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妙觉善缘_初学入门_深信因果_贤愚经_

贤愚经

锯陀身施缘品第十四




  【古文】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罗阅祇耆阇崛山中。尔时世尊。身有风患。祇域医王。为合药酥。用三十二种诸药杂合。令佛日日服三十二两。

  【白话】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在罗阅祇耆阇崛山中。当时世尊身患风病。医王祇域配制药酥,用三十二种药物配合而成,让佛每天服用三十二两。

  【古文】

  时提婆达常怀嫉妒。心自高大。望与佛齐。闻佛世尊服于药酥。情中贪慕。欲与佛同。复敕祇域。当与我合。尔时祇域。复与合之。因语之言。日服四两。提婆达问。佛服几两。祇域答言。日三十二两。提婆达言。我亦当服三十二两。

  【白话】

  那时提婆达多对佛常时怀有嫉妒心,自高自大,奢望与佛平起平坐。他听说世尊服用了药酥,心生贪求羡慕,想与佛一样服用。便令祇域给他配制该药。于是祇域又为他配好,并告诉他:“每天服用四两。”提婆达多问:“佛服用几两?”祇域回答说:“每天三十二两。”提婆达多便说:“我也要日服三十二两。”

  【古文】

  祇域答言。如来身者。不与汝同。汝若多服。必更为患。提婆达言。我若服之。身足能消。我身佛身。有何差别。但与我服。即皆效佛。日日亦服三十二两。药在体中流注诸脉。身力微弱不能消转。举身支节。极患苦痛。呻吟唤呼。烦愦宛转。

  【白话】

  祇域答道:“如来的身体和你不一样。你如果服多了,肯定会增加病患。”提婆达多说:“我如果服用三十二两,自身足能消化,我的身体和佛身,有什么差别呢?只管给我服用就是了。”他于是仿效佛,也天天服三十二两。药在体内流注于众经脉中,因身力微弱不能够消化,以至全身肢体关节极其痛苦,呻吟大叫,烦乱地辗转反侧。

  【古文】

  世尊怜愍。即遥伸手以摩其头。药即时消。痛患除愈。病既得愈。看识佛手。因而言曰。悉达余术。世不承用。复学医道。善能使知。于时阿难。闻说此语。情用怅恨。长跪白佛。提婆达多。不识恩养。世尊慈矜。为之除患。方更吐此不善之言。有何情怀。能生此心。长夜思嫉。向于世尊。

  【白话】

  世尊怜悯他,于是从远处伸过手给他摩顶,顿时药力消散,痛苦遣除。病愈后,提婆达多一看之下,认出是佛手,于是说:“悉达多的某种法术,世人都不屑一用。不过也能看出他曾经学过一点医术。”当时阿难听到这句话,心中十分惆怅痛恨,长跪着对佛说:“提婆达多真不知恩惠,世尊如此慈爱,为他消除病患,他却口吐如此不善之语。他到底怀着什么样的鬼胎才产生如此恶心,对世尊嫉妒不休呢?”

  【古文】

  佛告阿难。提婆达者。不但今日怀不善心欲中伤我。过去世时亦常恶心。杀害于我。阿难白佛。不审过去伤害之事。因缘云何。佛言善听。当为汝说。应曰唯然世尊。诺当善听。佛告阿难。过去久远。不可计数阿僧祇劫。此阎浮提有一大城。名波罗奈。尔时国王。名梵摩达。凶暴无慈。奢淫好乐。每怀恶忌。好为伤害。

  【白话】

  佛告诉阿难:“提婆达多不但现今怀着不善心想伤害我,而且在过去世时,也经常生恶心杀害我。”阿难对佛说:“不知过去他伤害你的事情,其中的因缘是怎样的呢?”佛说:“好好听着,我为你宣说。”阿难说:“是的,世尊,我会用心听。”佛告诉阿难:“久远不可计数阿僧祇劫以前,此阎浮提有一座名叫波罗奈的大城,当时的国王名为梵摩达。他为人凶暴,无有慈爱,淫佚无度贪恋玩乐,经常心怀邪恶,喜好伤害众生。

  【古文】

  尔时其王。欻于梦中。见有一兽。身毛金色。其诸毛端。出金光明。照于左右。皆亦金色。觉已自念。如我所梦。世必有此。当敕猎者求觅其皮。作是念已。召诸猎师。而告之曰。我梦有兽。身毛金色。毛头出光。殊妙晃朗。想今国界。必有此物。仰汝等辈广行求捕。若得其皮。当重赐与。令汝子孙。食用七世。若不用心。求不得者。当俱诛灭汝等族党。

  【白话】

  有一次,他忽然在梦中看见一头金毛野兽,毛尖放出金色光明,将四周也照得金光灿烂。醒来后心想:‘我梦见的奇兽,世上也必定会有。应当令猎人去寻找它的毛皮。’这样想过后,就召集众猎人,告诉他们说:‘我梦见一头野兽,浑身长满金毛,毛尖发出奇妙明亮的金光。我想如今国内一定有此动物,希望你们广泛地进行搜捕。如果能得到它的毛皮,必有重赏,令你们的子孙七代也享用不尽。如果不用心猎捕,得不到的话,就把你们的亲族全部诛灭。’

  【古文】

  时诸猎师。得王教已。忧愁愦愦。无复方计。聚会一处。共论此事。王所梦兽。生未曾睹。当于何所而求觅此。若今不得。王法难犯。我曹徒类。永无活路。论此事已。益增闷恼。又复有言。此山泽中。毒虫恶兽。亦甚众多。远行求觅。必不能得。交当丧身。困死林野。且私募一人。令行求之。

  【白话】

  这些猎人,得到国王命令后,忧愁烦闷无计可施,于是聚会到一起共同商议此事:‘国王所梦到的野兽平生从未见过,应该到哪里去寻找呢?如果找不到,王法又不可触犯,我们这些人就绝无活路了!’这样议论后,更加烦恼。又有人说:‘旷野中还有很多的毒虫、猛兽。如果深入里面去寻找,肯定不能够得到,一个接一个地丧命,困死在林野而已。不如私下里招募一个人,让他去寻找。’

  【古文】

  众人言善。更相简练。晓劝一人。汝可尽力广行求觅。若汝吉还。我曹合物。当重赏汝。设令山泽遇害不还。亦当以物与汝妻子。其人闻此。心自念言。为此众人。分弃身命。内计已定。即可当行。办道路具。涉险而去。

  【白话】

  众人都说:‘好!’于是挑选一人,劝他说:‘你可以全力以赴地远行寻找,如果成功而还,我们就将各自的财物合起来重重赏你;如果在旷野中遇害不归,我们也将这些财物送给你的妻子儿女。’这个人听完后,心想:‘为了这么多人,我理应舍弃自己的生命!’打定主意,就答应下来去找。于是置办各种路上用品,冒险出发。

  【古文】

  行已经久。身羸力弊。天时上暑。到热沙道。唇干渴乏。郁蒸欲死。穷酸苦切。悲悴而言。谁有慈悲。矜怜我者。当见拯济。救我身命。时山泽中。有一野兽。名曰锯陀。身毛金色。毛头光明。遥闻其语。甚怜愍之。身入冷泉。来至其所。以身裹抱。小还有力。将至水所。为其洗浴。行[ 行:副词,复;又。]拾菓蓏[ 蓏:luǒ,瓜类植物的果实。]。来与食之。

  【白话】

  走了很长时间,已是身体疲弱,气力衰竭。当时正是酷暑天气,到了热沙路上,嘴唇干裂,又渴又累,闷热地快要死去。他心中酸苦绝望,悲伤无力地哀鸣道:‘有谁能慈悲怜悯我,救我一命啊!’当时山野中有一头名为锯陀的野兽,皮毛金色,毛尖放光。它远远地听到了这个人的话,非常怜悯他,于是跳入冷泉,来到他所在之处,用身体怀抱。待他稍微恢复体力,就把他带到水边,为他洗浴。又拾了些瓜果给他吃。

  【古文】

  体既平复。而自念言。今睹此兽。毛色金光。正是我王所求之者。然我垂死。赖其济命。感识其恩。未能酬报。何能生心。当害于此。若复不获。彼诸猎师。宗党徒类。当被诛戮。念此事已。悲不自胜。

  【白话】

  这人身体恢复后,心中暗想:‘看来这头毛色光明的奇兽就是我王所需要的。然而我垂死之际,全靠它救我一命,感念它的恩德尚未加以报答,怎么能生恶心来加害它呢?可如果不将它捕获,那些猎人及其宗族亲友就要被诛灭啊!’想到这儿,不胜悲伤。

  【古文】

  锯陀问言。何以不乐。垂泣而说心所怀事。锯陀语言。此事莫忧。我皮易得。计我前世。舍身无数。未曾为福。而能舍寿。今以身皮。济彼众命。心怀欢喜。如有所获。但剥取皮。莫便绝命。我已施汝。终无悔恨。

  【白话】

  锯陀问道:‘为什么不高兴呢?’他垂泪述说了所怀心事。锯陀听完之后说:‘不用为此事犯愁,我的皮毛容易得到。想我过去世中,虽曾无数次失去身体,但从来没有为了积福德而舍弃寿命。如今能够用此身毛皮救那么多人的性命,我心中满怀欢喜,就像自己得到很大收获一样。不过只可剥取我的皮,不要害我性命,我已决定把皮布施给你了,绝对不会后悔。’

  【古文】

  尔时猎师。即徐剥皮。尔时锯陀。即自立愿。今我以皮。用施此人。救彼众人所爱之命。持此功德。施及众生。用成佛道无上正真。普度一切生死之苦。安着涅槃永乐之处。作此愿已。三千国土。六变震动。诸天宫殿。动摇不宁。

  【白话】

  于是猎人就慢慢地剥下了它的毛皮。而锯陀自己则立下誓愿说:‘如今我将皮毛布施给此人,拯救了众多猎人所珍爱的生命。愿将此功德普施一切众生,以成就无上正真佛道,普度一切感受生死痛苦的众生,将他们安置在永远安乐的地方!’立下此愿后,三千大千世界六种震动,诸天所居的宫殿动摇不宁。

  【古文】

  各用惊愕。推寻其相。见于菩萨剥皮布施。即从天下来到其所。散花供养。涕泪如雨。剥皮去后。身肉赤裸。血出流离。不可看睹。复有八万蝇蚁之属。集其身上。同时唼[ 唼:shà,泛指咬、吃。]食。时欲趣穴。复恐伤害。忍痛自持。身不动摇。分以身施。死于彼中。

  【白话】

  天人们感到十分惊愕,寻找原因,结果看见菩萨剥皮而行布施。于是立即从天而降,来到菩萨所在处,散花供养,泪如雨下。皮剥掉后,锯陀赤裸肉身,血流不止,使人不忍目睹。这时又来了八万蝇、蚁等虫子聚集在身上,一起咬食。当时它想回到洞中,又唯恐伤害到这些蝇蚁,就一直强忍疼痛身不动摇,自忖理应以身布施,死在其中。

  【古文】

  时诸蝇蚁。缘食菩萨身者。命终之后。皆得生天。尔时猎师。担皮到国。奉上于王。王见欢喜。奇之未有。善其细软。常敷用卧。心乃安隐。情用快乐。如是阿难。欲知尔时兽锯陀者今我身是。彼梵摩达王。今提婆达是。八万诸虫。我初成佛。始转法-轮。上八万诸天得道者是。

  【白话】

  那些蝇蚁由于吃了菩萨身肉,死后都得以转生天界。那位猎人担着毛皮回到都城。奉献给国王。国王见后十分欢喜,感觉是前所未有的奇物,欣赏它的细软,便经常铺作卧具,心中这才满足快乐。阿难,想知道当时锯陀奇兽是谁吗?就是如今的我。那个梵摩达王,就是如今的提婆达多。诸八万虫子,就是我刚成佛初转法-轮之际,得道的八万天子。

  【古文】

  此提婆达。于彼世时伤害于我。乃至今日。犹无善心。长夜思害。欲相中伤。贤者阿难。及诸会者。闻佛所说。悲怅兼怀。各自感励。勤求法要。有得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者。有种辟支佛因缘者。有发无上佛道意者。有住不退地者。咸各欢喜。敬戴奉行。

  【白话】

  这个提婆达多,在前世时就曾经伤害过我,乃至于今仍然没有善心,日夜想着进行伤害。”贤者阿难以及与会大众,听闻佛语,怅然伤感,各自激励勤求法要,有的证得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果,有的种下辟支佛因缘,有的发起无上佛道之心,有的住于不退转地。无不欢喜,恭敬地奉行。
点击数: 收藏本文】【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