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妙觉善缘_初学入门_深信因果_贤愚经_

贤愚经

摩诃令奴缘品第三十一


  【古文】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迦维罗卫[ 迦维罗卫:竺法兰对汉明云:迦毗罗卫者,大千之中也。瑞应经曰:‘菩萨下当世作佛,托生天竺迦维罗卫国,迦维罗卫者,天地之中央。]国。尼拘卢陀[ 尼拘卢陀:植物,又作尼瞿陀,尼俱陀,尼拘律,尼拘尼陀,尼俱类,尼拘类陀,尼拘娄陀,尼拘屡陀,诺瞿陀等。树名。即榕树也。]僧伽蓝[ 僧伽蓝:译为众园,或丛林,是僧众所居住的园林,也是寺院的通称。]。佛初还国。于时诸释。观佛威仪。相好殊异。身体金色。三十二相[ 三十二相:一、足安平,二、足千辐轮,三、手指纤长,四、手足柔软,五、手足缦网,六、足跟圆满,七、足趺高好,八、腨如鹿王,九、手长过膝,十、马阴藏,十一、身纵广,十二、毛孔青色,十三、身毛上靡,十四、身金光,十五、常光一丈,十六、皮肤细滑,十七、七处平满,十八、两腋满,十九、身如师子,二十、身端正,二十一、肩圆满,二十二、口四十齿,二十三、齿白齐密,二十四、四牙白净,二十五、颊车如师子,二十六、咽中津液得上味,二十七、广长舌,二十八、梵音清远,二十九、眼色绀青,三十、睫如牛王,三十一、眉间白毫,三十二、顶成肉髻。]。视之无厌。各共群聚街陌市里。异口同音。叹说如来。于此众中。无有俦类。实可敬哉。时诸比丘。闻是论已。并共白佛。说其诸人叹咏之词。

  【白话】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在迦维罗卫国尼拘卢陀寺院内。佛陀刚刚回到自己的国家,这时释迦族人目睹佛陀的威仪庄严,相好无比,身体金色,具三十二相,令人百看不厌。大家集聚在街市巷里,异口同声地赞叹如来:“在这大众中没有可与之相比的,实在是令人尊敬啊。”比丘们听到了这样的议论后,将这些人对如来的赞叹告诉世尊。

  【古文】

  于时世尊。告诸比丘。汝等当知。吾乃往昔。于此众中。最尊最妙。不但今日。时诸比丘。各共白佛。不审世尊。过去世时。于此众中。最尊最妙。其事云何。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谛听谛听。善著心中。吾当为汝。具足解释。过去世事。对曰唯然。愿乐欲闻。

  【白话】

  这时世尊便向比丘们说道:“你们应当知道,我在过去世,在大众中也是最尊最妙的,不只今日而已。”于是比丘们问佛陀道:“不知世尊过去世在大众中最尊最妙,是怎么一回事呢?”世尊对比丘们说:“谛听、谛听,牢记在心,我为你们详细解说过去世的事情。”比丘们答道:“是的!我们很想听。”

  【古文】

  佛便为说。过去无量。不可思议。阿僧祇劫。此阎浮提。有大国王。名曰令奴。其王统领。八万四千诸小国王。一万大臣。五百太子。夫人婇女。合有二万。

  【白话】

  世尊便为他们说道:“过去无量不可思议阿僧祇劫以前,阎浮提有一位大国王名叫令奴。此大国王统领八万四千位小国王,有一万名大臣、五百位太子,夫人、宫女共有二万人。

  【古文】

  最大夫人。字提婆跋提。最后怀妊。生一太子。其儿端正。身紫金色。其发绀青。两手掌中。千幅轮相。其左足底。有马形相。其右足底。有白象相。其儿福德。人中奇尊。即依父母。而为立字提婆令奴。乳晡长大。

  【白话】

  其最大的夫人叫‘提婆跋提’,最后怀孕生下一位太子。这位太子相貌端正,身体紫金色,头发天蓝色,两个手掌中有千辐轮相,其左脚底有马的形相,右脚底有白象的形相,这个孩子的福德,在世人中特别尊贵,于是便依循父母的名字,起名为‘提婆令奴’,乳晡长大。

  【古文】

  令奴大王。卒遇时病。其命将终。诸小国王。群臣太子。咸来问病。因问大王。假其终没。诸王太子。谁应绍嗣。时王报曰。若我诸子。有能具足十功德者。乃立为王。何等十德。一者身紫金色。其发绀青。二者两手掌中。有金轮相。具足不缺。三者其右足底。有白象相。四者其左足下。有马形相。

  【白话】

  令奴大王突然感染疾病,将要去世。各小国王、群臣与太子们都来探视病情,询问令奴大王:‘如果您去世了,各位太子,谁应继承王位?’令奴大王告言:‘如果我的这些太子中,有谁完全具备十种功德,才可奉为大王。哪十项功德呢?第一,身体紫金色,其发天蓝色;第二,两个手掌中有金轮相,无所缺乏;第三,右脚底有白象的形相;第四,左脚底有马的形相;

  【古文】

  五者著王衣服。与身相可。不大不小。六者坐王御座。威德巍巍。其坐安隐。七者诸王群臣。欢喜敬礼。称善无量。入于后宫。夫人婇女。踊跃欢喜。作礼恭敬。八者若将至于天祠。泥天木像。悉为作礼。九者福德威力。能雨七宝。称给一切。十者其母是谁。提婆跋提夫人所生。若有具足是十功德。斯乃立之。用作大王。

  【白话】

  第五,穿上国王的衣服,与身材相配,不大不小;第六,坐上国王宝座,威德巍巍,其座位安稳;第七,各小国王与群臣,欢喜恭敬,无限赞叹。入于后宫,夫人宫女踊跃欢喜,向其行礼致敬;第八,如果到祭天的祠堂,泥塑木刻神像都向他行礼;第九,他的福德威力,能感天上降下七宝,满足一切的需求;第十,他是由提婆跋提夫人所生。倘若具足这十项功德,才拥立他为大王。’

  【古文】

  教敕已竟。无常对至。遂便命终。诸王臣民。五百子中。从其大者。次以十事。观相其身。此诸太子。身无金色。发无绀青。手掌无轮。足底无有象马之相。著王者服。不相应当。坐于御座。其木师子。惊张起立。欲搏啮之。诸王臣民。悉不敬礼。将至宫内。夫人婇女。悉不欢喜。无礼敬者。设入天词。自礼天像。诸余泥木天像。悉不作礼。语使雨宝。亦复不能。又复不是提婆跋提夫人所生。乃至五百诸大太子。于十事中。乃无一事。

  【白话】

  国王吩咐完后,无常到来,便死去了。各王、臣民在五百名太子中,由年长者开始,依次以十项功德观察他们。这些太子,身非金色,头发非天蓝色,手掌没有金轮相,足底也没有白象和马的形相,穿上王袍,不能合身,坐在宝座上,座上的木雕狮子惊慌地站起来想要嘶咬,各王和臣民都不敬礼,来到后宫,夫人宫女都不高兴,更没有人行礼,若进入祭天的祠庙,对神像行礼,那些泥塑木刻的神像都不向他行礼,让天降下七宝,也不能应验,况且又不是提婆跋提夫人所生。结果五百位太子,没有人能具备十种功德中的一种。

  【古文】

  最下小子。身紫金色。其发绀青。看其两手。轮相具足。睹其脚底。象形马相。昞然如画。著王法服。与身相可。坐于御座。福德巍巍。诸王臣民。无不敬礼。入于后宫。夫人婇女。敬奉作礼。将至天词。泥木天像。悉皆为礼。教使雨宝。始语即雨。问是谁生。提婆跋提夫人所生。十事具足。诸王臣民。即拜为王。

  【白话】

  只有最小的那位太子,身紫金色,其发天蓝色,看其两手,都有金轮相,观其脚底,白象形状、马相仿佛如画,穿上王袍正好合身,坐在国王宝座上福德巍巍,诸王及臣民无不向他行礼,入于后宫,夫人宫女恭敬行礼,来到祭天祠庙,泥木神像皆向他行礼,让天降宝,话音刚落则宝如雨下,问他是何人所生,答是提婆跋提夫人所生。十种功德完全具备,众小王和臣民便拜为大王。

  【古文】

  至十五日。日初出时。有金轮宝[ 金轮宝:(亦名胜自在),金轮者,其轮千辐,径一丈四尺,具足毂辋雕文刻镂,众宝间错,光明洞达,天匠所成,非世所有也。谓转轮圣王既得此轮,随王心念,轮则为转,案行天下,须臾周匝,是为金轮宝。]。从东方来。轮有千辐。纵广一由旬。王即下座。右膝著地。跪而言曰。若我福德。应为王者。轮当称[ 称chèn:相当;符合。]我。即如其言。来在殿前。住虚空中。

  【白话】

  登基后第十五日,太阳初升时,有金轮宝从东方而来,轮有千辐,纵广达一由旬。国王便走下宝座,右膝着地,跪着说道:‘倘若我的福德应当为王,则金轮宝应如我意’说完便如其言,金轮来到宫殿前,停在虚空中。

  【古文】

  白象宝[ 白象宝:(亦名青山),白象者,谓转轮圣王清旦升殿,有白象宝忽然出现,其身纯白,其首杂色,口有六牙,牙七宝色,力能飞行。若王乘时,一日之中,周遍天下,朝往暮回,不劳不疲;若行渡水,水不动摇,亦不濡足,是名白象宝。]者。从香山来。毛尾贯珠。若王乘上。象皆能飞。从朝至午。遍四天下。若以足行。足所触地。即成金沙。绀马宝[ 绀马宝:(亦名勇疾风),绀马者,青赤色马也。谓转轮圣王清旦升殿,有绀马宝忽然出现,髦鬣贯珠,洗刷之时,珠则堕落,须臾之间,更生如故;其珠鲜洁,色胜于前。鸣声远闻一由旬内,力能飞行。王若乘之,案行天下,朝去暮回,力不疲极。马脚触尘,皆成金沙,是名绀马宝。]者。身绀青色。其马毛尾。皆悉珠色。皆雨七宝。若王乘上。一食之顷。游四天下。不疲不劳。

  【白话】

  白象宝从香山而来,尾巴上穿着宝珠,如果国王乘坐,白象便能飞,从早晨到中午走遍四天下,如果白象步行,象足所触之地立即变成金沙。身体天蓝色的绀马宝,毛和尾巴都泛着珠宝般的光泽,能降七宝。如果国王坐上它,一顿饭的功夫便走遍四天下,不疲倦也不劳累。

  【古文】

  神珠宝[ 神珠宝:谓转轮圣王清旦升殿,有神珠宝忽然出现,其色莹洁无有瑕类,夜悬空中,随国大小,明照内外,如昼无异,是名神珠宝。]者。自然而至。其珠光明。昼夜恒照百二十里内。复能雨于七宝。称给一切。玉女宝[ 玉女宝:(亦名净妙德),玉女者,谓颜貌端正,色相具足,身则冬温夏凉,于诸毛孔出旃檀香,口出青莲华香,言语柔软,举动安详;食自消化,非同世间女人,是名玉女宝。]者。自然而至。端正殊妙。称适王意。典藏臣者。王须七宝。随意给足。终无乏尽。

  【白话】

  自然而至的神珠宝,其所发光明,昼夜皆能照彻方圆一百二十里之内,而且能降下七宝,满足一切所需。玉女宝也自然而至,仪态端正,极其美妙,一切均顺适满足国王的心意。国王所需的七宝,典藏臣都能随意地提供,令其充足,永远不曾缺乏。

  【古文】

  其典兵臣。王若欲须四种兵[ 四兵(名数):一象兵,二马兵,三车兵,四步兵,是曰轮王之四兵。见长阿含经六。]时。顾视之顷。诸兵悉集。行阵严整。威力非凡。七宝既具。坐自思惟。吾享斯位。皆由前身宿种福业。乃致之耳。今当绍继使不断绝。即以香汤。洗浴其身。著新净衣。手执香炉。向于东方。跪而言曰。东方快士。来受我请。即时便有二万辟支佛。来至王宫。

  【白话】

  还有典兵臣,国王如果需要四种兵时,转瞬之间,四兵全部集结,行阵威严整齐,威力非凡。七宝已具备,国王自己思惟:‘我现在享受的王位,皆由前世修种种福业所致,今后应当继承使它不断绝。’便用香水洗浴身体,穿上新的干净衣袍,手持香炉,向东方跪着说道:‘东方的圣者,请来接受我的供养。’即刻便有二万辟支佛来到王宫。

  【古文】

  南西北方。悉皆请之。时有六万辟支佛。来受王请。王与诸臣。四事供养。其八万四千诸小国王。离家来久。即启大王。欲辞还国。王即听之。

  【白话】

  国王又于南方、西方和北方如是邀请,这时复有六万辟支佛如请而至。国王和群臣皆以四事供养。八万四千众小国王离家来此已经很久,便禀告国王,想告辞回国,国王便同意了他们的请求。

  【古文】

  因启王曰。此中快士。其数甚众。愿王垂愍。减省少许。与臣供养。愿使将来共享斯福。于时大王。即以四方辟支佛。与诸小王。随时供养。经八万四千岁。诸王臣民。命终之后。皆得生天。

  【白话】

  于是各小国王都启奏道:‘这里圣者数量众多,恳求大王垂怜悲愍,将您供养的圣者略微减少,分给臣子供养,愿将来能共享这份福德。’于是国王便将四方辟支佛分给各小国王,随时供养,经过八万四千年。众小王和臣民命终后,都得以转生天界。”

  【古文】

  佛告诸比丘。欲知尔时令奴王者。今现我父白净王是。尔时提婆跋提夫人者。今现我母摩诃摩耶是。尔时提婆令奴王者。今我身是。尔时五百太子者。今此五百释是。我乃尔时。于诸人中。最为尊妙。吾今成佛。众相具足。于此众中。最为奇妙。

  【白话】

  佛告诉比丘们:“要知道那时的令奴大王,便是现在我的父亲净饭王;那时的提婆跋提夫人,便是现在我的母亲摩诃摩耶;那时的提婆令奴大王,便是现在的我;那时的五百太子,便是现在这五百位释迦族人。我当时在众人中最为尊贵善妙,今天我已成佛,众相具足,在此众人中最为奇妙。”

  【古文】

  时诸大会。闻佛所说。有得须陀洹者。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者。有种辟支佛因缘者。有发菩萨心成不退者。众坐欢喜。顶戴奉行。

  【白话】

  这时与会大众听闻佛陀所说,有得须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罗汉果的,有种下辟支佛因缘的,有发菩萨心获不退转果位的。大众欢喜,恭敬地奉行!
点击数: 收藏本文】【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