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妙觉善缘_上师父母_上师父母开示_

上师父母开示

【修心八颂】七、苦乐相换



 
第七颂 苦乐相换

总之直接与间接  利乐呈献诸母众      
诸母一切痛苦害  秘然我承愿堪能
 
      此颂大意:愿我能够直接或间接的将我的利益、安乐奉献给所有如母有情,愿所有众生的痛苦悉皆由我默默的代受。
 
      本颂主要讲了自他相换的修持,“自他相换”是大乘菩提心的精髓所在。寂天菩萨在《入行论·静虑品》中讲:“若人欲速疾,救护自与他, 当修自他换,胜妙秘密诀。” 意思是,如果有人想在很快时间内获得成就,救护自己和他人从轮回苦海中解脱,最为胜妙秘密的窍诀,就是修持自他相换的菩提心。”
      修持自他相换菩提心可以断除对自我的执着,消除今生的病痛、忧苦,非人、鬼神、魔障等也无法对你造成丝毫损害,成为今生来世的安乐之因,再也没有比这更殊胜的窍诀了。
 
一、自他相换的功德

      所有的痛苦无一例外来自渴求自身的快乐,圆满成佛则来自利他之心。 本颂作者朗日塘巴尊者,一生之中从未间断的观修自他相换,临终之时,他对弟子说“我一生之中唯愿死亡后能投生地狱道,帮助所有地狱众生离苦得乐,然而现在看来我的愿望没有实现,因为我无论从哪个方向看去都是阿弥陀佛的极乐净土。”
      相续中即使生起一次毫无造作的自他交换的菩提心也能清净多生累劫的罪障,圆满广大福德智慧资粮,从恶趣、邪见之处获得解脱。以前,释迦牟尼佛在因地修行时曾经因恶业成熟而堕落到地狱。和另外一个叫做嘎马日巴的众生,一起拖一辆非常庞大的马车。狱卒就不断用炽热的兵器捶打他们,让他们快速奔走,一刻也不能休息,非常痛苦。嘎马日巴力气较小,又累又痛,晕死过去,当时的佛陀对他升起了极大的悲悯心,想到:「与其两个人受苦,不如所有的苦都由我一个人来承担好了!」所以,他就问狱卒说:「可不可以将套在嘎马日巴脖子上的绳子,套在我的身上,让我一个人来拖车?」狱卒一听大怒,马上拿起铁锤,往佛陀头上用力一打,当场他就被打死了。然而以此一念悲心的功德,死后立即脱离恶趣升往忉利天。可见修持自他相换,是断除我执最迅猛的方法,对众生的四无量心越是真诚、广大,自己的福报智慧反而能快速增长。
 
二、自他相换之坐上修持法
      修持自他相换的观修方法很简单:观想一切众生在你的前方,将他们的痛苦观想成黑色的光,用左鼻孔吸至心间。把自己的快乐观想成白色的光施与他人,从右鼻孔呼出去,观想此光普照一切众生。用悲心将他人的痛苦转移到自己的身上,用慈心将快乐布施给他人。 
      对于初学者,慈悲心还未在相续中展开,要完全放下自己,真心实意的用自己的安乐去交换他人的痛苦其实并不容易,所以我们需要做一系列思维引导来激发我们对有情众生的慈悲心。
      首先,观想一位对自己特别慈爱之人,对大多数人而言,这样的人就是母亲。从出生的那一刻起,母亲就对孩子倾注了所有的心血,真诚的希望一切幸福、安宁、快乐都围绕着孩子,所有痛楚、烦恼、障碍都由母亲来默默的承受。宁愿自己挨饿受冻,也要让孩子吃饱穿暖,孩子一点小小的病痛都会让母亲茶饭不思惴惴不安,孩子长大离家,母亲牵肠挂肚,就算要用生命来交换孩子的安康,母亲也没有片刻犹豫,母亲的恩德真是深如汪洋、大若须弥。然而现在,就是这样于我有深恩厚德的母亲,视我如稀世珍宝的母亲,正流落在轮回中受尽痛苦,在恶道中无助的向我伸出手,母亲受苦,子女哪里有安乐可言。如同《佛子行三十七颂》中说:“无始以来慈我者,诸母若苦我何乐,是故为渡诸有情,发菩提心佛子行。”
      想象着慈爱的母亲正流落在轮回三恶道中,受尽无边的苦楚,刚刚在烈焰冲天的热地狱中遭受炙烤之苦,转眼又在暴雪侵蚀的寒地狱遭受冰冻之苦,前方是深不可测的悬崖,后方是手拿恐怖的刑具追赶的狱卒,母亲在极度恐慌之中跌跌撞撞,没有依祜处、救度处,连片刻喘息的时间都没有;在饿鬼道中,母亲瘦的皮包骨头,极度饥渴,多年之中连一口水都喝不到;在畜生道中,母亲投生为牛马,一生之中受尽奴役之苦,背上已被鞭挞的血肉模糊还要负重前行,年老体衰之日,屠宰场就是最后的归宿,母亲在极度恐慌、嗔恨之中悲惨的死去,下一世又在恶趣之中流转......
      一个接一个悲惨的场景在轮转,循环往复、永无止境的苦难,母亲正无奈的承受。这也正是绝大多数众生正在经历或即将经历的--轮回之苦。恶趣中母亲的每一声哀嚎都如同利刃般划过心头,一股难以抑制的悲悯涌上心头,心痛到极点,几乎一刻也无法忍耐,即使需要跳入地狱的烈火、滚烫的油锅,只要能将母亲救出根本就不会有片刻的犹豫,奋不顾身、勇往直前,将自身的安危置之度外。如是反复思维,虽然心痛到极点但绝不试图逃避,越是迫切的想救度母亲,越能快速的熄灭对自我的珍爱,最大限度的激发出相续中的慈悲心。
      随后把心量扩大,将观想的对象由母亲放大到一切众生。对因果升起定解都应该清楚,“如母有情”并非只是一句造作的口号,而是轮回本来的样子。经书中把轮回比作一个巨大密闭的瓶子,众生如同困在瓶中的蜜蜂随业力上下翻飞,在漫长的没有边际的岁月中,任何两只蜜蜂都曾无数次的相遇相离。流转轮回的有情众生亦是如此,无量劫来,随缘分的散灭和业力牵引,所有众生都无一例外的做过我们慈爱的父母,珍爱的子女,深爱的眷侣。即使是我们今生的仇人怨敌,在过去世也一定做过我们挚爱的亲人,并且由于自己的过失与之结下冤仇,如今他们被贪嗔痴等习气掌控,内心充满了烦恼与痛苦,非常可怜,对他们更加应该以慈悲心观待。
      满怀悲悯的将所有众生包括自己今生的亲人、朋友、怨敌、陌生人,乃至六道一切众生,观想在自己前方,思量他们所经历的烦恼痛苦栩栩如生的展现在我们面前,我们感同身受。理解他们想脱离痛苦获得安乐的心和我一样虔诚而迫切,然而无明障蔽,内心虽极度渴求安乐却不知奉行安乐之因——十善业,反而为求暂时的享乐而造作痛苦之因——十不善业,所想与所行完全背道而驰,相续被贪婪、嗔恨、愚痴、骄慢、疑惑五毒裹挟,内心迷乱、行为癫狂,为自己造下一个又一个轮回之狱,困于其中不得出离,一重又一重苦难如潮水般袭来,连相似的安乐都很难享受的到。  
      怀着对众生父母强烈的悲悯心和迫切救度之心虔诚祈祷上师,将法报化三身具足的根本上师观想在头顶恒时放大光明普照众生,诚心向他祈愿“大慈大悲的上师啊,您是人天的祜主,是真实的普贤王如来,遍智的神通恒时观照着一切众生!现在弟子诚心诚意向您祈求,祈请您加持让我真实的拥有代替众生受苦的能力吧,我愿放下所有对自我的珍爱,放弃对自我成就的期许,只求能将如母有情的所有粗大以及细微的烦恼、苦痛、业障、病魔、一切的不顺遂,悉皆融摄于我身,让他们能永恒的置于安乐园,无论要我承受何等的恶业,遭受何等的痛苦,我亦无怨无悔!”
      怀着强烈的信心和勇猛无畏之心,吸气时观想面前所有众生的疾病、违缘、障碍、罪业、烦恼化为黑色的气团被我吸入体内,把他们从痛苦的折磨之中解脱出来,我全然的接受他们的业障,内心充满了喜乐。呼气时,我所有的功德、财富、快乐、健康等一切好的受用,在上师大悲智慧光明的照耀下化成一个个白色的甘露,送到每一个众生面前,众生欢喜受用,贫困之人获得财富,病危之人疾病痊愈,热地狱众生获得清凉,寒地狱众生获得温暖,饿鬼道众生得到饱满,所有众生从生生世世五毒业习的折磨之中得以解脱。
      观想部分也可以用《修菩提心愿文》作为引导,次第观想六道众生的痛苦之因,地狱道之嗔恨,饿鬼道之贪执,畜生道之愚痴,修罗道之嫉妒,天道之骄慢,人道之恶业与障碍;以及痛苦之果,地狱道之炎热与酷寒,饿鬼道之饥渴,畜生道之呆笨迟钝,阿修罗的交战,天道最后的堕落恶趣,人道之生老病死的痛苦。祈愿六道之痛苦悉皆降临于我,融摄于我,把我行持六度,发菩提心之功德布施给虚空下的一切众生,愿他们远离苦因及苦果,迅速成就金刚持的果位。
 
三、自他相换坐下修持法
      以上是自他相换坐上的修法,说到底自他相换的修法是为了唤醒相续中的菩提心,而菩提心于修行人来说应该像空气、阳光、水分,一样不着痕迹却又无处不在、不可或缺,是相续中大悲心自然而然无需造作的流露,因此我们要将自他相换的修法融入生活中的每一分每一秒,善于利用生活中的每一个经历、心灵上的每一次触动来修持自他相换,将生活中好坏、顺逆都转为道用。
      白玛邓灯尊者传记中记载着这样一则故事,尊者幼年时,生活的草原着火了,尊者奋不顾身地冲进火海中去扑火,头发和眉毛被烧焦,手脚等处也被烧伤。大火被扑灭后,生起极大信心的尊者高声发愿道:“与火神无二无别的上师啊!今天我几乎葬身火海之中,曾被烈火焚烧而死的众生,愿他们的罪孽统统加诸我身,愿我忏除他们所欠的一切宿债!”可见无论生活中什么样的经历、场景我们都可以善加利用以增胜相续中的菩提心。
      当自己身患疾病痛苦不堪时,思维:同地狱等恶趣众生所遭遇的剧苦相比,我眼前的苦痛实在是微不足道,以此病痛的缘起,我能对六道一切众生的痛苦感同身受,愿他们的痛苦无余在我的身上成熟,以我的疼痛代替众生的疼痛,以我的死亡代替众生的死亡,将我一切善业功德悉皆回向于他们。
      当身体健康、身心愉悦时,思维:我当下的快乐都是上师三宝赐予的悉地,而无量无边的众生父母还挣扎在生死苦海中,愿将我的快乐、健康毫无保留的送给他们,愿他们能恒常享有安乐、幸福,我愿以一己之力代替他们遭受烦恼痛苦的折磨。
      当贪嗔痴等习气现前,烦恼妄念萌生、壮大之时,也是修持自他相换的最佳时机。思维:愿我相续中的五毒业习替代一切众生相续中贪嗔痴等分别念以及由此不善之因引发的不善之果,愿他们远离业习的困扰与束缚,相续中充满喜乐,最终获得证悟。
      不仅要如此思维,生活中也要尽力去行持,从小事做起,从对他人一个善意的微笑做起,一点一滴的培养对他人的关爱,削弱对自我的执着。为了众生的安乐可以付出一切,把成功与利益的留给他人,失败与亏损自己默默承受。开始可能会有造作的成分,触犯到自我利益的时候也会有矛盾和纠结,随着长期的坚持,虔诚的发愿祈请,时时的串习,久而久之,就会对付出产生超越获取与成就的快乐,而自他相换的菩提心成为一种自然而然的流露,即使是公交车上让座这样看似平凡的小事,也会积累广大的功德。
 
四、修持自他相换之关键
      表面上做这样的观想似乎并不困难,然而自他相换的关键在于不造作的发心,无论自己有没有替他人承受痛苦的能力,都要真诚希望众生的痛苦业障由自己来承受,自己的功德福报一丝不留,全部布施给众生。面对苦海挣扎的众生升起一种难以忍耐的迫切救度之心,如果众生能够远离痛苦及痛苦之因,毫不费力的获得快乐、福报、功德该有多好啊,自己哪怕长住地狱也心甘如怡。然而自己修证太差,远没有能力将众生安置于安乐之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如母有情无助的在剧苦的深渊中挣扎、哀嚎,自己却束手无策,内心悲伤而焦急。以此大悲心摄持不断的向上师祈求,弟子今生乃至生生世世修持佛法唯一之愿望即是获得承担众生苦痛的能力,除此以外别无他求。
      发心真诚,毫无保留的用安乐去交换众生痛苦,就能快速断除“我执”,解脱的功德圆满展现。若是出现替众生受苦的征想,例如疾病和违缘,此时不应心生恐惧和后悔,认识到这是修行功德增上实实在在有了替众生受苦能力的体现,应该感到欣喜,如同一个母亲欣然承担孩子所有的痛苦。若是心存侥幸,认为自己修证不足,不具备自他想换的能力,即使发心,灾难痛苦也不会降临,抱有这样的想法,真实无伪的菩提心就不可能升起,得到的加持是非常有限的。帕·当巴桑杰尊者传授修“自他交换”法时,有一弟子照此精进修习,他观想将众生的一切业障由他承担。不久后,此弟子病了,越来越严重,他很恐惧便去向尊者求医,尊者说:“你何以这般恐惧呢?你现在的病不正是你的功德吗?”弟子听到这开示,站在那里,若有所悟,感到了不少觉受。
      诸佛菩萨以及历代祖师大德,因地修行时即发下菩提大愿,愿能将众生的罪苦悉数代受,愿力圆满故,因此真实的拥有替众生受苦的能力。如《八大人觉经》中菩萨的第八觉知:“生死炽然,苦恼无量。发大乘心,普济一切,愿代众生,受无量苦,令诸众生,毕竟大乐。”
      年龙上师传记中记载着一则故事:因恶业的感召,年龙乡一带的牦牛患上了一种叫“口疮”的恶疾,患病的牦牛极度的痛苦。年龙上师以大悲菩提心修持自他相换,口中也长出了相同的病疮,在七天之中,口吐鲜血,数次病危,第八天,莲师会供之时,年龙上师鼻内流出鲜血,侍者依上师吩咐将鲜血制成粉末,凡是沾到血末的牦牛都能脱离病痛的折磨。如是,年龙上师以自他交换的方式使千万头挣扎在生死线上的牦牛解除了病苦。事后心有余悸的侍者问上师“您是真正的圣者,但为何不作既能治愈他人,又不伤害自己的示现呢?”上师仅以一言笑答“能病的瑜伽士才是好的瑜伽士!”大德善知识以幻化游舞之身降生世间,早已将对自我的执着如吐唾液一般丢弃,而色身的好坏更是不放在心上。
      如意宝法王也曾以自他交换解救过弟子的命难。法王的弟子根洛喇嘛被毒蛇咬伤,所有僧众为他念诵度母救脱蛇难的仪轨,但是没有明显的效果。最后法王修持自他交换,当下根洛喇嘛的脚一点儿也不痛了,伤口全然消失,没有留下丝毫痕迹。可是,法王的右脚却肿得很高,正是在根洛喇嘛被蛇咬的位置上,也有毒蛇咬的伤口,并且法王示现了好几天的病相,才遣除了这个违缘。以一己之身,将无量众生的苦难背负于肩,这是真正菩萨的发心,普通修行人若想超凡入圣,定当随学于此。
 
五、虔诚祈祷上师
      毫无疑问,自他相换的修法是大乘菩提心精髓所在,一旦毫无造作的升起菩提心,魔王波旬率领的的军队将溃不成军,相续中的五毒习气将如同擦洗海螺一般迅速得到净化。然而作为五毒深重的凡夫来讲,无量劫以来,自私狭隘的业习已经在相续中根深蒂固,想依靠自己的力量摧毁我执,发起无伪之菩提心几乎不可能,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上师三宝大悲智慧妙用的加持。将自己的根本上师观想在面前虚空之中,诚挚的祈祷:仁慈的大恩上师啊,弟子虽内心明白自他交换是摧毁我执、增益菩提心的最佳方法,然而出于对色身的贪执和趋乐避苦的心态,常心生怯懦,这是无始以来我执习气的缘故,祈请上师三宝以大悲智慧妙用加持,让我彻底摆脱“我执”的缠缚,让我以大无畏之心,勇猛精进,让无伪的菩提心在我的相续中如实的展开。 
      长期的思维熏修,祈祷发愿,当珍贵的菩提心在相续中扎根,修持自他相换成了一种本能,不仅能让我们彻底断除“我执”--无量劫以来困我们于轮回苦海的罪魁祸首,我们面对困境时堪忍的能力也会得到增强。而诸佛菩萨的大悲智慧妙力也将消除我们的业障习气,将五毒逐渐转化为五种智慧(法界体性智、大圆镜智、平等性智、妙观察智、成所作智),待五毒彻底转为五智,我们本自具有的光明佛性便能在黑云散尽后自然显露,此时才算真正的与上师相应。

      现在让我们合掌虔诚的祈祷上师三宝,为众生父母发下坚定的誓愿:“愿众生无始劫以来所有罪障悉皆由我代受,愿我所感之剧烈苦痛一切众生永不复受,愿所有众生与我的善恶因缘都转化为将来度化他们解脱的缘起,愿我来世成佛之际,众生于苦海中唤我名号,我定亲手解除他们的怖畏,若仍有一个众生还未得度,我誓愿永不成佛。”
 
 
 
 
 
 
点击数: 收藏本文】【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