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妙觉善缘_初学入门_深信因果_贤愚经_

贤愚经

富那奇缘品第五十六


富那奇缘品第五十六

  【古文】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尔时放钵国。有一长者。名昙摩羡(此言法军)。于彼国中。巨富第一。时长者妻。生一男儿。值出军征伐余国。因字其儿。号曰羡那(此言军也)。后复生儿。值王出军征讨得胜。复字其儿比耆陀羡那(此言胜军)。二子长大。各为娶妻。

  【白话】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当时放钵国有一位长者,名叫昙摩羡(汉语:法军),是国内第一巨富。当时长者的妻子生了一个男儿,正遇上本国出军征伐他国,于是给儿取名叫羡那(汉语:军也);后来又生一个儿子,正值国王出兵征讨得胜回来,于是给这个儿子取名叫比耆陀羡那(汉语:胜军)。两个儿子长大后都为他们娶了妻子。

  【古文】

  尔时长者。遇疾困笃。数召诸医。瞻养其病。看视医师。甘饍尽供。医贪利养。欲遗残病。逆怀奸诈。更与余药。使病不瘥[ 瘥:chài 指痊愈;使病愈。]。时有一婢。供养长者。饮食汤药。恒知时宜。

  【白话】

  当时长者得病,困苦加剧,屡次请多位医师来察看调养他的疾病。来看病的医生,他家都供给美味佳肴,医生贪图利养,想让他留些病。就心怀奸诈,给他吃无关的药物,使他的病不能痊愈。当时有一个奴婢,服侍照顾长者的饮食汤药,一直是恰如其分。

  【古文】

  白长者言。从今以去。此诸医师。不足更唤。恶意相误。病更不瘥。今我自当。如前法度。随病所须。更莫唤医。婢便看养。长者得瘥。于是其婢。白长者言。大家。我看大家。瞻视供养。病得除瘥。唯当垂愍。赐我一愿。

  【白话】

  她对长者说:“从今以后,这些医生没必要再叫来了,他们心怀恶意,耽误您的病情,使您不得痊愈。我现在开始按以前的方法,根据病情的需要来照顾您,再也不要请医生了!”从此这个奴婢便看护长者,不久便痊愈了。于是这个婢女对长者说:“主人!我看护主人,照顾起居,供养饮食,您的病得以痊愈,只希望您能怜悯满足我一个愿望!”

  【古文】

  长者告曰。卿求何等。时婢便言。欲得大家与我共通。若不见违。当从我志。长者不逆。即遂其愿。交通已竟。便觉有身。时婢怀妊。十月已满。生一男儿。其愿满足。故因字其儿。名富那奇(此言满愿)。

  【白话】

  长者问她:“你想求什么呢?”于是婢女就说:“我想与主人私通,若不见违就满足我的意愿!”于是长者便同意了她的请求。私通后,婢女便知道怀了孕。她怀孕十月期满,生下一个男儿,因她满足了自己的心愿,所以给儿子取名叫富那奇(汉语:满愿)。

  【古文】

  端正福德。宜于钱财。善能估贩。种植治生。倍获盈利。所至到处。无有不吉。虽复禀受长者遗体。才艺智量。出过人表。然是厮贱婢使所生。不及儿次。名在奴例。

  【白话】

  此儿长得端正英俊,具福德相,适合管理钱财,善于经商,从事种植等生计都能获得丰厚的利润,所到之处没有不顺利的。他虽然秉承了长者的天赋,才能、技艺、智慧超众,却因为是卑贱的奴婢所生,不够作儿子的资格,只列在奴仆中。

  【古文】

  尔时长者。复婴痼疾[ 痼疾:ɡù jí 指积久难治的病。]。困笃着床。将死不久。遗言殷勤。告其二子。吾设没后。慎勿分居。长者被病。虽服医药。不能救济。奄致命终。尔时二子。承用父教。共居一处。经历年载。值时有缘。欲至他国。贾作治生。各以家居妇儿。付嘱富那奇。为我看视斯等大小。及家余事。悉用相累。正尔别去。

  【白话】

  这时长者又患了不治之症,病情危重躺在床上,临死前,殷切告诫他的两个儿子:“我如果死了,你们千万不要分家!”长者为病所困,虽然服药也没能挽救,不久命终。当时两个儿子听从父亲的教导,一起居住,经过了几年。正好当时有机会到其他国家去作生意,两个儿子便各自将家中的妻子、儿女托付给富那奇:“为我看护家里老少以及办理家里的其他杂事,”把所有事情都委托给他后,就离开了。

  【古文】

  于时富那奇。即受其教。营理家事。时二兄子。数往其所。求索饮食及余所须。时富那奇。称给其意。随其所求。买索与之。卒值一日无钱持行。胜军小儿。白富那奇。我今饥渴。与我饮食。

  【白话】

  于是富那奇按照他们的话管理家里的事务。当时两位兄长的儿子经常前往他那里,索要饮食及其它的所需,富那奇尽力满足他们的心愿,要什么就买来送给他们。偶尔有一天富那奇身上没有带钱,胜军的小孩对富那奇说:“我现在很饥渴,给我些饮食。”

  【古文】

  手中无钱。索食叵得。小儿嗔恚。往语其母。今富那奇。怀情不普。见伯父儿。随意给称。我从索食。独不见与。母闻儿言。恨心便生。云此婢子。敢怀偏心。

  【白话】

  因为手里没钱就没有买食物给他,小孩没有得到,就心生忿怒,便去告诉他的母亲:“今天富那奇很不公平,看见伯父的儿子,要什么给什么,我向他要吃的,唯独不给我。”母亲听了儿子的话,心生愤恨便说:“这个婢女的儿子,竟敢有偏心!”

  【古文】

  胜军还家。其妇及儿忿心未息。具以上事。向胜军说。胜军闻之。倍怀愤怒。此婢子奴。敢违我教。薄贱我儿。吾当杀之。怀情已定。求兄分居。兄敬父敕。即时不可。

  【白话】

  胜军回到家中,他的媳妇和儿子怒气未消,将前面发生的事告诉胜军,胜军一听极其愤怒:“这个婢子竟敢违背我的嘱托,瞧不起我的儿子,我要杀了他!”心里主意已定,就请求与哥哥分家。哥哥遵重父亲的遗言,没有立即答应他。

  【古文】

  胜军懊恼。数求不止。兄见意盛。察其所规。知弟怀恚。意不得已。即可其言。听各分居。弟以家财。一切所有。养生园宅。用作一分。以富那奇。用作一分。以此二分。恣兄取之。谓兄取财。规自取富那奇。而欲杀之。

  【白话】

  胜军十分恼怒,屡次不停地请求。哥哥看出他心里急切,就观察他的意图,知道弟弟心中怀恨,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接受他的要求,同意分家。弟弟将家中所有财产以及养家田宅作为一份,将富那奇作为一份,将这两份让哥哥随意挑选。以为哥哥会选择家财,打算自己取富那奇以便杀他。

  【古文】

  兄知胜军心害富那奇。慈心怜愍。取富那奇。空将妻子。单罄来出。依余家住。时富那奇。问其嫂曰。与我少钱。欲用买薪。兄嫂答曰。唯有五钱。即解用与。时富那奇。持此五钱。诣市买薪。见一束薪。卖索五钱。

  【白话】

  哥哥知道胜军心里想谋害富那奇,慈心怜悯便选择了富那奇,只带着妻儿,空手而出,依靠别人家居住。有一次富那奇对他的嫂子说:“给我一点钱要买些柴。”嫂子答道:“只有五文钱。”就拿给他。当时富那奇拿这五文钱去集市上买柴,看见一束柴要卖五文钱。

  【古文】

  时富那奇。即买其薪。雇以五钱。寻见牛头栴檀香木在薪束中。意甚欢喜。持薪归家。取此香木。分为十段。值王夫人热病之极。当须牛头栴檀香木。摩以涂身以除其病。举国推觅求之叵得。

  【白话】

  于是富那奇就买下那捆柴,给了五文钱。不久发现柴束中有牛头栴檀香木,大喜过望,拿着柴回到家中。取出香木分成十段,正赶上国王夫人得了极重的热病,需要牛头栴檀香木磨成粉,涂在身上治病,举国上下寻找也未能找到。

  【古文】

  即令国内。谁有香木一两。当与黄金千两。时富那奇。往应王募。持一小段。用奉王家。王如本令。偿千两金。如是展转。十段香木。悉皆售尽。得金万两。因用起居。园田舍宅。象马车乘。奴婢畜生。家业于是。丰富具足。过踰于前。合居数倍。

  【白话】

  于是国王诏令国内:“谁有一两香木,就可付给他千两黄金。”富那奇便前去应召,拿一小段敬奉给国王。国王如诏令中所言,赏他千两黄金。如此展转,十段香木皆已卖光,共得到一万两黄金。用这些黄金置办田园、房舍,购买象马、车乘、奴婢、畜牲,于是家业丰足,比先前合居时还富上好多倍。

  【古文】

  尔时复有五百贾客。相与结要。欲入大海。唤富那奇。共为伴侣。富那白兄。求共采宝。兄即听之。给其所须。及伴往至大海。如意取宝。自重而还。

  【白话】

  当时又有五百商人相约要到大海取宝,叫富那奇一起去。富那奇对哥哥请求同五百商人一起去取宝。哥哥同意了,给了他所需的花费,于是就与同伴前往大海。如意取得财宝,个个满载而归。

  【古文】

  来至中道崄难之处。众人咸见阎浮提内有三日现。怪问导师。今三日出。是何瑞应。导师答言。汝等当知。一是正日。二是鱼眼。其间白者。此是鱼齿。今水所投。黑冥之处。是鱼口也。最为可畏。我等今者。无复活路。临至鱼口。定计垂死。

  【白话】

  船行到途中危险之处,众人都看到闻浮提内有三个太阳出现,十分奇怪地问导师:“今天出现三个太阳,是什么样的瑞兆啊?”向导告诉他们:“你们要知道:这三个中,一个是真正的太阳,其它两个是鱼的眼睛,中间发白的是鱼的牙齿,现在水所流入的黑暗的地方是鱼嘴,最为可怕。我们今天已没有活路了,等到了鱼嘴我们必死无疑!”

  【古文】

  有一贤者。敬信佛道。告语众贾。唯当虔心称南无佛。三界德大。无过佛者。救厄赴急。矜济一切。最能覆护苦厄众生。唯佛神圣。愿救危险。济此诸人。毫牦[ 牦:máo。]之命。

  【白话】

  其中有一位贤士敬信佛道,便对商人们说:“我们应当虔诚称念‘南无佛’。三界之中功德再大也没有超过佛的,救护众生于危急之中,怜愍济度一切,最能荫护受苦受难的众生。只有佛最为神圣,愿救此危险,保护我们这些人微弱的性命!”

  【古文】

  时摩竭鱼。闻称佛名。即还闭口。沉窜海底。众贾于是。安隐还国。时富那奇。取大金案。以诸妙宝摩尼珠等。庄累积满。奉兄羡那。长跪仰望。白大兄言。我已为兄。积畜财宝。舍宅所有一切具足。子孙七世。食用不尽。唯愿大兄。听我出家。

  【白话】

  这时摩竭鱼听到称念佛的名号,便闭上口,沉入海底。商人们于是平安地回到国内。当时富那奇取出一个大金盘,装满摩尼珠等奇珍妙宝,奉送给兄长羡那,长跪仰望,对大兄长说:“我已为兄长积蓄了财宝、舍宅等生活所需的一切,这些财富可使您子孙七世都受用不尽,恳请兄长允许我出家。”

  【古文】

  羡那答曰。吾不相违。但卿少年。未达人伦。佛法要重。持之甚难。比更数年。乃可遂意。富那奇曰。大兄当知。人命无常。斯须难保。前在大海。值摩竭鱼。吸船趣口。命危垂死。蒙佛神恩。得济余命。唯念垂许。听在道次。兄即听之。

  【白话】

  羡那答道:“我不反对你的想法,但你现在年轻,还不谙世事,佛法艰深,很难掌握修持,再过几年,才可满足你的愿望。”富那奇说:“兄长应知人生无常,须臾难保。前时在大海里遇上摩竭鱼吸船入口,生命垂危几近死亡,仰仗佛陀恩德才得以保全性命,因此只希望请你准许我出家修道!”兄长便同意了。

  【古文】

  时富那奇。与其五百采宝之众。咸以信心至舍卫国。到于佛所。礼敬问讯。因具白佛。求索出家。佛即许可。听使入道。赞言善来。便成沙门。

  【白话】

  于是富那奇与那五百名采宝的商人都满怀信心前去舍卫国。来到佛前,恭敬顶礼问讯,将前前后后的因缘禀告佛陀,请求出家。佛即答应,让他们出家修行,赞叹地说道:“善来!”他们便成为沙门。

  【古文】

  佛为种种。苦切说法。五百比丘。心意开解。尽诸苦际。成阿罗汉。唯富那奇。结使深重。佛为说法。未能畅达。精诚困笃。始入初果。勤精修习。无有休懈。时诸比丘。安居日近。佛听各各随意安居。

  【白话】

  佛恳切地为他们宣说种种妙法,五百位比丘心开意解,断除了一切轮回过患,成为阿罗汉。只有富那奇烦恼深重,佛陀为其说法后,依然未能通达,非常精诚勤苦,才证入初果。于是富那奇精进努力修习,没有丝毫的松懈。当临近比丘们安居的日期时,佛允许他们随意选择自己的安居地。

  【古文】

  时富那奇。往白佛言。弟子欲往至放钵国安居三月。唯愿见听。于时世尊。告富那奇。彼国人恶。信邪倒见。汝今初学。于佛法中。未能具足佛法圣行。设为彼人见毁辱者。当奈之何。富那奇曰。设令被人极理毁辱。但莫见害。

  【白话】

  这时富那奇来到佛前说:“弟子想去放钵国安居三个月,恳请佛陀准许!”世尊就告诉富那奇:“那个国家的人很恶劣,相信颠倒的邪见。你现在初学佛道,在佛法中,还没能具足佛法的各种圣行,假如遭到那里人们的侮辱,你怎么办呢?”富那奇说:“假设被人极端毁辱,只要不被加害就行。”

  【古文】

  世尊又告。彼人极恶。设被害时。当复云何。富那奇曰。世尊当知。正使彼人毁辱加害。莫断我命。犹戢[ 戢:jí 指藏匿;怀藏。]其恩。佛又告曰。汝往至彼。忽遭恶人。残害汝命。无益于汝。当如之何。富那奇言。世尊当知。一切万物。有形归无。彼若杀我。分受其死。

  【白话】

  世尊又说:“那里的人极其恶劣,假如你被加害,那时怎么办呢?”富那奇说:“世尊当知,就算那里的人侮辱、残害我,只要不断掉我的性命,我仍感念他们的恩德。”佛又告诉他:“你前往他国,忽遭恶人残害你的性命,对你无益,你该怎么办呢?”富那奇说:“世尊当知,一切有形之物终归于无,他们要杀我,我理应接受死亡。”

  【古文】

  于时世尊告富那奇。彼诸恶人。毁辱加害。及未断命。汝当嗔不。富那奇曰。不也世尊。正使彼人无根见谤。毁辱极世不轨之事。设加刀杖。打害次杀。复未残戮。临当断命。终不一念生起恚心。佛即赞言。善哉善哉。弟子所行。唯是为快。时富那奇。摄持衣钵。礼佛辞退。至放钵国。

  【白话】

  这时世尊告诉富那奇:“那里的恶人对你毁辱、加害,在你还没有死去前,你会不会对他们嗔恨呢?”富那奇说:“不会的,世尊!就算他们毫无根据诽谤,凭空侮辱我犯下滔天不轨之事;假如先以刀杖欧打伤害然后杀害。但还没有杀死我,那么临死前,我绝不会生起一念的怨恨心。”佛便赞叹道:“善哉,善哉!佛弟子的行为,只有这样才最善妙!”于是富那奇着衣持钵,向佛顶礼告辞,去了放钵国。

  【古文】

  明日晨旦。入城乞食。至一大富婆罗门家。时婆罗门。见是比丘。即怀恶心。而来骂逐。比丘即往异家乞食。自其明日。续其舍乞食。时婆罗门。复挝打[ 挝打:指殴打。挝:zhuā]极手。比丘欢喜。颜色不变。时婆罗门。睹此比丘。见毁被害。苦困垂死。而无怨色。不生嗔恨。便自悔责。忏谢已过。

  【白话】

  第二天早晨进城乞食,走到一个大富的婆罗门家。婆罗门见他是一比丘,就生起恶心,呵骂驱赶他,比丘就去别的家乞食。第二天又到那位婆罗门家乞食,婆罗门极力殴打他,比丘反而欢喜,面不改色。这时婆罗门看到这位比丘被侮辱、加害,痛苦欲死而毫无怨气,不生嗔恨,自己便感到后悔自责,就向他忏悔自己的罪过。

  【古文】

  时富那奇。于彼国中。勤修不懈。尽诸结使。心忽开解。获无漏证。安居已竟。便辞檀越。嘱及其兄。慎勿入海。大海中难甚多无数。兄之财宝。足用七世。嘱及已竟。还往佛所。稽首问讯。问讯讫竟。随意住止。

  【白话】

  当时富那奇在那个国家勤奋修行,毫不懈怠,断尽烦恼,心忽然开解,获证阿罗汉果。安居结束后,便辞别施主,并嘱咐他的兄长:“千万不要入海取宝,大海中有太多的危难,兄长的财宝足可以享用七世。”嘱咐完后就回到佛的所在地,稽首问讯,问讯过后,便随意住了下来。

  【古文】

  时兄羡那。不惟其敕。有诸众贾。来归羡那。种种晓唤。共入大海。羡那不逆。即可共去。至海渚上。随意自重。唯有羡那。多取牛头栴檀香木。满船而还。龙性悭吝。惜其香木。即于道中。捉其船舫。

  【白话】

  这时富那奇的哥哥羡那没有想起他的忠告,有些商人来找羡那,百般劝他一起入海采宝,羡那不好拒绝,就与他们一同前去。到了海岛上,各人拾取自己爱重的宝物,只有羡那拿了很多牛头栴檀香木,满船而归。龙的性情吝啬,爱惜香木,便在途中抓住他们的船。

  【古文】

  举帆罗风。不能得过。一切众客。定计恐死。羡那一心。称富那奇。今遭苦厄。愿见拔济。时富那奇。在舍卫国祇洹精舍。坐禅思惟。遥以天耳。闻兄羡那。处在危厄。至心自陈。悲酸一心。称富那奇。富那奇。

  【白话】

  尽管挂起帆吹着风,但船还是走不动。众商人心想此番定死无疑,羡那就一心呼唤:“富那奇!我们如今遭遇到困苦危急,愿你能来救救我们!”当时富那奇正在舍卫国祇洹精舍坐禅思惟法义,通过天耳远远听到哥哥羡那正处在危难之中,悲哀酸楚地至心呼唤着:“富那奇!富那奇!”

  【古文】

  即以罗汉神足。犹如健夫屈伸臂顷。变身化作金翅鸟王。至于大海。恐蹙[ 蹙:cù 指逼迫;追逼。]其龙。龙见鸟形。怖入海底。众贾于是。安隐还家。时富那奇。教化其兄。令为世尊立一小堂。覆堂材木纯以栴檀。其堂已成。教化其兄请佛。

  【白话】

  于是富那奇就凭借罗汉的神足通,犹如壮士屈伸胳膊的工夫,化成金翅鸟王飞到大海,恐吓那个龙,龙看到金翅鸟,吓得沉入海底。众商人便得以安全回到家。于是富那奇劝说兄长,让他为世尊建造一个小舍,盖佛舍的木料全是栴檀香木,佛舍建成以后,就教导他哥哥迎请佛陀。

  【古文】

  羡那答曰。请佛之宜。以何等物。能屈世尊。时富那奇。俱与其兄。办足供养。各持香炉。共登高楼。遥向祇洹。烧香归命[ 归命:梵语南无,华译为归命,即把身命奉献给佛教。]佛及圣僧。唯愿明日。临顾鄙国。开悟愚朦盲冥众生。

  【白话】

  羡那问他: “迎请佛陀的话,应该依靠什么能使世尊屈尊光临?”于是富那奇便和兄长一起备足供物,各自持一香炉一齐登上高楼,遥向祇洹精舍的方向烧香,皈依佛及圣僧:“恳请明日驾临鄙国,开导、解悟愚昧无知、没有慧眼的众生。”

  【古文】

  作愿已讫。香烟如意。乘虚往至世尊顶上。相结合聚。作一烟盖。后遥以水。洗世尊足。水亦从虚。犹如钗股。如意径到世尊足上。尔时阿难。睹见是事。怪而问佛。谁放烟水。

  【白话】

  发愿后,香烟如他们所愿从空中飞往世尊的头顶上方,烟雾在空中相会,合成一个烟盖;接着以水遥洗世尊双足,水也从空中好像两股金钗如心所愿径直飞到世尊的双足上。当时阿难看见此事,奇怪地问佛陀:“是谁在施放烟水?”

  【古文】

  佛告阿难。是富那奇罗汉比丘。于放钵国。劝兄羡那。请佛及僧。故放烟水。以为信请。因敕阿难。往至僧中。行筹告语神足比丘。明日悉来。往应羡那请。因现变化。以游彼国。阿难奉命。合僧行筹。有神足者。明当受请。时诸比丘。各各受筹。

  【白话】

  佛告诉阿难:“是富那奇罗汉比丘,在放钵国劝哥哥羡那迎请佛及僧众,所以施放烟水,表示供请佛及僧众。”因此就让阿难前去僧众中行筹,告诉有神足的比丘明天都要前去应羡那的邀请。趁机显示种种神通变化,而游历那个国家。阿难奉命,集合僧众行筹,具有神足的比丘,明日应接受恭请。当时那些有神足的比丘各自领了筹。

  【古文】

  明日晨旦。僧作食人。名奇虔直奇(此言续生)。其人已得阿那含道。恒日供给一切众僧。结跏趺坐。身放光明。四出照曜。引作食具。瓢杓[ 杓:sháo。]健支[ 健支: 即应量器内三个小钵中,最小之钵。又称建镃、犍茨。三钵总称鐼子。]。百斛[ 斛:hú,.量词。多用于量粮食。古代一斛为十斗, 南宋 末年改为五斗。]大釜。而随其后。乘虚飞行。趣向其国。羡那问曰。是汝师不。答言非也。是诸比丘。作食之人。故来相佐。办具饮食。于是羡那。即以华香妓乐供养。供养毕竟。即便过去。

  【白话】

  第二天早晨,负责伙食的僧人,名叫奇虔直奇(汉语:续生),他已得阿那含道,每天负责供给僧众饮食。此时他结跏趺坐,身放光明,照耀四方,摄引着食具、瓢杓健支、百斛大釜跟在他的后面,在空中飞向放钵国。羡那问道:“是你的师父吗?”富那奇答道:“不是,是为比丘们作斋饭的,所以他先来帮助置办饮食事项。”于是羡那就用花、香、伎乐来供养,供养完毕,奇虔直奇就过去了。

  【古文】

  次后复有十六沙弥均提之等。各以神足。变作树林。采华采果。种种变现。演身光明。晃曜天地。凌虚继迈。骆驿而到。羡那复问。是汝师不。答曰非也。斯诸人等。先前来者。乃是我等同师弟子。年始七岁。得罗汉道。诸漏永尽。神足纯备。今故先来采华具果。即以华香。具足供养。供养讫已。各各过去。

  【白话】

  接着又有十六位沙弥,如均提等人,各以神通变作树林、采花摘果,种种变化,身放光明,照耀天地,凭虚凌空,络绎而至。羡那又问:“是你的师父吗?”回答:“不是。先来的这些人也是我同师的弟子,刚七岁就得了罗汉果,断除了一切烦恼,神通广大,今天特地先来采花摘果。”即用花香全部作了供养,供养完毕,他们各自过去。

  【古文】

  次复耆年大阿罗汉。化作千龙。结身为座。头皆四出。雷吼震天。其诸龙口。悉雨七宝。复于其上。施大宝座。飞升虚空。身放光明。照曜天下。而来至国。羡那复问。是汝师不。答曰非也。是师弟子。名憍陈如。佛初得道。在鹿野苑。初转法-轮。广度众生。斯等五人。最先受化。于弟子中。第一上首。神通具足。无所挂碍。羡那闻说。倍加恭敬。香华妓乐。悉以供养。供养已讫。即便过去。

  【白话】

  接着一位年老大阿罗汉变出千龙,龙盘身为座,头都从四面伸出,雷吼震天。这些龙口中都降下七宝。又在上面龙座上安放大宝座,飞升到虚空,身放光明,照耀天下来到此国。羡那又问:“是你师父吗?”回答说:“不是,是师父的弟子,名叫憍陈如。佛刚刚得道不久,在鹿野苑初转法-轮,广度众生,他们五个人最先得到度化,在所有弟子中,是第一上首弟子,神通具足,无所挂碍。”羡那听罢,对其倍加恭敬,香、花、伎乐都用以供养,供养已毕,憍陈如随即过去。

  【古文】

  次后复有摩诃迦叶。化作七宝讲堂。七宝庄校。奋身光明。晃昱四布。往至其国。羡那见之。问富那奇。是汝师不。答曰非也。是师弟子。摩诃迦叶。清俭知足。常行头陀。愍诸厮贱。赈济贫乏。羡那即以香华妓乐。供养毕讫。即时过去。

  【白话】

  后来又有摩诃迦叶变作七宝讲堂、七宝庄严,浑身光芒四射来到此国。羡那见后,问富那奇:“是你师父吗?”回答:“不是,是师父的弟子摩诃迦叶,清俭、知足常乐,常时行持头陀行,怜愍卑贱,救济贫乏。”羡那便以香、花、伎乐供养。供养完毕,迦叶即刻过去。

  【古文】

  时舍利弗。次后乘千师子。槃身为座。头皆四出。口雨七宝。雷吼咆哮。震动天地。复于其上。敷大宝床。庄校严饰。而处其上。身出光明。普照四域。飞腾虚空。翱翔而至。羡那问曰。是汝师不。答曰非也。今乘来者。是师大弟子。广博大智。名舍利弗。羡那闻已。倍增欢喜。即以华香妓乐供养。供养讫已。即以过去。

  【白话】

  这时舍利弗接在后面乘坐千只狮子盘身结成的座位,头向四面伸出,狮口降下七宝,雷吼咆哮,震动天地。又在狮子座上安一大宝座,装饰庄严而坐其上,身放光明,普照四方,在空中翱翔飞来。羡那问道:“是你师父吗?”答道:“不是,现在来的是师父的大弟子,智慧广大名叫舍利弗。”羡那听罢,倍加欢喜,就以花、香、伎乐供养。供养已毕,舍利弗即便过去。

  【古文】

  时大目连。寻后而发。化作千象。罗头四出。其诸象口。皆有六牙。其一牙头。有七浴池水。一一池中。有七莲华。其一华上。有七玉女。种种变现。其数无量。放大光明。感动四邻。复于其上。安置宝座。自坐其上。乘虚径至。羡那问曰。是汝师不。答言非也。是师弟子。名大目连。神足第一。德行纯备。羡那闻说。欢喜戴仰。香华妓乐。而以供养。供养已。即便过去。

  【白话】

  大目犍连接着出发,他化作千象,象头向四面伸出,每只大象口中皆有六牙,其中每个牙端有七个浴池,池中有水,每个池中都有七朵莲花,每一花上有七名玉女,种种变化不可计数。放大光明,感动四周,又在千头象上安置宝座,大目犍连自己坐在上面,凌空飞至。羡那问道:“是你师父吗?”回答道:“不是,是师父的弟子,叫大目犍连,神通第一,德行纯厚。”羡那听罢,欢喜敬仰,以香、花、伎乐供养。供养完毕,大目连即便过去。

  【古文】

  次后复有阿那律提。而自化作七宝浴池。浴池中。复生金色莲华。莲茎皆是七宝合成。处其华上。结跏趺坐。项佩日光。照曜天下。光所照处。皆是金色。乘虚至国。羡那复问。是汝师不。答言非也。是师弟子。阿那律提。于是大众。天眼第一。羡那闻之。欢喜恭敬。华香供养。即自过去。

  【白话】

  接着是阿那律提,他变化成七宝浴池,浴池中生有金色莲花,莲花茎都是七宝合成。他于花上结跏趺坐,颈项上佩有日光,照耀天下,光芒所及之处都变成金色,凌空来到。羡那又问:“是你师父吗?”回答说:“不是,是师父的弟子阿那律提,众人当中,天眼第一。”羡那听罢,欢喜恭敬,以花、香供养,随即过去。

  【古文】

  次后复有佛弟难陀。化作千马。驾七宝车。车上复有七宝大盖。放演光明。四出照曜。乘虚驰至。诣放钵国。羡那见之。问富那奇。是汝师不。答言非也。是世尊弟。名曰难陀。众相具足。德行纯备。羡那即以香华妓乐。供养毕讫。即自过去。

  【白话】

  接着又有佛的弟弟难陀,变化成千马,驾着七宝车,车上还有七宝大盖,放出光明,照耀四方,凌空飞驰到达放钵国。羡那看见,问富那奇:“是你师父吗?”回答道:“不是,是世尊的弟弟,名叫难陀。具足法相,德行纯厚。”羡那即以香、花、伎乐供养。供养已毕,即便过去。

  【古文】

  时须菩提。次后复来作七宝山。坐琉璃窟。身放种种杂色光明。照曜天地。来至其国。羡那问曰。是汝师不。答言非也。是师弟子。名须菩提。广智多闻。解空第一。即以华香。供养毕讫。即自过去。

  【白话】

  这时须菩提接着飞来,他变作七宝山,坐在琉璃窟中,身上放出种种色彩的光芒,照耀天地,来到此国。羡那问道:“是你师父吗?”回答说:“不是,是师父的弟子,名叫须菩提。多闻广智,悟解诸法空性第一。”于是就用花、香供养。供养完毕,即便过去。

  【古文】

  次有分耨文陀尼子。化作一千迦楼罗[ 迦楼罗:旧译金翅鸟。新译妙翅鸟。居四天下之大树,取龙为食。八部众之一。]王。结身为座。四向罗头。口含众宝。发哀和音。复于其上。施大宝座。而坐其上。乘虚来至。羡那问曰。是汝师不。答言非也。是我同师。名曰分耨文陀尼子。辩才应适。最为第一。即以华香。供养讫已。便自过去。

  【白话】

  接着有分耨文陀尼子,变化出一千只金翅鸟王,金翅鸟王连身为座,头向四方伸出,口中含着各种珍宝,发哀和之音。又在众鸟身上安一大宝座,他坐在上面,从空中飘然而至。羡那问道:“是你师父吗?”回答说:“不是,是我同门师兄,名叫分耨文陀尼子,辩才善巧,人中第一。”即以花、香供养。供养完毕,即便过去。

  【古文】

  次复弟子。名优波离。化作千雁聚身相结。头口出声。哀鸣相和。口含众宝。飞翔虚空。于其身上。敷众宝座。放大光明。照曜四远。身坐其上。驰奔来至。羡那问曰。是汝师不。答曰非也。是师弟子。名优波离。于众比丘。持律第一。羡那闻已。即持华香。供养毕讫。即复过去。

  【白话】

  接着是佛的弟子优波离,化成千雁聚集联结在一起,口里发出和雅的鸣叫声,口中含着各种宝物,在空中飞翔。又在众雁身上安多宝座,放大光明,照耀四方,身坐其上,奔驰而来。羡那问道:“是你师父吗?”回答说:“不是,是师父的弟子,名叫优波离,众比丘中持戒第一。”羡那听后,于是就用花、香供养。供养完毕,即便过去。

  【古文】

  次后复有沙门二十亿[ 二十亿:比丘名,又称二十亿耳、亿耳罗汉、闻二百亿;佛在世时证阿罗汉果。足下毛长二寸,足不踏地,为弟子中精进第一。]。化作行树。于虚空中。以绀琉璃。作经行道。复以七宝。夹树两边。种种妙宝。以界道侧。于中经行。渐至其国。羡那问曰。是汝师不。答曰非也。是佛弟子。名曰沙门二十亿。于比丘中。精进第一。华香妓乐。供养毕讫。即便过去。

  【白话】

  接着又有沙门二十亿,在空中变出两行树,以天蓝色琉璃作行走的道路,又用七宝夹在树的两边,各种妙宝镶嵌在路的两旁,他在中间行走,慢慢地飞到此国。羡那问道:“是你的师父吗?”答说:“不是,他是师父的弟子,名叫沙门二十亿,众比丘中精进第一。” 于是就用花、香供养,供养完毕,即便过去。

  【古文】

  次后复有大劫宾宁。化作七宝树。树上复有种种华果。树下皆有七宝高座。处其座上。放大光明。乘虚来至。羡那问曰。是汝师不。答曰非也。是佛弟子。名劫宾宁。挺特勇猛。端正第一。羡那闻已。欢喜供养华香妓乐。供养已讫。即自过去。

  【白话】

  接着又有大劫宾宁,他变作七宝树,树上有种种花果,每棵树下都有七宝高座。他身处座上,大放光明,凌空飞至。羡那问道:“是你师父吗?”回答说:“不是,是佛的弟子,名叫劫宾宁,勇猛超凡,长得端正第一。”羡那听罢,欢喜供养花、香、伎乐。供养完毕,即便过去。

  【古文】

  次有弟子名宾头卢埵阇。坐宝莲华。项佩日光。放千光明。晖赫天地。飞升虚空。来至其国。羡那问曰。是汝师不。答曰非也。是师弟子。名宾头卢埵阇。善能入定。坐禅第一。即以香华。供养毕讫。即自过去。

  【白话】

  又有佛的弟子名叫宾头卢埵阇,坐在宝莲花之上,项上佩戴日光,光芒万丈,照耀天地,在虚空中飞行来到此国。羡那问道:“是你师父吗?”回答说:“不是,是师父的弟子,叫宾头卢埵阇,善于入定,坐禅第一。” 于是就用花、香供养。供养已毕,即便过去。

  【古文】

  次罗睺罗。寻后趣引。自化其身。作转轮王。千子七宝。皆悉具足。导从前后。来至其国。羡那问曰。是汝师不。答曰非也。是佛之子。名曰罗睺罗。设在家者。领四天下。七宝自至。兵仗不用。自然降附。今舍此位。出家学道。得阿罗汉。六通清彻。无所挂碍。今故变身。作是形位。羡那闻已。香华供养。即自过去。

  【白话】

  接着罗睺罗从后面跟上来,自变其身为转轮王,千子七宝一应俱全,前呼后拥来到此国。羡那问道:“是你师父吗?”回答说:“不是,是佛的儿子,名叫罗睺罗。假设在家会统领四大洲,七宝自然而来,不用兵仗,四方自然降附归顺。如今舍弃王位,出家学道,成阿罗汉,六种神通清净,无所挂碍,所以现在他变化成这个样子。”羡那听罢,就用花、香供养,供养已毕,即便过去。

  【古文】

  五百神足弟子。各各现变。不可称计。尔时世尊。知诸弟子尽适彼国。放大光明。照曜天地。普皆金色。时富那奇。语其兄曰。今者世尊。始欲发意而来至此。故先放光。作是瑞应。尔时世尊。始于座上。下足蹑地。应时天地。六反震动。

  【白话】

  这样五百位神足弟子各自显现的神通变化数不胜数。此时世尊知道所有弟子都已到达那个国家,于是大放光明,照耀天地,尽成金色。富那奇就对哥哥说:“现在世尊准备要来这里,所以先放光明,现出这般瑞兆。”当世尊从座上下来,双足踏地之时,天地六种震动。

  【古文】

  时富那奇。语其兄曰。今者世尊。始于座上。下足蹑地。以是之故。天地大动。尔时世尊。始出精舍。住在于外。八金刚神。住于八面。时四天王。在前导道。时天帝释。从诸欲界天子百千万众。侍卫左面。大梵天王。与色界诸天无央数众。住在右面。弟子阿难。住在佛后。大众围绕。放演光明。照曜天地。飞升虚空。趣放钵国。

  【白话】

  于是富那奇对哥哥说:“现在世尊刚从座上下来,足踏在地,所以天地大为震动。”当世尊走出精舍,站在外面。八大金刚分别站在八方,四大天王在前引路,帝释天带领欲界天人有百千万众侍卫在佛的左面,大梵天王与色界众天人无数大众侍卫在右面,弟子阿难站在佛的背后。佛为大众围绕,大放光明普照天地,升到虚空,飞向放钵国。

  【古文】

  于其中道。逢五百作人。以千具犁牛。垦治陇亩[ 陇亩:指田地。陇:lǒnɡ。]。诸牛见佛乘空而过。身放金色普照世界。诸牛至心。仰视世尊。心存笃敬。住陇不行。

  【白话】

  中途遇到五百农夫正用千头牛拉犁耕田,这些牛看见佛乘空飞过,身上放出金光,普照天地,这些牛至心仰视世尊,生起虔诚的恭敬心,停在陇上不往前行。

  【古文】

  作人见牛仰向观瞻。惊怪所以。亦视见佛。即各跪白。咸兴归诚。唯愿如来。当见哀愍暂下开度。使离生死。佛以悲心。知其可度。即下为说种种妙法。五百作人。心意开悟。断二十亿洞然之恶。成须陀洹。时牛命终。尽生天上。普皆欢喜。

  【白话】

  农夫们见牛仰头向上看,感到很奇怪。抬头一看,见到佛后,便纷纷下跪对佛说:“我们都想皈依,恳请如来怜悯,暂且下来开导、度化我们,永离生死轮回。”佛以悲心观察,知道他们可以度化,便从空中下来为他们宣说种种妙法。五百农夫心开意解,息灭二十亿炽盛的恶念,成为须陀洹,那些牛命终后都生在天界,众人皆大欢喜。

  【古文】

  于时如来。即复发引。到前未远。有五百童女。共游旷野。见地金色。仰视其变。见乘虚而行。咸怀欢喜。叉手白言。唯愿天尊。垂心矜愍。暂见济度。佛知其宿行。应可度化。即称所愿。往至其所。随应堪能。为说诸法。

  【白话】

  然后如来又继续前行,走了不远,看见五百名童女在旷野中游戏,她们看见大地变为金色,抬头看有什么异相,正见佛于空中飞行。她们都心怀喜悦,合掌对佛说:“恳请天尊垂念怜悯,暂且给与济度。”佛知道她们因往昔的善行可以度化,就称其心愿,来到她们面前,随她们的接受能力,为她们宣说佛法。

  【古文】

  信受开解。成须陀洹。变感已竟。遂步而至。复有五百仙人。处在林泽。见光普照。地悉金色。仰睹如来与诸大众游行乘虚。心怀踊跃。敬心倍隆。仰请佛言。唯愿大圣。暂劳神形。因见过度。听在道次。佛睹其本缘。知之应度。寻下在前。

  【白话】

  她们欢喜信受,心开意解,成为须陀洹。佛度化她们后,继续前行,又有五百仙人住在山野中,见到光明普照,大地变成金色,抬头看见如来与众人在空中飞行,心怀喜悦,敬心倍增,仰头对佛请求说:“恳请大圣暂劳神体度化我等,接受我们出家修道。”佛看他们的本生因缘,知道应可度化,便降在他们面前。

  【古文】

  求作沙门。佛即听之。善来比丘。便成沙门。因为说法。心净开解。诸漏永尽。成阿罗汉。随从佛后。乘空而至。时富那奇。遥见佛来。光曜天地。大众虚转。语兄羡那。世尊及众。今始来至。

  【白话】

  他们请求作沙门,佛便准许,说了善来比丘,他们便成为沙门。应机为他们说法,使得他们心地清净开解,所有烦恼永尽,成为阿罗汉。于是跟在佛的后面,乘空而至放钵国。这时富那奇远远望见佛陀飞来,光照天地,大众围绕,就对他哥哥羡那说:“世尊及僧众现在才到来。”

  【古文】

  佛到其国。羡那欢喜。即以香华及众妓乐。供养毕讫。共至会所。佛至其舍。如法就坐。羡那合家。供办甘饍。自行澡水。敬意奉食。佛为哒嚫。

  【白话】

  佛来到他们国家,羡那心中欢喜,即以香、花及各种伎乐来供养。供养完毕,一起来到会场。佛来到羡那的家中,如法就坐,羡那合家大小供设美味佳肴,羡那亲自端上澡水,恭敬地奉上饮食,佛接受了他的供养。

  【古文】

  食讫澡漱。为其举国合家大小。演说妙法。合家一切。得须陀洹。有具二道三四果者。复有发意趣大乘者。复有坚住不退地者。佛说法讫。举国男女。得度者众。不可称计。

  【白话】

  食后洗漱,然后佛为他们举国上下,合家大小宣说妙法,羡那全家所有人得到了须陀洹果,有的得到二、三、四果,还有的发心趋向大乘,还有的住于不退转地。佛说法后,国中所有男女得到度化的数不胜数。

  【古文】

  阿难长跪。叉手合掌。前白佛言。不审世尊。此富那奇。过去世中。作何恶行。为人下贱。属他为奴。复有何福遇佛得度。佛告阿难。欲知之者。明听善思。当为汝说。对曰唯然。愿具开示。

  【白话】

  阿难长跪合掌对佛说:“世尊!不知富那奇在过去世中做下什么样的恶行,以至出身下贱,成为他人的奴仆?又以什么样的福德值遇世尊而得到度化?”佛告诉阿难:“你想知道的话,仔细谛听,善加思惟,当为你宣说”阿难答道:“是的,恳请世尊详细开示。”

  【古文】

  佛告阿难。乃往过去迦叶佛时。有一长者。财富无数。为佛众僧。兴僧伽蓝。衣服饮食。病瘦医药。四事供办。供给一切。无有乏短。尔时长者遇疾命终。其后一儿出家学道。其父死后。佛图供具。皆悉转少。众僧罢散。其寺荒坏。无人住止。

  【白话】

  佛告诉阿难:“过去迦叶佛时,有一位长者,财富无量,为佛和僧众兴建寺庙,并以衣服、饮食、治病的医药等四事供养一切僧众,从不令有任何短缺。后来长者得病去世,他的一个儿子出家学道。他父亲去世后,寺庙的供养变得越来越少,僧众也散去了,那个寺庙变得荒废破败,没有僧人居住了。

  【古文】

  其儿比丘。勤力招合檀越知识。积聚钱财。修补缺落。复合众僧。还继供养。于时多众。住在其寺。勤精专修。具诸道者。时彼道人。作僧自在。时有罗汉道人。次知日直。扫除草土。积在中庭。不时除弃。

  【白话】

  长者的儿子比丘努力招集施主、朋友,筹集钱财修补残坏处,又招回僧众,继续供养。当时有很多僧众住在他的寺庙中精勤修行,其中不乏证果之人。那位比丘负责僧团管理。当时有一位证得罗汉果的僧人,轮到他值日,打扫杂草、灰土后就堆积在院子中间,没有及时清除。

  【古文】

  于时比丘。恶心呵叱。今此比丘。如奴无异。虽知扫地。不能除弃。阿难当知。彼时比丘。大自在者。今富那奇比丘是也。由其恶心呵得道人。比之为奴。由此一言。五百世中。恒为奴身。

  【白话】

  当时这位比丘就恶心斥责道:‘今天这个比丘与奴仆没什么差别,虽然知道扫地,但不知道清除垃圾。’阿难应知,那时的管家比丘,就是现在的富那奇比丘。因他那时以恶心呵斥得道比丘,把他比做奴仆,由于这一句话,他在五百世中一直作奴仆。

  【古文】

  复由兴立。劝合众人。供养众僧。偿罪已毕。复遭我世。蒙得过度。今此国中。受化之人。皆是往昔劝助之众。缘是果报。皆得度脱。阿难之等。及与众会。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白话】

  又因他修补寺庙、召集众人供养僧众,偿完罪业以后,才遇到我出世,得蒙度脱。今天这个国中受到度化的人都是往昔被劝说来作福的人,因为这样的果报,都得以度脱生死!”阿难等与会大众,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点击数: 收藏本文】【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