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妙觉善缘_初学入门_深信因果_贤愚经_

贤愚经

须达起精舍缘品第六十三



  【古文】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王舍城竹园中止。尔时舍卫国王波斯匿。有一大臣。名曰须达。居家巨富。财宝无限。好喜布施。赈济贫乏及诸孤老。时人因行。为其立号。名给孤独。尔时长者。生七男儿。年各长大。为其纳娶。次第至六。

  【白话】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在王舍城竹园中。当时舍卫国王波斯匿有一位大臣,名叫须达,有万贯家财,财宝无数,喜欢布施、赈济贫困及诸孤寡老人。当时的人根据他的行为,给他取别名叫给孤独。当时须达长者生有七个男儿,年龄都逐渐长大,长者为他们一一纳妻,已经依次娶了六个儿媳。

  【古文】

  其第七儿。端正殊异。偏心爱念。当为娶妻。欲得极妙。容姿端正有相之女。为儿求之。即语诸婆罗门言。谁有好女相貌备足。当为我儿往求索之。诸婆罗门。便为推觅。展转行乞。到王舍城。

  【白话】

  他的第七个儿子,长得端正奇伟,须达尤其钟爱,到了他娶妻的时候,须达想为他找一个容貌端正妙好的女子做妻子。随即对众位婆罗门说:“看谁家有好姑娘长得相貌美丽,就替我儿前去求婚。”众婆罗门便为他寻找,四方辗转乞讨来到王舍城。

  【古文】

  王舍城中。有一大臣。名曰护弥。财富无量。信敬三宝。时婆罗门。到家从乞。国法施人。要令童女。持物布施。护弥长者。时有一女。威容端正。颜色殊妙。即持食出。施婆罗门。

  【白话】

  王舍城中有一位大臣,名叫护弥,家有无数财产,虔诚地信敬三宝。这时婆罗门来到他家行乞,按照王舍城的法规,必须令童女拿东西布施。当时护弥长者有一位女儿,容貌端庄,姿色美妙,她拿着食物出外施给婆罗门。

  【古文】

  婆罗门见。心大欢喜。我所觅者。今日见之。即问女言。颇有人来求索汝不。答言未也。问言女子。汝父在不。其女言在。婆罗门言。语令出外。我欲见之。与共谈语。时女入内。白其父言。外有乞人。欲得相见。父便出外。

  【白话】

  婆罗门看到她,心中大喜:“我要找的人,就在眼前啊!”就问护弥的女儿:“是否有人来向你求过婚?”她回答:“没有。”婆罗门问:“女子,你的父亲在家吗?”女孩说:“在。”婆罗门说:“请你父亲出来,我要见他,同他谈话。”女子进屋对她父亲说:“外面有一个乞士想见你。”她的父亲便走出门。

  【古文】

  时婆罗门。问讯起居。安和善吉。舍卫国王。有一大臣。字曰须达。辅相识不。答言未见。但闻其名。报言知不。是人于彼舍卫国中。第一富贵。汝于此间。富贵第一。须达有儿。端正殊妙。卓略多奇。欲求君女。为可尔不。答言可尔。值有估客欲至舍卫。时婆罗门。作书因之。送与须达。具陈其事。

  【白话】

  婆罗门向他问安并道了吉祥,然后说道:“舍卫国有一位大臣,名叫须达,辅相认识他吗?”护弥答道:“没见过面,但听说过他的大名。”婆罗门说道:“您知道吗?此人在舍卫国中第一富贵,而你在此国是第一富贵。须达有个儿子长得端正殊妙,才华出众,想娶你的女儿,你是否同意呢?”护弥答道:“同意。”正赶上有商人想去舍卫国,于是婆罗门写了一封信托他带给须达,把这里的情况详细告诉他。

  【古文】

  须达欢喜。诣王求假。为儿娶妇。王即听之。大载珍宝。趣王舍城。于其道次。赈济贫乏。到王舍城。至护弥家。为儿求妻。护弥长者。欢喜迎逆。安置敷具。暮宿其舍。

  【白话】

  须达十分喜欢,马上到国王那里请假,为儿子娶妻,国王随即同意了长者的请求。须达于是用车装载大批珍宝前往王舍城,一路之上赈济贫困。到了王舍城的护弥家为儿子求亲,护弥长者欢喜迎接,为他们安置床坐,晚上须达长者就住在他家。

  【古文】

  家内搔搔。办具饮食。须达念言。今此长者。大设供具。欲作何等。将请国王太子。大臣长者居士。婚姻亲戚。设大会耶。思惟所以。不能了知。而问之言。长者今暮。躬自执劳。经理事务。施设供具。为欲请王太子大臣。答言不也。欲营婚姻亲戚会耶。答言不也。将何所作。答言请佛及比丘僧。

  【白话】

  护弥全家忙忙碌碌置办饮食,须达心想:“如今长者准备如此多的供具想做什么呢?将要邀请国王、太子、大臣、长者、居士、亲家、亲戚举办大型宴会吗?”想了各种原因,也不能了知,便问护弥:“长者今天晚上亲自操办事务,置办很多供具,是想请国王、太子、大臣吗?”护弥回答:“不是。”“想举办结婚的亲戚聚会吗?”答:“不是。”“那么要做什么呢?”护弥回答:“是为了请佛和比丘僧众。”

  【古文】

  于时须达。闻佛僧名。懔[懔:lǐn 惊惧。]然毛竖。如有所得。心情悦豫。重问之言。云何名佛。愿解其义。长者答言。汝不闻乎。净饭王子。厥名悉达。其生之日。天降瑞应。三十有二。万神侍卫。即行七步。举手而言。天上天下。唯我为尊。身黄金色。三十二相。八十种好。

  【白话】

  这时须达长者听到佛僧的名称,惊惧地毛发直竖,如有所得,心情愉悦。又问道:“为什么称之为佛呢?希望您解释一下其中的含义。”长者答道:“你没听说过吗?净饭王的太子,名叫悉达。他出生那天,天降三十二种瑞应,且有万神护卫,随即迈出七步,举手说道:‘天上天下,唯我为尊!’身金黄色,三十二相好,八十种随好。

  【古文】

  应王金轮。典四天下。见老病死苦。不乐在家。出家修道。六年苦行。得一切智。尽结成佛。降诸魔众十八亿万。号曰能仁。十力无畏。十八不共[ 十八不共:(1)诸佛身无失。 (2)口无失。(3)念无失。(4)无异想。(5)无不定心。(6)无不知己舍心。(7)欲无减。(8)精进无减。(9)念无减。(10) 慧无减。(11)解脱无减。(12)解脱知见无减。(13)一切身业随智慧行。(14)一切口业随智慧行。(15)一切意业随智慧行。(16)智慧知见过去世无阂无障。(17)智慧知见未来世无阂无障。(18)智慧知见现在世无阂无障。]。光明照耀。三达[ 三达:天眼、宿命、漏尽。天眼能知未来生死的因果;宿命能知过去的生死因果;漏尽是知道现在烦恼的根源而尽断之。]遐鉴。故号佛也。

  【白话】

  本应成为金轮王统领四洲,但因见到世间有生老病死的痛苦,不愿过在家生活,而出家修道。经过六年苦行,获得遍知一切的智慧,断尽一切烦恼而成佛。降伏魔众十八亿万,名号‘能仁’。具有十力四无畏,十八不共法等种种功德,光明照耀,三达明察远近,所以称之为佛。”

  【古文】

  须达问言。云何名僧。护弥答言。佛成道已。梵天劝请转妙法-轮。至波罗奈鹿野苑中。为拘邻[ 拘邻:五比丘之一。憍陈如之别称。(参见:居伦)]五人。转四真谛。漏尽结解。便成沙门。六通具足。四意七觉八道悉练。上虚空中。八万诸天。得须陀洹。无量天人。发无上正真道意。

  【白话】

  须达问道:“什么叫僧呢?”护弥答道:“佛成道后,梵天王劝请转妙法-轮,于是佛至波罗奈鹿野苑中,为拘邻五人传讲四圣谛法,五人断尽烦恼,成为沙门,具足六种神通,四智、七觉支、八正道一一通达。上到虚空中,使八万天人得须陀洹果,无量的天人发起无上的正真道心;

  【古文】

  次度郁卑迦叶兄弟千人。漏尽意解如其五人。次第度舍利弗目连徒众五百。亦得应真。如是之等。神足自在。能为众生。作良祐福田。故名僧也。须达闻说如此妙事。欢喜踊跃。感念信敬。企望至晓。当往见佛。

  【白话】

  之后度化郁卑迦叶兄弟师徒千人,烦恼灭尽、心开意解如同拘邻五人一样;接着度化舍利弗、目犍连徒众五百人,他们也证得阿罗汉果。如是之辈都是神足自在,能作众生的殊胜福田,所以称之为僧。”须达听说如此奇妙之事,欢喜踊跃,对佛僧虔诚信敬,思念不已。他企盼着天亮前去见佛。

  【古文】

  诚报神应。见地明晓。寻明即往罗阅城门。夜三时开。初夜中夜后夜。是谓三时。中夜出门。见有天祠。即为礼拜。忽忘念佛。心自还闇。便自念言。今夜故闇。若我往者。傥为恶鬼猛兽见害。且还入城。待晓当往。

  【白话】

  诚心立即得到神奇的感应。须达看到外面地上已有亮光,追寻着亮光走向罗阅城门。城门夜三时开,初夜、中夜、后夜,称为“三时”。他中夜出门,看见有一天祠,便向其礼拜,忽然忘记忆念佛陀,心中复又暗然无光,便想到:“现在夜还太黑,如果我继续前行,或许会被恶鬼猛兽伤害,不如暂且回城,等到天亮了再去。”

  【古文】

  时有亲友。命终生四天。见其欲悔。便下语之。居士莫悔也。汝往见佛。得利无量。正使今得百车珍宝。不如转足一步往趣世尊。所得利深。过踰于彼。居士汝去莫悔。正使今得白象珍宝。不如举足一步往趣世尊。利过于彼。居士汝去莫悔。正使今得一阎浮提满中珍宝。不如转足一步至世尊所。得利弘多。居士汝去莫悔。正使今得一四天下满中珍宝。不如举足一步至世尊所。所得盈利。踰过于彼。百千万倍。

  【白话】

  这时有位死后生在四天王天的亲友见他要反悔,便从天上下来对他说:“居士莫要反悔,你前去见佛将得到无量的利益。就算今天能得到百车珍宝,也不如回头向佛迈近一步,所得利益甚多;居士你前去莫要反悔,就算今天能得到白象宝,也不如举足向佛迈近一步,其利益远胜于彼;居士你前去莫要反悔,就算今天得到满阎浮提中的珍宝,也不如回头向佛迈近一步,所得利益不可计量;居士你前去莫要反悔,就算今天能得到遍满整个四大洲的珍宝,不如举足向佛所迈近一步,其所得利益超过前者百千万倍。”

  【古文】

  须达闻天说如此语。益增欢喜。敬念世尊。闇即得晓。寻路往至。到世尊所。尔时世尊。知须达来。出外经行。是时须达。遥见世尊。犹如金山。相好威容。俨[俨:yǎn庄重。]然炳着。过踰护弥所说万倍。睹之心悦。

  【白话】

  须达听完天人说的这些话,倍加欢喜,于是恭敬忆念世尊,黑暗随即变得明亮。须达于是沿路前往佛的住地。这时世尊知道须达到来,便到外面经行。须达远远望见世尊犹如金山,相好威容,庄重光明显耀,超过护弥所说的万倍,须达见后心情喜悦。

  不知礼法。直问世尊。不审瞿昙。起居何如。世尊即时。命令就坐。时首陀会天。遥见须达。虽睹世尊。不知礼拜供养之法。化为四人。行列而来。到世尊所。接足作礼。胡跪[ 意即胡人之跪拜。关于胡跪之相有种种异说:(一)谓胡跪乃胡人之敬相,跽即印度屈膝之相,是唯屈膝便称胡跪。(二)或指长跪,谓双膝着地,竖两足以支身。(三)或指互跪,即右膝着地,竖左膝危坐。]问讯。起居轻利。右绕三匝。却住一面。

  【白话】

  须达不知礼拜方法,就直接问世尊:“不知瞿昙起居如何?”世尊马上令他就坐。这时遍入天远远看见须达虽见到世尊,但不知礼拜供养的方法,便化成四个人,次第来到世尊前接足礼拜,胡跪问讯起居安乐吗?接着又右绕三匝,退后坐在一边。

  【古文】

  是时须达。见其如是。乃为愕然。而自念言。恭敬之法。事应如是。即起离坐。如彼礼敬。问讯起居。右绕三匝。却住一面。尔时世尊。即为说法。四谛微妙。苦空无常。闻法欢喜。便染圣法。成须陀洹。譬如净洁白氎易染为色。

  【白话】

  此时须达见他们如此行礼,非常惊讶,暗自思量道:“原来恭敬的方法是这样的。”他立即离坐,像方才四个人一样向佛施礼,问讯起居,右绕三匝,退坐一边。世尊随即为他宣说四谛妙法,苦空无常。须达听法后十分欢喜,便心悟圣法,证得须陀洹果,犹如洁净的白布很容易染上色彩。

  【古文】

  长跪合掌。问世尊言。舍卫城中。如我伴辈。闻法易染。更有如我比不。佛告须达。更无有二。如卿之者。舍卫城中。人多信邪。难染圣教。须达白佛。唯愿如来。垂神降屈。临履舍卫。使中众生除邪就正。

  【白话】

  便长跪合掌请问世尊:“舍卫城中还有像我这样容易熏染圣法的人吗?”佛告诉须达:“再没有第二个像你这样的人,舍卫城中的人多信邪教,很难熏染圣教。”须达对佛说:“恳请世尊屈尊,驾临舍卫国中,使那里的众生改邪归正。”

  【古文】

  世尊告曰。出家之法。与俗有别。住止处所。应当有异。彼无精舍。云何得去。须达白佛言。弟子能起。愿见听许。世尊默然。须达辞往。为儿娶妇竟。辞佛还家。因白佛言。还到本国。当立精舍。不知模法。唯愿世尊。使一弟子。共往敕示。

  【白话】

  世尊对他说:“出家之法与俗家有别,起居住所应当有所差别,那里没有精舍,我怎能去呢?”须达对佛说:“弟子能为世尊建造精舍,希望世尊开许!”世尊默然表示答应。须达告辞后,回到城中为儿子娶完媳妇,又向佛辞行回家,于是对佛说:“回到本国,我要建立精舍,不知按照什么模式建造,恳请世尊派一名弟子共同前往为我指导。”

  【古文】

  世尊思惟。舍卫城内。婆罗门众。信邪倒见。余人往者。必不能办。唯舍利弗。是婆罗门种。少小聪明。神足兼备。去必有益。即便命之。共须达往。

  【白话】

  世尊思惟:“舍卫城内的婆罗门信奉邪教,知见颠倒,其他人去肯定不能办妥,只有舍利弗是婆罗门出身,少小聪明,又具备神足通,他去定能有所助益。”于是便命舍利弗与须达一同前往。

  【古文】

  须达问言。世尊足行。日能几里。舍利弗言。日半由旬。如转轮王足行之法。世尊亦尔。是时须达。即于道次。二十里。作一客舍。计校功作。出钱雇之。安止使人。饮食敷具。悉皆令足。

  【白话】

  须达问舍利弗:“世尊一天能走几里?”舍利弗说:“一日走半由旬,如转轮王步行之法,世尊也是这样。”于是须达即在道上每二十里安置一个客舍,计算客舍的工程量出钱雇人建造,同时在客舍中安置仆人以及饮食卧具,全都令其充足。

  【古文】

  从王舍城。至舍卫国。还来到舍。共舍利弗。按行诸地。何处平博。中起精舍。按行周遍。无可意处。唯王太子祇陀有园。其地平正。其树郁茂。不远不近。正得处所。时舍利弗。告须达言。今此园中。宜起精舍。若远作之。乞食则难。近处愦闹。妨废行道。

  【白话】

  须达一行人从王舍城至舍卫国,回到自己家。于是和舍利弗一起巡视各地,看什么地方平坦广阔,适合建立精舍。各处都找遍了,没找到满意的地方。只有国王太子祇陀的园林地面平整,树木郁郁葱葱,离城不远不近,正适合建立精舍。舍利弗就对须达说:“如今此园最适合建造精舍,如果在远处建精舍,乞食就有困难;如果离城太近,则又喧闹,妨碍修行。”

  【古文】

  须达欢喜。到太子所。白太子言。我今欲为如来起立精舍。太子园好。今欲买之。太子笑言。我无所乏。此园茂盛。当用游戏逍遥散志。须达殷勤。乃至再三。太子贪惜。增倍求价。谓呼价贵。当不能买。语须达言。汝若能以黄金布地。令间无空者。便当相与。

  【白话】

  须达心生欢喜,便去太子那里,对太子说:“我如今想为佛陀修建精舍,太子的园林最好,我想买下来。”太子笑着说:“我什么也不缺,这个园子林木茂盛,我要用来游戏逍遥散心。”须达再三殷勤劝导,太子爱惜园林,加倍要价,以为要高价,他便不会买,便对须达说:“你如果能用黄金铺地,令地上无一点空隙,我就卖给你。”

  【古文】

  须达曰诺。听随其价。太子祇[ 祇:大正藏为“祇陀”。]陀言。我戏语耳。须达白言。为太子法。不应妄语。妄语欺诈。云何绍继。抚恤人民。即共太子。欲往讼了。时首陀会天。以当为佛起精舍故。恐诸大臣偏为太子。即化作一人。下为评详。语太子言。夫太子法。不应妄语。已许价决。不宜中悔。遂断与之。须达欢喜。便敕使人。象负金出。八十顷中。须臾欲满。残有少地。

  【白话】

  须达说:“好!我同意你出的价。”太子祇陀便说:“我是开玩笑的。”须达说:“作为太子,不应当妄语,如果妄语欺诈,怎么能继承王位、抚恤人民呢?”马上要同太子去打官司。

  这时遍入天认为应当为佛建立精舍,怕众位大臣偏袒太子,立即化作一人从天上下来为他们评判。那人对太子说:“作为太子,理应不说妄语,已经说定的价格,不应中途反悔。”于是判定卖给须达。须达大喜,便命仆人用象驮金子,八十顷地不久就要铺满了,只剩少许地面还没铺上。

  【古文】

  须达思惟。何藏金足。不多不少。当取满足。祇陀问言。嫌贵置之。答言不也。自念金藏。何者可足。当补满之。祇陀念言。佛必大德。乃使斯人轻宝乃尔。教齐是止。勿更出金。园地属卿。树木属我。我自上佛。共立精舍。须达欢喜。即然可之。即便归家。当施功作。

  【白话】

  须达心想:“哪一处仓库的金子不多不少正好铺满园林?”祇陀太子问道:“嫌贵的话可以放弃。”回答说:“不是,我在想哪一处仓库的金子正好铺满它?”祇陀心想:“佛定是大德之人,才能使这个人如此轻视财宝。”便告诉须达:“这样就可以了,不要再拿出金子。园子的土地属你所有,树木归我,我自己也要供养佛陀,你我共同建造精舍。”须达欢喜,便立即答应,随即回家安排施工。

  【古文】

  六师闻之。往白国王。长者须达。买祇陀园。欲为瞿昙沙门兴立精舍。听我徒众与共较术。沙门得胜。便听起立。若其不如。不得起也。瞿昙徒众。住王舍城。我等徒众。当住于此。

  【白话】

  六师听到此事后,就前去对国王说:“长者须达买下祇陀园,想为瞿昙沙门兴建精舍,请允许我们徒众与瞿昙沙门比试法术。沙门如果胜了,便允许他们建造精舍;如果法术不如我们,就不能修建。瞿昙徒众住在王舍城,我们徒众应当住在这里。”

  【古文】

  王召须达。而问之言。今此六师云。卿买祇陀园。欲为瞿昙沙门起立精舍。求共沙门弟子较其技术。若得胜者。得立精舍。苟其不如。便不得起。须达归家。着垢腻衣。愁恼不乐。

  【白话】

  国王找来须达问道:“如今六师说你买下祇陀园,想为瞿昙沙门兴建精舍,他们请求同沙门弟子比试法术,倘若沙门得胜,便可以建造精舍。如果比不过六师,便不得建造。”须达听罢回到家中穿着垢秽的衣服忧愁不乐。

  【古文】

  时舍利弗。明日到时。着衣持钵。至须达家。见其不乐。即问之曰。何故不乐。须达答言。所立精舍。但恐不成。是故愁耳。舍利弗言。有何事故。畏不成就。答言。今诸六师。诣王求较。尊人得胜。听立精舍。若其不如。遮不听起。此六师辈。出家来久。精诚有素。所学技术。无能及者。我今不知。尊人技艺。能与较不。

  【白话】

  第二天舍利弗披上法衣托钵到须达家,见他不高兴,就问他:“为什么不高兴呢?”须达回答:“精舍恐怕建不成了,所以才发愁。”舍利弗说:“出了什么事害怕建不成呢?”答道:“如今诸六师等人到国王那里请求较量法术,如果尊者得胜,就准许建精舍,如果比不过他们,就不允许建。此六师徒众出家时间已经很久,加之精诚修练,所学得的技艺、法术没人及得上,我如今不知尊者的法术、技艺能与之较量吗?”

  【古文】

  舍利弗言。正使此辈六师之众。满阎浮提。数如竹林。不能动吾足上一毛。欲较何等。自恣听之。须达欢喜。更着新衣。沐浴香汤。即往白王。我已问之。六师欲较。恣随其意。国王是时。告诸六师。今听汝等共沙门较。

  【白话】

  舍利弗说:“就算此等六师徒众遍及阎浮提,数量像竹林一样多,也不能动我脚上一根毫毛,想比试什么,随他们的便。”须达听罢大喜,换上新衣服,以香水沐浴后,随即前去对国王禀报:“我已经问了沙门尊者,六师如果想比试的话,随其意好了。”于是国王告诉六师:“现在允许你们同沙门比试。”

  【古文】

  是时六师。宣语国人。却后七日。当于城外宽博之处。与沙门较。舍卫国中。十八亿人。时彼国法。击鼓会众。若击铜鼓。十二亿人集。若打银鼓。十四亿集。若打金鼓。一切皆集。七日期满。至平博处。打击金鼓。一切都集。六师徒众。有三亿人。是时人民。悉为国王及其六师。敷施高座。尔时须达。为舍利弗。而施高座。

  【白话】

  于是六师向国人宣告:“七天以后,在城外宽敞、平坦处与沙门较量法术。”舍卫国中共有十八亿人,当时的国法是击鼓召集会众。如果击铜鼓,十二亿人来集合;如果击银鼓,十四亿人来集合;如果击金鼓,所有的人都来集合。六师徒众有三亿人。当时人民都为国王及六师安置高座,须达为舍利弗安置高座。

  【古文】

  时舍利弗。在一树下。寂然入定。诸根寂默。游诸禅定。通达无碍。而作是念。此会大众。习邪来久。憍慢自高。草芥群生。当以何德而降伏之。思惟是已。当以三德。即立誓言。若我无数劫中。慈孝父母。敬尚沙门婆罗门者。我初入会。一切大众。当为我礼。

  【白话】

  此时舍利弗在一棵树下寂然入定,诸根寂静,游历各种禅定,通达无碍。心想:“此会大众修习邪道已久,傲慢自大,像草芥一样对待其他众生,应当以什么样的功德来降伏他们呢?”思惟后决定以三德来降伏。随即立誓道:“如果我在无数劫中孝顺父母、敬重沙门及婆罗门的话,我一入会场,所有在场众人应给我施礼。”

  【古文】

  尔时六师。见众已集。而舍利弗。独未来到。便白王言。瞿昙弟子。自知无术。伪求较能。众会既集。怖畏不来。王告须达。汝师弟子。较时已至。宜来谈论。是时须达。至舍利弗所。长跪白言。大德。大众已集。愿来诣会。

  【白话】

  这时六师见众人已到齐,只有舍利弗还未到,便对国王说:“瞿昙弟子自知没有什么法术,假装答应比试,而众人到齐,他却害怕不敢前来。”国王告诉须达:“比试时间已到,你师父的弟子应赶紧来谈法论技。”于是须达来到舍利弗前,长跪着请求:“大德,众人已经到齐,愿您能赴会。”

  【古文】

  时舍利弗。从禅定起。更整衣服。以尼师坛[ 尼师坛:比丘六物之一。即坐卧时敷在地上、床上或卧具上的长形布。乃坐具之梵语音译,又作尼师但那、巴师但娜。意译又作敷具、坐衣、随坐衣、衬卧衣,略称具。]。着左肩上。徐庠而步。如师子王。往诣大众。是时众人。见其形容法服有异。及诸六师。忽然起立。如风靡草。不觉为礼。时舍利弗便升须达所敷之座。

  【白话】

  这时舍利弗从禅定中出,整理好衣服,将尼师坛放在左肩上,徐徐而行,像狮子王一样走向大众。此时众人见他形貌、法服非同寻常,以及六师忽然起立,像风吹倒青草般,不自觉地向舍利弗施礼。舍利弗便坐在须达所铺设的高座上。

  【古文】

  六师众中。有一弟子。名劳度差。善知幻术。于大众前。咒作一树。自然长大。荫覆众会。枝叶郁茂。花果各异。众人咸言。此变乃是劳度差作。时舍利弗。便以神力。作旋岚风。吹拔树根。倒着于地。碎为微尘。众人皆言。舍利弗胜。劳度差便为不如。

  【白话】

  六师中有一弟子,名叫劳度差,擅长幻术。在大众前念诵咒语,幻化出一棵树,自然而然地逐渐长大,树荫遮盖整个会场,枝叶茂盛,树上有各种花果。众人都说:“这是劳度差变出来的。”这时舍利弗便以神力变出一股大旋风,将大树连根拔起,树冠朝下掉在地上,跌得粉碎。众人都说:“舍利弗胜,劳度差不如舍利弗。”

  【古文】

  又复咒作一池。其池四面。皆以七宝。池水之中。生种种华。众人咸言。是劳度差之所作也。时舍利弗。化作一大六牙白象。其一牙上。有七莲花。一一花上。有七玉女。其象徐庠。往诣池边。并含其水。池即时灭。众人悉言。舍利弗胜。劳度差不如。

  【白话】

  劳度差又念咒语,变化出一个池塘,池塘的四面都以七宝修成,池水中生长着各种鲜花。众人都说:“这是劳度差变的。”这时舍利弗变化出一只六牙大白象,每颗牙上有七朵莲花,每一朵花上有七位玉女,此象慢慢走向池边,用鼻子吸池水,池塘即时隐没不现。众人都说:“舍利弗获胜,劳度差不如。”

  【古文】

  复作一山。七宝庄严。泉池树木。花果茂盛。众人咸言。此是劳度差作。时舍利弗。即便化作金刚力士。以金刚杵。遥用指之。山即破坏。无有遗余。众会皆言。舍利弗胜。劳度差不如。

  【白话】

  劳度差又变出一座山,七宝严饰,山上有泉池树木,花果茂盛。众人都说:“这是劳度差变的。”这时舍利弗随即变化出一位金刚力士,用手中金刚杵遥指此山,山便破碎,化为乌有。众人都说:“舍利弗获胜,劳度差不如。”

  【古文】

  复作一龙身。有十头。于虚空中。雨种种宝。雷电振地。惊动大众。众人咸言。此亦劳度差作。时舍利弗。便化作一金翅鸟王。擘[ 擘:bò 指砍;劈击]裂啖之。众人皆言。舍利弗胜。劳度差不如。

  【白话】

  劳度差又变出一条龙,龙身上长着十个头,在虚空中降下种种如雨的宝物,雷电交加,震动大地,令众人惊恐万状。众人都说:“这也是劳度差变的。”这时舍利弗便变化出一只金翅鸟王,将龙撕裂吃掉。众人都说:“舍利弗获胜,劳度差不如。”

  【古文】

  复作一牛。身体高大。肥壮多力。粗脚利角。跑地大吼。奔突来前。时舍利弗。化作师子。分裂食之。众人言曰。舍利弗胜。劳度差不如。

  【白话】

  劳度差又变作一头牛,身形高大,肥壮多力,粗脚利角,刨地大吼,狂奔到众人面前。这时舍利弗便化作狮子,将它撕裂吃掉了。众人说道:“舍利弗胜,劳度差不如。”

  【古文】

  复变其身。作夜叉鬼。形体长大。头上火燃。目赤如血。四牙长利。口目出火。腾跃奔赴。时舍利弗。自化其身。作毗沙门王。夜叉恐怖。即欲退走。四面火起。无有去处。唯舍利弗边。凉冷无火。即时屈伏。五体投地。求哀脱命。辱心已生。火即还灭。众咸唱言。舍利弗胜。劳度差不如。

  【白话】

  劳度差又变化自己身体,成为夜叉鬼,形体高大,头上燃火,眼睛血红,有四颗锋利的长牙,口眼吐火,跳跃着奔过来。这时舍利弗就将自身变成毗沙门王,夜叉害怕,立刻要逃走。但四面火起,无处可逃。只有舍利弗身边凉爽无火,即时屈伏,五体投地,哀求饶命。此时劳度差心已屈服,火便息灭。众人都说到:“舍利弗获胜,劳度差不如。”

  【古文】

  时舍利弗。身升虚空。现四威仪。行住坐卧。身上出水。身下出火。东没西踊。西没东踊。北没南踊。南没北踊。或现大身。满虚空中。而复现小。或分一身。作百千万亿身。还合为一。于虚空中。忽然在地。履地如水。履水如地。

  【白话】

  这时舍利弗飞到虚空中,显示四种威仪,行住坐卧,身上出水,身下出火;从东边隐没在西边踊出,从西边隐没在东边踊出,从北边隐没在南边踊出,在南边隐没在北边踊出;或显现巨大的身形充满整个虚空;又把身形变小,从一身中分出百千万亿身,然后再合为一身;从虚空中忽然下到地上,走在地上像走在水上,走在水上就像走在地上。

  【古文】

  现是变已。还摄神足。坐其本座。时会大众。见其神力。咸怀欢喜。时舍利弗。即为说法。随其本行宿福因缘。各得道迹。或得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者。六师徒众。三亿弟子。于舍利弗所。出家学道。

  【白话】

  显示了此番变化后,收回神力,坐到原来的座位上。此时在场大众见舍利弗神力无边,心中十分欢喜。这时舍利弗随即为大众说法,各人根据自己往昔种下的福德因缘而各自证得道果,有的证到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果。六师徒众三亿弟子在舍利弗前出家学道。

  【古文】

  较技讫已。四众便罢。各还所止。长者须达。共舍利弗。往图精舍。须达手自捉绳一头。时舍利弗。自捉绳一头。共经精舍。时舍利弗。欣然含笑。须达问言。尊人何笑。答言汝始于此经地。六欲天中。宫殿已成。

  【白话】

  比试技艺后,大众散去,各自回家。长者须达同舍利弗一起前往筹划精舍。须达拿着绳子的一头,舍利弗拿着绳子的另一头,共同度量精舍地基。这时舍利弗欣然含笑,须达问道:“尊者为什么发笑?”舍利弗回答:“你刚开始在这里测量土地,六欲天中的宫殿已经建成。”

  【古文】

  即借道眼。须达悉见六欲天中。严净宫殿。问舍利弗。是六欲天。何处最乐。舍利弗言。下三天中。色欲染厚。上二天中。憍逸自恣。第四天中。少欲知足。恒有一生补处菩萨。来生其中。法训不绝。须达言曰。我正当生。第四天中。出言已竟。余宫悉灭。唯第四天宫殿湛然。

  【白话】

  随即借给他道眼,须达便看见六欲天中庄严、清净的宫殿,便问舍利弗:“这六欲天中,哪一处最为安乐?”舍利弗说:“下三天中色欲太重;上二天中骄奢放逸,恣意而为;第四天中少欲知足,一生补处菩萨常常转生在那里,不断讲经说法。”须达说:“我正应生在第四天上。”话一出口,其余的宫殿都消失了,只有第四天宫殿清晰可见。

  【古文】

  复更从绳。时舍利弗。惨然忧色。即问尊者。何故忧色。答言汝今见此地中蚁子不耶。对曰已见。时舍利弗。语须达言。汝于过去毗婆尸佛。亦于此地。为彼世尊。起立精舍。而此蚁子。在此中生。尸弃佛时。汝为彼佛。亦于是中造立精舍。而此蚁子。亦在中生。毗舍浮佛时。汝为世尊。于此地中。起立精舍。而此蚁子。亦在中生。

  【白话】

  接着他们又继续测量,这时舍利弗忽然面带忧色。须达问道:“尊者为何面带愁容?”答道:“你现在看见地上的蚂蚁了吗?”回答说:“看见了。”这时舍利弗告诉须达:“过去毗婆尸佛出世时,你也为毗婆尸佛在此地修建精舍,而此蚂蚁就生活在这里;尸弃佛的时候,你也为尸弃佛在此地建立精舍,而此蚂蚁也生在这里;毗舍浮佛时,你为世尊在此地建立精舍,而此蚂蚁也生在这里;

  【古文】

  拘留秦佛[ 拘留秦佛:又作拘留孙佛、俱留孙佛、鸠楼孙佛、拘留秦佛等,乃过去七佛中之第四佛,现在贤劫千佛之第一佛。]时。亦为世尊。在此地中。起立精舍。而是蚁子。亦于此生。迦那含牟尼佛时。汝为世尊。于此地中。起立精舍。而此蚁子。亦在中生。迦叶佛时。汝亦为佛。于此地中。起立精舍。而此蚁子。亦在中生。乃至今日。九十一劫。受一种身。不得解脱。生死长远。唯福为要。不可不种。是时须达。悲心怜伤。

  【白话】

  拘留秦佛时,你也为世尊在此地建造精舍,而此蚂蚁仍生在这里;拘那含牟尼佛时,你为世尊在此地建造精舍,此蚂蚁还是生在这里;迦叶佛时,你也为佛在此地建造精舍,此蚂蚁仍生在这里,直到今天。九十一劫受一种身,不得解脱,生死长久,只有福德最为重要,不可不种啊!”这时须达生起悲心,怜伤不已。

  【古文】

  经地已竟。起立精舍。为佛作窟。以妙栴檀。用为香泥。别房住止。千二百处。凡百二十处。别打犍椎[ 犍椎:梵语的音译。意为“声鸣”。指寺院中的木鱼、钟、磬之类。]。施设已竟。欲往请佛。复自思惟。上有国王。应当令知。若不启白。傥有慎恨。即往白王。我为世尊。已起精舍。唯愿大王。遣使请佛。

  【白话】

  测量已毕,就开始建立精舍。为佛陀建成一窟,又用上好栴檀作成香泥涂抹。另外还有其它的房舍一千二百处,共有一百二十处专门为打犍椎用。所有设施安置妥当后,须达想去请佛,又想到:“我上面有国王,应当让他知道此事,如果不向他禀报,或许国王会心生嗔恨。”随即前去对国王说:“我已为世尊建好精舍,恳请大王派使者迎请佛陀。”

  【古文】

  时王闻已。即遣使者。诣王舍城。请佛及僧。唯愿世尊。临覆舍卫。尔时世尊。与诸四众。前后围绕。放大光明震动大地。至舍卫国。所经客舍。悉于中止。道次度人。无有限量。渐渐来近舍卫城边。一切大集[ 集:大正藏为“众”。]。持诸供具。迎待世尊。

  【白话】

  国王听后,立即派使者到王舍城迎请佛陀僧众:“恳请世尊驾临舍卫国。”这时世尊与所有四众弟子前后围绕,放大光明,震动大地,前往舍卫国。路上经过客栈时就在其中休息,一路上所度众生无数。渐渐来到舍卫城边,舍卫城中所有大众都拿着供具迎接世尊。

  【古文】

  世尊到国。至广博处。放大光明。遍照三千大千世界。足指按地。地皆震动。城中伎乐。不鼓自鸣。盲视聋听。哑语偻伸。癃残拘癖。皆得具足。一切人民男女大小。睹斯瑞应。欢喜踊跃。来诣佛所。十八亿人。都悉集聚。

  【白话】

  世尊到达舍卫国一处宽阔平坦的地方,大放光明,遍照三千大千世界。足指按压大地,地皆震动,城中伎乐不鼓自鸣,盲人、聋子、哑巴、驼背之人、老弱病残都恢复正常。所有民众、男女大小,看到这种瑞兆,都欢喜雀跃来到佛前,十八亿人都云集一处。

  【古文】

  尔时世尊。随病投药。为说妙法。宿缘所应。各得道迹。有得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者。有种辟支佛因缘者。有发无上正真道意者。各各欢喜。奉行佛语。

  【白话】

  这时世尊随病施药,为大众宣说妙法,根据往昔的因缘,各自获得道果:有得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果的;有种辟支佛因缘的;有发无上正真道心的。各各欢喜,奉行佛的教言。

  【古文】

  佛告阿难。今此园地。须达所买。林树华菓[ 菓:ɡuǒ 同果。]。祇陀所有。二人同心。共立精舍。应当与号。太子祇陀树给孤独园。名字流布。传示后世。尔时阿难。及四部众。闻佛所说。顶戴奉行。

  【白话】

  佛告诉阿难:“现在这个园地是须达所买,树木花果为祇陀所有,二人齐心共同建立精舍,所以应当为之取名为太子祇陀树给孤独园,让这个名字广泛流传,并传示给后人。”尔时阿难及四众弟子,闻佛所说,恭敬地奉行。
点击数: 收藏本文】【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