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妙觉善缘_初学入门_深信因果_贤愚经_

贤愚经

优波毱提缘品第四十七


  【古文】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尔时此国有一梵志。字阿巴毱提。聪明广学。探古达今。往至佛所。求作沙门。因复启曰。若我出家。智慧辩才。与舍利弗等者。情则甘乐。若当不如便自归家。

  【白话】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当时舍卫国里有一位梵志,名叫阿巴毱提,非常聪明、广学多闻,博古通今。他前往佛那里,请求出家作沙门,又对佛祈请道:“假如我出家修行,智慧、辩才能与舍利弗相等,我就心甘情愿出家修行,如果不如舍利弗,我就回家去。”

  【古文】

  佛寻答曰。卿不如也。时彼梵志。止不学道。还归其舍。世尊于后。告众会言。我灭度已。一百岁中。此婆罗门。而当染化。逮成六通。智慧高远。教化众生。其数如尘。

  【白话】

  佛随即回答道:“你比不上他。”于是那位梵志便打消了出家修道的念头,回到自己家中。世尊在他走后对在场的众弟子说:“在我灭度后一百年中,这位婆罗门会被度化出家修道,证得六种神通,智慧高远,他教化的众生如微尘一样不可计数。”

  【古文】

  佛涅槃时。告阿难言。我灭度后。一切经藏。悉付嘱汝。汝当受持广使流布。世尊既灭。阿难持法。阿难后时。复欲舍身。告弟子耶贳[ 贳shì。]羁言。我去世后。所有典要。汝当护持。因复告曰。波罗奈国。当有居士字曰毱提。此人有子。名优波毱提。卿好求索。度用为道。卿若寿终。以法付之。

  【白话】

  当佛将要涅槃时,告诉阿难说:“我灭度以后,所有的经藏全部托付你,你应当好好受持,使佛法广为流传弘扬。”世尊涅槃后,就由阿难主持佛法。阿难后来也想舍身涅槃,于是就告诉弟子耶贳羁说:“等我去世以后,所有的经典法要都由你来护持。”因此又告诉他:“波罗柰国有一位居士,名叫毱提,这个居士有个儿子,叫做优波毱提。你要好好地寻找,度化他修道,日后如果你过世,可以把佛法托付给他。”

  【古文】

  阿难灭已。此耶贳羁。奉持佛法。游化世间。所度甚多。复至波罗奈。往造居士。与共相识。数数往来。其彼居士。生一男儿。字阿巴毱提。年在幼稚。于时耶贳羁。往从索之。欲使为道。其父答曰。始有一子。当绍门户。不可尔也。若后更生。便用相给。

  【白话】

  阿难灭度后,弟子耶贳羁主持着佛法,到处游行和教化世人,度化了许多人。后来到了波罗奈国,前去毱提家造访,与这位居士彼此相识,经常往来。那时居士生了一个男孩,名叫阿巴毱提,年纪还很小。耶贳羁到他家去请求毱提将这个孩子给他作弟子,想让他学道。他父亲回答说:“我刚有一个儿子,得靠他继承家业,不能让出家。如果以后再生一个儿子,那时再给您做弟子。”

  【古文】

  后复生男。子字难陀毱提。耶贳羁复往从索。其父报言。大子营外。次子营内。于其家居。乃可丰隆。情中恋惜。未能相许。若后更有。信当奉惠。

  【白话】

  后来又生了一个男孩,名叫难陀毱提。耶贳羁又前往毱提家索要这孩子。他父亲回复说:“大儿子经营外面的事,二儿子管理家里的事,只有这样操持家业,才能使家庭兴旺。感情上实在舍不下两个儿子,不能给您。如果以后再有一个儿子,我保证将他交给您。”

  【古文】

  此耶贳羁。是阿罗汉。三明[ 三明:宿命明、天眼明、漏尽明。宿命明是明白自己或他人一切宿世的事;天眼明是明白自己或他人一切未来世的事;漏尽明是以圣智断尽一切的烦恼。以上三者,在阿罗汉叫做“三明”,在佛即叫做“三达”。]具足。能知人根。观此二儿。与道无缘。亦自息意。不殷勤求。时彼居士复更生男。颜貌端妙。形相殊特。时耶贳羁。复往从索。

  【白话】

  耶贳羁已证得阿罗汉,三明皆已具足,能够了知人的根性,他观察这两个男孩与修道没有什么缘分,也就停下了这个想法,不再急切的请求。后来居士又生了一个男孩,容貌端正美妙,形相与众不同。耶贳羁又前往居士家讨要。

  【古文】

  其父报曰。儿今犹小。未能奉事。又复家贫。无以饷送。且欲停之。须大当与。年渐长大。高才器盛。父付财物。居肆贩卖。时耶贳羁。往到其边。而为说法。教使系念。以白黑石子。用当筹算。善念下白。恶念下黑。

  【白话】

  居士回复他说:“孩子现在还小,不懂得侍奉,而且家里又贫困,还没有什么财物可以奉送。您暂且等等,待他长大了就交给您。”优波毱提渐渐长大,才能非常突出。他父亲交给他一些财物,让他到集市里贩卖。于是耶贳羁就到他那里,为他宣说法义,教他控制意念,用黑白石子来记数,产生善念放下白石子,有邪念时放黑石子。

  【古文】

  优波毱提。奉受其教。善恶之念。輙[ 輙:zhé 指总是。]投石子。初黑偏多。白者尠少。渐渐修习。白黑正等。系念不止。更无黑石。纯有白者。善念已盛。逮得初果。

  【白话】

  优波毱提接受了耶贳羁的教导,有了善恶的念头,就用投掷石子来计数。一开始,黑石子偏多,白石子很少。渐渐地通过修习,黑白石子数量相当。不断地调整和控制心念,再也没有黑石子,全部是白石子了,善念已经深厚,以至证得了初果。

  【古文】

  时彼城中。有淫女人。遣婢持钱。往从买华。优波毱提。心性质直。饶与其华。不令有恨。婢赍华归。淫女甚怪。问其婢言。前日买华。用钱一种。往何以少。今何以多。将无前时相欺减乎。婢答之言。今日华主。慈仁守礼。平等相与。所以饶获。又复其人。形体殊妙。大家若见。没不有恨。淫女闻之。遣信请唤。

  【白话】

  当时城里有个淫荡女人,让婢女拿钱到集市上买花。优波毱提心地质朴正直,多给了她一些花,不让她心有不满。婢女捧着花回家,淫女见后觉得奇怪,便询问婢女:“前些天买花,用的钱是一样多,以前为什么花少,今天为什么这么多?是不是你以前欺骗我少付了钱吗?”婢女回话说:“今天卖花的店家,仁慈守礼,平等地卖给我花,所以比平常多得一些花。而且那人长得英俊,非同一般,如果你见到他后,便不会有什么遗憾了。”淫荡女人听婢女这样说,便派人请优波毱提到她家来。

  【古文】

  优波毱提。自抑不往。又复延召。终不从命。于时淫女。与王家儿。而共交通。贪其衣服。众宝所成。利兴义衰。杀而藏之。王家搜觅。于其舍得。寻取淫女。斩截手足。劓[ 劓:yì 指割鼻。古代五种酷刑之一。]其耳鼻。悬于高标。竖置家间。

  【白话】

  优波毱提克制自己没有去,那女人反复派人请他,优波毱提还是没有听从。后来那女人和王室的子弟私底下有了勾搭,那女子贪图他各种宝物做成的衣服,贪利忘义,就把王子杀害隐藏起来。王室家四处搜察,在她家里被找到,随即抓住那个女人,斩断她的手脚,割掉耳朵鼻子,把她悬挂在高高的柱子上,竖立她的家中。

  【古文】

  虽荷此苦。然未命终。优波毱提。往到其所。淫女谓言。往者端正。不肯相见。今日形残。何所看乎。寻即对曰。吾不爱色。而来至此。用相怜故。来到此耳。因为宣说四非常法。是身不净苦空无我。一一谛察。有何可恃。愚惑之徒。妄生染想。淫女闻法。逮法眼净。优波毱提。成阿那含。

  【白话】

  那女子虽然身受如此酷刑,但还没有死去。优波毱提前往她那里,那女人对他说:“以前我容貌端正的时候,你不肯来相见,现在我已经成了残废,有什么可看的呢?”优波毱提当即对她说:“我并非因为贪爱美色而来,而是因为怜悯你才来到这里。”因此优波毱提就为她宣说四种无常法:此身不净、苦、空、无我。逐一地进行审视观察,有什么可以依赖的呢?而愚痴的人却由此妄生种种贪着。女人听完法后,得到法眼净,优波毱提则获得阿那含果。

  【古文】

  时耶贳羁。复从居士。索此少年。用作沙弥。奉教持与。将至精舍。授其十戒。年满二十。便授具足。(白)四羯磨[ 白四羯磨:梵语。又作白四、白四法、一白三羯磨。白,即告白之意;羯磨,意译为业、作法等。白四羯磨指僧中所行事务,如授戒之作法,规定受具足戒时,三师中之羯磨师向僧众先告白某某提出出家要求,此即为‘白’(即白表文)。其次,三问僧众赞成与否,称为三羯磨。如无异议,则准予受戒为僧。合一度之白与三度之羯磨,故称白四羯磨,系最慎重之作法。]竟。得阿罗汉道。三明六通。皆悉满具。言辞巧妙。所演无穷。便集众人。欲为说法。

  【白话】

  后来耶贳羁再次到居士家中,向他索要优波毱提,做自己的沙弥,居士奉教把优波毱提送给耶贳羁,于是带他到自己的精舍,为他传授沙弥十戒,年满二十岁后,就为他授比丘戒,在白四羯磨结束后,获得阿罗汉果,完全具足三明六通,言辞巧妙,能开演无穷法义。便聚集大众,想为他们演说佛法。

  【古文】

  时魔波旬。于会处所。而雨金钱。众人竞拾。竟不闻法。于第二日。复集大众。魔雨花鬚[ 鬚:xū,花蕊、芒穗;枝叶和根末似须者。]。以乱众心。于第三日。复集大众。魔王便化作一大象。绀琉璃色。口有六牙。其一牙上。有七浴池。其浴池中。有七莲花。一莲花上。有七玉女。斯诸玉女。皆作妓乐。

  【白话】

  当时魔王波旬在大众聚会的地方,如雨般降下金钱,众人都抢着捡钱,竟然不再听闻佛法了。到第二天,优波毱提又集合大众宣讲法义,波旬又降下种种花蕊,来扰乱众人的心。第三天,优波毱提再次召集众人,魔王波旬便变化为一头大象,全身呈蓝琉璃色,口中有六颗牙,每颗牙上有七个浴池,浴池中有七朵莲花,每朵莲花上有七个**,这些**都在莲花上唱歌跳舞。

  【古文】

  其象优游徐步会侧。众人顾目。情不存法。于第四日。复集大众。魔王复化作一女人。端正美妙。侍立尊后。众人注目。忽忘法事。

  【白话】

  这头大象就在大众旁优哉游哉地漫步,人们忍不住侧头观看,注意力不在听法上。到第四天优波毱提还是召集大家说法,魔王又变化成一个端正美妙的女子,站立在尊者身后,众人专注在她的美色上,却忘了听闻佛法。

  【古文】

  于时尊者。寻化其女。令作白骨。众人见已乃专听法。得道者众。尊者本来。有一狗子。日日于耳。窃为说法。其狗命终。生第六天[ 第六天:欲界之天有六重,他化自在天位于第六,因而谓为第六天。是欲界之顶也。]与魔波旬。共坐一床。

  【白话】

  于是尊者立即把那女子变化成白骨,众人见此情形,才专心听尊者说法,证果的人很多。尊者原本有一只狗,天天在它耳边,悄悄地为它说法,这只狗命终后,投生在第六天,同魔王波旬共坐在一个座位上。

  【古文】

  魔王思惟。此天大德。乃与我等。为从何没。而来生此。寻观察之。知从狗身。彼沙门者。相辱乃尔。遥伺尊者入禅定时。持一宝冠著其头上。既从定起。觉顶有冠。寻便思察。知魔所为。即以神力感魔使来。

  【白话】

  魔王心里想:“这位天尊大德,竟然与我等同,不知他前世从哪里死亡,而转生在这里?”当即观察他的来历,发现是从狗身转变而来。“这个沙门,竟然这般凌辱我!”魔王远远地窥伺尊者,待尊者入禅定后,就拿着一个宝冠,戴在尊者的头上。尊者出定后,感到头上有冠,当即就作观察,知道是波旬所为,就用神力召感魔王前来。

  【古文】

  化其狗尸。令似髴饰[ 髴饰:fú shì泛指首饰。]。而告魔言。汝遗我冠。深识来意。今以髴饰。用相酬赠。魔王受已。便还天上。而见所著。乃是死狗。心中厌恶。而欲去之。尽其神力。不能令却。

  【白话】

  尊者把狗的尸体变化成一个装饰品,对魔王说:“你送给我一顶宝冠,我很感谢你馈赠的好意,如今我把这个首饰送给你,以表酬谢。”魔王接受后,便返回天上,却发现自己戴着的竟然是条死狗,心中不禁十分厌恶,想要把它褪下来,他用尽了神力,还是不能除去它。

  【古文】

  复诣帝释。求除不净。帝释报言。其作此者。斯人能舍。非是吾力之所任施。魔王复去。广问诸天乃至梵天。向之嘉言。愿除兹秽。

  【白话】

  于是他拜见帝释天主,恳求帮他除去这不清净的东西。帝释告诉魔王:“只有给你戴上的人才能把它拿下来,不是我的能力所能帮你除去。”于是魔王又到处去请求各位天王直到梵天王,对他们说尽好话,希望能替他除掉这一秽物。

  【古文】

  各答如初。非力所办。事不获已。来诣尊者。而谓言曰。佛实大德。慈心无边。诸声闻辈。诚为凶忌。何以验之。我乃昔日。将诸魔兵凡十八种[ 大正藏为亿。]。攻围菩萨。欲败其道。犹怀慈悲。不以为怨。我今小触。相困乃尔。

  【白话】

  他们的回答也和帝释一样,不是他们的能力所能办到。实在没办法,魔王只好来见尊者,对他说:“佛真是大德之士,慈悲心广阔无边,而声闻人实在是凶狠可畏。以何为证呢?我从前率领着十八亿魔兵,围攻菩萨,想要破坏他的修道,但他依然心怀慈悲,不怨恨我。如今我只是稍稍冒犯了你,就被折磨成这样子!”

  【古文】

  尊者答言。理实如是。佛之于我。百千万倍。不可为喻。如须弥山比彼芥子[ 芥子:芥菜的种子。可榨油或制芥末。]。如大海水方于牛迹。如师子王喻于野干。大小之形。实不相及。尊者语魔。吾生末世。不见如来。闻汝神力能化作佛。试为一现。我欲观之。

  【白话】

  尊者回答:“确实是这样的,佛相比于我,实在要胜过百千万倍,不可为喻,就像须弥山与芥子相比,像大海之水与牛脚印之水相比,像狮子王与狐狸相比,大小的差别实在不可企及!”尊者对魔王说:“我生在后世,没有见过如来,听说你有神力能变成佛的形象,不妨为我变化一下,我很想瞻仰。”

  【古文】

  魔王答言。我今化现。慎莫为礼。对曰不礼。是时魔王。化身作佛。躯体丈六。紫磨金色。三十二相。八十种好。光明赫弈。喻倍日月。尊者欣悦。便前稽首。魔还复形。语尊者言。向云不礼。今作礼何。

  【白话】

  魔王答复说:“我现在就变现佛身,你千万不要行礼!”尊者回答说:“不行礼。”于是魔王就变作佛身,身体高达一丈六,紫磨金色,具备三十二相和八十种好,光明晃耀,胜过日月的光辉。尊者心中满怀欣喜,便上前去稽首行礼。魔王赶忙恢复原形,对尊者说:“刚才说好不行礼,为什么现在又顶礼呢?”

  【古文】

  尊者答言。我自礼佛。不礼于汝。魔复谢曰。唯愿矜愍。却此死狗。尊者告曰。汝起慈心。拥护群生。则此死狗。变成宝饰。若怀恶意。则作狗尸。魔以畏故。恒发善想。是时尊者。成道已后。所化众生。得四果者。一人一筹。筹长四寸。如此之筹。满于一房。房高六丈。纵广亦尔。

  【白话】

  尊者回答:“我只是向佛行礼,又不是向你行礼。”魔王重新对尊者赔礼道:“恳请您怜悯我,把这条死狗除去!”尊者告诉他:“你只要生起慈心,不起恶念,护持众生,这死狗就会变成宝饰。如果心怀着恶意,则会变成狗尸。”魔王波旬因为害怕的缘故,就一直发善心。尊者成道以后,经他度化而获得四果的人,每人用一根筹计算,每根筹四寸长。这样的筹积累起来,能堆满一间长、宽、高均达六丈的房子。

  【古文】

  于是众人白尊者言。尊者福德。实为弘博。化度群萌。不可称数。尊者告曰。吾为畜生时。亦化众生。使得圣果。何况今日。众会白言。不审先世。所度云何。

  【白话】

  于是众人对尊者说:“尊者的福德实在是博大,度化的众生实在难以计量!”尊者告诉他们:“我还是畜生的时候也度化众生,使他们得到圣果,何况今日!”与会大众于是问道:“不知尊者前世是如何度化众生呢?”

  【古文】

  尊者告曰。乃往过去。波罗奈国。有一仙山。五百辟支佛。止住其中。时有猕猴。日来供养。奉觐仪容。诸辟支佛。后尽徙去。复有五百梵志。续在中止。诸梵志等。或事日月。或复事火。事日月者。翘脚向之。其事火者。朝夕燃之。

  【白话】

  尊者便告诉他们:“在很久以前,波罗奈国有一座仙山,有五百位辟支佛居住在山中。当时有一只猕猴每天都来供养,并拜见他们的仪容姿态。后来这些辟支佛们都涅槃了,又有五百名梵志接着在这里居住修行。这些梵志们有的供奉日月,有的供奉火神。供奉日月的人,翘着脚向着日月,供奉火的人,不论早晚一直燃着火。

  【古文】

  时彼猕猴。见其翘脚。便取挽下。见其燃火。便取灭之。猕猴于时。端坐思惟。诸梵志见。自相谓言。此猕猴者。将为我曹示兹威仪。寻各整身。谛察真理。心意开解。尽得辟支佛道。彼猕猴者。我身是也。

  【白话】

  而那个猕猴见到翘着脚的,便把他的脚拉下,见到他们燃火,便把火灭掉,接着猕猴就端身正坐而观修。各位梵志看到它这样,互相交头接耳说着:‘这个猕猴,应是在为我们示现修行威仪啊!’于是立即各自调整身姿,谛观诸法真理,渐渐地心开意解,都获得了辟支佛道。当时那只猕猴,就是现在的我!。”

  【古文】

  众会复白以何因缘。受猕猴身。尊者告曰。乃往过去九十一劫。有毗婆尸佛出现于世。有诸比丘在波罗奈仙山中住。时有应真。登上山巅。放脚轻疾。有一年少道人。而作是言。彼行飘速。正似猕猴。由此因缘。五百世中。常作猕猴。以是之故。凡有四辈。应自护口。勿妄出言。

  【白话】

  与会众人又问:“不知因为什么因缘受猕猴身?”尊者告诉他们:“过去九十一劫以前,有毗婆尸佛出现在世上。一群比丘在波罗奈国的一座仙山中居住,当时有位罗汉比丘登上山顶,脚下轻快,跑得非常迅疾。有一位年轻的修道人见此情景,忍不住脱口而出:‘此人跑起来轻飘迅速,真像只猕猴。’由于这个因缘,他在五百世中一直作猕猴。因此,所有的四众弟子,都应守护自己的口舌,不可随意胡言。”

  【古文】

  尊者优波毱提。说此法时。一切大会。有得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者。种缘觉善根者。发大乘心逮不退者。不可称计。信受其教。欢喜奉行。

  【白话】

  尊者优波毱提宣说这些法时,一切与会大众,有的得到须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罗汉果,有种缘觉善根的,有的发了大乘心得到不退转位,不可称计。信受其教,欢喜奉行。
点击数: 收藏本文】【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