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妙觉善缘_初学入门_深信因果_贤愚经_

贤愚经

七瓶金施缘品第二十八


  【古文】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尔时诸比丘。各各异国。随意安居。经九十日。安居[ 安居:意译为雨期。为修行制度之一。又作夏安居、雨安居、坐夏、夏坐、结夏、坐腊。印度夏季之雨期达三月之久。此三个月间,出家人禁止外出而聚居一处以致力修行,称为安居。此系唯恐雨季期间外出,踩杀地面之虫类及草树之新芽,招引世讥,故聚集修行,避免外出。]已竟。各诣佛所。咨受圣教。

  【白话】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当时众比丘都在其他国家,随意安居。经过九十天安居圆满后,他们纷纷前往佛处,请问法义,接受佛陀的教诲。

  【古文】

  尔时世尊。与诸比丘。隔别经久。慈心愍伤。即举千辐相轮神手。而慰喻之。下意问讯。汝等诸人。住在僻远。饮食供养。得无乏耶。如来功德。世无俦[ 俦:chóu辈,同类。]类。今乃下意。瞻诸比丘。特怀谦敬。

  【白话】

  世尊与众比丘分开了很长时间,非常慈爱关怀他们,便伸出千辐轮相的神手安慰他们。并和蔼地问候道:“你们居住在僻远地方,饮食供养不缺乏吧。”如来的功德世上无与伦比,现今却怀着谦敬之心瞻望众比丘。

  【古文】

  阿难见之。甚怪所以。即白佛言。世尊出世。最为殊特。功德智慧。世之希有。今乃下意。慰谕问讯诸比丘众。何其善耶。不审世尊。兴发如是谦卑之言为远近耶。世尊告曰。欲知不乎。明听善思。当为汝说。奉教善听。

  【白话】

  阿难见此情景,感到非常希奇,不知其所以然。于是向佛请问:“世尊出世最为殊胜罕见,功德智慧也是世所希有。如今却如此谦卑问讯众比丘,何其善哉!不知世尊说如此谦卑的话,是从何时开始的?”世尊说道:“你想知道吗?谛听善思,我会为你宣说。”阿难依佛所教认真地听闻。

  【古文】

  佛告阿难。过去久远。无数无量不可思议阿僧祇劫。此阎浮提。有一大国。名波罗奈。时有一人。好修家业。意偏爱金。勤力积聚。作役其身。四方治生。所得钱财。尽用买金。因得一瓶。于其舍内。掘地藏之。如是种种。勤身苦体。经积年岁。终不衣食。聚之不休。乃得七瓶。悉取埋之。

  【白话】

  佛对阿难说:“过去久远无数无量不可思议阿僧祇劫以前,此阎浮提有一个大国,名叫波罗奈。当时有一个人勤俭持家,特别喜爱黄金,孜孜不倦地积聚。他不怕劳累身体,到处谋生,所挣得的钱全部用来买金子,积累了一瓶后,在他屋内挖坑埋藏起来。就这样年复一年辛辛苦苦地积攒,节衣缩食,不断地积累,才得到七瓶金子,都埋藏在地下。

  【古文】

  其人后时。遇疾命终。由其爱金。转身作一毒蛇之身。还其舍内。守此金瓶。经积年岁。其舍磨灭。无人住止。蛇守金瓶。寿命年岁。已复向尽。舍其身已。爱心不息。复受本形。自以其身。缠诸金瓶。

  【白话】

  后来这个人患病死去,由于贪爱金子,转世变为一条毒蛇,返回到他曾经居住的房内,看守那七个金瓶。经过若干年以后,屋舍颓废,无人居住。看守金瓶的毒蛇寿命也到了尽头,死后由于爱金的心不息,所以又投生为蛇,用身体缠绕这些金瓶。

  【古文】

  如是展转。经数万岁。最后受身。厌心复生。自计由来。为是金瓶。而受恶形。无有什已。今当用施快福田中。使我世世蒙其福报。思惟计定。往至道边。窜身草中。匿身而看。设有人来。我当语之。

  【白话】

  就这样辗转经过了数万年,最后一次受生为蛇时,它对自身萌生了厌恶心。自己想到:长久以来为了金瓶的缘故,而投生为丑恶的身形,没有尽头。如今应该把金子布施给善妙福田,使自己世世感受布施的福报。’思惟决定后就来到路边,窜入草丛中,藏身探头四处张望,如果有人过来,我就告诉他这件事。

  【古文】

  尔时毒蛇见有一人顺道而过。蛇便呼之。人闻呼声。左右顾望。不见有人。但闻其声。复道而行。蛇复现形。唤言咄人可来近我。人答蛇言。汝身毒恶。唤我用为。我若近汝。傥为伤害。蛇答人言。我苟怀恶。设汝不来。亦能作害。其人恐惧。往至其所。蛇语人言。吾今此处。有一瓶金。欲用相托供养作福。能为之不。若不为者。我当害汝。其人答蛇。我能为之。

  【白话】

  这时毒蛇见到一人恰好顺道而过,蛇便呼唤他。那个人听到呼唤之声,左顾右盼,不见人影,只听到声音,于是又继续向前走。蛇只好从草丛里爬了出来,说道:喂,那个人,到我跟前来。那人回答蛇说:‘你身体有恶毒,叫我干什么?我如果靠近你,或许被你伤害。’蛇答道:‘我如果怀有恶心,即便你不过来,我也能伤害你。’那人感到恐惧,只好来到蛇旁。蛇对那个人说:‘如今我这里有一瓶金子。想托付你帮我供养积福,你能做到吗?如果不做,我就伤害你。’那人就说:‘我能做到。’

  【古文】

  时蛇将人。共至金所。出金与之。又告之曰。卿持此金。供养众僧。设食之日。好捻[ 捻:niē,同“捏”。]持一阿翰提来。取我轝去。其人担金。至僧伽蓝。付僧维那。具以上事。向僧说之。云其毒蛇。欲设供养。克作食日。僧受其金为设美饍。作食日至。其人持一小阿翰提。往至蛇所。蛇见其人。心怀欢喜。慰喻问讯。即盘其身。上阿翰提。于是其人。以氎覆上。担向佛图。

  【白话】

  这时蛇将那人带到藏金瓶的地方,示出一瓶金给那个人。又对那个人说:‘你拿着这瓶金子供养僧众。设斋那一天,你好好提一个篮子来,把我带过去。’那人担着金子来到寺院,交付给维那师。

  将上面所发生的事向僧众说明:那条毒蛇想作供养,请定下供斋的日期。僧众接受了这个瓶金,开始筹办美食斋饭。斋会的那天,那个人拿着一个小篮子来到蛇那里。蛇看到那个人如约而至,非常欢喜,安慰问讯他,并爬入篮子里盘起身。于是那个人就用布盖上,担着它向寺院走去。

  【古文】

  道逢一人。问担蛇人。汝从何来。体履佳不。其人默然不答彼问。再三问之不出一言。所持毒蛇。即便嗔恚。含毒炽盛。欲杀其人。还自遏折。复自思念。云何此人。不知时宜。他以好意。问讯进止。郑重三问。无一言答。何可痴耶。作是念已。毒心复兴。隆猛内发。复欲害之。临当吐毒。复自思惟。此人为我作福。未有恩报。如是再三。还自奄伏。此人于我。已有大恩。虽复作罪。事宜忍之。

  【白话】

  路上遇到一个人,他问担蛇人:‘你从哪来?身体累不累?’担蛇人默然不答。那个人又再三问询,他仍然一声不吭。毒蛇见此十分恼怒,口中毒液炽盛,想咬死担蛇人,不过它强忍住了。过一会儿又想:‘此人为何如此不通情理,人家好心好意向你问候,郑重再三地问候,你却一声不吭,真是太可恶了。’想到这儿,毒心又萌发,猛烈炽盛,又想再次咬死担蛇人,正要吐毒,心中又想:‘此人为我作功德,我还没有报答他的恩德。’如是反复三次,还是在篮子里未动。它心想:‘这个人对自己有大恩德,虽然他有过失,但还是容忍为好。’

  【古文】

  前到空处。蛇语其人。下我着地。穷责极切。嘱诫以法。其人于是。便自悔责。生谦下心。垂矜一切。蛇重嘱及。莫更尔耶。

  【白话】

  当走到前面的空旷处时,蛇对担蛇人说:‘把我放到地上。’然后非常严厉地呵斥那个人,并告诫他应如何做。担蛇人于是心中悔恨自责,萌生谦逊心,敬重怜悯一切。蛇又反复叮嘱他说:‘再也不要这样做了。’

  【古文】

  其人担蛇。至僧伽蓝。着众僧前。于时众僧。食时已到。住街而立。蛇令彼人次第付香。自以信心。视受香者。如是尽底。熟看不移。众僧引街。绕塔周匝。其人捉水。洗众僧手。蛇怀敬意。观洗手人。无有厌心。众僧食讫。重为其蛇。广为说法。蛇倍欢喜。更增施心。将僧维那。到本金所。残金六瓶。尽用施僧。作福已讫。便取命终。由其福德。生忉利天。

  【白话】

  那个人担蛇来到寺院里,把蛇放在僧众面前。吃饭时间已到,僧众们排队站立。蛇让那个人依次献香,自己以信心看着那些受香者,就这样一直注视到最后,目不转睛。接着在僧众的带领下转绕佛塔。之后那个人拿水为僧众洗手,蛇怀着无限敬意看着洗手者,无有厌倦心。僧众用食后,又为那条蛇广说佛法,蛇倍加欢喜,更增加了布施心。于是带着维那师到原来藏金子的地方,把剩下的六瓶金子全部布施给僧众。做完这个福德后,蛇便死去了,依靠其福德转生到忉利天。”

  【古文】

  佛告阿难。欲知尔时持蛇人者。岂异人乎。则我身是。尔时毒蛇者。今舍利弗是。我乃往日担蛇之时。为蛇见责。惭愧立誓。生谦下心。等视一切。未曾中退。乃至今日。时诸比丘。阿难之等。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白话】

  佛告诉阿难:“要知道当时的那个担蛇人,并非别人,就是我自己;当时的毒蛇,就是现在的舍利弗。我在往昔担蛇的时候,被蛇责备,惭愧之下立下誓愿:一定要生起谦下之心,平等对待一切众生。此愿从来没有退失,一直到今天。”阿难等众位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点击数: 收藏本文】【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