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妙觉善缘_初学入门_深信因果_贤愚经_

贤愚经

摩诃斯那优婆夷品第五十四


  
  【古文】

  行者欲成佛道。当乐经法读诵演说。正使白衣说法。诸天鬼神。悉来听受。况出家人。出家之人。乃至行路。诵经说偈。常有诸天。随而听之。是故应勤诵说经法。

  【白话】

  修行人想要成就佛果,应当喜好经法,时常诵读为人宣说。即使是在家人说法,许多天人鬼神都会前来听闻受持,何况是出家人。出家人乃至于走路时诵经说偈,也常会有众多天人跟随听闻,所以应当精勤读诵宣说经法。

  【古文】

  何以知之。尔时世尊在舍卫国祇洹精舍。与大比丘众。围绕恭敬。初至祇洹精舍。功德流布。莫不闻知。时诸善人。闻佛名德。欢喜无量。称扬赞叹。所以者何。世间恶人。闻善人名。心生憎嫉。闻恶欢喜。贤善之人。遏恶扬善。欲令广闻。见人作恶。知结使使。怜愍原恕。如是善人。闻佛出世。称扬流布。令遍诸国。

  【白话】

  怎样知道的呢? 当时世尊住在舍卫国祇洹精舍,为大比丘众恭敬围绕。佛初到祇洹精舍时,功德传扬四方,无人不知。贤善之人听说佛的名声功德后都无限欢喜,称扬赞叹。为什么这样呢?因为世间的恶人听到善人的名声后,心中会憎恨嫉妒,听到有人作恶反而欢喜;而贤善之人止恶扬善,并希望众人都能了知善行,看到他人做恶,知道是由烦恼所引起,能怜悯宽恕。这样的贤人听说佛陀出世便会广泛地称颂传扬,周遍众多国家。

  【古文】

  时波斯匿王。有边小国。名毗纽乾特。此聚落中。人多邪见。无佛法僧。时此村落。有一女人。名摩诃优波斯那。时有事缘。至舍卫国波斯匿王所。

  【白话】

  当时波斯匿王辖内有个边僻的小国,叫做毗纽乾特。这个部落中,人多执持邪见,没有佛法僧三宝。当时这个村落中有个女人,名叫摩诃优波斯那,因有事去了舍卫国波斯匿王的地方。

  【古文】

  缘事毕讫。从诸笃信优婆塞边。闻佛功德。欲得见佛。即往祇洹。睹佛相好庄严殊特。头面礼足。却在一面。尔时世尊。为诸大众说五戒法。所谓不杀得长寿。不盗得大富。不邪淫得人敬爱念。不妄语得言见信用。不饮酒得聪明了达。

  【白话】

  事情办完后,从那些诚信三宝的优婆塞那里,听说了佛的功德,就想拜见佛陀,于是前往祇洹精舍。看到佛相好庄严,殊胜奇特,以头礼佛足,然后坐在一边。当时世尊正为大众宣说五戒法:即不杀生能得长寿,不偷盗能得大富贵,不邪淫会得到他人的恭敬喜爱,不妄语则有所言说他人都会信任接受,不饮酒会变得聪明博达。

  【古文】

  时优波斯那。闻此法已。甚大欢喜。前白佛言。唯愿世尊。授我五戒[ 五戒:指五种制戒。为在家男女所受持之五种制戒。即:(一)不杀生,(二)不偷盗,(三)不邪淫,(四)不妄语,(五)不饮酒。]。我当尽寿清净奉持。宁失身命。终不毁犯。如饥人惜食。渴者爱水。如病者护命。我护禁戒。亦复如是。时佛即与授五戒法。

  【白话】

  当时优波斯那听完这个法后,非常欢喜,上前对佛说:“恳请世尊授我五戒,我将终生清净守持,宁可失去生命也不毁犯。犹如饥饿的人珍惜食物,干渴的人爱惜水,病人护念性命一样,我也会这样守护禁戒!”佛便为她授了五戒。

  【古文】

  得五戒法已。白言。世尊。我所往处。边僻逈[ 逈:jiǒng。]远。当还所止。愿赐少物。当敬奉之。过去诸佛。如恒河沙。尽说法句。未来诸佛。如恒河沙。亦说是经。尔时世尊。以法句经。与优波斯那。令讽奉行。得已作礼。绕佛三匝而去。

  【白话】

  得到五戒后,她对佛请求道:“世尊!我所住的地方偏僻遥远,我要回去了,恳请世尊能赐给我少许圣物,我当恭敬供奉。”过去如恒河沙般无量诸佛都宣说过《法句经》,未来如恒河沙般无量诸佛也要宣讲这部经。于是世尊将《法句经》赐予优波斯那,让她读诵奉行。她接受后,向佛施礼,绕佛三匝后离去。

  【古文】

  还本聚落。思惟忆念佛所与经。是时中夜。于高屋上。思佛功德。读诵法句。时毗沙门天王[ 毗沙门天王:梵语毗沙门,华言多闻。谓此天福德之名,闻于四方,即北方天王,居须弥山半,第四层之北水精埵,统领无量百千药叉,守护北方也。]。欲至南方毗楼勒叉[ 毗楼勒叉:即南方增长天王,乃四天王之一,住于须弥山之南面半腹之善见城中,常时观察阎浮提之众生,率领鸠槃荼、薜荔多等鬼神,守护于南方,能伏恶扬善,为护法之善神。]所。将千夜叉。从优波斯那上过。闻诵经声。寻皆住空。听其所诵。赞言善哉善哉。姊妹善说法要。今我若以天宝相遗。非尔所宜。我今以一善言相赠。

  【白话】

  回到自己的村落后,思惟忆念佛所给的经,此时正值中夜,她便在高屋上,思维佛的功德,读诵《法句经》。这时毗沙门天王想前往南方毗楼勒叉那里,正带领一千名夜叉从优波斯那上方经过,听到诵经的声音后,就停在空中听她读诵经文,一边赞叹道:“善哉善哉!姊妹善于诵说法要,现在如果我以天上宝物相赠,不适合你,我如今就将一句善言相赠!”

  【古文】

  谓尊者舍利弗。大目犍连。从舍卫来。当止此林。汝明往请于舍供养。彼咒愿时。并称我名。优波斯那。闻此语已。仰视空中。不见其形。如盲眼人。于夜黑闇。都无所见。

  【白话】

  于是就说道:“尊者舍利弗,大目犍连,从舍卫国前来,会住在此地的树林中,你明天去请到家中供养,当他们咒愿时,请同时念我的名字。”优波斯那听到这些话,就仰视上空,却看不见他的身形,如同盲人在黑夜中,一无所见。

  【古文】

  即问言曰。汝为是谁。不见其形。而但有声。空中答言。我是鬼王毗沙门天也。为听法故。于此住耳。优婆夷言。天无谬语。汝天我人。绝无因由。何故称我为姊妹耶。

  【白话】

  就问道:“你是什么人?看不见你的身形,只听到声音?”空中答道:“我是鬼王毗沙门天王,为了听法才于此停住。”优婆夷说:“天神无妄语。你是天王而我是凡人,根本没什么理由,为什么称我为姊妹呢?”

  【古文】

  天王答言。佛是法王。亦人天父。我为优婆塞。汝是优婆夷。同一法味。故言姊妹。时优婆夷。心生欢喜。问言。天王。我供养时。称汝名字。有何利耶。天王答言。我为天王。天耳远闻。称我名者。我悉闻之。以称我故。增我势力威德眷属。我亦复以神力。及敕鬼神。护念[ 护念:保护忆念也。令外恶不入为护,内善得生为念。]是人。增其福禄。令离衰患。说是语已。寻便过去。

  【白话】

  天王回答:“佛是法王,也是人天之父,我是优婆塞,你是优婆夷,享受同样的法味,所以才称姊妹。”优婆夷心生欢喜,便问道:“天王!我供养的时候称念你的名字有什么好处呢?”天王回答:“我是天王,天耳能听得很远,只要有人念我的名字,我都能听得见。因为称念我的缘故,会增加我的势力、威德和眷属,我也会以神力以及命令鬼神护念此人,增长他们的福禄,让他远离衰损。”说完这些话就过去了。

  【古文】

  时优婆夷。欢喜踊跃。自思惟言。佛于百劫。精勤苦行。唯为我耳。以佛恩故。乃使鬼王为我姊妹。便不寝寐。天垂欲晓。方得少眠。

  【白话】

  这时优婆夷欢喜踊跃,心里思惟:“佛在千百劫中,精进、勤苦修行,就是为了我啊!因为有佛的恩德,才使鬼王和我以姊妹相称!”于是她便没有睡觉,等天快亮的时候,才小睡了一会。

  【古文】

  时彼家中。常令使人入林取薪。是时使人。早起入林。上树采薪。遥见尊者舍利弗目犍连五百比丘。在此林中。其精勤者。坐禅诵经。其懒惰者。卧少草上。

  【白话】

  当时她家中常常让仆人到林中砍柴,这时仆人早早就到林中上树砍柴,远远地看见尊者舍利弗、目犍连等五百比丘也在这山林中。那些精进的人正在坐禅诵经;有些懒惰的正躺在少许草上。

  【古文】

  时彼使人本随大家。到舍卫国。以故遥见。识二尊者。便自念言。我等大家。所尊敬者。今在此林。大家不知。若我徐取薪已。乃还白者。或有余人。脱先请去。我则有过。于事折减。先办斯要。后乃取薪。于事无苦。

  【白话】

  这位仆人曾跟随主人到过舍卫国,所以远远看到就认出了两位尊者,便暗自思索:“我们主人所尊敬的人就在这林中,主人还不知道,如果我慢慢地砍完柴后,才回去告诉她,可能会有其它人率先将他们请去供养,我就有过失。把手头的事放在一边,先办这个重要的事情,然后再来拿柴,也没什么损失!”

  【古文】

  即便下树。往尊者所。头面礼足。白言尊者。我大家优波斯那。礼足问讯。尊者答言。令优波斯那安隐受乐。解脱生死。白言。尊者。我大家优波斯那。请今日食。唯愿屈临。

  【白话】

  于是便下树来到尊者前,以头礼足,对尊者说:“我主人优波斯那向尊者礼足问讯。”尊者回答:“愿优波斯那身心安稳快乐,解脱生死!”仆人又说道:“尊者!我主人优波斯那今日设食相请,恳请屈尊光临。”

  【古文】

  尊者答言。汝还归家。告优波斯那。善哉优婆夷。知时知宜。佛赞五施得福无量。所谓施远来者。施远去者。施病瘦者。于饥饿时。施于饮食。施知法人。如是五施。现世获福。使者受教。礼退出林。急疾还家。

  【白话】

  尊者回答:“你回到家里告诉优波斯那:‘善哉优婆夷!能了知时宜。佛赞叹五施能令人得无量福德:所谓布施远方来客,布施远行者,布施病人,布施饥饿人饮食;布施知法人。这样的五种布施可于现世获得福报!”仆人听完教诲,礼谢后走出山林,急忙赶回家。

  【古文】

  到已问婢大家所在。答言。彼高屋上。初夜中夜。不得睡寐。今方始眠。使曰唤觉。婢言不敢。曰汝若不能。我自当唤。咸言随意。便前上屋。弹指令觉。觉已问言。欲何所白。白言大家。尊者舍利弗目犍连等在某林中。优波斯那甚大欢踊。即便自取耳二金环。而以赏之。

  【白话】

  回到家他就问婢女:“主人在哪里?”婢女答道:“在她的高屋上,初夜、中夜没有睡觉,现在刚刚睡下。”仆人说道:“叫醒她。”婢女言:“不敢。”仆人说:“你如果不能,我就自己去唤醒她。”婢女们都说:“随你的便!”仆人便走上高屋,弹指让她醒过来,主人醒后问道:“你想说什么事?”仆人说:“主人,尊者舍利弗、目犍连等正在某山林中。”优波斯那十分高兴,立即取下两枚金耳环来赏赐他。

  【古文】

  寻更白言。尊者有好言教到大家边。即曰有何好教。可时说之。具以五施而为说之。时优婆夷。欢喜踰前。譬如莲花见日即便开敷。时彼开解。亦复如是。即自解颈众宝璎珞。重以赐之。

  【白话】

  接着仆人又说:“尊者有好言教要我转告主人。”优波斯那立即问他:“有什么好教言,快点告诉我!”他就将尊者说的五施教言告诉她。优婆夷听后更加欣喜,犹如莲花见到太阳立即开放,她心意开解也是如此。于是她立即解下颈上佩带的璎珞等宝物又赐给仆人。

  【古文】

  使者白言。大家时起。洗手办具饮食供养。我向輙[ 輙:zhé 擅自;专擅。]持大家言教。请二尊者及五百弟子。今日来食。愿时供办。闻是语已。益复踊跃。言。我所欲作。已为我作。快不可言。我今放汝。更不属我。如汝善好。在家出家。聚落城邑。随处光好。

  【白话】

  仆人说道:“主人现在就请起来,洗手以后置办供养的饮食,我刚才擅自以主人的名义,恭请了二位尊者及五百弟子今日来应供,希望及时供办齐备!”优婆夷听完这话更加高兴地说:“我想做的,你都为我做了,我高兴得无以言表,现在就将你释放,不再属我所有,像你这样的好人,无论在家出家,在村落还是城市,都会一切顺利!”

  【古文】

  时优波斯那。即起洗手。告语家属及诸邻比。汝应作食。汝应燃火。汝应取水。汝应布座。汝应取花。如是种种。分部讫已。即自取药。捣末和筛。所供已办。即遣是人。还白时到。食具已办。唯愿知时。

  【白话】

  于是优波斯那立即起床洗手,告诉家人及多位邻居:你负责做饭,你负责生火,你负责提水,你负责铺设座位,你负责摘取鲜花。种种准备工作分配完毕后,自己便拿出药物,捣成粉末放在一起过筛。所有供品准备就绪,就派那个仆人回去告诉尊者及比丘僧众,饮食用具已经准备好,恳请及时应供。

  【古文】

  时二尊者。与诸比丘。着衣持钵。往诣其家。就座而坐。时优波斯那。手自行水。下种种食。色香味具。一切诸行。随业受报。好色食施。得好颜色。食有好香。得远名称。其味具足。得随意所欲。以食之报。得大筋力。

  【白话】

  于是二位尊者与比丘众披上法衣托钵前往她家,依次落坐。优波斯那亲自端水依次供僧洗漱,然后摆设种种食物,色香味具全。一切诸行皆是随业感受果报。布施颜色好的食品,便得到庄严相貌;食物中有好的香味,就会美名远扬;食物具足味道,则能随心所欲,心想事成;供养食物的果报,能得强大体力。

  【古文】

  众僧食已。尊者舍利弗。即与之咒愿。其咒愿时。优波斯那。白言。尊者。愿当称彼毗沙门天王名。时舍利弗。咒愿已讫。寻便问言。汝于毗沙门天王。有何因缘。而称其名。

  【白话】

  僧众应供后,尊者舍利弗就为她咒愿。咒愿时,优波斯那说:“尊者,希望称念毗沙门天王的名字!”舍利弗咒愿完毕,就问她:“你同毗沙门天王有什么因缘而要称念他的名字?”

  【古文】

  白言。尊者。有希有事。以我昨夜诵法句故。彼天王住于空中听我诵经。赞我善哉善哉。姊妹善说妙法。我即仰问。汝为是谁。不睹身形。但有声耶。彼答我言。我是鬼王毗沙门身。闻汝诵经故。住而听耳。欲以天宝相遗。而非汝所宜。今以善言赠汝。我即问言。欲何所告。即言。尊者舍利弗目连。明日当至某林。汝可请来于舍供养。咒愿之时念称我名。我即问之。称汝名字。有何利益。彼即答我。具以上事。以是因缘。我今称之。

  【白话】

  回答道:“尊者!有件很稀有的事,因我昨夜诵读《法句经》,毗沙门天王停在空中听我诵经,并赞叹我:‘善哉!善哉!姊妹善于演说妙法!’我便仰头问道:‘你是谁啊?怎么不见你的身形,只听到你的声音!’他告诉我:‘我是鬼王毗沙门,听到你诵经的缘故,所以停住聆听;本想以天宝相赠,但不适合你,就用善言来馈赠你!’我便问他:‘你想告诉我什么呢?’他便说:‘尊者舍利弗、目犍连明天会到某山林,你可以邀请他们到家中供养,咒愿的时候念我的名字。’我就问他:‘念你的名字有什么好处呢?’他便回答我,如前面所说的那样,因为这样的因缘,我如今称念他的名字。”

  【古文】

  舍利弗言。实为奇特。汝人彼天。而能屈意。与汝言语。云是姊妹。优婆夷言。我又更有奇特之事。比舍有神与我亲厚。如有女人共相往来。我布施时。此神语我。此阿罗汉此阿那含。此斯陀含。此须陀洹。此凡夫。此持戒。此破戒。此智慧。此愚痴。我虽闻是说。意等无二。于凡夫。犯戒等。如阿罗汉。

  【白话】

  舍利弗说:“实在是很奇特的事情!你是凡人,他是天王,却能屈尊与你说话并称你为姊妹。”优婆夷说:“我还有更加奇特的事情。这舍宅中有位神对我十分亲善,如同女人间互相来往,当我布施的时候,这位神就对我说:‘这位是阿罗汉,这位是阿那含,这位是斯陀含,这位是须陀洹,这是位凡夫俗子,这位持戒人,这位破戒人,这位是有智之人,这位是愚痴之辈!’我虽听到这些话,但心里看待他们平等无二,对凡夫、犯戒等人如同阿罗汉一样对待!”

  【古文】

  舍利弗言。汝实奇特。能于中生平等心。摩诃斯那言。我又复有奇特好事。我女人身。加复在家。而能除灭二十身见[ 即二十种萨迦耶见,二十种我见。]。得须陀洹。舍利弗言。姊妹汝甚奇特。能于女身。成须陀洹。

  【白话】

  舍利弗说:“你实在奇特,能对这些人生平等心。”摩诃斯那说:“我还有奇特的好事。我是女人,又是在家人,却能灭除二十种身见,得到须陀洹果。”舍利弗说:“姊妹你非常奇特,能以女人身成为须陀洹!”

  【古文】

  优婆夷言。我又更有希有奇特。我有四子。皆恶邪见。我夫恶邪。又亦尤甚。于佛法僧。不识不敬。我若供养三宝。及给贫穷。便生嫉恚。咸言我等劳勤家业。而乃作此无益之用。虽有是说。我于道心。修善布施。终不退缩。亦不恚恨。

  【白话】

  优婆夷说:“我还有更奇特的事。我有四个儿子,皆心存邪见,我丈夫的邪见更严重,对佛法僧,不了解也不恭敬。如果我供养三宝,以及施舍穷人,他们便心生嫉恨,都说:‘我们辛辛苦苦创下的家业却被你用作这样没有利益的事情。’尽管他们这么说,但我的道心、修善布施始终没有退缩,对他们也没有怨恨心。”

  【古文】

  舍利弗言。妇人之法。一切时中。常不自在。少小则父母护。壮时则夫护。老时则子护。而汝不为夫子所制。随意修善。姊妹我今诲汝。可喜善言。何者好事。谓佛世尊。是暮当往毗纽乾特林。我用是事。以相报遗。语已辞还所止。优婆夷言。尊者所告。实为甚善。尊者去后。当办所供。以待世尊。

  【白话】

  舍利弗说:“女人在一生中常不自在。小时候受父母监护,成年后受丈夫监护,年老后则受子女监护。而你不受丈夫子女的约束,能随心所欲修善积德。姊妹我现在告诉你,让你欢喜的话。什么好事呢?如来世尊今天傍晚要到毗纽乾特山林中。我以此消息来报答你的供养。”说罢,告别回到他们原来的所在。优婆夷说:“尊者告诉的事实在太好了!”尊者走后,优婆夷立即置办供物,等待世尊的到来。

  【古文】

  如是世尊。已至是林。摩诃斯那。甚大欢喜。即集诸优婆夷。寻于其暮。往至佛所。遥见世尊光相殊妙。五情悦豫。喜踊无量。到已作礼。种种香华。供养佛毕。却坐一面。佛为说法。施论戒论。生天断欲。涅槃之论。

  【白话】

  正如尊者所言,世尊已到树林中。摩诃斯那十分欢喜,立即集合诸位优婆夷,随即在傍晚时前往佛前。远远看见世尊光相殊妙,内心愉悦畅快无比,欢喜无量。到佛前作礼问讯,以种种香花供养佛陀后,退坐在一边。佛为她们宣说施论、戒论、生天断欲、涅槃之论等法要。

  【古文】

  闻说法已。将欲还家。合掌白佛。我此村人普皆邪见。不识佛法。不知佛德。不好布施。故使沙门婆罗门。入此村乞。常至我家。唯愿世尊。随有几时。住此邑。佛及弟子常受我请。四事供养。白已礼足而退。

  【白话】

  摩诃斯那听完法后,将要回家时,合掌对佛说道:“我们村落的人普遍心怀邪见,不认识佛法,不知佛德,不喜好布施,所以使得沙门、婆罗门进入此村乞食常常到我家中。恳请世尊,无论在此村落住多长时间,佛及弟子常能接受我的邀请,以四事供养。”说完顶礼佛足后退下。

  【古文】

  次第观诸比丘所止宿处。最后见有一病比丘卧草窟中。即问大德。何所苦患。比丘答言。道路行来。四大不调[ 四大不调:生病之意。人体由四大(地大、水大、火大、风大)所成,地者骨肉形体也。水者血髓润也。火者温暖也。风者出入气息也。如有不调,必令人体感到不适。]。困苦少赖。优婆夷言。大德所患。便宜何食。答言医处。当服新热肉汁。

  【白话】

  接着依次察看比丘们所居住的地方,最后见有一位患病比丘躺在草房中,便问道:“大德,您有什么痛苦和疾病呢?”比丘回答说:“一路走来,身体四大不调,致使少有些痛苦。”优婆夷说:“大德所患的病适合吃什么东西呢?”回答道:“医生说应当吃些新鲜热肉汁。”

  【古文】

  优婆夷言。莫复余求。我明日当送。答言可尔。时优婆夷。礼足还家。自思惟言。我得大利。见佛世尊及舍利弗等诸大尊者。深加欣庆。然不忆念明十五日。

  【白话】

  优婆夷说:“不要去别处找了,我明日送来。”比丘答道:“可以。”于是优婆夷礼足后,辞别回家,暗自想到:“我得了很大利益,见到世尊及舍利弗等诸位大尊者。”想到这里更加欢喜,但未曾想到明天是十五日。

  【古文】

  时彼国法。其十五日。一切不杀。杀者夺命。明日晨朝。敕使持钱买新热肉。使人受教。诣市遍求。不得空还。白大家言。今十五日。市无屠杀。时优婆夷。告使人言。汝持千钱。买百钱肉。有求利者或能与汝。使人持钱又往推觅。

  【白话】

  当时该国的法律规定每月十五日不杀一切众生,杀生者死罪。第二天清早,派仆人拿钱买新鲜热肉。仆人领命找遍了整个集市也没能得到,只得空手而还。仆人回来对女主人说:“今天是十五日,市场上没有屠宰牲畜。”这时优婆夷告诉仆人说:“你拿一千钱买一百钱的肉,有人贪图利益,或许能卖给你。”仆人拿着钱又去寻找。

  【古文】

  王限重故。无敢与者。使人还白。具如事情。时优婆夷。闻是事已。心忧愁恼言。汝持金钱。等重买索。尔时使人。虽持金钱。如敕推求。而诸屠者。虽贪其利。王法严重。惧失命忧。无敢与者。如是往返。了不能得。

  【白话】

  因王法严厉,没人敢卖给他。仆人回来将事情如实向她禀报,优婆夷听后,心中愁恼,说道:“你拿着金钱,去买相等重量的肉。”这时仆人虽拿着金钱,如主人所教寻求卖主,所有屠户虽然贪图获利,但王法严厉,害怕失去性命,所以没有人敢卖给他。如此仆人往返寻觅,最终也没有得到。

  【古文】

  时优婆夷。倍增愁恼。念病比丘。已受我请。而我设当不供所须。或能失命。便是我咎。当设何计。念是事已。重自思惟。往昔菩萨。以一鸽故。犹自屠割。不惜身肉。况此比丘。于鸽有降。我宁不爱自己身肉而不济彼。

  【白话】

  此时优婆夷更加愁恼,她想:“那位病比丘已接受了我的请求,而我假设没有供给他所需的肉汁,或许会失去性命,这便是我的罪过。该想个什么办法呢?”想到这些,重又想到:“往昔菩萨为救一只鸽子的缘故,尚且屠割自己,不吝惜自己的身肉。难道这位比丘还不如一只鸽子吗?我怎会爱惜自己的身肉而不救他!”

  【古文】

  彼作是念已。将一可信常所使人。却入静室。净自洗身。踞坐床上。敕使人言。汝今割我股里肉耳。尔时使人如教。即以利刀割取。当割肉时。苦痛逼切。闷绝躄[ 躄:bì 指仆倒。]地。时婢即以白氎缠裹。

  【白话】

  想到这些,她便带着一位自己信任的、常使唤的婢女进入一间静室,清洗自己的身体,坐在床上,命令奴婢:“你现在割取我大腿的肉。”这时奴婢依照她的话,随即以利刀割取。当割肉时,痛彻心肺,昏倒在地,这时婢女立即用白布为她包裹伤口。

  【古文】

  既取肉已。合诸药草。煮以为臛[ 臛:huò 指做成肉羹。大正藏为[饥-几+霍]。]。送病比丘。比丘受是信心檀越所送食已。病即除愈。夫婆罗门于时不在。行还问言。摩诃斯那为何所在。答在某房中。其夫往见。颜色变异。不与常同。即便问言。汝今何缘。憔悴乃尔。对曰。我今为病所侵。

  【白话】

  割完肉,便配和各种草药一起煮成肉羹,送给生病比丘。比丘接受了具信施主所送的鲜肉汁,食后病即痊愈。她的婆罗门丈夫当时并不在家,外出回来后,问道:“摩诃斯那在哪儿?”有人回答说在某房中,她的丈夫就前去看她,见其脸色与以往大不相同,便问道:“你今天为何如此的憔悴?”她回答说:“我现在身染疾病。”

  【古文】

  其夫忧愁。寻集诸医。诊其所患。医集问言。汝有何疾。所疾发动。其来久如。有休间不。答言。我病一切时痛。如今疼苦无复休间。时医察脉。不知所疾。默然还出。其夫垂泣。而问妻言。汝何所病。以情见语。妻答之曰。明医不知。我焉能知。

  【白话】

  他的丈夫甚感忧愁,马上找来很多医生为她诊断,医生们到齐后问道:“你有什么病?这病发作以来有多久了?是否有间歇的时候?”她回答道:“我这病一直疼痛,就像现在疼痛一样没有间断。”医生就为她把脉,仍不知她患什么病,默然退出。她的丈夫流着泪问道:“你患的是什么病?把实情告诉我吧。”妻子答道:“连高明的医生都不知道,我怎会知道呢?”

  【古文】

  时婆罗门。问家内人。汝等能知摩诃斯那所苦患不。时诸使人白言。大家。我等不知。当问可信所亲近者。时婆罗门。即召彼婢于屏密处。问言。我妇何由有疾。婢以实答。大家当知。为病比丘故。割肉饴[ 饴:yí 指赠送。]之。

  【白话】

  于是婆罗门问家里人:“你们是否知道摩诃斯那所患的病吗?”众仆人回答:“主人,我们不知道,您应问她身边的亲信。”于是婆罗门随即唤来那位婢女到隐蔽处,问道:“我妻子因为什么患病?”婢女即以实情相告:“主人应当知道,她为救一位病比丘,才割身肉相赠。”

  【古文】

  夫闻是已。于佛法僧。生恚害心。便于街巷。高声唱言。沙门释子。食啖人肉。如驳足王[ 驳足王:音译为迦摩沙波陀王、羯摩沙波罗王、劫磨沙波陀王。又作斑足王、鹿足王。系本生故事中之王名。]。尔时笃信优婆塞。闻婆罗门骂佛法僧。忧愁不乐。往世尊所。头面礼足。世尊告曰。汝等何故。愁惨不乐。白言。世尊。有一婆罗门。于多人处。高声唱骂佛法众僧。昔驳足王食啖人肉。今沙门释子食啖人肉。亦复如是。愿佛世尊。敕诸比丘莫食人肉。

  【白话】

  丈夫听后,对佛法僧心生嫉恨,便在大街小巷中大声说道:“沙门释子吃人肉,就像斑足王一样。”这时笃信三宝的优婆塞们听到婆罗门骂佛法僧后忧愁不乐,于是前往世尊前,以头礼足。世尊问道:“你们为何愁苦不乐?”答道:“世尊,有一位婆罗门在人多处高声大叫,骂佛法僧。过去斑足王吃人肉,如今沙门释子也是这样吃人肉。希望佛陀告诫众比丘不要吃人肉。”

  【古文】

  尔时世尊。以是事故。集比丘僧。呼病比丘。时病比丘。闻世尊教。心怀喜踊。世尊大慈。乃留及我。身虽羸瘦。自力而来。到已礼足。却坐一面。佛言。贵子。汝何所患。比丘白言。为病所恼。今见世尊。小得瘳[ 瘳:chōu 指病愈。]降。

  【白话】

  这时世尊以此缘故召集众比丘,叫病比丘前来。病比丘听到世尊叫他前去,心中欢喜,想到:“世尊大慈大悲,竟然注意到我。”虽然身体瘦弱,仍然凭着自力前来。到佛前礼足后坐在一边。佛问道:“贵子,你何处不适?”此比丘回答:“为病所恼,今日得见世尊,病情略有好转。”

  【古文】

  世尊又问。今日汝何所食。答言今日食肉汁食。佛言。所食是新肉为干肉乎。答言新肉。天竺国。热肉不经宿。所食若新若干。善男子。汝食肉时。为问净不净不。答言。世尊。我病困久。得便食之。实不问也。

  【白话】

  世尊又问道:“今天你吃的是什么?”比丘回答:“今日吃的是肉汁。’佛说:“所吃的是鲜肉还是干肉?”比丘回答:“是鲜肉。”在天竺国,热肉不经宿,所以人们所食或为鲜肉,或为干肉。佛又问:“善男子,你吃肉时,问没问是净肉还是不净肉呢?”答道:“世尊,我生病日久,得到肉便吃下去,实在没有问。”

  【古文】

  佛言。比丘。汝云何乃受不净食。比丘之法。檀越与食。应先问之。此是何肉。檀越若言。此是净肉。应重观察。可信应食。若不可信。便不可食。尔时世尊。即制比丘。诸不净肉。皆不应食。若见闻疑。三不净肉[ 三不净肉:1、见杀,谓见是生物为我故杀,如是见者,名为见杀。2、闻杀,谓于可信之人,闻此生物为我故杀,如是闻者,名为闻杀。3三、疑杀,谓此处无有屠家,亦无自死之物,是人必为我故杀,如是疑者,名为疑杀。如上三种名不净肉,皆不许食。]。亦不应食。如是分别应不应食。

  【白话】

  佛说:“比丘,你为何接受不净食?”比丘的规矩:当施主供养肉类食物时,应先问:“这是什么肉?”施主若说这是净肉,比丘应重新观察,如果施主所言可信便食,若不可信便不可食。这时世尊随即制定比丘戒:各种不净肉都不应食;若亲自看见或听说或怀疑为自己而杀的肉即是三不净肉,不应食用,要这样判断应不应食。

  【古文】

  时优婆夷。闻佛世尊。正由我故。制诸比丘。不得食肉。生大苦恼。以缘于己。永令比丘不食肉故。即语夫言。若能为我。请佛及僧。明日来此。设供养者。甚善。若其不能。我当舍命。乃自以身肉施人。汝有何悔。乃起是事。

  【白话】

  这时优婆夷听说佛正由于自己的缘故制定比丘戒,不得食肉,十分苦恼。心想因为自己的缘故才令比丘永远不许食肉,随即对丈夫说:“倘若能为我请佛及僧明日来此,置办供养,那就很好。倘若不能,我就舍弃生命。我是自愿以身肉施与他人,你有什么可悔恨的呢?竟生出这种事。”

  【古文】

  此婆罗门。素于三宝。无信敬心。闻妻是语。以其妻故。入林趣佛。至佛所已。即言。瞿昙沙门。及诸弟子。当受我请。明日舍食。佛默然受。时婆罗门。知佛受请。还家语妻。沙门瞿昙。已受汝请。时优婆夷。即敕家内。办种种食香花坐具。

  【白话】

  这位婆罗门丈夫向来对三宝没有信敬心,不过听了妻子的这番话,为了妻子的缘故,入林中寻找佛陀。来到佛前,说道:“瞿昙沙门及诸位弟子请接受我的邀请,明日到我家受供。”佛默然接受。这时婆罗门知道佛已接受邀请,回家对妻子说:“沙门瞿昙已接受你的邀请。”随即优婆夷便吩咐家人置办种种食物、香花、坐具。

  【古文】

  明日时到。遣人林中。往白世尊。食具已办。惟圣知时。佛与比丘。着衣持钵。往至其家。就座而坐。坐已问婆罗门。摩诃斯那今何所在。答言。病在某房。佛言。唤来。时婆罗门。即往告言。汝师呼汝。

  【白话】

  第二天吃饭时间已到,她派人去林中告诉世尊:“食物、器具已置办齐备,请世尊应时前往。”佛与比丘们着衣托钵前往她家,就座后问婆罗门:“摩诃斯那如今在什么地方?”婆罗门答道:“在某房中卧病在床。”佛说:“将她叫来。”这时婆罗门随即前去告诉摩诃斯那:“你师父叫你过去。”

  【古文】

  即曰。我摩诃斯那礼佛法僧足。我有病苦。不任起往。其夫往白佛言。优婆斯那礼佛法僧足。我有病苦。不任起往。佛告阿难。汝往告优婆斯那。汝起见佛。阿难即往。告优婆斯那。世尊呼汝。汝可往见。

  【白话】

  摩诃斯那说道:“我摩诃斯那顶礼佛法僧足,我病痛缠身,不能起身前去见佛。”他的丈夫前去对佛说:“优波斯那顶礼佛法僧足,现在病痛缠身,不能起身前往见佛。”佛告诉阿难:“你前去告诉优波斯那:‘你起来前去见佛。’”阿难随即前去告诉优波斯那:“世尊叫你,你可前去拜见。”

  【古文】

  时优婆斯那。即于卧起。合掌白言。我今礼佛法僧。思见世尊。如饥思食。如渴思饮。如寒思温。如热思凉。如失道思导。我思见佛。亦复如是。心虽欲往。身不肯随。阿难还白佛。如优婆斯那所说。

  【白话】

  这时优波斯那在卧榻上起身合掌说道:“我现在顶礼佛法僧,想见世尊的心情,如饥饿人思念食物,如口渴人思念饮水,如寒冷人思念温暖,如炎热人思念清凉,如迷路人思念向导,我想见佛的心情也是如此。心虽想去,可身体却动不得。”阿难回去就将优波斯那所说向佛陀禀告。

  【古文】

  佛敕阿难。并床舆来。阿难奉教。使人舆来。到于佛前。尔时如来。放大光明。诸遇佛光触其身者。狂者得正。乱者得定。病者得愈。时优婆斯那。遇佛光已。苦痛即除。

  【白话】

  佛告诉阿难:“连床带人一起抬来。”阿难受教,派人将优波斯那抬到佛前。这时如来放大光明,凡被佛光照触的人们,疯狂之人得以正常,迷乱之人得以稳定,有病之人得以痊愈。此时优波斯那遇到佛光后,痛苦随即消除。

  【古文】

  尔时舍神。以水洗疮。以药涂之。平复如故。时优婆斯那。即起下床。手执金瓶。自行澡水。下种种食。色香味具。佛食已。澡手洗钵。为摩诃斯那。说微妙法。所谓布施持戒。人天果报。生死过患。贪欲为害。出离灭乐。十二因缘轮转不息。时优波斯那。闻佛所说。得断悭嫉。成阿那含道。

  【白话】

  这时舍神用水给她洗伤口,并将药涂在伤口上,使伤口平复如初。优波斯那立即起身下床,手拿金瓶,亲自行澡漱水,摆上种种美食,色、香、味具全。佛用斋后,净手洗钵。之后为摩诃斯那宣说妙法:布施持戒,人天果报,生死过患,贪欲为害,出离灭乐,十二因缘轮转不息。优波斯那听了佛所说的妙法,断尽悭吝、嫉妒等烦恼,证得阿那含果。

  【古文】

  家内眷属。悉受五戒。其婆罗门舍离邪见。信敬三宝。受优婆塞戒。时会四众。有得须陀洹者。有得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者。有发大道心者。一切大小。莫不欢喜。时有众人畏生死者。各作是念。今此女人。乃能如是。自割身肉。以供沙门。甚为奇特。我等若舍聚落田宅。岂足为难。便各弃舍聚落家属。出家求道。勤修精进。断诸结漏。成罗汉道。时此聚落。佛法信行。广阐流布。

【白话】

  家中眷属皆受了五戒,婆罗门丈夫也抛弃邪见,信敬三宝,受了优婆塞戒。这时与会四众弟子有人得须陀洹果,有人得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果,有人发起广大道心,众人无不欢喜。此时有众多畏惧死亡的人都这样想:“今天这位女子能做这样的事,自割身肉来供养沙门,真是十分奇特。我们如果舍弃村落田宅又有何难?”便各个舍弃村落、家属,出家求道,勤修精进,断尽种种烦恼,得阿罗汉果。于是此村落中佛法被广泛信仰,阐扬传播。

  【古文】

  以是缘故。有强志者。乃至女人。诵读经法。不惜身肉。得诸道果。况于丈夫勤心道业。当不成者乎。是因缘故。诸善男子。当勤善法。畏于生死。使得结使微薄。离于生死。

  【白话】

  以此缘故,有意志坚强的人,乃至于女人,诵读经法,不吝惜身肉,即能得到各种道果,何况男子汉大丈夫勤奋修行道业,又怎能不成就呢?因此,诸位善男子,应当勤修善法,于生死有畏,便可以使烦恼变得越来越微薄,最终脱离生死。

  【古文】

  虽于末法之中不能得度。缘此功德。当于人天受无穷福。弥勒世尊。不久五十六亿七千万岁。来此成佛。当为汝等广说妙法。汝于其中。随愿所求成三乘道。悉得解脱。

  【白话】

  虽然在此末法时不能得度,但依此功德,当在人间、天上享受无穷的福报。弥勒世尊不久将于五十六亿七千万年,来此世间成佛,会为你们广说妙法,你们在那时随已心愿,成就三乘道果,均得解脱。

点击数: 收藏本文】【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