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妙觉善缘_密宗开示_智悲光尊者教言_

智悲光尊者教言

山法窍诀奇妙海


吉祥诸佛正实象 莲花生尊慈悲主
     蔚蓝顶髻宝冠上 安住加持吾心续
 
诸具信仰者、立有誓言与一心求法者,聆听!
     因恶缘故,在无终始的轮回里,人在祸害的控制下,再如何想?也只在可怕的痛苦处承受………如同犯人被监禁般的六道轮回里,我们为何流转?请思虑精细!现在身上的病痛,心田的苦楚等等,遇到少微的恶缘时,便因心胆怯而心田乱纷纷,如若怀疑一切的现象而生出恶心,唉唷!受三恶道的痛苦时………如此等究竟解脱之道,唯有修持妙法乃为最终理想,除此遂无!
     依现象和分别都是幻化而言:昼日乘马饮酒及享受欢乐,傍晚穿戴布披衣,身似皮火筒般的住气阵阵,和只摇铃及鼓,终乃不能成佛!
《 劝诫亲友书》云:"诸贪因而起祸胎,能仁言如木鳖果,劝弃彼等一切贪,此如铁链圈众生,束缚轮回监狱中,总说在此言我执。"


【我执有三种,第一种外执着,第二内执着,第三密执着】

    贪心故乡家财,怠退学法,如得针线即乐易地祭神,如失鞋带与锥子即焦躁不乐,此等是外执着。
偏私己法门,视己方乃神,执他方是魔;不思考己身无功德,想坐在释迦牟尼佛的首座,并认为是自己的福泽,此等是内执着。
    有贪实(贪图实有)的生起次第,有偏袒的发心,及有缘向的圆满次第,虽言一切法空无我,但如此的实性中,就如欲者严谨却又迷糊的贪心美女身般(比喻在冥空的境中),想都没有像我这样的修证者,如此也就无问论之处,人生便尽在无意义中了!此等是密执着。
    如此类,我乃正实对你们说:"若能决离故乡与财物之贪,即已经修到法了!"我初进了义法门时(指直趋佛陀果位的法门。于此,乃指密乘法门),即能放弃我执如吐唾液般,由是乃能直达本性,也于此,始能集聚徒众。缘于能利他故,乃用此无量用意和需要的善巧方便法来度化众生。仍有的执我处,只有一些些临时生活用品……我并不会说,这些是底财,为生病时所需,或死时可用等等的后言和有所顾忌的承担。
    最主要的是供养三宝,为众生赎命、服侍僧众及布施乞丐等,绝无虚耗生者和亡者的信财,亦无如蜜蜂勤蓄蜂蜜于巢中般的积蓄财物,我不是背负藏宝囊袋者,因此我的随从也都不厌恶我。
    众生皆会死亡,因此必要思考(无常)。
    佛法都是无偏向的(中观之道),所以必要尽力发清净心。
    遍观所有的法,都有其殊胜处,但能够最圆满的是大圆满的「见」部,
    并将「根本堕」置于法界中。
    修持前的基本法并非以行为往「见」地的方向去(八地以下菩萨,行为上是有,见地上为无,有无不相离。或说,事上为有,理上为无。亦说,俗谛上为有,真谛上为无。),和依藉空性而小看因果(指依见而往行为方向去)。
    修正行时,应在无人的深沟里,无有上师,以本明为伴,并发誓维护此无作的本性(即本明)。之后,对是非之言不实执也不疑望,视之如我们死亡后在背后的无聊语,任随他去!
     应细微地想人生难得的道理、佛法难遇的道理,具德上师稀有的道理,魔障炙盛的道理,生命无常的道理及世俗人不断遭受的磨难等等……想了就对轮回生出反感,就如给胆有病的人吃很多油的糌粑般的感到不适或反胃。
     除上述以外,如只忙于预备丰盛的食物,寻找善良的施主,温暖的衣服,安乐的居舍,喜讯的听闻等等,如此作了一些合于世俗法的事情,就是在未成佛前即已先修成魔法了!
     总之,故作庄严及夸大证悟的谎言,但无调伏我执与自我喜乐的魔鬼,行为遂已表现出通达与否的证据,梦境中亦发露出修行的量度。
     由此必知,食用部落的薪俸也有过失,如经上云:“谁有权利乃有罪。”此乃谓,如果也如经上提出的“黑财如同锋利刀,食多即断解脱命”。此,也不一定会成堕地狱的因,所以必要分细的思考。生活唯依化缘,放下情面,先逝成就者有云:“食物应限量,睡眠应限时,直向着本明”。所以说,用食过当,即自起烦恼,该足够的觉不够,忙碌的好象甚于路边贪食的野狗般……由此还是控制自己吧!
     酒是一切过失的来源,不可多于一杯(以往藏族的酒,由青棵制成,十杯亦不会醉人。此譬喻不可喝醉。)。如不能断肉食及合宜而吃(指适量的吃食三净肉),并如法的以食供瑜伽行之的话,又如何而为?那么就依我所写的《所行处道用》而行。
    最终行善的方法,是依众生上、中、下三根器和个人所需的不同。因此难测,无法全盘而言,但我以在吉祥山(巴日)里三年三个月的闭关为例。
微曦之际 ,立刻起床。作吐气、九节佛风,乃能澄清浊气。
修完以上前行后,以能流出眼泪的猛力心祈请,再次修习不共解要耳传的圆满次第直到向午。当初次觉有气的病痛时,要意志加强,过一段时间乃自消除障碍,气自回归原处,通达左右二脉,两要自证,了知节气的长短及日回现象(只夏至、冬至及白昼黑夜等的变化),持命气和下行气合一,圆形宝瓶气于外可见,此时共与不共的道证现前。只有短时的修气练习和不能清楚的观想时,  不要自夸。
    食用晨齐后,烟供及回向。
    立刻入念咒成就法(指仪轨),仍然观修生起次第。
此时观想的本质上并无有执着,自性上对诸佛菩萨的手足颜面等能分明清楚,大悲光辉的放射等能专心观修,如此技能圆满时,生圆二次第自能成就。若如有些懒洋洋的现代行者,只依自己的兴趣,或如老年人念〝嘛呢…〞般(边念边闲话家常),还是不够的。
    如以上这样专心的修持直到中午结束。再念水食子法、三聚经、莲师愿顿成就诵、尊胜佛母咒、智能妙身法行(忏悔文之一)、持咒、祈愿、结行都完成后,很快的写八张多有关佛法的著作,若无特别写作时,就立刻观修顿超法。
    中餐时,若食肉,则先念咒,发慈悲心并祈愿和观修蕴界现成本尊,实行食瑜伽。之后,念诵供养消灾经,再作二百到三百个大礼拜并一起念诵显密的回向文。
    就寝时,唯一观修本尊法,因此圆满很多本尊咒。
初更时,奉荟供及朵玛,回向。再以圆满次第收摄,猛力祈请为能入睡梦光明而念诵《莲师愿欲顿成颂》,并自他无别的回向。适当的练习一座气功后,入睡眠瑜伽。
    醒时,专心而不放逸是唯一的实行。
    如此我的修行非常长进。这三年期间,食量多少不变,衣服以唯一的布披单也够用了,关房外一句话也没说,侍从来时也从不过关房内门,对轮回起了出离心并觉忧愁,死期无定的心念忡忡,无意义的废话一句也没说过。
    我的后生们,不要只执称闭关名义。在关门前立上界碑,心却分别散漫,外面如有滴咑声即向外侦察,闻喧哗声即往前听闻,见人在门口即广谈阔论汉、藏、吐族等杂事,如此六根随于六境的闭关就倒运了。现心随外境转时,成就也随之外散,只会障碍招进、思想惯坏等等……….。年年月月闭关的时日过尽,内心相续却毫无改善,于任何时,千万别作这样平凡中结束的闭关!
    意志要加强,无论生病、痛苦或死亡,进行生起次第、圆满次第、写字或念法行佛事等时,都不可离开无可言说的自心性,不放逸、不紧亦不松,无可观修亦毫无散心,要连续此时无可改变的心知(即〝意〞)。如离此,就会执着在现显无定的分别心中,而使禅者觉己之心胸宽广(实已太过)、已熟悉法门(自认熟悉却不深入)、自认已为上师而批评师兄、更为发展己之产业而热闹不已……如此胡闹非为,也会使无智的凡人认为是大福大富、事业发达的人,这样〝甘吞增朵玛〞(藏文,意为接受谄媚或喜欢被谄媚者)已是入究竟魔障的证明!“心依于法、法依于贫、贫依于死、死依于干凅之壑”此为噶当派四依法、为所有修行者的共宝,依此修行,魔障乃无机可乘。
    在他人面前说闭关自悟的觉受、梦境、法言与功劳,在和自己不同誓言者前说教派和传承的过失等,这些是成就消失和现出自己罪恶的因了,因此都要谦逊的迁就、身穿破衣、心安于无向中!
  (第一必要)在心里,纵遇死住魔也毫无恐惧,必要现出似温和且高于鹅王守固般,不管于何时,行为都要安静和温和,而成他心转恶为善之力。
  (第二必要)总是正净行善时,除上师外,就是亲生父母也不会给自己真正的教训。所以自持和不听受他人之言,必如野兽逃离陷阱般的坚固。
  (第三必要)闭关修行时,坚守誓言必要如在草地打桩般的牢固及安坐舒畅(喻稳定)。
  (第四必要)逢逆缘或遭他人恶语时,不要怀疑也不要影响自己的心,必要如疯子发颠般(喻不理会)。
  (第五必要)与群众相聚时,心念不要散乱,必要如新母得爱子般(喻不离见地或不放逸)。
  (第六必要)修行净相、观想本尊时,必要现有广大遍净(喻清净心和无分别心)。
  (第七必要)观修气和圆满次第时,松紧度必要如线穿针孔般。
  (第八必要)骤然命终时,不要有余思和厌恶感,必要如鹫飞于天空般(喻不执着也无恐惧)。
      若具备此八种必要法,即已追上先逝圣者的法教(喻成就),如此进法门就已得成果,你的人身有意义,我心亦满足!
      阿啦啦(喻奇妙)!此为具深厚信仰、密宗具格弟子、自在切法者(喻施身法自在通达成就者)、虹身金刚所促故、大圆满深广空中瑜伽士、于经验中发出之忠告,愿常置此于枕上!
点击数: 收藏本文】【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