对,是这样。”

  

  六十五、才旺仁增以上可以不问传承

  

  上师说:“才旺仁增是近世难得见的大成就者,是真正的虹身成就者。象这样的大成者,与莲师无异。他就是佛,所以才旺仁增以上的传承可以不用去管,这样的成就者本身就是传承加持的源头。”

  

  上师于官秋仁钦堪布处修学五年,得心性法和七宝藏等之传承。官秋仁钦则是才旺仁增的唯一心子。上师说:“对于我的上师们,你们也要有信心。”

  

  六十六、声望

  

  上师的根本上师是青海另一座寺院的大成就者。谈到这位上师(隐去名字),上师说:”青海的佛教主要是格鲁巴教法的,寺院多是格鲁巴寺院。宁玛巴上师在青海的不多。我的上师闭二十多年,出来弘法,我的师祖曾授记他不要建寺院,由于求法的人越来越多,后来领众建了寺院,整天都在忙着度众生。如是声望日隆,一些格鲁巴的僧人也跑到我的上师处来求法,这导致了格鲁巴一些僧人有了一些意见和风凉话。当时在青海的一位最有威望的格鲁巴雍增活佛,举办时轮金刚的灌顶,在这个法会上,灌顶前他对下面参加法会的格鲁巴僧人说:‘以后任何人都不要说诽谤的话,他是一位大成就者。如果谁还要诽谤,不同意我的要求,现在就退出去, 不要接受时轮金刚的灌顶。’从此以后,青海格鲁巴的僧人们再不也诽谤我的上师了,并且又有许多人到我上师这边来求法。”

  六十七、装藏

  

  上师来了,有几个佛友请上师给佛像装藏。

  

  大家准备金银财宝。上师说:“最重要的,是要把自己的信心装进去。”

  

  我准备了一些装藏物品送给佛友们。但佛堂四、五粒白色的舍利子,没舍得拿出来。装藏时舍利子不够,我说:“我家还有一些”。

  

  上师好象知道我的心思:“不要舍不得啊。”

  

  第二次我把佛堂所有的舍利子都拿出来了,上师看了,说:“真的舍得吗?都舍得啊?”

  

  我笑了。

  

  六十八、清净洁白如秋月

  

  有一首《祈请观音》,名闻汉藏——

  

  清净洁白如秋月,阿弥陀佛顶庄严,慈光普照度众生,一心祈请观世音。

  

  2003年上师来时,就教我们唱这首《祈请观音》。今年再来,把这首祈请颂编在《大圆满前行念诵集》法本中。上师又赞叹说:“这首祈请颂真好,人家翻译得也好。”说着就又唱起来了。我听了,觉得雪域的道风扑面而来,就和上师一同唱起来。

  

  六十九、抱着石头飞出闭关房?

  

  网上有一种传说,说上师的根本上师曾抱着石头飞出闭关房。上师给我讲这件事时哈哈大笑:“是,是有人问过。这个没有过的。上师没有什么抱着石头飞出关房,外面瞎传。”

  

  据说他的上师讲过,自己就是从一个凡夫修成就的。上师说:“我的上师不是活佛,他就是一个普通人修成就的。虽然不是活佛,但藏地有许多活佛到他那里求法。”

  

  这让我想起了米勒日巴的传记。有人问,您是转世尊者或菩萨化身吧?米勒日巴非常严肃地说,如果你这么讲是对上师的信心的话,这很好。但事实上我不是转世尊者或菩萨化身,如果这样看修行,那么就是对佛法的诽谤,因为那表明佛法不能令人一生解脱成就;我就是一凡夫,因为修行佛法而有所成就,对佛法要有这个信心。

  

  七十、虚云老和尚

  

  有弟子谈到虚云老和尚当年禅定数十日而未出定境。

  

  弟子问:“净空老法师有讲到,谈虚老法师当年说,虚云和尚没有开悟。您怎么看呢?”然后这位弟子念了虚云老和尚的开悟偈。

  

  上师说:“虚云老和尚肯定开悟了,从他利生的事业看,他也是一位再来的菩萨。但在这个过程中,他的一些示现,比如你提到的入定那一段,属于他示现的一个过程,后人不能拿这种过程当作究竟义。那个禅定还是属于小乘的禅定,不是虚云和尚真正的境界。”

  

  七十一、活在当下

  

  有人将在终南山的闭关房供养给上师。上师回西安办理这件事。今天晚上我发短信给上师:“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上师:“事情办妥了,但我还要把他们安排好了才能回去。”

  

  我回短信:“关房的事办好了,太让人高兴了。您多多保重身体,时间不用安排太紧张。”

  

  上师:“顺利,只要能活在当下,一切都会好的。”

  

  七十二、对净土法门的开示

  

  时间:2006年5月28日。上师:“主要要心诚。绝对要相信自己,相信阿弥陀佛。你只相信阿弥陀佛还不够,也要相信自己绝对能往生,相信自己绝对和阿陀佛本尊相应。念着阿弥陀佛的时候,不仅仅是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代替了一切诸佛菩萨,这样,你等于修了一切本尊,成就了阿弥陀佛,也就成就了所有的佛。这多好。”

  

  七十三、一门深入

  

  上师看到有的佛友学法朝三暮四,就说:“学佛要一门深入。净空法师不也讲一门深入嘛。要念佛,就一直念下去,不要改来换去的;要修加行,就一心修加行,不要动摇。只有一门深入,才能成就。”

  

  七十四、对有过错的道友要慈悲

  

  我与佛友相处,有时看到人家犯错误、犯戒,就会生嗔恨心,觉得天下就自己是一个正直的人。2004年吧,我听到某市一位道友的事情,就很生气地说:“怎么能这样呢!难道他的上师没有告诉这个人该怎么做吗?”我是埋怨这位道友,连带埋怨人家的上师了。

  

  师在一边,听我讲完,对我说:“对这位佛友,你不要生嗔恨心,你为什么不以慈悲心来看对待他呢?”

  

  七十五、大众中不再惹眼

  

  上师说,一个人好好修行,要修到默默无闻,修到在大众中不再惹眼。

  

  七十六、中观与大圆满有何异同?

  

  2003年弟子如是问。

  

  上师:“中观见是一切宗派共认的。宁玛派也持中观见。认为中观见与大圆满不同是学者自己的理解。中观见是大圆满、大手印的基础。大圆满的三部也以中观见为基础。格鲁派事实上也有大圆满,称‘不思议法’,修格鲁派,到了一定阶段,就传你‘不思议法’。外间人对格鲁派的这个法了解得人比较少。”

  

  七十七、中观见与中庸有何不同?

  

  2003年弟子如是问。上师:“二者不是一回事。中庸还落在个‘中’上,中观见是不落两边,亦不落中。”

  

  七十八、真空妙有就是中观见吗?

  

  2003年夏弟子如是问。上师:“这二者不是一回事。真空妙有是如来藏说,它讲体用,体是空,用是有,体用不离。中观见是讲一切无有自性。”

  

  七十九、法与根器

  

  2003年夏。上师:“关于修行,上根人修不了义,是不相应;不能了义。下根人修了义法,是不相应,亦不了义。因此修法相应特别重要,也正因为如此,释尊在了义法之外才特别开出了不了义法。”

  

  八十、所有的人都是道友

  

  2003年夏。上师:“一切众生是我们的外同修,所有众生无始以来我们在一起修过法,自然有了佛缘。一切学佛的人,是我们的内同修。同受灌顶的金刚乘弟子,是我们的密同修。在听到同修的话时,你要认识到这就是上师的开示。”

  

  八十、上师的本质和净观

  

  2003年夏。上师:“一个人保持清净的念,这就是你的上师。保持清净的念头,转不好的念头为清净的念,这就是你的上师。上师就是本尊,是佛,身边的同修就是菩萨,道场就是净土。”

  

  八十一、诚敬心

  

  2003年夏。上师:“如果有诚敬心(上师指着桌子上的桔子)一个桔子也可给你上师样的加持。诚敬心来自什么地方呢?诚敬心来自出离心。”

  

  八十二、皈依

  

  2003年夏。上师:“为着世间的事情归依三宝,那就是世间法。要感到自己在地狱中,感到众生的苦,用这样的方法来培养自己的出离心,要时刻在心念中出离。当自己有烦恼时,就不要说了;如果已经说出来了,就不要做了。归依有外归依、内归依、密归依。外归依三宝佛法僧。佛是意归依,法是口归依,僧是身归依。归依三根本是我们的内归依。其中,上师给我们加持,本尊给我们成就,空行护法遣除我们的违缘。风脉明点是我们的密归依,没有密归依,我们不能看到一切众生就是佛。我们必须完成加行,这样才能学更高的法。”

  

  八十三、明天早上

  

  上师临睡前叠好自己的衣服,说:“不知道自己明天是否还能醒过来。”

  

  八十四、梦境

  

  有一次我梦到上师前面横着一个女人,有五六米长,上师把她的肉一片一片撕下,然后突然象拿扫帚一样拿着这个长得令人恐怖的女人打向我,吓得我抱头颤抖。早上醒来跟上说讲,上师听了,说:“你在那个时刻安住就好了。”

  

  八十五、坚持能成功一切

  

  上师07年7月23日短信:“时间能证明一切,坚持能成功一切,久别而淡化了缘起的仁义,但也接近了性空的真理。祝愿你们持之以恒。”

  

  八十六、三主要道

  

  上师07年7月24日短信:“知足,是出离心的开始;理解他人,是菩提心的开始;保持一颗平常心,是正见的开始。这就是三主要道的开始,三主要道概括了一切佛法。”

  

  八十七、思念

  

  上师07年9月25日短信:“以青天传递吉祥,让满月带去祝福;以风儿传递鼓励,让信息带去师心。”

  

  八十八、春节祝福

  

  上师07年2月有6日短信:“合十虔诵佛法僧三宝,赐于我等普天有情三门得以清净之福!并祝愿时时刻刻、年年月月,生生世世所有含识圆满自在!扎西德勒!”

  
点击数: 收藏本文】【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