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妙觉善缘_初学入门_深信因果_贤愚经_

贤愚经

散檀宁缘品第三十四


  【古文】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与诸弟子千二百五十人俱。尔时国中。有五百乞儿。常依如来。随逐众僧。乞丐自活。经历年稔[ 稔:rěn,年。]。厌心内发。而作是言。我等诸人。虽蒙僧福得延余命。苦事犹多。

  【白话】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这时世尊与诸弟子一千二百五十人在一起。当时,国中有五百个乞丐,经常依靠如来,跟随僧众到处乞讨过活。经过几年后,他们内心中产生厌恶,纷纷说道:“我们众人虽然承蒙佛僧的福德得以维持生命,可令人苦恼的事依然很多。”

  【古文】

  咸作是念。我等今者。宁可从佛求索出家。共诣佛所。于是众人。即共白佛。如来出世。甚为难遇。我等诸人。生在下贱。蒙尊遗恩。济活身命。既受殊养。贪得出家。不审世尊。宁可得不。

  【白话】

  都生起这种念头:“我们如今宁愿到佛前乞求出家吧。”于是众人便来到佛前,一同对佛祈请说:“如来出世,甚为难遇。我们这些人,出生下贱,蒙受世尊恩德才使我们得以活命,既然已受到特殊养护,我们还希望出家,不知世尊能否同意?”

  【古文】

  尔时世尊。告诸乞儿。我法清净。无有贵贱。譬如净水。洗诸不净。若贵若贱。若好若丑。若男若女。水之所洗。无不净者。又复如火所至之处。山河石壁。天地所有。无大无小。一切万物。其被火者。无不燋燃。又复我法。犹如虚空。男女大小。贫富贵贱。有入中者。随意自恣。

  【白话】

  世尊告诉这些乞丐:“我的法是清净的,没有高低贵贱之分,譬如用净水清洗不净物。或贵或贱、或美或丑、或男或女,用水清洗后没有不干净的。又如烈火,所到之处,山河石壁,天地间所有万物,不管大小,一切万物,只要被烧,没有不燃烧的。再者,佛法犹如虚空,男女老少、贫富贵贱,进入其中的人都能随意享受佛法。”

  【古文】

  时诸乞儿闻佛所说。普皆欢喜。信心倍隆。归诚向佛。求索入道。世尊告曰。善来比丘。须发自堕。法衣在身。沙门形相。于是具足。佛为说法。心开意解。即尽诸漏。成阿罗汉。

  【白话】

  这时这些乞丐闻佛所说,都十分欢喜,信心倍增,诚心皈依佛陀,请求入道。世尊说:“善来比丘!”于是须发自落,法衣披身,他们便具备了沙门的形象。佛为他们解说妙法,他们听后心开意解,断尽所有的三界烦恼,都证得阿罗汉果。

  【古文】

  于时国中。诸豪长者庶民之等。闻诸乞儿佛听入道。皆兴慢心。而作是言。云何如来。听此乞匃下贱之人。在众僧次。我等诸人。傥修福业。请佛众僧。供养食时。奈何令此下贱之徒。坐我床席。捉我食器。

  【白话】

  当时,国内众位豪贵长者和庶民百姓听说佛已开许那些乞丐出家,都萌生轻慢心,纷纷说道:“为什么如来允许这些下贱的人在僧众行列呢?我们众人假如作福报,迎请佛及僧众供养饮食时,怎能让这些下贱的人坐我们的座垫,拿我们的食器呢?”

  【古文】

  尔时太子。名曰祇陀。施设供具。请佛及僧。遣使白佛。唯愿世尊明受我请及比丘僧。因令白佛。所度乞儿。作比丘者。我不请之。慎勿将来。佛便受请。

  【白话】

  这时太子祇陀安排供品,准备请佛及僧众。他派使者对佛说:“恳请世尊和僧众明日接受我的供养。”又让使者对佛说:“世尊所度化的乞丐比丘,我不请他们,千万不要将其带来。”佛便接受邀请。

  【古文】

  明日食时。佛及众僧。当应请时。告诸乞儿比丘。吾等受请。汝不及例。今可往至郁单越[ 郁单越:指四大部洲之一的北俱卢洲。]。取自然成熟粳米。还至其家。随意坐次自食粳米。

  【白话】

  次日到了吃饭时间,当佛及僧众将去接受邀请时,告诉乞丐比丘:“我们被邀请,而你们不在被请之列。如今你们可以去郁单越取自然成熟的粳米,然后到祇陀太子家,随意按次序坐下,你们自己吃粳米。”

  【古文】

  时诸比丘如命。即以罗汉神足。往彼世界。各各自取。满钵还来。摄持威仪。自随次第。乘虚而来。如雁王飞。至祇陀家。随次而坐。各各自食。于时太子。睹众比丘。威仪进止。神足福德。敬心欢喜。叹未曾有。

  【白话】

  这时,众位乞丐比丘按佛的吩咐,即以罗汉神足通去彼世界各自取食,满钵而归。他们摄持威仪,一个接着一个从空中飘然而至,如雁王一样飞翔。到达祇陀太子家中,依次第而落座后,各自食用粳米。这时太子见众比丘举止威仪,神足功德,便生起恭敬欢喜心,感叹前所未有。

  【古文】

  而白佛言。不审世尊。此诸圣贤大德之众。威神巍巍。众相具足。为从何方而来至此。甚可钦敬。唯愿如来。今当为我说其徒众本末因缘。佛告祇陀。若欲知者。善心听之。当为汝说。此诸比丘正是昨日所不请者。吾及众僧。向者欲来应太子请。此诸比丘。以不请故。往郁多越。取自然粳米。而自食之。

  【白话】

  他便请问佛陀:“世尊,不知道这些圣贤大德比丘,威神巍巍,众相具足,是从什么地方来到这里的?非常让人钦敬。恳请世尊现在为我宣说这些比丘僧众前后因缘。”佛告祇陀太子:“你如果想知道,应善心听闻,我会为你宣说。这些比丘众正是昨日没有被邀请的人。我和僧众,前些时候已答应太子的邀请,但这些比丘,因为没被邀请的缘故,便飞往郁多罗越取来自然粳米而各自食用。”

  【古文】

  尔时祇陀。闻说是语。极生惭愧。懊恼自责。我何愚蔽。不别明暗。又复言曰。世尊功德。难可思议。此诸乞儿。于此国中。最为下贱。今日乃得禀受清化。最蒙洪泽。既受现世安乐身福。复获永世无为之乐。如来今日。所以出世。但为此辈。更不存余。

  【白话】

  这时祇陀太子听罢,心中非常惭愧、懊恼,暗自责备:“我真是愚钝,黑白不分!”又说道:“世尊的功德,难以思议。这些乞丐本是国内最为下贱的人,如今却蒙受清净的教化,承蒙宏大恩泽,既享受现世中的安乐身福,又获得了永世无为之乐。如来今天之所以出世,正是为了这些人,更无其他目的。”

  【古文】

  又复世尊。不审此徒。往古世时。种何善行。修何功德。今值世尊。特蒙殊润。复造何咎。从生已来。乞匃自活。困苦乃尔。世尊慈愍。幸见开示。佛告之曰。若欲知之。宜善心听。吾当为汝具足解说如是本末。诺当善听。

  【白话】

  又问:“世尊,不知道这些比丘在过去世中种下什么善根,修了什么功德,如今遇到世尊,蒙受特殊恩泽?又造下什么过失,从出生以来便依靠乞讨过活,活得如此困苦?恳请世尊怜悯我们,慈悲开示其中原由。”佛告诉他说:“如果想知道,应好好用心听,我会为你具体解说前后因缘。”太子回答道:“是的,我定会善听。”

  【古文】

  尔时世尊。便告祇陀。过去久远。无量无数。不可思议。阿僧祇劫。此阎浮提。有一大国。名波罗奈。有一山。名曰利师(此言仙山)。古昔诸佛。多住其中。若无佛时。有辟支佛。依其住止。假使复无辟支佛时。有诸五通学仙之徒。复依止住。终无空废。

  【白话】

  这时世尊便告诉祇陀太子说:“过去不可思议阿僧祇劫以前,此阎浮提有一个名叫波罗奈的大国,国内有一座叫利师的山(汉语:仙山),往昔诸佛大多住在其中。如果没有佛的时侯,便有辟支佛居住其中。假如没有辟支佛的时侯,便有许多五通修学仙道的人在那里居住,始终没有空废的时候。

  【古文】

  尔时山中有辟支佛二千余人。恒止其中。于时彼国。有火星现。是其恶灾。此星已现。十二年中。国当干旱无有天雨。不得种植。国必破矣。是时国内。有一长者。名散檀宁。其家巨富。财谷无量。恒设供具。给诸道士。

  【白话】

  当时山里有二千多辟支佛常在此居住。当时国中出现火星,是此国的恶灾,此星出现的十二年中,国内将干旱无雨,无法种植,以此将国破家亡。这时国内有一个名叫散檀宁的长者,家中巨富,钱财粮食无以计数。他恒常陈设供具供养众位辟支佛。

  【古文】

  时千快士。往至其家。求索供养。而作是言。我等诸人。住在彼山。值国枯旱。乞食叵[ 叵:pǒ 指不;不可。]得。长者若能供我食者。当住于此。若不见与。当至余方。长者于时。即问藏监[ 藏监:仓库管理员。]。今我藏中。所有谷米。足供此诸大士食不。吾欲请之。

  【白话】

  当时,一千名缘觉来到他家中请求供养,并说道:‘我们这些人住在那座利师山中,遇到国内大旱,乞不到食物。长者如果能供养我们,我们就住在这里;如果不能供养,我们将去其他地方。’长者便问藏监:‘如今我仓库中所有谷米,足够供应众位大士食用吗?我想供养他们。’

  【古文】

  藏监对曰。唯愿时请。所有谷食。饶多足供。长者即请千辟支佛。饭食供养。彼残千人。复诣其家。亦求供养。长者复问其藏监曰。卿所典藏。谷食多少。更有千人。亦欲设供。足能办不。其藏监言。所典谷食。想必足矣。若欲设供。宜可时请。于时长者。即便请之。差五百使。供设饮食。

  【白话】

  藏监回答道:‘希望现在就供养他们,我们所拥有的粮食非常多,足以供他们食用。’长者随即请这一千名辟支佛接受供养,那剩下的一千缘觉也来到他家请求供养。长者又问藏监:‘所贮藏的谷粮还有多少?我还想供养这一千位圣者,能够办到吗?’藏监回答:‘所藏的谷粮想必够用,如果想供养的话,应该可以供养他们。’于是长者随即请这一千名辟支佛也接受供养,并派五百名仆人置办供养饭食。

  【古文】

  时设使人。执作食具。经积年岁。厌心便生。并作是说。我等诸人。所以辛苦。皆由此诸乞儿之等。尔时长者。恒令一人知白时到。时此使人。养一狗子。若往白时。狗子逐往。日日如是。

  【白话】

  这五百人天天作饮食,日久天长,便生起了厌烦心。并且说道:‘我们这些人之所以如此辛苦,都是因为这些乞丐的缘故。’当时长者常派一个人去告知辟支佛吃饭的时间,这个人养着一条狗,如果前去通告的时候,狗也跟他去,每天都这样。

  【古文】

  尔时使人。卒值一日忘不往白。狗子时到独往常处。向诸大士。高声而吠。诸辟支佛。闻其吠声。即知来请。便至其家。如法受食。因白长者。天今当雨。宜可种植。长者如言。即令诸作人赍[ 赍:jī 指持;带;送。]持作器。勤力耕种。大麦小麦。一切食谷。悉皆种之。

  【白话】

  一天,这个仆人忘了,没有去说,而时间一到,那条狗便单独去了常去的地方,向大士们高声吠叫。众辟支佛听到狗叫便知道是来迎请,便来到他家中如法接受供养。他们对长者说:‘现在将要下雨了,适合播种。’长者如其所说便令仆人们拿着工具,勤劳耕作,结果大麦小麦等所有的谷物都播种了。

  【古文】

  经数时间。所种之物。尽变为瓠[ 瓠:hú 即葫芦。]。长者见已。怪而问之。诸大士曰。此事无苦。但勤加功。随时溉灌。如言勤灌。其后成熟。诸瓠皆大。复加繁盛。即擘看之。随所种物。成治净好。麦满其中。

  【白话】

  经过一段时间,所种的东西都变成了葫芦。长者见后,感到奇怪,便问是怎么回事。众大士说:‘这没有什么事,只要勤加管理,随时浇灌。’长者按诸大士们的话去做,葫芦渐渐成熟,巨大无比,数量繁多茂盛。劈开一看,当初所种之物,都在里面长的满满的,谷粒干净饱满。

  【古文】

  长者欢喜。合家藏积。其家满溢。复分亲族。合国一切。咸蒙恩泽。是时五百作食之人念言。斯之所获果实之报。将由斯等大士之恩。我等云何。恶言向彼。即往其所。请求改悔。大士听之。

  【白话】

  长者十分欢喜,全家上下将之堆入仓库,家里都装满后,又分给他的宗族亲戚,整个全国的人民也都蒙受他的恩泽。这时五百名做饭的人心里想:‘我们所获得的这些果实,都是仰赖这些大士的恩德。我们为什么对他们说恶语呢?’随即来到他们那里请求忏悔,大士们接受了他们的忏悔。

  【古文】

  悔过已竟。复立誓言。愿使我等于将来世。遭值贤圣。蒙得解脱。由此之故。五百世中。常作乞儿。因其改悔复立誓故。今遭我世。蒙得过度。

  【白话】

  悔过后他们又立下誓言:‘愿我们在来世能够遇到贤圣,从而获得解脱。’由此缘故,他们在五百世中常作乞丐;因其悔改而又立誓的缘故,如今遇到我出世,蒙受度脱。

  【古文】

  太子欲知。尔时大富散檀宁者。岂异人乎。我身是也。是藏监者。今须达是。时日日往白时到人者。优填王是。时狗子者。由其吠故。世世好音。美音长者是也。尔时五百作食之人。今此五百阿罗汉是也。尔时祇陀。及众会者。睹其神变。感佛功德。克心精勤。有得初道及四果者。复有专修快士行者。复有兴心求佛道者。各各精勤。求遂本心。欢喜踊跃。顶戴奉行。

  【白话】

  太子你应当知道,当时的大富长者散檀宁,不是别人,就是现在的我。当时的藏监,就是现在的须达。天天去告诉吃饭时间已到的人,就是现在的优填王,当时的那条狗,由于吠叫的缘故,世世有好嗓音,就是现在的美音长者。当时五百名做饭的人,就是现在的五百阿罗汉。”这时祇陀太子及与会大众,见到众罗汉的神变,感念佛的功德。都各个精进修行,有的得到初果以及第四果不等,又有的专修辟支佛道,有的萌生求取佛道。各各精勤,求遂本心,欢喜踊跃。恭敬地奉行。
点击数: 收藏本文】【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