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妙觉善缘_初学入门_深信因果_贤愚经_

贤愚经

婆世踬品第三十八


  【古文】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罗阅祇耆阇崛山中。于时此国有豪(富)长者。名尸利踬。其家大富。七宝盈溢。其妇怀妊。月满生男。形容严妙。世之少双。父母喜庆。深用自幸。便请相师。令占吉凶。

  【白话】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在罗阅祇耆阇崛山中。在这个国家里有一位豪富长者名叫尸利踬,其家巨富,七宝充满。他的妻子怀了孕,期满生下一个男孩,长相端正美妙,世间少有。父母满心欢喜,深感庆幸。于是请来相师,让他观察吉凶。

  【古文】

  相师占已。语其二亲。斯子福德。荣焕宗族。长者益欢。情在无量。因复劝请。便为立字。相师问曰。从有此儿。有何瑞应。长者报曰。其母本来。讷[ 讷:nè 指出言迟钝;口齿笨拙。]口钝辞。既怀此儿。谈语巧妙。逾倍于常。便为作字。号婆世踬。

  【白话】

  相师看完相后,对他父母说:“这个孩子福德,必将光宗耀祖。”尸利踬更加高兴,心中无比兴奋,便请相师为小孩起名字。相师问道:“自从怀有这个孩子后,有些什么瑞兆?”尸利踬告诉相师:“他的母亲本来木讷不善言辞,自从怀了这个儿子后,她说起话来妙语连珠,不知胜过平常多少倍。”于是相师就为小儿起名,叫做婆世踬。

  【古文】

  年岁已大。聪才邈[ 邈:miǎo 指遥远。]群。与其等辈。游行观看。见那罗[ 那罗:译曰力。即是捔力戏,亦是设筋力戏也。亦释翻上伎戏]技家。有一女子。面貌净洁。晖容希有。心便染著。欲得娉娶。归启父母。愿为求索。父母告言。吾是贵姓。彼是凡贱。高卑非匹。如何为婚。子情深爱。不能自释。

  【白话】

  婆世踬渐渐长大,聪明能干超越众人。一日与他的同伴们出门游戏观光,见到民间艺人家里有一位女子,面貌清洁,容颜美丽无双,心中生起贪爱,便想娶这女子为妻。他回到家里告诉父母,想要去求婚。父母对他说:“我们家是贵族,她家贫贱低下,贵贱不同,怎么可以通婚呢?”然而婆世踬情深意厚,一直不能释怀。

  【古文】

  重更启言。莫问门户。但论其身。幸垂顾愍。哀为我求。若不如志。便自殒命。父母从之。遣人往求。彼家报言。君是大姓。我是小人。素非畴偶。何缘得尔。其儿殷勤。情犹不息。复更遣信。重从索之。

  【白话】

  他再次启请父母说:“不管门第高低,只要这女子合我心意。还望父母顾恤怜悯,为我求取这门婚事,如果不能实现我的心愿,那我只好自尽了。”父母不得已听从了他,派人去求婚。那卖艺人家回答说:“您们是尊贵种姓,我家种姓卑微,贵贱素来不通婚,为什么这样呢?”婆世踬情深意重,依然不肯罢休,又派人去再次恳求。

  【古文】

  彼家答言。若能如我。习种种术。歌舞戏笑。悉令备知。及于王前。试使得中。然后乃当共作婚姻。儿惑其色。不耻鄙事。即诣彼家。学习戏艺。

  【白话】

  那家回答道:“如果能像我们一样练习各种各样的技艺,歌舞戏笑都能精通娴熟,将来有机会在国王面前表演,能得到国王奖赏,然后才可以与小女成婚。”婆世踬迷恋她的姿色,竟然不以杂技为耻,就到艺人家里,学习戏艺。

  【古文】

  数时之间。皆已成就。是时国王。集诸那罗。上幢投窗。空中索走。如是种种。众多戏事。时长者子。亦往王边。次应现技。上索而走。索走既竟。王脱不见。复敕更上。奉命为之。

  【白话】

  一段时间后,各种技艺全部学成。那时正碰上国王召集各路艺人表演,爬旗杆翻窗洞,空中走绳索等各种诸如此类的技艺。当时婆世踬也前去国王那里,轮到他献艺,于是爬上绳索行走。走完绳索下来,国王刚好离开没有看见,又命他再上去走一回,婆世踬又奉命上了绳索。

  【古文】

  气力渐劣。中道欲堕。心中惶懅[ 惶懅:huáng jù 指恐惧慌张。]。无所归依。尊者目连。陵虚至边。而告之曰。如卿今日。宁全身命。出家学道。为宁堕死娶彼女耶。寻报之言。愿自存济。不用女也。

  【白话】

  他气力渐渐地减少,走到中间摇晃着要堕下来,他心中害怕极了,却又没有可以依靠的。尊者目犍连飞到空中靠近婆世踬身边问他:“像你现在这样,是宁可保全性命、出家学道呢,还是宁可掉到地上摔死去娶那女子为妻呢?”婆世踬马上回答说:“我愿保住自己的性命,不要那女子了。”

  【古文】

  目连即时。于虚空中。化作平地。其人见已。情怖便止。因地而下。得全身首。既蒙安隐。喜不自胜。随逐目连。往诣世尊。礼拜供养。佛于是时。广说妙论。所谓论者。施论。戒论。生天之论。欲为不净。出要最快。心意畅解。便得初果。

  【白话】

  目犍连当即在空中变化出平地,婆世踬见此心中不再惧怕,就顺着平地而下,得以保全了性命。蒙受救护平安着地后,心中喜不自禁,追随着目犍连去拜见世尊,礼拜供养。佛于是为他广说微妙论义,所说的论有:布施、持戒、生天以及欲为不净,解脱最为快乐。于是婆世踬心开意解,随即获得初果。

  【古文】

  因复白佛。愿得出家。奉修正法。世尊听之。须发自落。法衣在身。便成沙门比丘。专精禅思。遵修正业。诸漏得尽。成阿罗汉。

  【白话】

  因此他再次启请世尊,愿能出家修行,奉修正法。世尊接受了他的请求,婆世踬便须发自落,法衣披身,成为了沙门比丘,专心精进地修行禅思,勤奋地修习正业,灭尽各种烦恼,获得阿罗汉果。

  【古文】

  慧命阿难。前白佛言。婆世踬沙门。往昔之时。与彼女子。有何因缘。心染惑著。仅致危没。复共目连。造何善因。今蒙其恩。而获宁济。复何因缘。自致应真。

  【白话】

  慧命阿难进前问佛:“婆世踬沙门从前与那位女子有什么因缘,以致情迷意惑,一意孤行,险些丧命。又与目连结下何种善缘,如今能蒙受他的恩惠而得以脱离险难?又是什么因缘使自己证得阿罗汉果?”

  【古文】

  佛告阿难。乃往过去无量之劫。波罗奈国。有大长者。初生一子。端正无比。当于是时。其家有人。从海中来。赍一鸟卵。用奉长者。长者纳受。经少时间。其卵便剖。出一鸟雏。毛羽光润。长者爱之。与子使弄。

  【白话】

  佛对阿难说:“过去无量劫以前,波罗奈国有一位大富长者,刚生下一个儿子,身体端正无比。正在这时他们家里有人从海上归来,带来一只鸟蛋,送给长者,长者接受下来。经过一段时间,鸟蛋就裂开,生出一只雏鸟,羽毛光洁美丽,长者非常喜爱这只鸟,就送给儿子玩耍。

  【古文】

  渐渐长大。互相怀念。时长者子。骑鸟背上。鸟便担飞。处处游观。情既满厌。还归其舍。日日如是。经历多时。其长者子。闻他国王作那罗戏。便乘斯鸟。往至彼间。来下观看。鸟住树上。偶见王女。情便染爱。

  【白话】

  鸟和孩子渐渐长大,相互间产生依恋。长者的儿子只要骑到鸟背上,鸟就驮着他飞出去,到处游历观赏,直到心满意足,才回到自己家里,每天都是这样,经历了许多时日。有一天长者的儿子听说他国的国王召集艺人们献技,他就骑着这只鸟飞到那里,下到地面观看,鸟则停驻在一棵树上。他偶然见到国王的女儿,心生爱恋。

  【古文】

  其时遣信。腾说情状。王女然可。便与共交。作事不密。为王所知。遣人推捕。寻时获得。缚束其身。而当斩戮。长者子言。诸君何为。劳力杀我。听我上树自投而死。诸人听许。便起攀枝而上。乘骑其鸟。翔虚而去。因此鸟故。得延寿命。

  【白话】

  于是他就派人送信,诉说自己的思慕之情,国王的女儿接受他的情意,便与他往来交欢。不想行事不密,被国王知道了,国王派遣人手捉拿他,很快就抓住了,将他捆绑起来将要斩首。长者的儿子说:‘你们又何必这样费力地杀我呢?让我自己爬上树跳下来死去不是更好吗?’众人同意了。他就攀着树枝爬了上去,骑在自己的鸟背上,腾空飞走了。因为这只鸟的缘故,才得以延长寿命。”

  【古文】

  佛告阿难。彼时长者子。今婆世踬是。尔时王女者。今技家女是。尔时鸟者。则目连是。过去世时。惑色致困。由鸟得济。今复贪色。垂当死亡。由目连故。致得安隐。其婆世踬。所说聪辩。成无漏者。

  【白话】

  佛告诉阿难:“那时长者的儿子,也就是今天的婆世踬;那时国王的女儿,就是现在艺人家的女子;那时的大鸟,则是目犍连。在过去世中,他因美色所迷惑而招致困厄,幸而有这只鸟救了他一命。如今又贪爱美色,几乎丧命,因为目连的救护,方才保全了性命。婆世踬他能言善辩,获无漏阿罗汉果,也有其因缘。

  【古文】

  乃往过去。波罗奈国。有一居士。见辟支佛。来从乞饭。居士即时。以食施与。因复劝请。令说经法。其辟支佛。辞云不能。掷钵虚空。踊腾而逝。居士念曰。斯人神力。变化无方。然其不能敷宣道化。愿我后生。遭值圣尊。胜于此士。巨亿万倍。演敷法义。无穷无尽。令我身者。亦获果证。由此因缘。今世聪明。逮罗汉果。

  【白话】

  在很久以前,波罗奈国有一位居士,遇见一位辟支佛来向他乞食。居士立即就把食物施舍给辟支佛。这位居士进而劝请辟支佛讲经说法。这个辟支佛却推辞说不能讲,就把饭钵掷向空中,腾空飞跃而去了。居士想到:‘这人神力非同一般,变化自在,然而他却不能自在宣讲道法,但愿我后世能够遇到圣尊,可以胜过这位辟支佛亿万倍,演说法义无穷无尽,让我也能证得圣果。’正是因为这段因缘,婆世踬今世聪明无比,迅速证得阿罗汉果位。”

  【古文】

  佛说是时。莫不欢喜。有得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者。有种缘觉善根者。发菩萨心者。皆信佛语。顶戴奉行。

  【白话】

  佛宣说这个故事时,无不欢喜,有证得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果的,有种下缘觉善根的,有的发起菩萨心。皆信佛语,恭敬地奉行。
点击数: 收藏本文】【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