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妙觉善缘_初学入门_深信因果_贤愚经_

贤愚经

大光明王始发道心缘品第五十三




  【古文】

  有智慧巧便人。以小缘故。能发大心趣向佛道。懈怠懒惰人。虽有大缘。犹不发意趣向佛道。是故行者应强心立志。勇猛善缘。

  【白话】

  具有智慧、聪明善巧的人,可以依靠很小的因缘便能发起大心趣向佛道。懈怠懒惰的人,虽然有极大的因缘,却依然不能发心趣向佛道。所以修行人应当强心立志,精进善法把握良机。

  【古文】

  何以知然。尔时世尊。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与诸四众诸王臣民。前后围绕。供养恭敬。于是众中。多有疑者。世尊。本以何因缘故。初发无上菩提之心。自致成佛。多所利益。我等亦当发心成道。利安众生。

  【白话】

  为什么知道是这样的呢?当时世尊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四众弟子以及很多国王大臣百姓四周围绕,恭敬供养。大众中多有人心存疑惑,暗想:“世尊往昔到底以什么因缘,最初发起无上菩提心,以至修成佛道而广利群生?我们也要发心,修成佛道利益安乐众生。”

  【古文】

  尊者阿难。知众所念。即从坐起整衣服。前白佛言。今此大众。咸皆有疑。世尊本昔从何因缘。发大道心。唯愿说之。广利一切。佛告阿难。善哉善哉。汝所问者。多所饶益。谛听善思。当为汝说。时大会。寂静无声。风河江水。百鸟走兽。皆寂无声。于是大众。天龙鬼神。悚然乐闻。一心观佛。

  【白话】

  尊者阿难了知众人心中所想,就从座位上站起来,整理衣服,上前启请佛陀:“如今在场的大众,心中都有疑问,想知道世尊往昔以什么因缘,而发起广大的道心。恳请世尊为大众宣说,广利一切众生。”佛告诉阿难:“善哉善哉!你问的问题对众生很有利益,谛听、善加思维,我将为你们宣说。”当时,大会上下寂静无声。风河江水、百鸟走兽都一片寂静,于是大众及天龙鬼神肃然恭敬,乐意听闻,一心仰观佛陀。

  【古文】

  佛言阿难。过去久远无量无边阿僧祇劫。此阎浮提有一大王。名大光明。有大福德。聪明勇慧。王相具足。尔时边境。有一国王。与为亲厚。彼国所乏。大光明王。随时赠送。彼国所珍。亦复奉献于光明王。

  【白话】

  佛对阿难说:“过去久远无量无边阿僧祇劫以前,此阎浮提有一个大国王,名叫大光明,有大福德,聪明勇敢,富有智慧,具足国王的德相。当时,边境上有一个国王,与他关系亲密。他的国家所缺乏的东西,大光明王及时赠送,而那个国家珍贵的物品也常常奉献给光明王。

  【古文】

  时彼国王。大山游猎。得二象子。端正姝妙。白如玻璃[ 璃:原文为“王+黎”,通璃。]山。七支[七支:转轮圣王象宝之七支,即四足、首及阴、尾等。]拄地。甚可敬爱。心喜念言。我今当以与光明王。念已庄校。金银杂宝。极世之珍。遣人往送。

  【白话】

  有一次那位国王在大山里守猎,得到二头幼象。端正殊妙,浑身雪白如玻璃山,七支拄地,非常令人喜爱。于是心怀喜悦暗想:‘我应当把这宝象送给光明王。’想好后就以金银等各种稀世珍宝细心装饰它,之后派人送给光明王。

  【古文】

  时光明王。见此象已。心大欣悦。时有象师。名曰散阇。王即告言。汝教此象。瞻养令调。散阇奉教。不久调顺。众宝交络。往白王言。我所调象。今已调良。愿王观试。王闻心喜。迟[迟:zhì等待。]欲见之。

  【白话】

  光明王见到这头象后,心中大为欢喜。当时有一位叫散阇的驯象师,国王便对他说:‘你负责调教这头象,好好照顾驯化它!’散阇奉命,不久便将象驯服。用各种珍宝装饰。前去奏明国王:‘您令我调教的宝象现在已经调教好了,希望大王试试看。’光明王听后,心中欢喜,等着见识一下。

  【古文】

  即击金鼓。会诸臣下。令观试象。大众既集。王乘是象。譬如日初出山。光明照曜。王初乘象。亦复如是。与诸臣民。出城游戏。将至试所。时象气壮。见有群象。于莲华池食莲华根。见已欲发。奔逐牸象。遂至深林。

  【白话】

  于是击响金鼓,招集大臣百姓,号令他们前来观看测试宝象。大众聚集后,国王坐上大象,好像太阳刚从山头升起,光芒四射,国王刚乘象时的情景也是这样。国王与众多大臣百姓一起出城游戏。快要到达试象的地方,这时宝象血气方刚,看见一群象正在莲花池中吃着莲花根,见后发情,追逐母象到森林深处。

  【古文】

  时王冠服。悉皆堕落。坏衣破身。出血牵发。王时眩瞀[ 瞀:mào 原文为[目*冒],通瞀;指眼花,目眩。]。自惟必死。极怀恐怖。即问象师。吾宁当有余命不耶。散阇白王。林中诸树。有可捉者。愿王搏捉。乃可得全。王搏树枝。象去王住。下树坐地。自视无复衣冠。身体伤破。生大苦恼。迷闷出林。不知从者所在。象师小前。捉树得住。还求见王愁恼独坐。

  【白话】

  当时国王的王冠服饰都散落在地,衣服破损,身体划伤流血不止,头发挂掉不少。国王一时头昏眼花,心想必死无疑,感到极度恐怖,便问象师:‘我还能够活命吗?’散阇告诉国王:‘森林中有能抓的树,希望国王能抓住,这样才能够保全性命!’于是国王抓住一个树枝,大象奔驰而去,国王留了下来,从树上下来坐在地上。一看自己,衣冠全无,身体损伤,非常苦恼,迷迷糊糊地走出树林,不知侍从都在哪里。象师前行不久也抓住树枝脱身,回来找国王,见国王苦恼地独自坐在那里。

  【古文】

  象师叩头。白王。愿王莫大忧苦。此象正尔淫心当息。厌恶秽草。不甘浊水。思宫清净肥美饮食。如是自还。王即告曰。吾今不复思汝及象。以此象故。几失吾命。

  【白话】

  于是上前叩头,说道:‘大王不必忧伤烦恼,此象现在淫心应当息灭了,它在野外一定厌恶粗劣的杂草,不乐意污浊的河水,转而会思念宫中清净肥美的饮食,自然就会回来的!’国王说:‘如今我再也不想你和大象了,由于这头象的缘故,我几乎丧命。’

  【古文】

  尔时群臣。咸各生念。谓王已为狂象所害。寻路推求处处。或得天冠衣服。或见落血。遂乃见王。驾乘余象。还来入城。城中人民。悉见大王受如是苦。莫不忧恼。

  【白话】

  当时,群臣心中都以为:‘国王也许已经被狂象所害!’于是沿路四处搜寻,有的找到遗落的王冠和衣服,有的见到血迹,最后才见到国王。于是乘着其它大象回城。城中百姓都看到国王经受这样的痛苦,无不忧愁苦恼。

  【古文】

  尔时狂象。在野泽中。食诸恶草。饮浊秽水。淫欲意息。即思王宫清凉甘饍。行如疾风。诣本止处。象师见已。往白王言。大王当知。先所失象。今还来至。愿王视之。王言我不须汝。亦不须象。散阇启王。王若不须我及象者。唯愿观我调象之方。王即使于平坦地敷置坐处。

  【白话】

  而那头发狂的大象在野外吃着劣草,喝着污浊的脏水,淫欲心息灭了。便想起王宫中清凉甜美的饮食,于是如疾风般飞驰到自己原来的住所。象师见后便去对大王说:‘启禀大王,先前跑掉的那头象,如今已经回来了,希望大王去看一看。’国王说:‘我不需要你,也不再需要大象了。’散阇祈请国王:‘大王或许不需要我和大象了,只是恳请大王看一看我驯象的方法。’于是国王派人在一处平坦的地方安置座位。

  【古文】

  时国中人。闻此象师欲示大王调象之法。普皆云集。时王出宫。大众导从。诣座而坐。象师散阇将象至会。寻使工师作七铁丸。烧令极赤。作已念言。象吞此丸。决定当死。王后或悔。

  【白话】

  当时国中百姓听说象师想给大王展示他驯象的方法,都云集过来。大王出了王宫,众人前后围绕,来到座处就坐。象师散阇把这头象带到会场,随即让工匠制做了七个铁丸,用火烧得通红。做好后他想道:‘大象吞下这些铁丸,必死无疑,大王也许会后悔!’

  【古文】

  白言大王。此白象宝。唯转轮王。乃得之耳。今有小过。不应丧失。王告之言。象若不调。不应令吾乘之。若其调适。事衅如斯。今不须汝。亦不须象。象师又言。虽不须我。象甚可惜。

  【白话】

  于是对大王说:‘这头白象宝,只有转轮王才能够得到。如今它小有过失,不应失去它!’大王责备道:‘白象如果还没有驯服,就不应该让我乘坐它;如果已经驯服,为什么又发生那样的事端,现在我不需要你,也不需要大象了!’象师又说:‘您虽然不需要我,但可惜了这头宝象。’

  【古文】

  王怒隆盛。告言远去。散阇起已。泣泪而言。王无亲疏。其心如毒。诈出甜言。时会大小。闻已堕泪。谛视于象。象师即便作相告象。吞此铁丸。若不吞者。当以铁钩斵[ 斵:zhuó 指砍;斫;削。]裂汝脑。象知其心。即自思惟。我宁吞此热丸而死。实不堪忍被铁钩死。如人俱死。宁受绞死不乐烧杀。

  【白话】

  国王更加愤怒,让他赶快离开。散阇站起身,哭泣着说:‘大王没有亲疏之分,心中狠毒,却用好听的话来欺骗!’当时与会大众,不论大小,听到这些话都流下了眼泪,专注地看着那头大象。象师便做了一个动作告诉大象:‘吞下这个铁丸,如果不吞,就用铁钩断裂你的脑袋。’白象知道他的心思,便想:‘我宁愿吞服这个炙热的铁丸而死,实在不能忍受被铁钩杀死!’就像人同样是死,却宁愿被绞死而不愿被烧死一样。’

  【古文】

  屈膝向王。垂泪望救。王意怒盛。睹已余视。散阇告象。汝今何以不吞此丸。时象四顾。念是众中。乃无有能救我命者。以手取丸。置口吞之。入腹焦烂。直过而死。如金刚杵打玻璃山。铁丸堕地。犹故热赤。时会见已。莫不悲泣。

  【白话】

  于是向大王屈膝下跪,流着泪,希望大王饶恕它。国王盛怒之下转头看着别处。散阇对宝象说:‘你现在为何不吞下这些铁丸?’白象环顾四周,心想:‘大众中,看来没有人能救我的性命了!’

  于是拾起铁丸,放到口里吞下,铁丸进入脏腹,顿时焦烂,铁丸直接穿过内脏而死。犹如金刚杵打倒玻璃山,铁丸落到地上,仍然赤热。与会大众看到此情此景,无不悲伤哭泣。

  【古文】

  王见此事。惊怖愕然。乃生悔心。即召散阇。告言汝象。调顺乃尔。何故在林。不能制之。时净居天。知光明王应发无上菩提之心。即作神力。令象师跪答王言。大王。我唯能调象身。不能调心。

  【白话】

  大王见此情景,十分惊怖愕然,这时才生起后悔心,马上召来散阇问道:‘你调教的大象如此驯服,为什么先前在林中时却不能够控制它呢?’当时净居天天人了知光明王应当此时发起无上菩提心,便施展神力,使象师跪下回答国王:‘大王,我只能驯服象的身,却不能调服它的心。’

  【古文】

  王即问言。颇复有人。亦能调身。兼调心不。白言大王。有佛世尊。既能调身。亦能调心。时光明王。闻佛名已。心惊毛竖。告言散阇。所言佛者。何种性生。

  【白话】

  大王立刻问道:‘那有谁既能够调伏身体又能调伏心呢?’象师告诉国王:‘只有佛世尊既能调身,又能调心!’当时,光明王听到佛的名字,心中震惊,汗毛竖立,便问散阇:‘你所说的佛,是什么种性所生?’

  【古文】

  散阇答言。佛世尊者。二种性生。一者智慧。二者大悲。勤行六事。所谓六波罗蜜。功德智慧。悉具足已。号之为佛。既自能调。亦调众生。王闻是已。悚然踊跃。

  【白话】

  散阇回答:‘二种种性能生佛世尊。一者智慧,二者大悲。精勤修行六种事业,就是所谓的六种波罗蜜。功德智慧圆满具足,才称之为佛,他既能调伏自我又能调伏众生。’大王听了这话,心中肃然起敬,踊跃欢喜。

  【古文】

  即起入宫。洗浴香汤。更着新衣。上高阁上。四向作礼。于一切众生起大悲心。烧香誓愿。愿我所有功德。回向佛道。我成佛已。自调其心。亦当调伏一切众生。若以一众生故。在于阿鼻地狱。住经一劫。有所益者。当入是狱。终不舍于菩提之心。

  【白话】

  就起身入宫,用香水沐浴,换上新衣服,走上高楼,向四方分别作礼,对一切众生生起大悲心,并烧香立下誓愿:‘愿我所有的功德都回向佛道,我成佛后,不仅调伏自心,也能调伏一切众生。如果为了那怕一个众生能有所获益,在阿鼻地狱中住上一个大劫,我也甘愿下地狱,终不舍弃菩提心。’

  【古文】

  作是誓已。六种震动。诸山大海。[跳-兆+叵] [跳-兆+我][ 发音:pǒ wǒ。]踊没。虚空之中。自然乐声。无量诸天。作天妓乐。歌叹菩萨。而作是言。如汝所作。得佛不久。成佛道已。愿度我等。我等于此清净法会。亦应有分。

  【白话】

  发完誓愿,天地六种震动,所有高山大海,起伏震荡。虚空中自然发出天籁妙音,无数天人翩翩起舞奏响天乐。歌颂赞叹菩萨,并且说道:‘像你这样做,不久必成佛道,您成佛后,希望度化我们。我们在这清净法会中,也应该享有同样的缘分!’”

  【古文】

  佛告诸比丘。欲知尔时白象吞铁丸者。难陀是也。时象师者。舍利弗是也。光明王者。我身是也。我于尔时。见是象调顺故。始发道心。求于佛道。尔时大会。闻佛苦行如是。有得四道果者。有发大道心者。有出家修道者。莫不欢喜。顶戴奉行。以是因缘。强志勇故。由小因缘能办大事。懒惰懈怠。虽遇大缘。无所能成。是故行者。当勤精进趣向佛道。

  【白话】

  佛告诉比丘们:“要知道当时吞铁丸的白象,就是现在的难陀,当时的象师就是现在的舍利弗,当时的光明王就是现在的我。我在那时候,看到白象被调顺的缘故才开始萌发道心,求取佛道。”当时与会大众,听到佛经历这样的苦行,有的得到了四道果,有的萌生菩提心,有的出家行道,无不欢喜,顶戴奉行。由于这种因缘,意志坚强勇猛的人,凭借小小的因缘也能办成大事;而懒惰懈怠的人,即使遇到很大的因缘,也一无所成。所以,修行的人应当恒时精进,趣向佛道。
点击数: 收藏本文】【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