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妙觉善缘_密宗经典_密宗法义精要_

密宗法义精要

第八节 发菩提心


八、发菩提心

 

 

    1.四无量心

 

    大乘最上觉道之发心,先从慈、悲、喜、舍建其根本,此为四无量心。

是以清净自心作殊胜爱乐行,而对境又复广大之谓也。诸有以喜心、慈心

为先;此说行持当以舍为先也。因从舍心修起,自得普遍饶益,谓无亲、

疏、爱、憎之平等舍也。本来吾人只知此世,故于现在父母、亲眷则爱,

于怨仇则憎。殊不知此生所执为爱为憎者,未必过去之为疏为亲者耶?既

不知业力因缘,发心又不平等,执贪执嗔,认爱认仇,不观与迦打延那见

妇食鱼打犬之事乎,从此可知怨亲之无定矣。藏王持松德尊,为文殊化现,

其女死,求莲花生大士加持,作法勾回,顷间仍死。因示持松曰:“子女

为业力因缘所和合,纵有善业,或得加持,当下世受。且汝女过去为一虫,

汝误毙之,愿其当来为王女,得享受,今报尽矣!与汝因缘亦尽,故不复

生也。”以文殊化现之持松,其女亦受业力支配,纵得大士加持,也无可

挽救他。又昔有四子,为母造塔。圆满回向时,一云:“世尊说将来北方

有佛法,我愿为王,宏护正教。”一愿为传戒比丘;一愿以密法为方便,

护法降魔;一愿为王臣,请师求法。此为持松大王、菩提萨垛、莲师,及

王臣把麦扯姐之过去因缘。故知大德等出世度生,亦以因缘和合,且见愿

力无边不虚发也。

    “阿底峡尊者由印度入西藏,一日将归,弟子请其故,尊者云:'汝

等均随顺我,我难修忍辱。'后寻一慢心人在侧,常以为忍辱境焉。”此

说仇人为增上缘,正为自己修菩萨行也。应知对自不贪爱,对人不嗔恨者,

为修第一舍心。抑知仇人使我受苦,亲爱者独于我无苦乎?作是思惟,故

当发平等心,怨亲无二。

    修舍心者,当先以大仇人为境,视为无始父母,恩德最大。因畜类亦

颇爱其子,自身不顾,必护其所生,纵猛毒如虎,亦不食儿,以是推度,

父母之恩既大,则仇人非过去父母乎?次以平庸人为境,此以父母亲眷为

境,平等视之,是为舍无量。复思于彼如母有情,为报恩故,仅不嗔他,

尚嫌不足,更当与之以乐。如有享乐之心,须在一切苦众生身上着想,为

慈无量。思彼造业受罪,念子救他,生度脱心,欲拔其苦,为悲无量令彼

离苦得乐,深生庆幸,为喜无量。此总摄也,以下别说。

    诸与我为仇者,既仇我矣,为利害计,亦当发平等心,不但无过患,

且有功德。否则再世结恨含冤,移易位置,报复无已。如国际高唱平等,

结果彼此各执爱憎,循环图报,故世界无宁日。倘平等心生不起者,当启

请上师、三宝加持,发起乃已,不假造作也。“阿底峡尊者常见猫犬,亦

抚其顶曰:'汝信心清净啊!'并以慈眼视之,愿三宝加持,令得快乐。”

又云:“对出门人、久病人、老年人,或父母等,均当特别发心,随顺怜

悯,如信空性一样。”应发愿自今日起,乃至成佛,不嗔恨一众生。扼要

言之,为一切有情义利,当如为自己义利一般,是为平等舍心无量,应如

是修,若报父母恩,最好当劝请皈依三宝,勿伤生养亲,反成罪过。“释

尊当升忉利天,为母说法。”此为报恩之大者。莲师云:“老年人当随顺

恭敬,令他欢喜。”此谓父母无不爱其子女者,倘违逆他,他必伤心。如

鸟雀翼卵,大则飞去,须知慈母爱汝,实过鸟雀,汝非畜类,不当令起欢

心耶?吾人之慈无量心,如是应修。

    入佛子菩提行论云:“修悲心者,须看杀房牛场,及杀鸡、鸭、鱼时。”

特别又见处决罪犯,绳捆刃加,当想我是他等,刹那火熄,生大恐怖。观

其觳觫之状,牵耳狂吼,欲飞无翅,虽非愿意,而实无可避免。且彼既未

昏醉,又非无心,见彼刀,宁不痛苦?若畜类并未犯罪,而受刃无救,我

不救之,谁负此重担耶?倘知业力果可怕,则联想此时造业之人,将来均

不免苦,又当如何救度之耶?由是想六道苦,我如下堕何能承受?我此时

幸未堕耳!若我父母下狱,能承受耶?当广大发心,想虚空无边,众生无

边,烦恼、业障亦无边,则无始父母,均在三界轮回,受诸苦恼,岂不欲

其远离众苦共成菩提正道耶?如是观察思惟,纵此时不能救度,或不欲救

度者则亦已尔,乃悍然不顾而恣口腹爱肥鲜,食众生肉,应当作何感想?

若为车夫二百钱,争执骂打,我如果是他,又当作何感想?若羊牛剪毛,

毛殷血点,驼马乘载,重且加鞭,彼固不知呼吁,若吾人试拔一毛,试受

一刺,又当作何感想?细鱼小鸡,活烹快嚼,如果家中牙牙学语之小儿女,

又当何感想?反求诸已,人胡不思?彼是不思,思之何若?甚谓不食彼等,

则盈天下皆是,亦若畜类供人食为应有之果报也者,然则人类独不畏果报

耶?是应从闻而思,易地以处,不当置佛语教义于经上口头,则自他均得

受用矣!

    巴祖仁波车云:“出家喇嘛汝责最大。时当末法,外道炽盛,往往不

知三宝,当思世尊七日不出家,则为金轮王,乃唾而弃之,现比丘相,受

苦求法,彼岂不愿享受?只为众生苦痛,欲令解脱耳!汝等出家人,乘驼

牛,索鼻系走,血流汗下,牢拴毒打,晴雨不顾,登山临水,曾不稍休,

是牛岂不可怜?又修法时着佛衣,诵恶咒,洒芥子降伏,使为怨仇,不息

嗔心,常思害人造业,是鬼岂不可怜?此殆无大悲平等心之过。”若未见

空性用火坛降伏者,不如常于饭时捏团,念六字大明咒,加持施之,实较

胜也。“弥拉日巴尊者在隆穹主坐山,见鬼物甚多,不畏恶咒,因思上师

教以发平等悲心,是心一起,鬼皆散去。又一次山神来,以咒降伏,神云:'

魔起自心,汝不通空性,故欲咒我。汝亦知一切怨魔皆前世三毒所引生者,

岂嗔心所能降伏耶?”

    巴祖仁波车云:“修法杀羊祠之,或以鲜肉供金刚者,均非是。因佛

法内外从皈依起,皈依首当戒杀。大乘菩萨发心救众生,既不能超度,已

失悲心,如再杀生修法,显背教理,藏中有修秘密法生起次第供五肉,视

为甘露者,系自死之马、狗、象、红牛等,决非生杀。且当自通空性,令

变甘露,平常亦不用不食,只用素供,即供护法亦可不用酒肉。倘以生杀

之肉供金刚者,恐自己亦要昏沉。试问:杀子供母,母能食乎?况自造魔

病,反害众生,其心安否?故知杀生设供,金刚等必不领受,召请亦必不

来,徒为魔鬼所食,故偶尔小有效验,此魔力耳!然魔以后更当求食,作

害不已也。”入佛子菩提行论云:“杀生供佛,彼大乘化现而来者,必不

受供。此为邪供,供者不独无益,且堕地狱或变猛兽等。”此等犯戒,并

失慈悲心耳!故世尊在世时常云:“修法者不必他修,惟修大悲心而已!

有此即一切成就。”又:“大德康巴龙瓦,终日以披单蒙头,观六道皆苦,

时思救度。”又:“朗倘巴一生只修慈悲观。”盖慈悲心一起,不惟不会

再造罪,且宿业亦尽消除也。大小显密所以无分别者,以杀戒相同,亦同

此慈心悲心耳!

    印度无著论师,常往鸡爪山求见弥勒,闭关六年未得梦瑞,归途中见

人以细布磨铁棍,欲令成针,因发精进心,复闭关三年,亦无所应。又见

人以鸡毛拂水擦岩阴,似欲毁除而见阳光者,更发心闭关三年,卒无所显

示,以为无缘也,乃归。将抵城,见一癞犬患腿疮甚苦,脓血被体,虫聚

而嘬之。意良不忍,欲去其虫,又恐虫死伤生,乃割自肉饲虫,并以舌舔

犬患处,令皆离苦。俄顷间,弥勒已在当前矣!因顶礼请问何以十二年不

见?弥勒云:“吾十二年间,常在汝侧,以汝业重而发心不真,故不能见

我。今汝菩提大悲心猛利生起,业力随尽,故能见我也。”又说:“若不

信者,试看十二年来,吾日日在汝左右,致衣上唾痕已满,惟汝不见耳!”

因坐其肩令路人视之,独一老媪识为菩萨,余仍见癞犬也。后引无著升天

述论而垂教至今。是故当知,菩提心从大悲心生,大悲心生则菩萨即在当

前也。龙树菩萨云:“人救度有情力不足者,有慈悲心即足矣!”又云:

“如母无手,见子落水,虽不能救,心大悲苦。”吾人之悲无量心,如是

应修。

    修喜心者,先以大福报人为境,庆幸前修,发随喜心,勿嗔嫉他,仍

当祈愿令他圆满,并愿一切众生皆有福报。初从亲属起,次中庸,次仇怨,

如同样发起是心,即为平等无二矣!以嫉人与人无害,自反造业,既不见

人功德,亦无受学菩萨戒之堪能,因菩萨等以身根受用一切弃舍,而饶益

受苦众生也。

    “弥拉日巴尊者弟子众多,有无信心者,尊者为显神通,亦生疑忮,

且欲毒害其师,后堕恶趣。”故无随喜心者,不见人功德也。又二出家人,

各执门户之见,争收弟子。一日,一人犯戒,嫉者呼侍者曰:“尔来!我

告一奇闻。”说彼犯戒事,言之色喜。萨迦祖师某大德闻之,心生悲悯,

向弟子云:“彼人犯戒,此人嫉喜,皆成过患,惟嫉人者较犯戒者为尤重

耳!”又如:“驼马失子,不食水草,虽至命终,亦不忘失,一朝得之,

生大欢喜。”吾人之喜无量心,如是应修。

    此四无量心,为发菩提心之根本。归纳言之,能清净平等发心,即为

具足。阿底峡尊者一日手痛,呼弟子登巴格西来加持之。登云:“用医药

乎?”尊者云:“汝以清净慈悲心来加持足矣!”藏中送别,常云:“愿

汝发清净心。”因心若清净,一切羞耻,均成善法;否则纵修秘密法,或

致本尊变魔也。“过去有母女渡河,忽山洪暴发,各欲救拔,不济,皆溺

死,以心清净故,同生天上。”

    格西卡若巴云:“你们心要清净,不可计较一切,恐计划未成,又堕

六道轮回矣!”须知学佛人,应当时时观照自心,不要放逸,有清净因,

自得清净果,其他勿求也。入佛子菩提行论云:“人每不欲受苦,而偏作

恶,图快乐而不为善。”此不知食米当种良稻而下稗种也。进一步言之,

能发心令他如意,则他人如意,自亦如意。以有广大菩提心,诸天护法必

时时护持之,宁有障难耶?“扪恭甲格西于顶礼三宝前,必发净心观照,

自念我为何事而礼拜耶?”以心如猿猴,奔驰不已!以绳牢系,不使放纵,

正恐其脱走出生过患耳!

 

    2.正发菩提心

    正发此心,分三:(一)如国王先得威权,次施号令,是自利而后利

他。(二)如舟子渡人,有同登彼岸之意。(三)如牧人先令牛羊不缺水

草,不被兽伤,务使离苦得乐,如诸大菩萨之愿力。此为最上发心,(二)

为中等,(一)较浅也。

    就十地五道说:发心又分四种,矢愿度生,为入资粮道,因一切作为,

皆是大乘资粮故。即说前刹那发菩提心,后刹那已是菩萨,是为初地;初

地以上为入加行道,七地以上清净究竟发心,为入见道。八地以上不退转

发心,为入修道。十地以上直至菩提,为究竟道,以无垢圆满发心也。

    又就发心次第说,有愿菩提心,及行菩提心。入佛子菩提行论云:

“发心虽有二,此二仍为一。”如我将往拉萨,此为愿心,驱车前进,即

为行也。又说为利众生愿成佛,与不离愿心广修六度、四摄而底于佛果之

二也。

    吾人为大悲挠动其意,最上发心,为令一切有情离苦得乐,故决定誓

愿,愿趣十地五道通达无我,直至佛位,此为胜义菩提心。发誓愿已,以

仪轨受戒领法,如理作意而修,是为世俗菩提心。一谓发愿受戒为世俗,

领法进修为胜义也。发愿如播种子,倘播后不问凶、荒、旱、潦,及牛羊

践踏,此为有愿无行,是故得戒后,应修此心。于皈依境中,一心清净,

想有情众苦,为无明蔽覆,未遇善知识,如生盲失导,当如父母行乞,我

居宫殿,作是思惟,发八大菩萨之愿,度尽众生而后成佛。

    “释尊初转法_轮时,即说八万四千法门,当以菩提心为总摄门。”因

众生病多,此如万应甘露。已发心者,虽念一颂,或说一句,亦有功德,

以菩提心威光炽盛故。“阿底峡尊者入藏,常思受戒领法之师觉生领巴,

一思其名,必合掌流泪。弟子询之,则云:'为众生事,师恩最大,且曾

教我发菩提心也。'”此谓传菩萨戒之上师恩德甚大,以曾示我度生成佛

之道路。巴祖仁波车云:“一切尊重之世尊,是真以清净三门行持而成就

者,此法真实,吾人当真修也。”

 

    3.发愿行持

    分二:一、愿菩提心。又分三,谓平等发心、自他相换发心、利他发

心也。平等发心者,愿戒云:“我与众生无二,无始至今,长受轮转,皆

因无明执我故,以有此心,一切皆错。试思我饿他饿,宁有不同?如蚊虫

吮我,我当发心饲他,慈心一动,种子已入血中,令他饱满,亦受法施。

此其最小者,成办当易,是为发心方便。如再杀之,既犯五戒,又造十恶,

尚侈言度众生耶?并此而为难者,则所谓菩萨发心欲其离苦得乐,又当从

何处发心修学耶?巴祖仁波车云:“以水烫臭虫者,必堕地狱。”如起嗔

心时,当想我曾发心,生大惭悔。励令随愿而行,由小渐增,久久自然串

习成大菩提心也。倘此心生不起者,再想诸大菩萨初为凡夫,正与我今日

相同,只不为己之一念而得成佛道,乃与我适不同耳!荡巴桑结云:“众

生如何想,汝当如何想,此为圆满法要。”即谓我若与众生求乐之相同,

当先随顺众生,不起嗔念也。

    自他相换发心者,想当前有极苦众生,我应以我之福报受用给与,当

他入气之时,即已一切得到。次想他之业障苦恼为黑色,我一入气,令入

我身,我当代受。只闭目思惟他乐我苦,常常观想纯熟,在一呼吸间,于

取舍苦离所缘,想到即互换也,并请上师、三宝加持成就。故吾人于有病

时,当想代众生病,快乐时,当想给与苦众生,此为大乘人真正法要。如

此心无间生起,则无始以来多生累世之罪业,即可因此而获解脱也。“世

尊在过去因中,欲乘舟入海取宝,其母牵衣阻之,乃忿然绝裾而去。后入

孤独地狱,见大铁轮旋转顶上,血髓横飞。因自忏云:'世间逆子如我者

尚多,此苦甚剧,于彼将不堪任,我愿代彼尽受,使其离苦。'发愿讫,

轮忽飞空,随即舍报升天。”又:“假醒巴格西案头常置一书,其中开示

云:'好的叫人受,不好的是我受。'人见之以为希有。”又:“下那巴格

西终身行持,惟修互换菩提心。且云:'修此者,不但消此世病苦,亦能

降伏魔怨。因有悲心能替他受苦,则一切旱潦灾疫,均不为害。”

    利他发心者,谓只知利他不知自身,发心以此为最。是以我之福慧身

根受用等,不顾一切而给与众生也,“寂天菩萨见乞丐受冻,即解衣衣之。”

又“阿底峡尊者之师降比持世菩萨在一处讲经,见人击犬,菩萨忽由座上

跌地呼痛。人皆不信,菩萨袒背示之,红色杖痕,正犬受击处也,犬乃无

恙。”又“阿底峡尊者之师大马日且打悲心甚重,邻人有疾,医云:'须

食人肉。'大马即割而施之,但因未达空性,伤痛甚苦。病者愈来慰之,

答云:'我死亦无他也。'后梦中见白衣人来抚其患处,醒即证得空性,见

龙树菩萨各论,了达无余。白衣人即观自在菩萨也。”又“世尊为妙法莲

花王时,国有大疫,病辄死。医云:'非若黑打海鱼莫能救。'王以鱼难得,

且杀生不忍。因此于四月十五日在佛前发愿,愿变鱼救民,竟坠楼死。后

病者果得海鱼,全活甚众,众欲报恩,忽空中自言为王,劝人修十善业,

即报恩矣!”又如“世尊以身饲虎”、“顶上宝国王以身施人”等故事,

恐繁即止。皆是菩萨饶益有情不惜身根受用之所为也。

    二、行菩提心,即广修六度也。此中分六:布施、持戒、忍辱、精进、

禅定五度,为前方便,智慧度为究竟。

    一、布施度。分三:财施、法施、无畏施也。财施又分三:舍、大舍、

无量舍也。舍者,从一百钱二百钱,及茶米细物皆是。大舍者,如三世五

佛忏悔文所云:“一抟之食,须发心清净。”或念咒撒米,施水烧施,使

恒沙众中阴饿鬼,均得饱满,或房舍、国城、妻子,用以布施均是。至以

身根,及肉血等布施,是为无量究竟舍也。此如世尊饲虎,龙树施头,初

学佛人,均不可不知,非至通空性不能成办也。较容易者,即施水施烟至

十万,不间断者,功德亦无量。登巴云:“我之受用,常欲全施而后死,

汝等已至死时,尚欲聚积受用,是与我大异其趣也。”弥拉日巴尊者云:

“食物入口,若有人求,当吐出施之,要常思惟,他要我乃不给,必相争

竞,一思至此,自得解决。”此为防过说也。出家人除三衣外,均可施人,

重在法施,能说能持。故谓出家人作贸易易得财布施,此大错,因出家人

不施受用何用贪求?

    法施者,自心清净为一切众生远离众苦而说法念诵,应无丝毫染污心,

方成功德,如已证人空者,度生尤易,有人问阿底峡尊者云:“我何时可

收弟子及度生荐亡?”尊者云:“须发清净心,或通达空性,或到初地菩

萨也。”又登巴有弟子欲收徒众,登巴云:“如我无进步之数取趣,不能

加持人,只如空瓶泻气,所传口诀,酒糟无味。有如以灯授人,人亮我黑,

何能灯灯相续耶?”又阿底峡尊者云:“末法度人难,不如先坐山修四无

量心,及菩提心,对治贪等三毒。”盖凡夫如药树,果尚未熟,不能愈病。

以菩提心方在萌芽,人来顶礼,则自然清净,一闻人骂又起嗔毒也。荡巴

桑结云:“我执未除,勿亟亟度生,应先自修施水施烟,及以身供佛。先

断我执,然后可以作度生事业。”如是应知。

    无畏施者,为有情作依怙,或护持他,死无恐惧也。如将杀之鸡鸭等,

临时放生,此最饶益。释迦世尊云:“有漏中,惟无畏施功德为大。”故

藏中禁人打猎,岂无故欤?密乘戒对布施最重,殊胜灌顶、皈依、根本戒,

犹重饶益有情。宝积部中说四种施,亦为重要。因密乘根本,本在五戒,

大小圆融,倘谓学密法不重小戒,是乃大错,如登楼不从第一梯起,何能

登上?

    二、持戒。分三,谓:律仪戒、摄善法戒、饶益有情戒也。

    观察自身于身三、口四、意三发起动作,励令清净,远离不善等,是

谓持戒。与律仪相顺者,谓守护七众别解脱等戒也。又以清净三门,礼拜

供养等,或行住坐卧,时时观照缘于六度,不少间断,如见一小塔亦当礼

敬围绕,是为摄一切善法。又于有情以无我心缘于四摄,自不生罪,且能

利济,令他脱苦,若见一微虫,救护利他,或念诵回向众生等,是为饶益

一切有情。然能持戒者,又不可有慢心也。

    三、忍辱度。分三,谓:耐怨害、安受苦、于法生胜解也。

    如果打我或骂我,安受不嗔,更以慈心,功德回向,因嗔心能断一切

善根也。入佛子菩提行论云:“千劫善根,生刹那嗔心,能令断除。”荡

巴桑结云:“怨来是业,嗔不能解,当以慈心对治。”阿底峡尊者云:

“忍辱可解冤仇,他人仇我,当思为父母,自然不嗔,若亦为仇,则心永

不清净矣!”以我再嗔他,双方造业。能对治嗔心,即是修忍辱,即是圆

满福慧也,如云:“某也行持好,惟脾气太坏。”此成笑语。出家四条戒

云:“他恨我不恨,他害我不害,他打我不打,他骂我不骂。”应当了达

法义,心如绵软,立卑下处,恶衣恶食,以慈悲为主。倘不能者,自云得

戒定等,实造业也。

    学佛行持勿畏苦,烦恼饥饿,均当忍受。“世尊过去求法,他化自在

天人,故来作挠,忽见大火聚,天母云:'大火聚中,尚求法乎?'世尊以

为魔,入火不烧。”阿底峡尊者云:“一心依法,纵穷至乞丐,死入地窖,

亦勿悔也。”以学法人本当独处深山,如弥拉日巴尊者之荨麻充饥,精修

不退。藏中常云:某也世法好,恐佛法不能好。因一针二尖不为用,一马

二头不能骑,世法佛法不能兼善也。巴祖仁波车云:“世尊入山苦修,舍

轮王位,正为世出世法不能同修。”“某大德学法食树皮九年。”“无垢

光尊者五阅月食丸药二十一粒,以布袋为衣被,坐而成就。”智悲光尊者

云:“有修持佛法而想衣食自然能来,如思衣得衣等恐未成佛,已成魔矣。”

下哦巴格西云:“真正学佛,须有乞丐心。”如是思惟,修法勿求受用。

因有受苦心,行持精进,天人当为供养,决不饿死,纵死亦骨贵如金。当

如弥拉日巴尊者发愿:“我病无人问,我死无人哭,尸如死狗,身当喂虫,

此为圆满。”有愿学佛谓生活尚未解决者,此为舍本逐末,亦思追求衣食

者,往往生过患。而衣食得到又易造业,或反出障难,如待死王临头,欲

修无及,岂不深悔?岂不痛惜?!世亦有必待生活解决而后死者乎?是不

知安受苦忍,正是法要,正是修持,为一切成就之加行,得佛果之阶梯也。

    甚深般若,特别为大圆胜慧,不可怀疑。如不了达,当求上师、三宝

加持,增长智慧。如不求而谤,或弃而不修,成地狱业。疑不是法者,将

来必多劫不得闻法。“阿底峡尊者入藏讲经,有印度二比丘,律义清净,

初闻尊者讲人空,极赞殊胜,后闻法空,愕然掩耳。尊者云:'此僧戒净

而不闻大乘,恐亦难得佛果'。因生悲悯。”又“世尊转法_轮时,下根闻

般若,即谤而堕地狱,后信解为大乘法要,刹那又生人中”。当知甚深法

义,甚为重要,如难净信,当自惭根浅,幸勿生谤造业也。“印度有学人,

发心清净,眼病求医,医令点灰即愈。又一人病眼,亦点灰,无效。”此

根器不同耳!浅者不肯修学,深者不生胜解,是终无佛法可求也。

    四、精进度。分三,谓:擐甲、摄善法、饶益有情也。

    闻大德言,彼成佛者,均有福慧,自谓弗如,此无精进心也。当思我

不后人,况我较他业重,应当人一我十,人百我千,勿生怯弱,生死以之,

如着坚固铠、意乐甲、勇猛前进。如得大法,当深生庆幸之心而立愿苦修

也。发是心印,不稍间断,勿待后推缓,如于念诵时饮食,当思念后再食,

恐时不待我,时时作是念。若见蛇堕于前,弃坐即走,如救头目,不假思

索,而起修六度万行勿懈也。大德马刚德云:“吾人当思日在牛羊圈中,

渐次轮到,不得幸免,莫待死时始著忙也。”又某尊者云:“如以世间事

未完者,须知本无完时,倘学佛法,起修时即为完矣!”因于此起修,彼

自减少,如未起修,终无完时,是应不顾一切而修也。又复当知,世间一

切,如石击水成纹,愈重而圈愈大,不击则无纹,则为完时,此喻不贪著

他,自不累我。是当从闻启信,观无常勤策而修也。

    有人于此,曾一年两年闭关,或修四加行圆满,自为满足,此是大错。

当思尽我形寿清净三门而修,某大德开示云:“修善法者,当如驼牛食草,

一口未尽,又视二处,二口未尽,又视三处。”谓精进发心,亦复如是。

智悲光尊者云:“自已年高名大,如格西活佛,亦应精进,如以为不修亦

成佛者,此是大失谬。”又:“阿底峡尊者每日造小塔无数,弟子苦之,

拟代作,尊者云:'我饭你们吃,我何以饱?岂不饿死耶?”比喻善巧,

当思未至菩提之间,要力忏力修。除罪生福,时时观念,净依三宝,勿自

满足。成不成由他,当猛力精进勿退也。故说智多精进、少则不成,智短

精进、长则不成者。智悲光尊者云:“有戒等而不精进,如船无舵。”以

戒等五度,无精进心,不得达彼岸也。故学人于食时、卧时,早迟多寡应

有规律,可望即身成就,倘一曝十寒,终成空过也。

    五、禅定度。分三,谓:初安乐住,次解疑,终究竟无念也。

    初,以止观习定,贪想乐明无念,身心安乐而住。次,无贪想乐明无

念之心,以通达性空解疑,终证得空性法尔无念为究竟。

    初修,依七种坐法(毗卢七支坐)即跏趺坐、两手定印、眼微合、身

端正、两肩平、头微俯、舌抵上颚等。身端正者,一身不正则脉不正,一

心安住,不著一切,自能引发正定也。禅定对治散乱,须于寂静处修,远

离尘嚣,及团体眷属等,要想临命终时,一切终当舍离,此时何须贪著,

妨害修学。弥拉日巴尊者告弟子云:“入山静修,快如成佛,以人多易起

三毒,心不清净,贪受用等,亦从此起。”昔有大德开示云:“谁有受用,

谁贪;谁多受用,谁更贪。”谓无受用者无人嫉恨,有受用而思保存、畏

损害,均为障难也。龙树菩萨云:“初求受用造业,保持则贪,畏损则嗔,

无不造业,受用诚害物也。”本来除衣食外,虽多何用?亦有多而不舍者,

多反为累,纵南赡独有,有何趣耶?如以烦恼或生命求受用,则恶业所成

之受用无多,而业果已须弥矣!如是当知,世间一切受用俱不坚实,死时

两手空空,何如积聚二世资粮,无偷无损,自得享受,故不为后世而为现

世者,凡夫也。要当于不坚受用,如唾弃舍,惟修学福慧,则勿令贫乏,

坐山岩间,与木石居,时时观照自心,勿令放逸。依三世诸佛所摄持之上

师,请求加被,则一心住定,无沉无掉,易得轻安矣!

    弥拉日巴尊者入山坐静,发愿下山即死,并常自责云:“雀鸟均无,

汝出何所视?汝死时知否?”佛说月光经云:“自心清净,禅定自成,静

地修持,无仇无亲,行住坐卧,均为善法。”先想禅定功德,远离一切过

患,此为加行。久久思惟,将贪、嗔等心,调伏不起,即能安住于定。善

根浅者,对治贪妄,当入清净山林,较易修也。在昔世尊尚坐山六年,过

去大德,多在山林苦修,迄得成就。此显示寡欲知足等,为禅定之前方便,

至乐明无念,广如大圆胜慧中说。

    六、智慧度。分三,谓:闻慧、思慧、修慧也。

    初,闻慧从文字句义生。次,如理思惟解问了达,并想有障无障,能

自决定,为思所成慧。了解理趣,于静处修,得究竟胜义,见空性,远离

边见,是为修所成慧。吾人于听解行持,应以外六尘为幻境,知是无明二

障所现。如幻师以木石药等咒成之象马,又如乾达婆城,本来不真,近无

远有。又如梦,如虚空,如池花镜影,如空谷回音,应如是思惟,如是进

修,知为自心所现,假设施故,自然不起贪著。若小孩见刀、见花、见乳,

不起分别,不生恐怖,则胜义通达,空见得生,是为智慧到彼岸也。

    六度总摄,每度分三,为十八支分。又每度皆具六度,比如法施讲经,

以能讲所讲等为布施;无贪清净为持戒;反复申说不厌为忍辱;寻求义理

无间为精进;深悉法要无散乱而讲为禅定;离开三轮相为智慧,余可例如。

    复次,广说六度。弥拉日巴尊者云:“一切不为我,以外无布施;心

口相同,以外无持戒;于其深义不恐怖,以外无忍辱;行持不间断,以外

无精进;行住坐卧清净,以外无禅定;了达空性,以外无智慧;身、口、

意三门清净,以外无方便度;四魔降伏,以外无力度;成佛度生,以外无

愿度;能识能破三毒,以外无智度。”

    阿底峡尊者弟子登巴格西问尊者云:“行持以何者为最上?”尊者云:

“无我为学问第一,调伏身心励令清净为持戒第一,利他不贪为布施第一,

知一切如幻为对治根尘第一,不同凡夫为行动第一,远离三毒为成就第一,

一切不贪著为神通第一,常居卑下为忍辱第一,舍离世事为精进第一,妄

心不起为禅定第一,一切相不取不著为智慧第一。”

    智悲光尊者云:“自知足者,必有舍心为布施;一心想上师、三宝是

依怙为持戒;不嗔打骂为忍辱;施等齐修为精进;修本尊观想明显,三宝

具足一心无沉、无掉为禅定;深生空见不著实相为智慧。”

    菩萨所缘行相,不离大悲心,解证空性,是为六度齐修。洒尔哈祖师

语录云:“无悲心而通空性者,不得究竟菩提;有悲心而不通空性者,不

能解脱轮回。”因通达空见,为智慧,非悲智双运,无能证菩提正果,悲

智具足者,不舍众生,不住涅磐,是为菩萨殊胜行,小乘人固不堪任也。

龙树菩萨云:“胜义(般若空理)与悲心同修者,成菩提道路也。”阿底

峡尊者示肿登巴云:“胜义悲心为法药之王,对治凡夫一切三毒重病。”

又云:“证得空性,决无三毒烦恼。如有者,只是在口头、书上了解而已!

真知者,已如棉花柔软矣!究竟般若之理,是法我皆空,即空之义亦无矣。”

又云:“菩萨所行即为六度。见空性者,自然见内外受用不起贪着为布施,

不起垢心为持戒,无人我为忍辱,知法义深求无间为精进,不取外缘为禅

定,不著实相为智慧。”又云:“悲心与空性,为成佛要件。通达空性为

见,见净为定,悲空无二为戒。三者具足日常精进修学者,梦中亦能通达

其义,显现成就,或临终显现,或中阴身显现,故虽不能于生前成就,亦

可于中阴时成就也。”是故说八万四千法门,以悲心、菩提心与空性不二

之理为第一,如点灯燃,非芯油等和合不成。康、藏有修生起、圆满而成

魔者,即不达空性与悲心等和合之过患。“有二喇嘛朝隆大德,至门,目

光炯炯。大德云:'汝修马头金刚,观想太恶,顶上要空一点,可多修圆

满,少修生起,发大菩提心,不然则成魔矣!”此殆嫌其太起嗔心而修,

不达空性也。以无菩提心即与外道法相同,以外道亦观想气功,惟无皈依

处与菩提心耳!是知佛道离二不成也。格西喀那巴云:“吾人从皈依起,

最胜秘密法止,如不舍世间心,即修本尊,已现瑞相,此亦为根基不固,

如在水中也。”以无菩提心,不舍世间,如筑宫殿于冰层,不久消沉,因

得人天或堕狱,均甚危险,有谓皈依为初基,无关紧要,此为大错。若无

菩提心者,变成邪魔外道也。盖大菩提心,当从见佛历史及三宝功德而发,

非可劝请随喜者。自己行持,觉得了解般若,通空性,定得下,或得天耳

等神通,见本尊等,如此境界,固是由行持精进而得,但要知道是从大悲

心来。若从慢心、贪心为我心而得者,必造恶魔。

    又复当知,前五度为大悲所摄,后一度之闻、思、修三者,菩提心有

何可少?如闻法为众生而闻,如是思惟,如是修持回向,方是六度齐修,

故说悲智不二,并非由此生此。以救众生心切,闻时即思即修,此心同时

而发,无初中后,不可分离。是谓行一法即遍一切法。若只随便修持而不

闻思,如上岩无手,其可得乎?比如皈依,想众生同时皈依,为生起次第。

观六道苦,由皈依境中放光加持,为圆满次第。再使众生皆成本尊,并以

功德回向等,为秘密法生圆二次第也。故说佛法虽深广若海,有菩提心者,

法法皆可成就,如糖无中边,只是一味。

    阿底峡尊者,至后藏勒挡地方,有学问者三人来同辩论。尊者云:

“辩论教派,如内外大小显密,纵讲说多,皆妄念所成,人寿无常,何暇

喋喋为也?”又问行持之法,尊者云:“虚空无边,众生无尽,如发广大

菩提心,修二资粮,以功德回向,此为究竟行持。如只在辩论教派,或文

身句义,此书本上学问,无益于人我也。”又尊者告罗杂哇(接尊者入藏

宏法者)云:“汝通晓三藏,若但从仪轨修学,恐尚不足,须要大小显密

圆融总摄而修持。谓:红牛、牦牛、驼牛之奶,不皆可成酥耶?且诸法不

能遍修,须以上师口诀为殊胜教授,戒条尤关紧切。如依此而修,则吾入

藏当有益,否则汝三藏皆通,可以坐而成佛,又何须吾入藏耶?”行持要

得清净境界者,须从对治三毒入手。倘谓已见空性,人蹑衣襟,辄怒目相

向,或不以仇怨为父母者,此行持尚远也。博多瓦问格西登巴:“佛法有

何分别?”格西曰:“能对治三毒,即是佛法;同乎凡夫,和乎世间者,

非佛法也。对上师有净信,重口诀,视众生平等,即是佛法,否亦非是。

    又见定戒三者,三根各别,于黑、白业果了然深信为真见,为下根;

知内外一切法,了解有无空者,为中根见;通达般若与大悲无二,为上根

见也。

    观佛相明显能定得下,为下根定;知悲空不二,一心不乱,为中根定;

不著能所三轮,现证空性为上根定也。

    忏修黑白为下根戒;于福慧资粮无贪,知一切如幻,为中根戒;修一

切善不求福慧,见空性,为上根戒也。以此行持无我,无妄念,一切清净,

是为初地境界。”

    又格西著述中说:“闻法要圆融摄持,独一而修,此为最要意义。”

无垢光尊者云:“佛法如天上星、地上树,依法而修,何时可完?但成佛

佛要,是在能圆融一切无二。”荡巴桑结云:“小猫求食,各处寻伺,依

善知识拣择,亦复如是。”此谓法门甚多,文武本尊各不同,如闻时有菩

提心、四无量心者,则一切相同。思时解释文义,如剪羊毛,次第勿乱,

认清进修时,当如哑子,一切不管,无垢而修,决定得到晴天无云境界也,

仰米达果善知识云:“闻、思、修三,应同时进趣,闻了即解,解了即修,

此为最要。”如闻戒杀,想犯之必堕地狱,坚决不杀,是为圆修,亦为三

圆满。一切圆修多得者,即增上慧也。又如以油灯供佛,发愿为菩提心。

为众生而供为布施,恭敬为戒,不惧冷热为忍辱,无间为精进,无散为禅

定,三轮空为智慧,具足六度功德回向,为菩提行。菩萨为众生事,不求

自利而自利,正如田中种谷,草亦随生,是不求而得者,如只求草,转失

义利。故说大乘发心,一切圆满,此为一切法究竟义,如是应知。

    巴祖仁波车求加持偈曰:“我入大乘菩提心未生,六度齐修愿行悉为

我;与戒相违功德无所依,速生胜心求上师加持。”

    菩提心回向偈:“菩提胜心微妙宝,诸未生者愿速生;若已生起勿退

失,辗转向上益增长。”

    唐天宝年间,西藏王持松德赞迎请印度静命大师入藏。王手捧金沙供

养。静命大师曰:“昔在迦叶佛时,曾在尼泊尔大塔之下,与王同发共来

西藏弘法之愿,大王忆及否?”以大师加持之力,王得忆宿命,因此王大

信服。

    西藏地多恶鬼神作诸障难,静命大师建议迎请莲花生大士来藏,降魔

弘法。大士以神通力悉降服之,永为护法之神云。持松藏王后让位于弟松

内,而自出家为僧,号宝光。

    宋真宗8-9年左右,藏地派卓弥、释迦智二人率领学人赴印度求法,

勉之曰:“戒律乃圣教之根本,般若是圣教之心脏,密法为佛教之精髓,

皆当善学!”后来他们及其杰出的弟子萨迦宝王,就是藏密萨迦派之创建

者。

 

 

                         义净三藏取经诗

 

              晋宋梁齐唐代间        高僧求法离长安

              去人成百归无十        后者要知前者难

              路远碧天唯冷结        砂河遮日力疲殚

              后贤若未谙斯旨        往往将经容易看

 

 

点击数: 收藏本文】【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