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妙觉善缘_初学入门_发心_

发心

【敦珠父母开示】如何修持菩提心




【敦珠父母仁波切开示】
   

  前言:敦珠父母仁波切此篇开示较长,分三个部分:第一部分讲为什么要修习菩提心,开示了修习菩提心的必要性及其所获得的妙果;第二部分讲怎样修习菩提心,开示了菩提心的修习步骤及思维方法;第三部分讲菩提心的妙用,着重强调了诸佛菩萨金刚菩提心的妙用,及行者在初获菩提心后相续中所发生的变化。

一、为什么要修习菩提心

(1)菩提心乃成就大乘胜道之因


  在梵文中,“菩提”一词的意思是生命的觉悟,从三界轮回中大彻大悟。而“菩萨”一词的全称则为“菩提萨埵”,其义是觉悟了的有情,也就是在真正行持菩提心的有情。菩提心是发自内心的利他之心,于大乘菩萨行而言,菩提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就像《华严经·入法界品》中弥勒菩萨给善财童子所讲的那样,菩提心犹如一辆大车,能运载所有的菩萨;菩提心又犹如门户,能给我们开示一切菩萨行……菩提心如同慈父般那样,引导所有的菩萨行持菩萨道;菩提心又如同慈祥的母亲,养育一切菩萨,并让他们茁壮成长……由菩提心能生出一切菩萨行,因而三世如来都因菩提心而成就。若有人能真正地发起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那么也就生出了无量的功德,他便能因此而掌握一切智慧之道。

  寂天菩萨在《入行论》里面提到:“若有人能心系生死轮回中有情众生的痛苦,并于刹那间生出菩提心,即刻便可以被称为佛弟子,世人和诸天皆应礼敬于他”。诺那活佛亦曾经开示:“如果念念为己,事事为己,便是众生;如念念为佛为众生,事事为佛为众生,便是大菩提心”。菩提心乃大乘佛法最上觉道之发心,不同于人天乘为积累善业福报而让自己受用,也不同于小乘声闻缘觉阿罗汉只为自己的解脱而行持善法,大乘菩萨行是以渡化三界有情众生的菩提心为基础的,也唯有从相续中生起了真实无伪的菩提心的行者,才能算真正的在行持大乘佛法。净土大德印光祖师在一则开示中讲到,如果我们能发菩提心,发誓发愿度化众生,并把所有修持的功德,普为四恩三有法界众生回向,则如火上加油,亦如幼苗得雨,不但能与一切众生深结法缘,还能迅速成就自己的大乘胜行。如不知菩提心之义,则是凡夫二乘自利之见,虽然在修持妙行,得到的果报却很卑微。

  由此可见,如欲远离小乘,趋入大乘,必须通过思维利益众生而发起真实的菩提心,这样才会为我们成办大乘胜道种下一颗殊胜的种子。

(2)菩提心乃消除罪障、获得殊胜功德之因

  菩提心的功德利益非常不可思议,在《华严经》和《入行论》等经典论著中都详实地开示了菩提心的种种妙处,而历代祖师大德们也都对菩提心的利益和功德推崇备至。

  《入行论》里面讲到:“菩提心犹如最好的冶练材料,能把我们的罪障之身转化为与佛陀功德无别的清净之身,因此必须要坚持菩提心”。印光大师也曾经讲到,如果我们发起了真实的菩提心,就如同电器通了电,火药里面加了硫磺,其威力巨大无比,我们业障的消除和福慧的增胜便会因此而更加迅疾,这不是平常的福德善根所能相比拟的。可见,对于我们这些身处在末法时代的、罪业深重的众生而言,菩提心是一味非常好的良药,能迅速帮我们清除身上的罪业。但如果我们无始以来的罪业实在是非常深重,在短短的一生中无法忏悔清净的话,菩提心也能给我们提供再获人生的机会。在这方面,藏地大德乔美仁波切曾经有个很贴切比喻。我们的罪障,就像实心的铁丸子那样,即便是很小很小,放在水里也会堕下去,如果我们能把铁丸子变成空心的铁球,那么即使罪障稍微多一点,也会浮在水面上。如果我们发起了真切无伪的菩提心,就好比在铁丸子里面形成了一团空气,尽管你造的业可能会比较多,但由于菩提心的缘故,也不会堕下去,而如果没有菩提心,即便是罪业非常细微,也可以让你堕落恶趣。这就意味着,即使我们相续中存在着一些根深蒂固的习气和难以消除的业障,如果我们能发起真实无伪的菩提心,那么我们临终的时候便不会由于这些恶业的牵引而堕入恶道受苦,反之还能留在善道之中,这将使我们能有机会继续行持善法,直至解脱三界轮回。

  此外,菩提心所成就的善根功德也极其殊胜。《入行论》里面讲到:“其他的善行就像芭蕉一样,果实生一次便枯萎了,而菩提心大树上生出的果实则是永恒的,不但不会耗尽,反而还会更加丰硕和茂盛”。《入行论》里面还讲到:“仅仅是思维利益众生,这都比供养三世诸佛所成就福德还要超胜”。另外,《华严经》里面也讲:“菩提心就犹如良田,众生的白净善法均能在里面不断生长……菩提心犹如盛盈的月亮,能让各种白净善法显现得更加圆满无碍”。除了经论中的描述以外,公认的大成就者们也极为赞叹菩提心的功德,比如藏地大成就者阿秋喇嘛曾经在一则开示中,对弟子们提出了这样的要求:“请大家好好发菩提心,菩提心是显密都很需要的。我们每个人都要爱惜自己,做对自己有利的事。我不懂得很多显密的内容,但我知道发菩提心的功德和伟大。我自己也时常发菩提心,觉得很有利益,你们也要时时刻刻发菩提心”。

  总而言之,在积累福德和忏悔罪障方面,菩提心的力量是极其不可思议的,就像寂天菩萨所说的那样:“珍贵菩提心,众生安乐因,除苦妙甘霖,其福难思量”。

(3)菩提心乃速证佛果、获得究竟安乐之因

  通过修持菩提心,能把我们带上一条极为殊胜的捷径,这使得我们能很快地清净业障和圆满资粮,在较短的时间内成就无上菩提。有一则故事里讲到,历史上的阿底峡尊者精通了所有的大乘经论,在当时印度的东方和西方都没有比他更聪明出名的人了。有一次,他去转绕菩提迦耶的佛塔,当绕到西边的时候,西边的石佛像亲自对他说:“你如果想在很快的时间内获得佛果,就一定要修持菩提心”。众所周知,修持无上密法可即生成佛,也就是在短短的一生中成就佛果。诺那活佛就强调过,修密法最要紧的是不可一时忘失菩提心,常做利他之想,常做利他之事,自然成佛就快。他还做了一个精妙的比喻,譬如一个极其坚固的密封瓶子,佛为瓶外空气,众生为瓶内空气。佛之所以为佛,众生之所以为众生,是由于瓶子外壳所产生的隔绝,而这个外壳正是遮住我们心性本体的污垢和业障,坚硬而厚实,使我们产生无明和烦恼。若行者能发广大的菩提心,以此为因,再借具德上师之心传密法及诸佛菩萨觉性妙力之加持,以我之三密与佛之三密感应交道,恰如用大锤将这层厚实的外壳击碎,这样瓶内空气便会迅速与瓶外空气相互融合,故能即生成佛。

  寂天菩萨在《入行论》中讲到:“佛陀通过多劫的思维与修行,发现在各种觉道之心中,唯有菩提心的利益是最为究竟的,无量无边的众生都依于此心而获得最为殊胜的安乐……如果要消灭三界众生的所有苦难,消除有情众生们的各种不安,为了能与种种奇胜的安乐相伴,必须恒常不舍离菩提心”。由此可见,菩提心尽管是以真实无伪的利他之想为出发点,但实际上却同时也能给我们自己带来了无边的利益,使我们获得最为无上的妙乐。换句通俗的话来讲,当我们能真正让其他众生感到快乐的时候,我们自己也便能获得快乐。而如果我们要真正地走出三界,解脱轮回,获得最为究竟的安乐,真实无伪的菩提心更是必不可少,正如《入行论》里面所讲到的:“那些指引众生走上解脱道的人天导师们,以自己深刻的智慧观察发现,菩提心是极其珍贵难得的,如果要真正地出离三界轮回,并最终离苦得乐,应好好地修持菩提心”。

  由此可见,无论我们修习的是何种法门,行持的是何种方便,唯有生起利益众生的菩提心,才能使得我快速地解脱成就,并获得最为胜妙的究竟安乐。

二、怎样修习菩提心

(1)思维轮回众生父母之苦


  佛经里面讲到,三界轮回,没有片刻安乐的地方。地狱有寒热之苦,饿鬼有饥渴之苦,畜生有吞食之苦,人有三根本苦和八苦,修罗有战乱之苦,天人有下堕之苦。即便是我们能有幸投生在善道中,因往昔业果所显现的福报而享受到了暂时的快乐,但这些快乐也不可能成为我们生命的永久归宿,因为享受快乐就意味着损减福报,福业耗尽便会显现恶道之苦。在轮回中福业显现最好的天界众生,六欲天能享受美色和妙欲,但却无暇修行;四禅天能获禅定之妙味,但却不能明悟真心之路;四空天则落偏空,难以生起正知正见,所以天界众生们是无法出离轮回,并得到真正究竟安乐的。尽管他们的寿命较长,且福报也很大,但一旦福业享尽,必然堕入他道,最后还是随其业力而不得不遭受各种痛苦。

  实际上,对于我们这些轮回众生而言,快乐的显现都是暂时而不究竟的,无论我们有多么雄厚的财富,还是多么崇高的地位,以及多么美好的感情,这些也都是往昔业力和这世因缘和合而促成显现的,一旦业报受尽,因缘散灭,最终还是一场梦幻而已。年龙上师仁波切就曾经讲到:“在你的福德非常广大的时候,你修行善业的机会反而就越来越渺小。你的名声好像是雷鸣一样遍及三千大千世界,那你的违缘就会像霹雳闪电一样突然降临……要知道一切所显现的事物都是不坚实的,而且它都是无常的、空幻的,都在一刹那一刹那地消灭着”。因此,在轮回中,唯有痛苦才是我们生命的常客,它让我们一次次体会到生命的无常和无奈。尽管或许有些人在有生之年能够学会担当和承受一定的痛苦,但却没有谁能够在离开人世的时候不被痛苦和绝望所吞噬。也只有在弥留之际,我们才会深刻地发现,痛苦永远都是轮回的主旋律,快乐只是幻灭在其中的泡影而已。

  轮回中的众生无边无际,遍及三千大千世界及法界虚空,他们由于自身业力的缘故在善道和恶道之间不停地轮转,自无始以来便是如此。由于因缘的聚合与散灭,有情众生们在六道中也时而相聚时而相离,如此轮转不止。这就好像围困在一个巨大密封瓶子里的众多蜜蜂们一样,各自跟随着自己的业力上上下下飞来飞去。不难想象,如果能如此永续下去,任何两只蜜蜂都会在某个时刻碰上对方,然后又各自相互离去。其实,我们这些在轮回中流转的有情众生们也是如此,自无量劫以来,任何两个众生在往昔都有过因缘,只是随着缘分的散灭和各自的业力所牵,现在变得相互陌生,乃至处在不同的轮回时空中。想着这些痛苦的众生们,他们曾经和我们有过各种因缘,他们无一例外地都在往昔做过养育我们的父母亲人,无一例外地成为过我们深爱着的眷属,也无一例外地成为过我们的知心好友,但他们由于各自的习业和因缘而不得不各自辗转在轮回苦海中。试想一下,当我们亲爱的父母、深爱的妻子儿女或知心朋友遇到了不顺心的事情而感到伤心的时候,我们都会为他们而难过,并尽力去平复他们的伤痛,但如果他们不幸堕入到地狱道中被火烧寒冻、到饿鬼道中忍饥挨饿、或是在畜生道中成为任人宰杀的动物,遭受各种难以忍受的痛苦的时候,我们会怎么办呢?

  思维到这里的时候,我们需要通过一心一意的禅观,来加深我们内心对众生父母们的慈悲觉受。在大圆满龙钦宁提传承祖师的一则故事里讲到,华智仁波切的弟子隆多丹碧尼玛有一次收到了自己母亲送来的一大块上好的乳酪,这是母亲用自己含辛茹苦的双手,通过日复一日地劳作,从新鲜牛奶中搅拌而得的。隆多立刻把这块乳酪供养给了自己的上师,可华智仁波切没有接受。几天后,华智仁波切问隆多:“祈祷的时候,你会想到自己的母亲吗?”隆多坦白地说:“我会,但不是经常想到。”“你真丢脸啊!”这位伟大的大圆满上师大叫着说:“她把你带到这世界上来,并且当你是个无助幼儿时,便给了你一切。给你七天时间,你必须只观想你母亲无比的慈爱。”在接下来的一周内,通过专心的禅修,隆多对自己母亲的慈爱有了更加清晰的体会,由此,他对所有众生的慈爱也变得更为深切了,因为无始劫以来,每个众生都曾经彼此互为母子。于是,感恩之情在隆多内心里绽放,而一种利他菩提心的深邃体验,亦如阳光般照亮了他的心灵。

  如果我们也能像隆多这样专注地观修一段时间,深切思维轮回众生父母的种种痛苦,内心中便能逐步生起一个定解,那就是,无论轮回众生们在这一世显现的是何种类型的有情,无论是诸天、修罗和畜生,还是地狱、饿鬼和精怪妖魔,他们都曾经无一例外地做过我们往昔的父母和挚爱之人,因此,他们所遭受的各种痛苦,实际上也就是我们自己的痛苦,我们必须有所担当,才能缓解和消除他们的痛苦。

(2)发坚定宏大之誓愿

  如果立志要为了消除众生父母们的痛苦而行持善法,我们首先需要一个坚定的誓言和愿望。站在因果的角度来看,通过这样的誓愿,可以不断地在我们心相续里种下利益众生的意业之因,有了这样的“因”,那么从“果”的显现上来看,那便是我们的外在行为也会逐步走上真正利益众生的道路,为消除所有众生父母的痛苦而不断行持善法。

  往昔的诸佛菩萨在行持佛法时,都无一例外地对轮回众生发下过坚定而宏大的誓愿。如阿弥陀佛在行持菩萨道时便发下了四十八大愿,其中的一条提到:“假设我成就了佛果,十方世界任何一个众生,只要发菩提心,修持善法且积累各种功德,并虔诚发愿要往生至我的净土,在这位众生临终的时候,如果我与我的菩萨眷属们不现前去接引这位众生的话,我将坚决不取无上正等正觉”;而在另一条大愿中他还提到:“假如我成就了佛果,十方世界任何一个众生,听闻到了我的名号,忆念我的佛国净土,并把行持善法所培植的功德至心诚意地回向法界,如果这样的众生愿意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却没能实现的话,我将坚决不取无上正等正觉”。再比如,在药师佛的十二大愿中,他提到:“愿我来世在证得无上菩提的时候,能以无量无边的智慧和善巧方便,让众生们都能得到取之不尽的受用物,不让他们在物资上有所匮乏”。而文殊师利菩萨则专门针对各种习性恶劣的众生,发下了救渡他们的十大宏愿,其中提到:“若有众生,毁谤于我,嗔恚于我,刑害杀我……盛行谄曲邪见颠倒,及生净行不净行诸恶不善……轻慢于我疑虑于我,枉压于我诳妄于我,毁谤三宝憎嫉贤良,欺凌一切常生不善……贱我薄我惭我愧我……愿他们都能和我结下甚深的因缘,我将令他们发起殊胜的菩提之心”。此外,观世音菩萨在其誓愿中也提到:“将我所有的功德均普施回向于众生,十方三世众生的一切业障烦恼,均由我来代受。众生不成佛,我不成佛,众生都成佛,我方成佛。凡求子、求财、求寿、求权、求福、求消除疾病苦厄危险灾难、求往生、求证菩提及一切所求,无不满其愿望”。再如地藏王菩萨,他在往昔行持善法时便发下大愿,要利用种种方便,解除三恶道里所有众生的痛苦,并让他们皆能成就佛果,在此以后他才愿意成佛,这便是“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坚定誓愿。而释迦牟尼佛在过去世为海尘婆罗门时,更是以其大悲心,为利益一切众生,于宝藏如来前发下了令三千大千世界如来刹土都为之震动的五百大愿,他也因此而获得了如来无上正等觉之授记。

  因此,在修持佛法的过程中,我们必须要意识到发愿的重要性,尽可能的不要以追求世间诸法和自身快乐的心态去发愿,虽然也能有所得,但其显现的果报会非常有限,而且尚属人天乘,离真正的解脱成就还非常遥远。我们应该像过去的诸佛菩萨们那样,发真切的、坚定的、救渡众生的宏大誓愿。就像母亲疼爱自己的幼儿,痴情人贪爱自己的爱人一般,我们必须要深切思维轮回众生不但都曾经做过父母,也皆如自己的幼儿和爱人一般值得我们去爱护,想到六道中的各种痛苦,我们的内心便会对他们生出一种慈爱和怜悯的感情。在此基础上,我们便下决心要心甘情愿地为众生父母承担所有的业障和烦恼,并将所有的善根功德回向给他们,令其皆能离苦得乐,解脱轮回。如此反复修习,我们的相续中便会逐步生起一种强有力的利他之心,并能感受到广大而深切的慈悲体验,这便是菩提心的初步觉受。总之,如果我们的誓愿越大越坚定,菩提心则会更加广大,愿力成熟得也会越快,以后利益众生的能力也就越强。

(3)虔心祈请上师三宝之妙力加持

  通过思维轮回众生的痛苦,思维众生们都有如自己的亲人朋友一般值得我们去保护和救渡,时常如此,我们便会在内心中体会到一股慈悲的力量,它能让我们体验到初步的利他菩提心,但这距离真实无伪、毫无造作的菩提心而言,还有有着相当大的差距。

  由于我们都还是业障深重的具缚凡夫,相续中布满了很多固执而顽劣的习气,因此即便是我们能从内心中对众生父母生起慈悲的觉受,那也通常只有非常短暂的一瞬间。在生活中的大部分时间里,我们的内心还是会被自己的习气业障所牵转。尽管我们时常会把“众生父母”这样的言辞挂在嘴边,但我们内心又会对此生起多少的真正认识呢?很多时候我们都会顾此失彼地违背菩提心的种种要求,比如对一些有恶劣行径的人(如钓鱼杀生的人、欺骗自己的人等等),我们会过分在意他们的过失而让自己感到厌烦,甚至会和他们发生口角而产生苦恼,却忘记了他们曾经也在轮回中做过我们的父母。再比如,当我们在力图保持对众生父母的慈悲之心的时候,突然遇到了很贪恋的某件事情或某些人,我们便会瞬间被自己的分别妄想带走,对众生父母的慈悲感刹那间便从我们的心相续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我们由于执着于这些事情而产生的无明烦恼。

  实际上,在我们未能根除自己相续中的各种习气业障之前,即便是由于修持菩提心而产生了一些殊胜的验相,这也只是借由诸佛菩萨的加持,我们本来觉性在心相续中偶然露出的一丝闪现而已,就如同云层缝隙之间偶尔显露出来的几缕太阳光芒一般,并不能说明任何问题。由于我们相续中的习业乌云依然还很厚重和顽固,只要对境和因缘合适,烦恼随时都有可能把我们的内心驱赶到无尽的阴暗之中。所以,当我们在修行中难以保持对众生的慈悲之心的时候,我们必须借助对上师三宝的清净信心,通过虔诚祈请,依靠他们法界智慧身所带来的觉性妙力,来对治自己的习气和烦恼。与此同时,通过佛菩萨圆满大悲愿力所带来的妙力加持,我们清净本觉里的大悲之心也会慢慢冲破自相续中的种种习气和业障,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可见,如欲对众生生起真正的大悲菩提心,除了自己要勤于观修慈悲心以外,还需要以自己虔诚的信心,通过祈求上师三宝的力量来圆满自己的修习,这是至关重要的。年龙上师曾经讲过:“一切的修行之中分为两点——真正从内心深处对三宝具足清净的信心,为了一切众生而具有广大的悲心。如果具有了这些,一切修行都能够转成正确的修行,并且产生功德”。

  往昔的诸佛菩萨和究竟成就的大德,无一不是因安住于菩提心而获得成就的,因此,通过虔诚祈请他们的加持,不但我们的习气业障能得以清除、福慧资粮能得以圆满,还能让我们的菩提心获得增胜,成就不可思议的功德。所以,当我们有了坚定的誓愿,并发愿为众生父母的解脱而修持善法的时候,通过至诚祈请上师三宝的妙力加持,我们的内心能在刹那间获得一股不可言喻的、与虚空法界相互贯通的广大力量,它能让我们迅速安住在如幻的宁静和寂止之中。在这个时候,轮回中的种种浮现就如同肥皂泡上的影像一般,已经不能随意牵动我们的心灵了。当然,我们需要恒不忘失,常作祈请,并精进修习,这样的体验才会逐步增胜,对治烦恼习气的力量也会更加强大,内心中对众生的慈悲力量也会越来越坚定,直至最终能安住在菩提心的觉受之中而不动摇。我们应该恒常忆念,三世诸佛菩萨如何发愿,我也要如是发愿。只要我们从内心深处生起了真实无伪的广大菩提心,就如同种下了一颗善的种子,在福慧资粮圆满、因缘和合之时,自然就能成就利益众生的事业,并真实体验到超越轮回的究竟安乐。

三、菩提心的妙用

(1)诸佛菩萨皆离戏,成就金刚大菩提


  往昔的诸佛菩萨,通过坚定宏大之誓愿,于无量劫中行持种种不可思议之六度万行,最后证入究竟离戏的法界智慧身,圆满成就了不生不灭而又无处不在的金刚菩提心,对众生有着极为超胜的加被力。

  《无量寿经》中记载,阿弥陀佛在过去世为法藏比丘时,曾在世自在王如来前,及诸天人大众之中,发下了坚定的四十八大誓愿,并勇猛精进,专志庄严佛国妙土。他在之后的无量劫中,广积福德和善行,相续中不但不起贪嗔痴等各种欲念,内心也不会执着于色声香味触法,唯一所乐之事便是忆念过去诸佛所修的善根功德。他远离虚妄戏论及世间诸法,修持寂静之行,不惧怕任何艰难困苦,少欲知足,并勤求各种白净善法,以施惠于众生。他慈悲有情,和颜爱语劝其修持善法;恭敬三宝并侍奉师长,无有任何虚伪造作之心。他善护自己的身口意业,使其恒时都能保持清净无染。他对自己所拥有国家、城池、眷属和财富都毫无贪恋之心,时常以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和智慧等六度之行来教化众生,使其能安立在善法之中,并住于无上真正之道……而后,法藏比丘通过往昔的种种菩萨行,积累了无量无边的功德,并最终证得了无上菩提,而他所发下的誓愿,也因此而获得圆满成就。阿弥陀佛西方极乐世界的庄严妙土,正是其圆满成就之金刚菩提心的自在显现。

  而在《释迦牟尼佛广传·白莲花论》中记载,释迦佛在因地修行的时候,由于其不可思议的大悲菩提心,他曾上千次地把自己的身体和妻儿眷属布施给外人。比如在他为西瓦巴国王时,他曾将自己如青莲花一般圣洁的双目布施给了一位老年的婆罗门;在为月光国王时,又将自己的头颅布施给凶目婆罗门;当他是西吾国王时,为了救护鹞鹰爪下的一只鸽子,他曾割下全身的血肉布施于那只鹞鹰。释迦佛在因地修行时所作的每一次布施,其发心都是为了求得无上菩提,因而,他每一次布施所成就功德都极为殊胜。比如在他为大悲尊者太子的时候,看到一对饥饿难忍的老虎母子,由于太饿,母亲欲将自己的幼子吃掉,太子见状,立刻将自己的血肉布施给他们,太子由此而圆寂。但由于这次布施的功德,释迦佛提前了四十劫成就了佛果,原本他应该在弥勒佛之后成佛的,但这一次布施的果报却增胜了他圆满佛果的速度。正是由于在因地时种种苦行的胜妙功德,释迦佛之前所发下的五百大愿才得以成熟圆满,他最终才能以具足相好的殊胜化身来到我们这个娑婆世界之中,而之后大德善知识们传承佛法及教化众生的事业,正是释迦佛大悲胜愿及其金刚菩提心的外在化现。

  可以发现,往昔诸佛菩萨们为了解脱轮回众生的无边痛苦,以坚定誓愿为因,于无量劫中经历了种种困苦和磨难,成就了不可思议之功德,并最终圆满了资粮,掌握了究竟离戏的智慧之道,其胜妙之金刚菩提心遍住安立于法界虚空,以摄受一切有情众生,圆满具足“加持众生世出世间一切善愿得以实现,特别是让众生获得究竟安乐”的妙用。修行人只要敬信虔诚祈祷,诸佛菩萨圆满周遍的金刚菩提心就会任运显现智慧身,遣除修行人的违缘障碍,将修行人的五毒转化成五智,使修行人相续的习气业障清净、福慧资粮圆满,最终同样具足离戏的智慧。这就是四无量心与大悲菩提愿力均圆满的诸佛菩萨所具足之“大悲智慧的妙用”。

(2)行者若能勤祈求,自获菩提之妙用

  自无始劫以来,无量无边的诸佛菩萨皆已成就无上之金刚大菩提,其圆满之大悲愿力及其究竟离戏之法界智慧身遍及广大虚空,正如《普贤行愿品》中所言:“于一尘中尘数佛,各处菩萨众会中,无尽法界尘亦然,深信诸佛皆充满”。也就是说,在一粒细如微尘的空间里,就有着多如微尘般不可数的诸佛菩萨,因而我们要深信,无边无际的法界中,既然有不可数的微尘,自然也就有不可思议不可思量的诸佛安立并充满于其中。换句话讲,三千大千世界,处处皆有诸佛之大悲胜愿力,处处皆能觅得诸佛之金刚大菩提。

  那么既然佛力处处都有,为什么众生们还依然痛苦地在六道里轮转呢?难道是佛菩萨不愿意度化他们吗?其实事实并非如此,这就好比诸佛菩萨们凭借其大悲智慧和圆满愿力在轮回苦海里造了许多能解脱到彼岸的大船,如果我们要上这艘殊胜的解脱大船,首先就必须伸出自己的手,然后依靠佛菩萨们的双手把我们拉上去。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必须先要伸手表示自己愿意上船,这就如同对佛菩萨们的信心;接着我们虽然依靠佛菩萨们的力量拉我们上船,但我们也需要用自己的力量从水里爬出来并登上去,这就如同佛菩萨在加持我们的同时,我们也需要自己用功用力,才能真正爬上这艘解脱之船。但如果我们对佛菩萨没有信心,那么便不会伸出这样的手去求得佛菩萨的帮助,即使佛菩萨们急于度化我们,我们也不会去接受他们的好心。更严重的,甚至有些众生会对这些解脱大船生起厌烦之心,而根本不去靠近它们,这样便只能继续遗憾地流离在痛苦的轮回之中了。

  因此,如果我们想在修行中生起真实无伪的菩提心,就应该要懂得诸佛菩萨的大悲智慧妙用,这也就是诸佛菩萨金刚菩提心的妙用。那么于妙用而言,关键在于一个“求”字。《梵网经》有云:“无量见缚,以求心故解脱;无量妙行,以求心成菩提;无量功德,以求为本。初发求心,中间修道,行满愿故,佛果便成”。又如《楞严经》中观世音菩萨云:“……我得佛心,证于究竟,能以珍宝,种种供养,十方如来,傍及法界,六道众生,求妻得妻,求子得子,求三昧得三昧,求长寿得长寿,如是乃至,求大涅槃得大涅槃”。另外,在《观音菩萨偈》中也写到:“观音菩萨妙难酬,清净庄严累劫修……千处祈求千处现,苦海常作渡人舟”。也就是说,只要我们能诚心祈求上师三宝和诸佛菩萨的加持,便能真正的获得诸佛之大悲菩提心的妙用。当我们诚心诚意的祈求之心和诸佛菩萨们大悲愿力相互交感的时候,大悲智慧的加持便自然而然地融入了我们的相续,依靠诸佛殊胜的觉性妙力,我们相续中的习气业障便能得以清净,五毒逐步转为五智,菩提心的功德也会逐渐增胜。借用前面的比喻来讲,我们只有伸出自己的手,虔诚求得佛菩萨们的救渡,并借助他们的妙力加持登上这艘解脱大船,在这个时候,我们才能真正圆满自己的菩提心,并为众生们的解脱而行持善法。

(3)妙力加持毁业习,相续圆满菩提心

  如果我们能时常在修习菩提心的时候勤作祈请,以求得诸佛菩萨金刚菩提心之妙用,那么他们的妙力加持会让我们的相续发生巨大的改变,最为明显的便是我们业习中所显现出来的五毒能转化为五智,自相续中的菩提心也能逐渐走向圆满,这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方面,相续中自然生起出离心。如果我们能时常修习菩提心并持之以恒,我们会对今生所接触的这个世界产生更多的、更为深刻的认知,以至于最后能看破它,并向往解脱大道。首先,是我们对于轮回的态度。在我们修习菩提心的时候,由于时常思维轮回众生的苦乐,时常依靠上师三宝的力量与虚空法界有所交感,我们相续中对于因果业报的体悟会越来越加深刻,对轮回的体验也会更加真切。我们会发现,众生们之所以在六道中显现出不同的因缘,完全是由于往昔善恶业力的推动,而实际上这样的显现就如同海市蜃楼一般,正如持明晋美朗巴所言,我们的生命就如同山边的云雾,是虚幻而飘渺的。而唯一不变的,只是这背后的因果铁律。因此,轮回中的种种显现都是毫无意义的,我们应该像过去诸佛菩萨们那样精勤修持善法,为众生的解脱而努力修行,而不是把时间花费到制造轮回的业力上面。其次,是我们对于无常的体会,或许我们没有天眼通看到轮回中诸天、修罗、饿鬼和地狱的痛苦,但对于我们大部分人而言,人道和畜生道众生的种种遭遇还是能轻易了知的。当我们的内心通过修习菩提心而生出广大悲心的时候,我们对于这些遭遇所带来的痛苦会有更加深切的体会。比如,当我们看到新闻中报道哪里又有什么天灾人祸,我们便会思维,如果我也突然遭受了这样的飞来横祸,那我的人生岂不是就这么结束了?如果这么一天真的突然出现了,那我应该怎么去面对呢?再比如,在海鲜市场看到各种鱼类被剁成一块一块的时候,我们会悲切地想到,这些鱼类众生因为业力的成熟而不得不遭受这样的惨状,我们从无始以来造下了这么多恶业,很难保证我们在这世结束的时候不投身到畜生道里去,那样的话,我们也很容易成为别人的盘中餐。思维到这里的时候,我们会由于害怕轮回中的无常而生起对佛法的希求之心,因为除了修持佛法以外,确实没有什么可以让我们安然地面对死亡,也没有什么能让我们在死亡以后能免受恶道之苦。因此,我们会产生厌离轮回的心态,并逐渐把自己的心念从贪恋今生的执着中抽离出来。如果能反复观修轮回无常,那么我们最后便能达到一种呕吐轮回的决心。在这个时候,我们相续中的出离心就自然而然地、毫无造作地显现了出来。

  第二方面,对众生父母生起真切的四无量心。由于修习菩提心,时常祈请上师三宝的妙力加持,因此佛菩萨的大悲智慧会点点滴滴地融入我们的相续,我们对众生的慈、悲、喜、舍之心也会逐渐变得广大,最后直至无量,这便是四无量心。在我们的修习中,当我们深切地意识到了因果轮回的真实不虚,以及无常和痛苦在轮回中永远都是主角的时候,对于那些在六道中显现的众生们,无论是在世间看到的人类或畜生的业报身,还是看不到的、却偶尔能感应到的其他众生而言,我们都能慢慢对他们产生同情而慈悯的心理,因为他们确实太痛苦了,而且很可能在轮回中追随业力永无出期。思维到这里的时候,借助上师三宝和诸佛菩萨圆满愿力所增胜的菩提心,我们会对这些痛苦的众生们生起一股强大的慈悲,即使他们对我们的态度和行为十分恶劣,我们也不会动摇这样的慈悲。与此同时,当我们看到某些众生在行持善法、某些众生获得了殊胜的因缘、某些众生的福业和善根显现得非常好的时候,我们不但不会产生羡慕和妒忌的心理,反而会随喜他们的功德,并赞叹他们由于往昔的善根而获得今生的安乐。同时,我们会发自内心地把自己少许的功德也回向给法界众生们,并希冀他们都能真正地远离痛苦,通过行持善法而获得殊胜的妙乐。另外,如果具备了初步的菩提心,我们对世间诸法的舍离心也会逐渐增加,因为我们会深刻地明白,轮回中的众生们太多都太痛苦了,而实际上,它们痛苦的业因正是往昔为了我们的享乐而种下的,特别是往昔我们作为它们儿女的时候。想到这里,如果我们这一世福业显现得比较好,那么我们就应该舍弃自己的一些不必要的世间执着,尽量地去帮助它们,使他们与殊胜的佛法结缘。可以发现,如果我们坚持修习菩提心,那么我们的四无量心也会从相续中自然生起,如果我们菩提心发得越广大越悲切,那么我们对众生父母的慈、悲、喜、舍心也就会显现得更加真切。

  第三方面,对上师三宝生起真实无伪的感恩之心。当我们修习了一段时间菩提心以后,明白了三界轮回如同火海一般痛苦不堪,我们不但会对轮回生起厌烦和出离,也会对那些被业障烦恼所束缚的众生父母们生出真实无伪的四无量心。与此同时,我们会发现自己对治烦恼的力量更加强大了,习气也清净了许多,在这个时候,我们才会深刻地发现,往昔的诸佛菩萨和传承正法的大德善知识们是非常了不起的,他们曾毫不犹豫地舍弃了世间种种,以广大而深切的菩提心行持六度万行,最后获得究竟离戏之智慧,为众生的解脱而成就了不可思议之殊胜功德。我们在这一世能有机会获得人身,并有机缘修习正法,全是往昔诸佛菩萨大悲智慧的加持所致。如果历史上的大德善知识们没有把佛陀的正法一代一代地传承到今天,那么随着众生共业的愈发深重,先不说我们能否修持佛法,哪怕就是获得人身都是非常困难的,而且在多数情况下,我们恐怕早已沉沦在由自己恶业所感召的地狱里去了。所以,上师三宝对我们的恩德是非常巨大的,我们应该对所有的正法持有者生起真正的恭敬之心和感恩之心。当然,我们必须要真正地去修习菩提心,依止善知识实修实证,并能在修行中有所验相时,才能真正意识到诸佛菩萨们的恩德,如果只在嘴巴上说说,只在教理上讲讲,最多也只是明了一个道理,但却很难在内心中有真切的体会。如果没有这个真切的体会,那么也就很难生起真正的感恩之心。因此,对于一位真正有菩提心的修行人而言,他们对历史上公认的大德善知识都会保持一种谦恭而虔敬的心态,对自己的传承上师和诸佛菩萨也会由衷的发自内心地去感恩。我们去判断一位真正的善知识,就应该采用这样的标准,真正的大德善知识并不是就一定要神通广大,也不是就一定要懂得千经万论,而是要看他的内心是否对过去诸佛菩萨和大德们有真正的恭敬感恩之心,对众生是否有真切的慈悲救渡之心,这不但是他们内证和功德的显现,也是菩提心的外在体现。

  
点击数: 收藏本文】【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