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妙觉善缘_成就者传记_济公活佛传奇录_

济公活佛传奇录

第八回 施绫绢乞儿受恩 化盐菜济公被逐


第八回施绫绢乞儿受恩化盐菜济公被逐

却说济颠在刘鸨头家住了一夜,不像模样,故起个早,踏着冻,走出了清波门。思量身上又寒,肚里又饥,不若到王太尉家去,讨顿早饭吃了再算计。遂一迳往着万松岭一路走来。打从陈太尉府前走过,那门公见了,就邀住了,说:「师父那里去了我家老爷甚是想你,且进来坐坐!」慌忙进去通报了。太尉走出厅上,请济颠相见,济颠忙上前问讯。太尉道:「如何久不相见」济颠道:「自从远先师西归,受不过众和尚的气,回天台去了年余。回来就想来探望太尉,又被新长老拘束得紧。三日前,承火工的好意,私下与我吃了三碗酒,吃得兴动,故此瞒了长老,私自出来了两日,今日就来看看太尉。」太尉道:「你空心出来,必定肚饿了,叫取汤来。」济颠道:「贫僧汤倒不吃。」太尉笑道:「不要吃汤,想是要吃酒了。」遂叫值班的准备了许多酒肴端出来。

济颠也不客气,遂大口大嚼,一连吃了十五六碗酒,道:「够了,够了!且别太尉,我要回寺去。」太尉道:「你腹中虽然饱了,我看你身上穿的这件长袍,又赤条条的露着两只光腿,岂不怕冷」济颠道:「泠是泠,但这个臭皮袋,没甚要紧,且自由他。」太尉道:「你虽然如此说,我倒替你看不过,我今送你一疋绫子,一个官绢,一两银子,做裁缝钱,你去做件衣服穿穿。」济颠道:「一个穷和尚穿著绫绢衣服,甚不相宜,但太尉的一番好意,不好退,只得领受了。」太尉叫人取出来,付与济颠。济颠道:「贫僧受了太尉这等厚爱,何以报答也罢!府上明年上冬,有一场大灾,我替你消了罢!」并向太尉讨出一个香盒并纸笔来,在纸上不知写些甚么,放入盒内,封盖好了,亲自付与太尉道:「可将此盒供在佛座之前,倘明年有灾时,可开来看,照字而行,包管平安。」此时太尉也还似信不信,不期到了明年上冬,太尉忽染一个痈背,大如茶瓯,痛不可忍,百医不效,忽想起济颠封的香盒来,忙取出开看,却正是一个医背药方。那太尉如法医治,便立见功效,方知济颠是个神僧,此是后话不提。

却说济颠得了绫绢银两,拜别了太尉,出门正要回寺,才走下万松岭,看见五六个乞儿,冻倒在那里,号寒泣冷,济颠甚是不忍,道:「苦恼了!苦恼了!人都怕我身上寒冷,谁知又有寒冷过我的可怜!可怜!」遂走近前问道:「你们冻倒在此,可要人周济么」众乞儿听见「周济」二字,都拼命爬起来,看时,却是个穷和尚,身上褴褴褛褛,也同我们差不多的人儿,叹了一口气,又都睡倒。济颠道:「我问你们要周济不要,怎的看我一看,不吭一声,又睡倒了」众乞儿道:「我们饥寒如此,怎不望人周济我看你这和尚,穷得与我们也差不多,说甚么大话!」济颠道:「难怪你们冻得这般样儿,原来一味的欺人。我虽是个穷和尚,却有那财主的货物在此。」遂向怀中,取出绫子官绢,袖子里摸出一两银子,拿在手中道:「这不是吗」众乞儿见了,眼睛都亮了起来,便都不怕寒冷,一伙爬起了,围着济颠道:「老师父!你身上单薄薄的,难道不留些自己做衣穿,都舍与我们吗」济颠道:「我若自要做衣穿,又叫你们做甚么但是这绫绢,你们不合用,可拿到城里市上去换些布匹,分匀了做衣裳方好。」说罢,将绫绢银两,一齐付与众乞儿,自己迳回灵隐寺去了。众乞儿欢欢喜喜,俱道是活佛出现,救度众生,急忙入城去换布不提。

却说那济颠回寺,刚进得山门,就看见了首座问道:「你连日不见,长老甚是查问,你却在何处」济颠道:「我被长老拘束得苦了,熬不过,故走出寺去游玩。不瞒你说,我连日在升阳馆吃酒,新街里宿娼。」首座大怒道:「罢了!罢了!一个和尚,吃酒已是犯戒,怎么又去宿娼快到方丈室去,与长老说个明白,省得后来连累我!」就一把把济颠拖进方丈室来,禀上长老道:「济颠不守禅规,私自逃出寺去,饮酒宿娼,理当责惩!」长老问济颠道:「你果有此事么」济颠道:「不过一时游戏,怎的没有」长老道:「别事可游戏,宿娼如何也游戏得!」即命侍者打他二十板,侍者领命,将济颠拖翻在地,脱去长袍,不期济颠未穿裤子,将身子一扭,早露出前面那个东西来,引得众僧掩口而笑。长老看见,遂即问首座道:「这厮出家弟子,怎如此无礼,一些规矩也不知」首座道:「这都是远先师护短,道他疯颠,纵容惯了,因此一味放肆。」长老道:「他既疯颠,打他亦无益,且放他起来,饶他去罢!」济颠得放,跳起身来,走出方丈室,哈哈大笑道:「你们这般恶和尚,拖我去见长老,指望长老打我。长老有情,却是不打我,只觉拖得没趣!你若是个好汉,须替我跌三跤。」众僧道:「你是个疯子,谁来保你!」济颠道:「你这般和尚,只会说乱嘴,今却又怕我!」自此益发疯疯颠颠,在寺搅乱。

众寺僧都纷纷来与长老算计,要逐他出寺。长老道:「他虽疯颠,却是先师传钵的徒弟,怎好无端逐他。」监寺道:「我有一计,使他自己安身不得,如何」长老问:「甚么计策」监寺道:「先年寺中原有个盐菜化主,每日化缘来供给公用,因这个职事,最难料理,无人能承当,故此废了。长老何不委他做一个化主,叫他日日去化缘,他若化不来,自然怕羞,没嘴脸回寺了。」长老道:「此计甚妙,只恐他不肯承当。」监寺道:「这个不难,他最贪酒,只消请他吃个快恬,再无不承当之理。」长老遂请众僧备酒,一面叫侍者寻了道济来,济颠走入方丈室,见了长老。长老道:「众僧买酒在此请你。」济颠道:「众僧与我都是冤家,今日为何肯发此菩提心请我必有缘故,求长老说明其因,我才好吃。」长老道:「我初到此住持,不晓得前边的事体,众僧俱说先年寺中原有个盐菜化主,化缘来供给,近来无人,故此常住淡薄。今欲仍旧立一化主,十方去化缘,要你写一疏文,因此买酒请你。」济颠道:「这个不难,乐得吃的,吃得快活,文章做得快当!」长老道:「既是请你,自然尽你吃!」遂令行童取出酒食,摆在他面前,放下一只大碗,济颠大笑道:「每日瞒着长老,只觉得不畅,今日长老请我,才吃得快活!」拿起碗来,一上手吃了二三十碗,还不肯住手。长老道:「酒虽吃,疏文也要做,休得醉了误事。」济颠道:「不难!不难!快取笔砚来,待我做了再吃罢!」侍者即摆上文房四宝,推开册子,浓浓磨起墨来,济颠也不思索,提起笔来写道:

「伏以世人所急,最是饥寒;性命相关,无非衣食。有一丝挂体,尚可经年;无数粒充肠,难挨半日。若无施主慈悲,五脏庙便东塌西倒。倘乏檀越慷慨,方寸地必吞饥忍饿。持斋淡薄,但求些咸味尝尝;念佛饥肠,只望些酸菜吃吃。欲休难忍,要买无钱。用是敬持短疏,遍叩高门;不求施舍衣粮,但只化些咸菜。若肯随缘,虽黄叶亦是菩提;倘能喜舍,纵苦水莫非甘露。莫道有限篱蔬,不成善果;要知无边海水,尽是福田。倘念和尚苦恼子,早发宰官欢喜心。总算一日三十贯财,供入常住;远看去,终须有无量福,遍满十方。非是妄言,须当着力!谨疏。」济颠写完呈上,长老看了,喝采道:「妙文!妙文!」叫行童再取酒来倒,济颠心下快活,又吃了十来碗。

正在高兴当儿,长老道:「你这疏文,实是做得有些奥妙。今一客不烦二主,更请你做个化主罢!」济颠道:「我是疯子,如何做得化主」监寺接口道:「济师兄,长老托你,你却休要推辞,你认得十六厅朝官,十八行财主,莫说一日八贯,便是八十贯,也化得出来。」济颠道:「我认得朝官财主,原只好骗他些酒吃吃,如何化得动银钱」长老道:「你且胡乱化半年三个月,我再找人代你罢!」济颠此时已吃得醺醺然,便道:「我吃了你们的酒,料推不过,就做个化主罢!」长老大喜,便叫起点香花灯烛,铺下红毯,请济颠受长老三拜。济颠取了【化缘册】,走出方丈室来,暗暗道:「此番举动,明明是做成圈套,想逐我出寺,不如取了度牒,往别处去罢!」遂回方丈室,禀上长老道:「既做化主,不免要各处去化,若无度牒,人只道我是个野和尚,谁肯施舍」长老道:「这也想得是。」即令监寺取出度牒来,交与济颠收了,济颠见天色已晚,遂到禅堂里去睡了一夜。正是:
朝夕焚修求佛度,佛在当面识不破;
非是禅心荆棘多,总为贪嗔生嫉妒。

毕竟不知济颠明日出寺,端的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评述:

一,陈太尉见我肚饱衣冷,特送几匝绫绢,一两银子。钱财身外物,越少越好。(身内物则越多越好,难怪好酒海量装,不过,这仅补充水份而已。当时没有可口可乐或黑松汽水的关系,否则老僧也不会被看成酒和尚了!)只因还有些小济公(小乞儿)需要我帮助,故也借花献佛,将陈太尉的赠物收了下来。

二,回寺后,我自招道:「连连在升阳楼吃酒,新街宿娼!」群僧惊动,且要长老鞭打,不意我又露出本来面目,却是「清净一根」,气得他们六根震动,头昏脑胀,无明火发。为了考考他们,佯狂装疯,搞得群僧激荡,忘了「如如不动」的宝训,须悟世事与我何干正是:

古来寺庙是非多,满腹人非忘弥陀;
道短说长腐烂舌,岂知海静自无波。

三,不知道济是真佛种,搞得佛地生魔,害群僧们坐立不安,想个计儿逐我,叫我做「盐菜化主」,好替他们化盐菜,充肚皮,我一时也昏了,一口答应,不过先得酒吃,才写个疏文好让众生发善心。说穿了,还不是想叫人送点米菜银钱,打动众生的吝心!若说骗吃骗喝,实不好听,且道化缘供养僧人,好为施主造功造德,倒也皆大欢喜,各乐各的!

四,要化缘,且得出寺去。出寺找饭吃非也,藉此糊口度众生!群僧逐我!大计已成,我也喜得顺理成章,可以大大方方走出寺去,两皆欢喜!

 

点击数: 收藏本文】【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