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妙觉善缘_上师父母_上师父母开示_

上师父母开示

【修心八颂】六、视害为师



第六颂 视害为师
我于何人曾寄予  利益厚望彼人者      
纵作极其非理害  视胜知识愿堪能
 
  本颂大意: 昔日我全心全意的帮助过某人,并且对他寄予厚望,然而他却恩将仇报的用种种方法伤害我,对于这样忘恩负义的人,我也将其视为善知识般恭敬顶戴。
 
一、末法时代,恩将仇报的现象
      在礼崩乐坏,道德沦丧的末法时代,无论世间还是出世间,都不乏恩将仇报的事例,曾经全心全意给予过帮助的人,为了些微的利益,将昔日的恩德抛于脑后,对恩人进行无端的指责、陷害。父母耗尽心血、慈爱备至抚养长大的孩子,却忤逆不孝,将父母赶出家门,即使无依无靠流落街头也不闻不问。患难夫妻相互扶持走过艰难的岁月,却在生活有了改善以后抛弃糟糠之妻,另结新欢......如是令人闻之心寒的新闻屡见报端。在共业的感召下,社会越来越冷漠,道德越来越沦丧,每个人都缺乏安全感,带着假面具生存,用厚厚的铠甲将自己武装起来,随时防备他人,不相信世间的温暖也不愿意付出,怕受到伤害,人情日益凉薄,感觉不到人性的温暖。
      从出世间来说,上师倾尽全力加持弟子,为了帮助弟子脱离轮回苦海,殚精竭虑,含辛茹苦的指导修行,步步引导,用种种方便调服习气令其生信心,弟子修行的每一步都伴随着上师大量心血的付出。然而弟子往往因为业障现前,缺乏正知正念,居然轻易忘记了上师如海一般的恩德,失去信心、背弃上师,更有甚者无端的对上师大肆诽谤、诋毁,这样的事例实在是屡见不鲜,每一位大成就者的诽谤者都不乏曾经心爱的弟子。上师全心全意的付出,耗尽心血的救度换来的却是无情的背叛,不能不说这是迷乱颠倒,人心败坏的时代。
      世间人如果遭受到忘恩负义的对待,通常会感到愤怒、悲伤、心寒、失望,内心对其恶毒的诅咒,行为上以牙还牙的报复,而修行人如果遭受到这些令人难以忍受的伤害要懂得用佛法进行转化,将恶缘转化为修道上的助缘。  
 
二、转恶缘为道用
1、一切唯心造,事事皆因果

      从因果的角度来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世间一切的显现皆逃不过因果铁律。《法句经》中有一个公案:有个女人喂养了一只母鸡,母鸡辛辛苦苦生蛋,女人将鸡蛋全部吃掉。母鸡为此怀恨在心,发恶愿道:“这个女人天天吃掉我的孩子,来世我也要吃她的孩子!”后来女人投生成一只母鸡,母鸡投生为一只猫,每当母鸡孵出孩子,猫便去将它们吃光。母鸡同样也生了嗔恨,发下恶愿:“这只猫总是吃掉我的孩子,来世我也要如此。”这对怨家死后,猫投生为母鹿,母鸡投生为豹子,母鹿生的小鹿,豹子便毫不留情地吃掉,这个轮回悲剧不断上演……。到释迦牟尼佛出世时,母鹿投生为罗刹女,豹子投生为女人,罗刹女要吃女人的小孩时,女人抱着小孩,一追一逃,来到世尊面前。世尊通过慈悲的加持,使她们先安静下来,然后宣说佛法,终于使这对生生世世的冤家了结了恶缘,摆脱了这循环往复的悲惨命运。对因果稍有认知就应该明白,表面看来好像自己只是无辜的受害者,其实如今的遭遇是双方共同的恶业所感召,是累世以来颠倒妄想的果报,往昔自己必然忘恩负义的对待过他,对他造成过莫大的伤害,今生才会遭受同样的对待,这是无欺因果法则的具体显现,应该升起惭愧之心,认识到过去生的自己是多么的卑劣。
      试想若今生自己再对忘恩负义者进行以牙还牙的打击与报复,从情理来讲似乎也无可厚非,然而就算暂时取得优势,也只能稍微缓解内心愤怒的感受,从长远来看,一方面会加重彼此之间的恶缘,令对方又想方设法报复,这样冤冤相报没有穷尽,在轮回的业网中越陷越深,谁也不是真正的赢家;令一方面由此引发的嗔恨心会毁掉相续中多生累劫的功德,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换来的仅仅只是短暂的快感,实在是愚痴者的所为。反过来思维,若是本着慈爱宽容之心观待,原谅对方颠倒的行径对自己造成的伤害,不仅能终止恶业的串习,还能转恶缘为善缘,同时修持安忍会让我们功德得以增长,将恶缘转化成修道上的助缘。
      藏地有一位弟子众多的喇嘛,在疯狂颠倒的时期,他的一位弟子还俗以后居然加入了红卫兵,参与了批斗自己的上师。每次喇嘛上台挨批时,都以三殊胜摄持,开始发愿“我今天为了一切众生而修忍辱波罗蜜多”;批斗时任凭打他、骂他,他一直以悲心摄持,内心未曾起一丝嗔念,诚心祈祷上师三宝加持;批斗结束后,他默默回向:以我今天所修忍辱的功德,愿所有与我结缘的众生获得圆满正等觉的果位,愿他们的罪业悉皆由我来承担。文革结束后,过去批斗、打骂他的弟子终于醒悟,满怀悔恨的来到已是白发苍苍的老上师面前忏悔,上师只是慈悲的看着昔日的弟子,原谅了弟子所有的恶行,为他流下了悲悯的眼泪。
      历史上最杰出的译师贝若扎那也曾经受到过恩将仇报的对待。贝若扎那经历了诸多磨难、九死一生才将弥足珍贵的佛法从天竺带回了西藏,不仅广为传讲,还翻译了大量经、续,对佛法在西藏的传播做出了莫大的贡献,然而天竺人出于嫉妒派信使散布谣言,污蔑贝若扎那传讲的法门的不是佛法,而西藏传统的苯教徒也对他充满了嫉恨,某些奸佞的大臣与邪恶的王妃联合对其排挤,内忧外患之下,藏王赤松德赞只能遗憾的决定将其流放。贝若扎那深知如果自己被流放,整个西藏将走向衰亡,于是再三殷切的恳请留下,无奈众生业障太过深重,最终这位功德巍巍的大阿闍黎还是被流放到了一个叫嘉绒的小国。受到如此恩将仇报的对待,贝若扎那心中唯有对西藏众生无尽的痛心与悲悯,并没有丝毫的嗔怒与舍弃之心,在度化因缘成熟之际,他不计前嫌再次返回西藏,受到当地民众的恭敬爱戴,人们为当初流放尊者的事情后悔得痛哭流涕,而尊者只是慈悲的赐予了语加持,说道:“如今,你们的罪障都得以清净,请大家别再哭泣了。”
      祖师大德、具德善知识皆是如此,面对忘恩负义的对待,面对秉性卑劣的众生,就如同母亲面对患有精神疾病的小孩,只会更加疼爱,即使孩子因为疾病的折磨而变得癫狂,不仅不懂得感恩母亲的付出,甚至屡屡对母亲造成伤害,但是母亲除了心痛与慈爱,根本不会去计较孩子的恶行,更不会萌生报复之意。即使有时会显现愤怒相,也只是为了震慑癫狂的儿女,阻止他们颠倒的行径,其内心依然充满了慈爱。
 
2、离于我执 断除私心
      观察自己的起心动念,我们要认识到被忘恩负义对待时,自己熊熊燃烧的怒火其实来源于一颗付出而希求回报的心。自己对他人的帮助是基于希望得到他人的感激,标榜自身形象等个人目的,无论外在表现的多么尽心尽力,实质还是一种没有离于我执,自私自利的行为,本着有求的心态,越是辛苦的付出,期待的回报也就越大,而有求自然会有求不得苦,因此在求不到理想的回报,甚至与之相反,得到的是他人恩将仇报的对待时,心理上的落差往往会令我们感到异于寻常的愤怒。
      现实生活中常常出现这样的新闻,某人热心的资助贫困山区的孩子上学,然而孩子学业有成时,并没有表现出对资助者有多么的感恩戴德,令资助者觉得受到了伤害,付出的爱心没有得到回报,不但对外界公开谴责资助对象,还大肆宣传山区孩子不知感恩,令其他有意向的资助者望而却步,造成非常糟糕的影响,好事变成了坏事,善缘转成了恶缘。可见,若是将我执抱的紧紧的,放不下那一颗贪求回报之心,那么我们努力的付出不但没有功德,反而会成为增长业习之因,就像吉美林巴尊者所说“一直到你能够完完全全除掉自私的那一天,在此之前你所谓的帮助别人,只不过是演一场戏给别人看罢了。”
      真正的菩萨在为众生付出时,不会掺杂任何私心妄念,只求众生的喜乐安康,从未期待得到任何回报,因此即不会因为被善待而感到满足与欣喜,也不会因为被恶劣的对待而感到失望与困扰。菩萨的内心充满了慈悲喜舍,惟愿对方业障清净,福慧增长,早日从轮回的迷梦中醒来,除此之外不会为自己做任何考虑。
      如同佛陀慈悲的对待自己的堂兄弟提婆达多,却不断被其恩将仇报的对待。经书中记载,提婆达多样貌庄严,聪明博闻,持戒严谨,因为未断名利之心,又受到信众的崇拜而慢心膨胀,狂妄自大的认为佛陀没有什么了不起,想取而代之领导僧团,遭佛陀斥责后怀恨在心,屡屡加害,造下了出佛身血,破和合僧,杀阿罗汉等无间重罪。面对他的恶行,世尊总说“提婆达多是我的恩人,是来成就我的。”不但从未升起过嗔恨心,也从未放弃对他的救度,总是苦口婆心的劝诫,慈悲安忍的对待他的一切恶行,还授记他将来也会成佛。一次提婆达多生病,遭遇生命危险,佛陀不计前嫌,为他摩顶加持,并慈祥地对他说:「提婆达多!虽然你一心想要害我,但是我对你的关爱就像对我的独子罗睺罗一样。若我确实具足这样的平等心,那么愿以此谛实力的加持,让你的病马上痊愈。」一刹那间提婆达多的病痛就消失了。
      作为佛陀的随学者,当以佛陀为榜样,以安忍对待恶缘,以慈爱化解嗔恨,内心深处认识到他们现在对我们看似有悖常理的对待,无情的伤害,可以使我们多生累劫的业障得以清净,宽容和安忍的功德会令我们的福报得到增长,虽然受到了些微的伤害,实际却获得了莫大的利益,他们那里是我们的怨敌,分明就是来成就我们的大德善知识。
      然而忘恩负义者却没有我们这么幸运,他们通过颠倒的行径获取的些微利益成为了堕落之因,内心被五毒习气所掌控,熊熊燃烧的嗔恨嫉妒之火带来的痛苦与困扰的承受者是自己而非他人。他们都是挣扎在业网中的可怜人,如同被魔王波旬扰乱了心智,所做所思并非出自本心。作为发了菩提心的修行人应该用慈悲与宽容去原谅他们,无论他们给我们带来多少伤害,都要真诚的为他们回向,希望他们消除内心的嗔恨,获得快乐自在,这样慢慢的恶缘就会转变成善缘。
 
3、虔诚祈祷上师三宝
      作为五毒深重的凡夫来讲,天性都是自私而狭隘的,在受到伤害的当下,内心的嗔恨之火难以控制,即使勉强发菩提心也是虚伪而造作的,唯一的方法只能是祈请上师三宝慈悲加持予以转化,越是无法抑制嗔恨之心,越是要猛烈的祈祷。观想自己的上师就在面前的虚空之中,诚挚的向他祈祷:“感恩仁慈的上师,弟子如今受到的一切痛苦与伤害,都源于过去世的无明颠倒,以同样恶劣的方式对待他人,如今果报成熟,理应坦然承受无有怨言,祈求上师慈悲护佑,熄灭我内心熊熊燃烧的嗔恨之火,让我以平和宽容的心态修持忍辱,让我的罪业得以消除,菩提心得以增长,充满对一切众生无有亲疏爱憎之分的大舍之心。感恩上师让我明白了因果不虚,赐予我转化业障为菩提的等持力,然而怨恨我、损害我的众生却没有我这样的幸运,在恶劣对待我的同时,嗔恨已经为他们造下了无数地狱,愚痴颠倒的他们只能随顺业力不由自主的造下痛苦之因,流转在无边际的轮回苦海,非常可怜,他们都是我累生累世的父母亲眷,我怎能弃他们不顾,愿上师三宝慈悲加持,把我所有修持安忍的功德回向给他们,让他们心中的恨意能如潮水一般退去,愿无上的菩提心深入他们心中,愿他们造下的无边恶业悉皆由我来承担,就算要忍受恶趣的痛苦,我亦无怨无悔!”
 
      反复至诚的祈祷,怀着坚定的信心,祈请上师三宝慈悲加持,直到心中的嗔恨逐渐减轻,大悲菩提心逐渐升起。若效果还是不太理想,说明对上师的信心不够至诚,还欠缺福慧资粮,此时要尽力的做一些福德善事,身体力行的磕头、念经、供养、放生、烟供、火供,并且将所做善法的功德无余回向对方业障消除、善根增长,这样不断的祈祷、发愿、回向,当对上师三宝无伪的信心升起时,大悲智慧妙用加持必定会遣除我们的业障习气,心中的烦恼痛苦最终会被无量的慈悲喜舍所代替。
点击数: 收藏本文】【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