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妙觉善缘_上师父母_上师父母开示_

上师父母开示

【修心八颂】五、非理诽谤



第五颂 非理诽谤
他人于我因嫉妒  一切谩骂诽谤等      
非理亏损自受承  胜利献他愿堪能
      本颂大意:当我面对那些完全出于嫉妒,毫无根据诽谤、谩骂我的人时,应抓紧这个难得的修持忍辱的机会,将他们的一切亏损和失败都由我来承担和领受;一切好处利益,包括世间的出世间的,暂时的究竟的一切功德利益都让这些诽谤我的人得到。
 
一、如何面对诋毁
      本颂的作者朗日塘巴传记中提到这样一个公案,有一次,有一妇人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婴孩到尊者修行的山洞,说:“这是你的儿子。”随后放下孩子就走了。尊者连脸色都没改变一下就接受了婴孩,为婴儿觅得乳母,供给他们住所、饮食、衣物,使孩子茁壮成长。朗日塘巴作为僧侣却拥有一个儿子的消息不胫而走,人们议论纷纷,诽谤质疑之声不绝于耳,尊者却未置一词。几年后,孩子长大了,过去送婴孩来的那家人来了,对尊者作了恭敬承事,真诚地启请说:“先前生下这孩子的时候,怕不能养活,算命先生也说,如果我们不把孩子交给一位有德行的人抚养,孩子必将夭折。请求你饶恕我们的罪过,将孩子还给我们。”尊者一如往常的平静,未做任何指责与评论,把孩子还给了那家人。
      凡夫出于对名誉地位的执着,在遭到无理的诽谤辱骂,或名声受损时,强烈的嗔恨心如同火山爆发般炽烈,与之争辩、对抗,背地里对其恶毒的诅咒,想方设法打击、报复,冤冤相报,导致恶缘辗转增上,流转轮回永无止息。而在圣者的境界中,所有诋毁诽谤的声音如同空谷回音,水中月影般无有任何实意,如同年龙上师在《将诋毁转化为道用之觉受道歌》中讲到的那样:“任说称讥好恶空谷回音同,追随其后无益当置自然中,守护本净普贤法身意趣境,此外任谁不喜吾心亦欢欣。”圣者面对诋毁诽谤者时的往往用忍辱与慈悲来对待,心甘情愿地接受亏损失败,无怨无悔的将胜利与利益奉献给他。
      见贤思齐,真正的修行人应效仿祖师大德的行径,面对诽谤诋毁者,用大悲菩提心观待他们,不仅从内心深处包容其所有的恶行,还要用圆融的佛法化解彼此的恶缘,并将一切的境遇转为道用,如是,方能将恶缘转化为善缘,最终转化为清净的菩提缘。
 
二、转诋毁为道用
   1、一切唯心造,事事皆因果
      从因果的角度思维,任何成熟于己身的恶果都必然是自身往昔所造恶业在因缘聚合后感召的果报,外境和怨敌只是因缘聚合过程中一个重要的环节,但最根本的因还是源于自身的造作,即使如遭受诋毁诽谤这样看似有一个外在的怨敌在嫉妒心的驱使下,刻意为我们制造的违缘障碍,仿佛是给我们带来痛苦的主因,值得我们去怨恨,但是要认识到怨敌也是在业力的推动下,被动的随顺往昔与我们结下的恶因缘而身不由己的冤冤相报。
      因果铁律实在是一本毫厘不爽的账本,就算通过修行已经证得无上正等觉之果位,然而因缘和合时果报还是会如实现前,就算是诸佛菩萨乘愿再来,以幻化身显现于世间也逃不掉因果无欺的定律,与凡夫不同的是圣者拥有堪忍的力量和转化恶缘的等持力。
      打个比方,过去生两人结下恶缘,若一人率先觉醒并通过修行将相续中所有的习气清除干净了,但是另一方没有清除,因缘和合时,恶缘的果报还是要显现。于轮回中再次相见,未清净的一方会身不由己的给对方造成种种伤害,然而即使对自身的名誉、事业、身体有所损伤,由于相续中已没有恶业的种子,并不会由此产生恼害,嗔恨等情绪,也即是面对恶业拥有了堪忍的力量,并且以利他的慈悲心观待,通过忏悔、发愿、回向等方式将彼此的恶缘转化为菩提缘。正是基于这个原因,历代祖师大德在传法中即使屡屡遭到诽谤,诋毁却依然安然处之,并能将善恶因缘无余转化为度化的因缘。
      不妨反过来思维,即使你的怨敌真的处于你所期望的悲惨境地,幸灾乐祸有什么用呢?除了满足心底小小的快感,有任何实质性的帮助吗?而这暂时的快感背后伴随着习气的串习以及恶业的辗转增上,比如第一世两人只是口角之争,下一世就演变成身体上的摩擦,恶缘再继续增上,再见面时彼此就会似有深仇大恨般水火不容,不但今生会受到伤害,来生还会因嗔恨心感召相应的异熟果,反反复复流转轮回无有出期,所以凡夫以怨报怨的行为真是愚痴、无有智慧的体现。
 
2、恒观己过 善护其心
      修行人应时刻观照自己的心相续,用第三颂开示的窍诀谨慎地保护自己的心念,面对诽谤诋毁时,清楚的了知自己的起心动念是否为烦恼所掌控,观察烦恼的根源,直接的对诽谤者有无嗔恨心、报复心;间接的,是否因其对自己的诽谤造成名誉上的伤害而感到屈辱丢面子,惧怕他人误解,是否急于为自己辩白澄清?哪怕升起一丝一毫的不悦意之心都会导致旧业未消又添新业。
      追根溯源,遭受诽谤时产生的烦恼苦痛以及嗔恨统统来源于一颗贪执名利的心,而执着名利正是障道之因,如阿底峡尊者所说:“所有的名声,都是魔鬼对你的一种欺骗!”又如年龙上师所说“你的名声如果像雷一样震撼,你的违缘就会像霹雳闪电那样快!”烦恼业习升起的当下也正是对治的最佳时机。依师言教,如理如法的去对治调伏,当业障习气消除之时,如迷雾散尽晴空朗朗,心中会自然的充盈着对诽谤者的感恩之心,若不是他们的恶行,自己怎么会发现相续中居然还潜伏着如此深重的业习,嗔心是如此的炽烈,对名利是如此的贪执。如今通过虔诚的祈祷,精进的修持,过程虽然艰难,然而最终业障得以清净,我执得以减轻,功德得以增长,这些全部都是他们的功劳,他们就是我们修行路上最大的助缘。
 
3、安忍的力量
      对因果升起了定解,面对外境的辱骂诽谤就会坦然接受无有怨言,并且将怨敌视为成就我们修持忍辱的对境,以感恩之心,将其视作如意宝一样对待,正如阿底峡尊者所说“最殊胜的激励即是怨敌、魔害、疾病等苦难”。怨敌是检验自己修行的试金石,否则即使自我感觉良好可能对境一出现马上习气翻腾。
      有一则公案,一个修行人在寂静处安住打坐,感到身心怡悦,内心寂静清凉,一个人问他‘师父,您在修什么呢?’“我在修忍辱。”修行人答道,那人做出一副不屑的样子,说了句“去吃屎吧!”  修行人立马暴跳如雷,毫无忍辱之境界。
      在外境顺遂,没有怨敌违缘的干扰时,往往身心愉悦,自我感觉良好,其实这样的感觉良好只是内心的贪执暂时得到满足后的快乐,这样的快乐就像麻醉剂,一方面会令我们忘记了轮回的痛苦、烦恼、无常,对顺境产生执着,以为能永远的保有当前的快乐,升不起真实的出离心,另一方面,在虚幻的快乐之中会忽视对心念的观照,任习气的种子在相续中发芽、壮大,等到觉察时,对治起来已经相当困难了。
      阿底峡尊者是全印度最负盛名的高僧,他到西藏时,全西藏人对他非常尊敬,没有一个人敢惹他生气,他讲什么都是对的。他认为这样没有办法修忍辱,就找了一个脾气很不好人当的侍者。那位侍者不但脾气暴躁,还经常忤逆他。很多人无法理解,认为一位高僧,怎么能受一位侍者的气呢,于是建议他辞退那位侍者,可是阿底峡尊者却说:「这位侍者对我恩重如山,因为他会惹我生气,让我修忍辱,要不然我永远没有修忍辱的机会。」可见,所有的怨敌、一切逆境都是来成就我们忍辱功德的,是我们修行的助缘。
      佛陀早在两千五百年前就做出过预言,五毒弥漫的末法时代,人类的嫉妒心强烈炽盛,难以控制,别说普通人,就连很多高僧大德事业圆满之际也会遭到各种的毁谤,这是众生业力深重,福报浅薄的缘故。龙钦巴尊者曾因嫉妒险被谋杀,到了藏地弘法又受到诸多恶意的诽谤;年龙上师被诋毁之人称为“破戒者”;如意宝法王在整顿僧团时,铺天盖地的毁谤谩骂更是如雨点一般落下。就连佛陀本人都曾对阿难感叹道:“我过去行菩萨道时,恒遭诋毁,常有人以难登大雅之堂的恶语诟骂。即便后来我已成佛,仍有众生谓我与女人行不净行,妄图以美女为工具毁谤我。”这些如日月一般光明的大成就者胸怀宽广若虚空,能容纳一切好坏、善恶,能任运自在的用安忍的力量来化解冲突,用怨敌的攻击与诽谤来鞭策、激励自己,以慈悲与智慧的利他力量将逆缘转化为助缘,将怨敌转化为善知识。 
      另外就我本人而言,虽然并非什么大成就者,然而在初期传法也受到过许多的非议,很多人质疑我传法的资格,当然这也是我自身的业力,我的大恩上师仁真尼玛仁波切针对此事做过开示说“只要有殊胜的菩提心认真去做就可以了,做善事不需要怕别人说……只要以平常心去看待,如果有违缘我会加持你们,所有的违缘皆会消除。

      正如朗日塘巴尊者所说“彼虽非理妄加害,愿彼视为善知识”,阿底峡尊者也曾说过:“不嗔作害者,若嗔作害者,如何修安忍?”不要受到轻慢侮辱就愤愤不平,把自己视为无辜的受害者。要认识到这其实是业力使然,那些诽谤我们的可怜众生,言语行为被烦恼和业力所推动,只是轮回业网中身不由己的棋子。如今我有幸踏入了佛门,依止了具德上师,有办法将此段恶缘转化为解脱的功德,心相续不再会为烦恼所奴驭。然而我的怨敌却远没有这么幸运,他们在业力的支配下如待宰的羔羊般毫无反抗之力,不但忍受着痛苦的煎熬,还在不停的造作恶因,承受恶果,在轮回中流转无有出期,实在是非常可怜。如同两只手才能拍出掌声,业缘的形成并非单方面的,我也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作为恶业的始作俑者,我理应慈悲观待他们,并且有责任和义务将其从痛苦的深渊之中解救出来。
      如是思维,他们的罪恶行径反而成就了我们忍辱的功德,他们的悲惨遭遇成了我们修持慈悲的对境,他们制造的违缘障碍磨砺了我们的心性、增长了我们的智慧,他们那里是我们的怨敌,分明就是来成就我们的大德善知识,理应对他们感恩戴德,如同遍知龙钦巴尊者的开示:
     “冤敌恶意之攻击,
  可令修行获增长;
  平白无辜遭诬陷,
  受此鞭策促善业。
  此是除贪之上师,
  应知其恩甚难报。”
 
 
三、将善恶因缘转化为菩提缘
      往昔诸佛菩萨在因地时以无量众生为对境发下了殊胜的菩提大愿,怨敌在内的一切众生无不包含其中。比如:文殊菩萨的第二大愿:“若有众生。毁谤于我。嗔恚于我。刑害杀我。是人于我自他。常生怨恨不能得解。愿共我有缘。令发菩提之心。”为圆满这样的愿力,诸佛菩萨通过多生累劫的艰苦实修,圆满了福德资粮,往昔的愿力无余成熟于当下,从而相应具备了利益众生的大悲智慧妙用加持。一切具德上师亦复如是。因此与圣者结缘,无论善恶都会被转化成救度的因缘。
      米拉日巴尊者圆寂前以切切的悲心度化操普博士的故事感人至深。操普博士爱财如命,却又很有学问,因此当地百姓很恭敬他。他见到尊者后,表面上恭敬信仰,其实心怀嫉妒,屡次诽谤羞辱尊者,均以失败告终。操普心生恶念,于是串通情妇想毒害尊者。尊者早已知悉一切,观察因缘,知道有缘众生已经悉皆度化,自己涅槃的日子快到了。当妇人将毒奶酪奉上时,尊者坦然受用,妇人心生悔恨,尊者却安慰她说“我就快涅槃了,如果我吃了,能使你不为难,也能满操普的愿,何乐而不为呢?”
不久尊者示现疾病,操普博士假装来探病,借机嘲笑尊者“像您这样的大成就者怎么也会生病呢?看你现在是一筹莫展了,如果您的病可以转送给我该多好!”尊者安详的微笑说:“我的病实为佛法庄严之表现。虽然可以移给你,只是恐怕你一刻都受不了,所以还是不移的好。”
      操普心中生疑,再三坚持请求尊者将病转移给他。尊者就说:“你既然这样坚持请求,我就暂时把病移向对面那扇门上去。倘若移给你,你是受不住的!你看好了!”尊者就以神力把病苦移到对面那扇门上。门发出吱吱的响声,不一会儿真的裂成许多的碎片。再看尊者,果然现出无病健康的样子来。
      操普还是不信,认为这只是障眼法,依然坚持将病转移给他。尊者见他苦苦哀求,于是将病苦的一半转移给了他,操普顿时痛的要昏过去了,几乎快要断气时,尊者就把病收回一大半,问他:“怎么样,能忍受吗?”
      操普经历了这一场剧痛,终于升起了猛力的忏悔心,痛哭流涕顶礼尊者哭诉“尊者,我错了,求您饶恕我,我将所有家产供养您,请求您能清净我的罪业!”尊者见他真心忏悔,非常高兴,将所有的病收了回来,慈悲的对他说道:“我一生从不要田宅财产,现在快要死了,更用不着这些了。你保留着好了。以后就是失去生命也莫要再作恶事了。你这一次所作罪业果报,我答应替你消除。”尊者又对弟子们说:“我所以要住在这里,就是要令这个大罪人真心忏悔,从罪苦中解脱。如今此事已毕,我该要走了。”不久尊者示现涅槃。操普博士此后果然放下了所有贪执,成为了一个很好的修行人。
 
      对比自己和祖师大德的发心以及行谊,我们应该感到非常的羞愧。连这么一点小小的诽谤都不能忍受,而对众生升起恼害,当更大的违缘摆在我们的面前时,比如面临如世尊因地的血肉布施,或者如诸大成就者在特殊时期面临的失去自由乃至失去生命的遭遇时,我们能否依然如他们这般慈眼视众生,悲心度苦厄。
 
      现在让我们合掌虔诚的祈祷诸佛菩萨上师三宝,真诚的发愿,如果怨敌对我的折磨能让他感到丝丝快乐的话,就让他尽情的折磨好了,将他们随顺习气造作恶业导致的一切亏损和失败都由我来承担和领受;我修持忍辱以及菩提心的一切功德利益,包括世间的出世间的,暂时的,究竟的一切功德利益都让这些诽谤我的人得到。希望他们早日清净业障,摆脱习气和业力的奴役。同时,面对诽谤者发下坚定的誓言,若我有所成就,无论你们流落于轮回的那一个角落,我都要找到你们,即使你们习气业障比须弥山还要深重,我都要将之无余摧毁,为了你们,我誓愿完全放下自我,精进修持。
 
 
点击数: 收藏本文】【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