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妙觉善缘_上师父母_上师父母开示_

上师父母开示

“慈悲”与慈悲



      做为佛教的基本教义,“慈悲”贯穿了我们修行的整个过程,我们常常把慈悲为怀,慈悲度众,慈悲利生挂在嘴边,然而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慈悲?

慈悲的特点
      佛典上对慈悲的解释是“慈名与乐,悲名拔苦”。慈,指带给他人利益与幸福,慈爱众生并给与快乐。悲,指扫除他人心中的不利与悲伤。圆满的慈悲心被称为“无缘大慈,同体大悲”。无缘是指无条件无分别的,同体指将众生和自己视为一体,众生的烦恼就是自己的烦恼,利益众生就像左手帮助右手一样自然而然。
      “慈悲是佛道的根本”,正是因为慈悲,诸佛菩萨在因地修行时发下坚定的利众誓愿,并且在多生累劫的修持中守护清净戒律,广施六度万行,令大悲菩提心不断增上增胜,直到誓愿圆满,诸佛菩萨才能以具足智慧与方便的光明身示现于娑婆之中,寻声救苦,千处祈求千处应。而证入清净法性的具德上师作为诸佛菩萨的应化身,五毒业习早已转成清净光明的解脱智慧,相续清净无染,如水晶般内外明澈,在其究竟圆满的境界中没有任何习气业障的显现,因此他们身语意所显现出来的一切言行都是清净圆满的白净善业。无我利他之心毫无造作的流露,饶益众生的功德任运显现,大悲菩提心时时观照着三界的一切众生,这样的慈悲才是最究竟圆满的,也就是说,慈悲是内证功德的体现,只有从光明自性中自然而然流露出的慈悲才是最纯粹的慈悲。
      因此我们不难总结出慈悲心的三个特点:发心广大,愿心恒常,无执无我。
      如同佛陀所说“我视一切众生为独子罗睺罗”,菩萨发慈悲心的对境是尽虚空遍法界的芸芸众生,在菩萨的境界中众生皆具如来自性,平等一如,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也没有远近亲疏、强弱贤劣之别,。
      诸佛菩萨的慈悲心是恒常而久远的,恰似巍巍不动的须弥山王,菩萨以大悲菩提心发下的救度誓言遍及所有众生的生生世世一直延续到最终成就,不会随时间的变迁而改变,不会因众生的愚痴顽劣而退失,更不会因为困难挫折和艰难险阻而放弃。佛陀在因地修行时曾为了劝化一人修习佛法,在八万四千年中远离一切快乐享受,终日承受痛苦,忍受诋毁,也并未升起一丝一毫的嗔恨心与厌烦心。
      诸佛菩萨的慈悲心离于所有的执着,是纯粹的,无我的,不求任何回报,即所谓的“三轮体空”,不存在施与受的对立。真正的菩萨并不会因为有人正在对他恭敬供养而对其多一分加持,也不会因为有人正在对他进行诋毁而对其少一分加持。如同佛陀在无量劫的修行中无数次为利益他人而布施自己的四肢、头颅、生命,并发愿不为自己得到任何暂时或究竟的利益,惟愿对方能获得安乐。
 
“慈悲”与慈悲

      慈悲是内证功德的体现,无法伪装,也无需造作。所谓“心善则一切皆善”,心识即是指意,意为身语之主导,“意”充满了利众的慈悲心,身语无论如何展现,哪怕看似不如法的行为,也会积累起无边的功德。因此慈悲不能肤浅的从外相来判断,凡夫也不能盲目效仿圣者的行为,相同的行为,凡夫行持就是恶业之因,而圣者行持就是功德之源。我们可以通过几则公案来深入理解。
      《佛本生传记》中记载大悲商主杀死短矛黑人的典故。多劫前释迦牟尼佛转生为一位具足慈悲的商人领袖时,曾率领五百位商人去大海里寻宝。有一个名叫短矛黑人的强盗企图杀死他们以抢夺钱财。由于这五百位商人都已是修行很好的不退转菩萨,短矛黑人如果杀死他们就会造下无边的罪业多劫堕入地狱不得解脱。出于对短矛黑人的悲悯,大悲商主宁愿自己背负堕地狱的罪业也要阻止他的恶行,于是就拔出宝剑将他杀死。虽然杀生是极大的罪过,但大悲商主在此过程中没有升起一丝的嗔心,也没有丝毫自私自利的心态,而是因发无上的菩提心宁愿自己接受果报,也要救渡短矛黑人。一方面保护了五百商人的性命,另一方面把短矛黑人从地狱的业报中拯救出来,所以是慈悲的善行,因此非但没有堕地狱,还迅速圆满了七万劫的资粮。
      米拉日巴尊者的公案大家都很熟悉,马尔巴大师用世俗看来极端残酷的方式对尊者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折磨,尊者极其辛苦的为上师修建房子,每次房子竣工时都会遭到上师的一阵打骂,再拆掉重建,即使背部磨穿了也得不到休息。尊者渴望修行佛法,却无数次从法会中被赶出来。在显现上上师也对其非常粗暴,动辄拳脚相加。而师母达媚玛实在无法忍受米拉日巴的遭遇,悄悄的给予了他许多帮助。但是能说马尔巴上师不慈悲吗?背地里,马尔巴大师无数次为尊者落泪,赞叹他是最好的弟子。但是不使用如此极端的手段,怎么可能将尊者如须弥山般的罪业迅速消除,这罪业成熟后的果报比现在遭受的苦难要惨重百千万倍。而师母达媚玛的一念仁慈,却破坏了缘起,业障没能完全清除,直接导致了尊者在山洞闭关修行时多年缺衣少食极端的穷苦。到底是马尔巴大师还是师母达媚玛的慈悲更究竟?相信大家心中已有定论。
      华智仁波切传记中记载着一则故事,一次尊者到一户人家门前,当时主人的母亲去世了,迎请当地颇有名气的上师作超度。因尊者也是僧人装束,主人便将其请到室内。那位上师坐在高高的座位上,旁边是随身小侍者,他们正在念诵仪轨。尊者坐到一个角落,以神通观察发现那位上师正在想:“主人家能否将那匹最好的黑马供养我呢?”亡人的中阴身得知这位上师起了如是贪念后便躲得远远的。小侍者却以真诚的大悲心祈祷亡人往生极乐世界而专注念诵,因此又将中阴身感召回来,但他无有能力将其超度。尊者就想:“若未与亡人结上缘,则无法超度他”。便对主人说:“能给我一点吃的吗?”主人说:“佛事做完后可以。”超度仪式结束后,那位上师果然得到了黑马,而具有慈悲心的侍者却仅得到了一张小黑牛皮。主人给了尊者一碗酸奶,如此尊者已与亡人结上了缘,于是将亡灵超度了。尊者自嘲地说:“贪心上师得黑马,悲心扎巴得牛皮,超度亡灵得酸奶。”
      相同的行为,以慈悲心摄持和以我执心摄持,众生得到的利益是大相径庭的。贪心上师是装出来的假慈悲,即使坐在高高的法座上,具足威仪,能熟练的念诵超度仪轨,亡人却得不到丝毫利益。小侍者具备一定的慈悲心,但功德证量不足,慈悲心不够圆满,仅能勾召却无法超度,亡人得到的利益有限;而尊者虽示现普通僧人形象为人所轻慢,却以一碗酸奶就与亡者结缘并将其超度。可见,只有具足真实无伪的慈悲心才有饶益众生的能力。
 
表面的“慈悲”与究竟的慈悲
      五毒深重的凡夫自心不净,观待事物多以分别妄心作为评判,往往流于表面,重于形式,看到的多是现象而非实相,常常以外在形象来观待上师的行为,以分别妄想来揣测上师的思想,以习业之心来评价上师慈悲已否,毫无疑问,得出的结论是颠倒的,如同一面镜子本身有垢染,照出的东西是失真的。可见,是习气蒙蔽了我们智慧的双眼,让我们无法明辨取舍,分不清真伪,然而习气已经伴随了我们生生世世,我们的起心动念无不受到他的指引,不断去追求永无止境的欲望,多生累劫的串习等流,我们本自具足的清净觉性早已被层层障蔽,并以此为标准,满足习气就身心愉悦觉得慈悲,不满足习气就烦躁难耐觉得不慈悲。于是许多自以为是的传法者为了招徕弟子就投其所好,以满足众生五毒习气为目的,以不了义的世间法曲解混淆佛法,给佛法的传承造成了巨大的危害。
      这样的传法者擅长做表面功夫,善于装饰自身形象,外表看来慈眉善目、具足威仪,甚至顶着某某转世、化身的光环,炫耀起自己的证量来滔滔不绝口若悬河,对待弟子总是满面春风,一团和气。无条件的随顺着弟子的业障习气,犯戒也无所谓,沉迷欲乐也不要紧,“慈悲”的宽慰着弟子所有不如法的行为和想法。。。。这样的“修行”是多么的快乐呀?毕竟最让人感到愉悦的事情就是贪嗔痴得到满足。这样“慈悲”的上师,人们自然是趋之若鹜、恭敬供养?于是“上师”与“弟子”各取所需,皆大欢喜。然而上师自身的相续中尚且五毒炽盛,即不会善巧的调服弟子的习气,也不会给予其出离轮回的教言,更加不具备传承的加持力。因此弟子心中的烦恼不会有丝毫减轻,贪嗔痴依然像毒雾一样弥漫,心相续如同狂奔的野马一样迷乱颠倒。当无欺的业果成熟之时,弟子和上师就像被捆绑在一起的石头,双双堕入黑暗的深渊,这样的上师被称为恶知识。偏偏这样的恶知识名气大,追随者众多,而真正具有慈悲心,能为众生开显如来密义的上师反而无人问津,久之佛法的法义被曲解,为世间法所取缔,众生难以听闻纯正的佛法,法身慧命被斩断,真正的持教大德如白天的星辰一样难以寻觅,正如佛陀的预言,佛法从内部开始衰退,不得不说这是迷乱颠倒的末法时代最大的悲哀。
    
      不忍众生苦,那堪圣教衰!具德善知识降生到娑婆世界高举着薪火相传的智慧明灯,点亮了悲苦的末世众生最后的希望,他并非贪执五欲的快乐,他只是不忍我们在轮回中受尽剧苦还执迷不悟继续沉沦,于是来帮助我们远离颠倒妄想,清除烦恼习气,找回迷失的自己。他深知习气即是轮回之因,不把相续中沉积已久的垃圾清除干净,怎么可能到达成就的彼岸。如同没有哪一位母亲会眼睁睁的看着孩子跳入火坑而不出手相救,对弟子负责的上师是不会对习气做出一丝一毫的妥协。然而多生累劫的串习增上,习气早已如盘根错节的老树般扎根于相续的土壤,想完全清除就如同骨肉生生剥离般痛苦,因此想轻轻松松获得成就是绝无可能的,需要具德上师妙力的加持,弟子无伪的信心,以及不懈的努力。轮回如战场,上师像英明的指挥官,带领着我们同习气来一场艰苦卓绝的战斗,将我们沉迷其中的海市蜃楼般的快乐摧毁殆尽;教导我们如何打败最恐怖的敌人——潜藏在相续中的五毒烦恼;在我们行差踏错落入魔王的陷阱时,及时将我们引回正轨;在我们身心疲惫几欲放弃时,伸出有力的双手拉着我们继续往前走......他总是心急如焚的样子,如同慈母看着患有精神疾病而癫狂的孩子,因为他清楚的了知轮回的残酷,恶业成熟后果报的惨烈超乎想象。他使出了百般招数,用尽了善巧方便,时而金刚怒目,时而菩萨低眉,时而如春风般和煦,时而如寒潮般冷冽,无论如何我们都要明白不管上师做出怎样的示现,其本质都是帮助我们逃离轮回的猛火,找回本自具足的清净法性,获得最为恒久、究竟圆满的喜乐,如同母亲调服顽劣的孩子,即使采用了责打等严厉的手段,然而内心的悲悯垂视与慈爱眷顾连一刹那都不曾间断过。
      具德善知识的慈悲之处还在于,他比我们自己还了解我们相续中那些羞愧的难以启齿的习气,以及展现出来的人性中的丑陋、邪恶、自私、虚伪、谄媚、偏执......他也清楚的知道,拔除习气于我们来说如同剜心割肉般痛苦,必然会衍生出对他的不解与抱怨,抵触与背弃,对他的色身造成种种伤害,他却依然无怨无悔、默默承受。即使因为众生过于愚痴顽劣而心生厌离,而这厌离也正是他慈悲垂悯众生的体现。这就是为什么当年无垢光尊者一边痛斥丑恶的人世百态,一边又会落下哀伤的眼泪。“如一众生未得度,我佛终宵有泪痕”“地狱不空,誓不成佛!轮回不尽,誓不取正觉!”世上还有比这更加究竟、圆满、极致的慈悲吗?只有放下固有的偏执与成见,才能了知上师如凡夫般的喜怒哀乐背后蕴含的永恒不变的深广而久远的大慈大悲之心。
 
世俗的“慈悲”与佛法的慈悲
      晋美林巴尊者曾说过“在我们相续中的自私自利完全断除之前,我们所谓的利益众生不过是在作秀”,所以在未断除我执、未升起无我之智慧、未得到圣者之果位前是不可能达到究竟的慈悲,然而我们要尽自己的力量在修行和生活中去滋养和增胜慈悲心,尤其是在我们处理日常关系,对待家人亲眷时,要避免落入世俗的“慈悲”之中,时时事事都要以佛法的慈悲来摄持。
      从世俗意义上来讲,好人的标准无非就是,心地善良,品性端正,孝敬父母,关爱子女,诚恳待人......然而这些优良品质离佛教的慈悲还相去甚远,作为佛教徒来说,最大的慈悲就是让周遭的有缘众生少造轮回之业,用佛法带给他们解脱的利益。
      世俗的善良流于表面,无有智慧,往往会成为恶业之因。比如世间孝顺父母的标准也就是随顺父母的习气,为了满足他们的各种欲望,不惜造下杀生、恶口、妄语等各种恶业,结果增长了父母对世间的贪执,消耗了他们有限的福报,彼此之间还会形成轮回的共业。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没有佛法的指导,无论我们怎样去行孝道,不但无法回报父母的深恩,反而无一例外的将父母推向了苦难的深渊。而佛教孝顺父母的方法与世俗的方法就大相径庭。佛陀在多篇经典中反复开示了父母的恩德,指出“子女将父母扛在双肩上转绕大地承侍也难以回报父母的恩德”而回报父母的方式只有一种,如《佛说孝子经》中讲到“世间没有究竟的孝,让父母弃恶从善,奉持三皈五戒,则家族之内必亲慈子孝,双亲在世安乐,寿终生天,至于诸佛,听闻正法,修行圣道,最终才会离苦得乐,这才是真正的孝”。用自己的行为潜移默化之中影响父母,让他们踏入佛门自然是最好,若因缘不具足,也可以默默的为他们念经回向,祈祷上师三宝加持消除他们的业障,善巧方便的让他们同上师同佛法结上缘分。父母命终,尽力的超拔,让他们不至于恶道受苦。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佛弟子不能为了满足父母世间的欲望而无原则无底线的随顺,甚至在他们迷乱颠倒造作恶业时,要不惜示现愤怒相进行呵斥,表面看来好像不近情理,有违孝道,却能给他们带来真正的利益。追求表面的和乐,一味的放纵、随顺就如同眼睁睁的看着父母即将落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作为儿女不去尽力把他们拉住,反而推他们一把,加速了他们的堕落。
      对待儿女亦是如此,应放下对儿女世间财富、名利、地位的期待,为他们培植福报,消除业障,让他们明白因果不虚、六道皆苦,悉心教导他们对治习气、弃恶从善,这样他们就不会迷乱在五浊恶世的享乐之中,一生都会过的充实而有意义。
 
结语
      总而言之,慈悲是佛道之根本,是大乘菩提心的基础,趣入大乘佛法的必经之路,如同雨水润泽万物,慈悲心能滋养出一切善妙的功德,慈悲心的长养伴随着修行的始终。我们应该依循佛陀在《慈经》中的开示来行持“有如母亲在危急的环境中保护她唯一的子女一般,我们以类似的心,去培养无边无际,一视同仁对待众生的慈悲心。我们把这无边无际的慈悲心,推广普及于世间,乃至天下,横遍十万方广,没有障碍、没有嗔恚、没有敌意。”
      另外我们相续中的五毒业习是将我们束缚于轮回的罪魁祸首,也是障碍慈悲心升起的最大敌人,因此修行就是对治习气的过程。然而,就像一个癫狂的人不可能做出神智清醒的决定,五毒习气是无法依靠五毒之心完成自我转化的,唯一能仰仗的就是上师三宝大悲智慧妙用的加持。离开了佛陀的妙力加持,就无法清净相续中的业障,无法得到解脱的功德,因此应时时不忘向上师三宝祈请,发坚定的誓愿,愿我的心中升起真实的无我利他的慈悲心,愿力越是强大,悲心越是猛烈,必能得到上师三宝最迅猛的加持,刹那间摧毁业障,灭除我执,当真正的慈悲心升起时,把我们束缚在轮回中的绳索将自然而然的解开。
2017.1.16        
 
 
 
 
 
    
点击数: 收藏本文】【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