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妙觉善缘_密宗开示_秋英多吉仁波切教言_

秋英多吉仁波切教言

秋英多吉仁波切事记


上世纪80年代初秋英多杰仁波切闭关的岩洞里,闭关约两年后,洞内的岩壁上自然生出了表示诸佛身、口、意的“嗡、阿、吽”三个种子字,字体显示为藏文,
  
  仁波切治病情况
  
  藏人生活在高原,交通不便利,资源贫乏,经济比较落后,生活条件比较差。生活在长江两岸山沟里的人们,就更不用说了,如果这里没有了殊胜的佛法,他们的生活不单是落后,可能就跟原始社会一样,甚至连生命都会变得毫无意义。
  
  对于很多病人来说,不只是生活环境差,生活艰苦,医疗设备也不好,很多病人如果患上大病,要到大医院去治疗,他们就负担不起昂贵的医疗费用,只能等死。
  
  所以,仁波切每次出关的时候,就有几百人,甚至是几千人过来等候治病加持。
  
  仁波切一边安住心性,一边不辞辛劳地为他们加持,有时念诵金刚萨埵的心咒、金刚盔甲、勇士五真言咒等殊胜的心咒进行加持,同时,用口吹、用手拍打患处,有时也按照藏族的医典和咒部里所说的方法去治疗,例如:用铁、香、石头和铜来做火灸。
  
  仁波切说:“对于一些炎症和晦气等病,念咒吹气就可以消除,但有些人身体非常差,不但有炎症,还有风湿,又长时间受病痛的折磨,为了治根,需要火灸。”
  
  仁波切用口吹气的力气很大,如果是换了我们,不要说是几天,用力吹一会儿,就开始头晕了。
  
  仁波切为了治疗病患,按照药典做了治胃病的药、治心脏病的药、治胆病的药、治眼病的药和治皮肤病的药。对于那些营养不良、身体差的人,仁波切用一百头牛的奶和补药加在一起,提炼出一种营养药,加持之后送给需要的人。也有很多仁波切的弟子和医生们,使用这些药给成千上万的人治疗,也起到了很好的疗效。
  
  仁波切虽然治愈了很多病人,但他说:“我不是一个光会治病的老头,我是弘扬大圆满法的瑜伽士!我真正的目标和责任,并不是治疗癌症等疾病,而是弘扬佛法,消除众生的贪嗔痴三毒,我多年来,精进地修持的是密宗金刚乘成熟解脱的方便道。”
  
  还有他老人家救过很多的癌症肿瘤病人,令他们重获新生。
  
  就我们家而言,仁波切闭关了几年,那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弟弟得了一场重病去世了,之后,父亲也得了重病,我们家的牲畜也无缘无故突然死亡。牲畜挤出的奶,很少能提炼出酥油。好象所有的恶业都降临到了我的家。
  
  尤其是我父亲,地方医生治不好,就到了县城医院,再到州上的医院治疗,病情不但没好转,反而加重了,还欠下了一身的债务,无可奈何,只好回到了家乡。
  
  当时,十年文革刚刚结束,白天,我父亲不敢明着去见仁波切,到了晚上,才敢去到仁波切闭关处,请仁波切加持。
  
  仁波切不辞辛劳慈悲地为他加持治疗,好多天过去了,一天,我父亲肚子舒服了,但开始拉起肚子来。第二天,与以往不同,父亲身上和脸上的浮肿开始消减了。这是由于仁波切的加持,拉出了脏的东西,父亲非常振兴,心中对生命充满了希望。之后,仁波切继续为他加持,父亲继续拉稀,一段时间过后,身上的浮肿就消除了,同时,原来的胃病也好了,是仁波切给了他新的生命。
  
  由于是仁波切将我父亲从死亡的边缘给救回来的,从那以后,我的父母就按照仁波切的指示,虽然当时生活很艰苦,但还是将全部的牲口都放生了,不再杀生了。并将提炼出来的酥油经常点灯供佛。
  
  仁波切还帮我的父母布施食子,家里的牲口逐渐也多起来了,虽然挤奶不多,可提炼出来的酥油比过去多了起来,家里生病的人也越来越少了。父亲对仁波切生起了无有动摇的信心。后来,我的几个妹妹生病时,也是经仁波切加持好起来的。
  
  在我们家乡一带,还有其它地方,很多的重病患者经仁波切的加持治疗都痊愈了,这些例子实在是太多了,在这里就不一一描述了。
  
  在二十世纪70年代之后宗教信仰自由政策落实后,仁波切且的弟子中很多是之前得了不治之症,仁波切用医术和咒语等加持后痊愈, 从此秋英多杰仁波切拜我为师, 他们不仅今生获得健康, 而是来世获得解脱的佛法。
  
  
  
  以上所述仁波切医治好的病人成千上万,在他老人家身边,病人络绎不绝,从未间断过,患的都是各种各样的疾病和怪病,或是交不起医药费的贫穷病人,也有不少是精神病患者,仁波切每天都要为这些病人治病,很多人在仁波切的加持治疗下,疾病痊愈。
  
  仁波切慈悲加持的感染
  
  仁波切的哥哥家门口有一条凶猛的藏獒,谁见了都害怕。一天,仁波切走近它,轻轻地拍了一下它的头,从此,它变成了一条温柔的狗。
  
  有一位仁波切的亲戚以前是一位脾气暴躁的人,动不动就雷霆万钧,仁波切为他传授了心性直指法,他修持心性法,过了一段时期,他竟然变成了另一个人,和蔼可亲,温文尔雅。
  
  我的母亲自从外婆死后因她过度悲伤, 从此脾气非常暴躁, 身体很差,  自从仁波切给他传了心性法和加持, 变为心胸宽阔,乐观之人,健康之身。
  
  仁波切出生的舍利子
  
  仁波切闭关住过的地方,经常生出各种颜色的舍利。这各色的舍利,或生长在他的坐垫上,或生长在剪下的头发中,或生长在他掉下的牙齿旁。这是功德卓著,依正庄严,内有所证,外有所现!尤其是仁波切圆寂之后他的法体周围降下了无数的舍利子, 其中一颗大小与鸟蛋。
  
  萨迦法王知道了秋英多杰仁波切后说道:“历史上,我们萨迦派就常有这样的事,一不留神,下面的寺庙就出了一个大成就者。”
  
  仁波切的布施
  
  仁波切主持的寺院是青海玉树土登寺,是一座山沟的寺院, 周围的百姓经济条件比较差,但仁波切弟子藏汉到处都有,供养的钱大部分分给其他条件更差的寺院和, 村子,学校, 病人等, 所以自己的寺院建的比较差, 如果仁波切所有钱建成自己寺院的话, 无疑在当地成为建设和规模最大的寺院, 
  
  仁波切降雨和挡雪灾的情况
  
  我们的家乡地处高原,靠农牧业来生存,最怕春天干旱,秋天冰雹,冬天雪灾。仁波切通过修法求雨,止住冰雹,止住大雪,稍微改变了一下自然现象。按现代文明来说,这可能是一种神话,它已经超越了现代科学的认知范围,但在佛法中,人们都习以为常,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我在仁波切的身边,一次,冬天下了好多天的鹅毛大雪,整个山谷变成了银白色,以至东科村牧区的牛羊都吃不上草,村民们为了这事去请求仁波切加持。这天,仁波切走上房顶,天空依然下着大雪,天地象是连在一起似的。我为仁波切举着伞,坐在的身后,仁波切稍微安住了一会儿,闭关房上空的云层慢慢散开,露出了蓝天,那情形,就象是用口将烟吹开一样,接着,扎西岭一带的雪就停了下来。仁波切回到了闭关房,不久,上面的蓝天又渐渐被乌云遮盖了,象是又想下雪了。第二天,是晴天。
  
  早前干旱,为了求雨,仁波切曾念诵了仪轨并在水的源头放一些甘露丸。
  
  一年夏天,正值干旱,仁波切住在结古西同的一个施主家里,我则跟在仁波切的身边。当时,仁波切从施主家出来,走到草坪上打坐,不一会,万里无云的天空中,不知从哪里飘来了白云,渐渐地越聚越多,接着下起了毛毛细雨,还刮起了狂风。求雨结束后,仁波切回到了施主家,之后,聚积的云层,被狂风吹散了。
  
  类似这种求雨止冰雹的情形,我见过不止一次。
  
  
  
点击数: 收藏本文】【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