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妙觉善缘_成就者传记_济公活佛传奇录_

济公活佛传奇录

第九回 不甘欺侮入净慈 喜发慈悲造藏殿


第九回不甘欺侮入净慈喜发慈悲造藏殿

却说济颠过了一夜,到了次日,走出山门,一路里寻思道:「这伙和尚合成圈套,逐我出寺门,我想勉强住在这里,也无甚风光。那净慈寺德辉长老,平素与我契合,若去投他,必然留我。」打定了主意,遂一迳往净慈寺来。入见长老问讯,长老便问:「济公何来」济颠道:「弟子的苦一时说不尽,那灵隐寺众和尚,与弟子不合,都想要逐我出来,昨日将我灌醉了,要我做盐菜化主。弟子一时失口应承,我今日无面目再回寺去,只得来投长老,望长老慈悲留我。」长老道:「留是怎不留你,但你是灵隐寺的子孙,未曾讲明,昌长老面上恐不好看,待我明日写一柬去劝他,他若有甚意见,那时留你,便两家都没话说了。」济颠道:「我师见解极是!」当晚济颠就留在方丈室中暂时歇下。次早写了一封书,差一个传使送到灵隐寺,面见昌长老呈上。昌长老拆开一看,只见上写道:南屏山净慈寺住持弟比丘德辉稽首,师兄昌公法座前:即今新篁渐长,绿树成荫,恭惟道体安亨,禅规倍增清福,不胜庆幸!

兹启者:散僧道济,昨到敝寺,言蒙师慈差作盐菜化主,醉时应允,醒却难行,避于侧室,无面回还,特奉简板,伏望慈念,此僧素多酒症,时发颠狂,收回前命,责其后修,倘觑薄面,恕其愚蒙,明日自当送上。

昌长老大怒道:「道济既自无能,怎敢受我三拜这等无礼,我寺里决不用他!」就在简板后批着八个字道:「似此颠僧,无劳送至。」

遂将原书付与传使带回,禀知长老,长老大怒道:「这昌长老可恶!我又不属你管,怎这等无礼,他既如此拒绝,我当收你在此。只要与我争气,就升你做个书记僧,一切榜文,疏文均要你做。」济颠一一应允,谢了长老。长老自去选佛场坐禅念经,相安无事。

过了月余,济颠忽一日步出山门,信脚走到长桥底下,只见卖面果的王公,在门前擂豆,抬头看见了济颠,叫声:「济公,为何多时不见」济颠道:「说来话长,如今却喜得被灵隐寺赶到净慈寺来,与你是邻舍了。」王公道:「门前却好,我此时买卖,做也没甚事,同你下盘棋耍耍何如」济颠道:「使得使得,赢了你将一盘面果儿请我,我输了,我光头上让你凿一个栗果何如」王公大笑道:「好!好!」就托出条凳子来,放在门前,取出棋子,一连下了五六盘,济颠却输了一盘。王公道:「出家人怎好凿你的爆栗,只替我写一面招牌罢!」济颠道:「不是诈你,我无酒吃,写得不好。」王公道:「要吃酒不打紧!」就叫对门家酒店里,烫将酒来,济颠一动手,便是十五六碗,才问道:「你要写甚招牌」王公拿出一副纸来道:「就是卖面果儿的。」济颠提起笔来,写下十个大字道:王家清油细,豆大面果儿。

王公自贴了这个招牌,生意日兴一日,后事不提。却说济颠别了王公,趁着酒兴,一迳走到万松岭来望毛太尉,毛太尉接见问道:「为何许久不来」济颠道:「一言难尽,被灵隐寺逐出,今在净慈寺做了书记,终日忙碌,故不得工夫来看太尉。」太尉道:「今日天色热,闲是无聊,你来恰好,且同你到竹园中乘凉吃酒去。」济颠道:「蒙太尉盛情,济颠也不敢推辞。」毛太尉听了笑将起来。两人到了竹园,风景称心,你一杯,我一杯,直吃到日暮方罢。毛太尉就留济颠在府中住了,一连盘桓了六七日,济颠方辞了毛太尉,又去望陈太尉。太尉接了进去相见道:「闻你在毛太尉家,正怪你不来,今既来了,也要留你五七日,才放你去。」济颠笑道:「只要有酒吃,便住一年又何妨」太尉道:「别的还少,酒是只怕你吃不尽。」二人说说笑笑,早巳排上酒来二人对吃,直到醉了方歇,醒了又吃,略缠缠就是三四日。济颠猛想起道:「长老把我当个人看待,我私自出来了这十余日,他心上岂不嗔怪!」遂苦苦辞了陈太尉,急急回寺。

刚刚到长桥边,早遇着寺里的火工来寻,埋怨道:「你那里去了这半月把长老十分苦恼,累我们那里都找不到,快去见长老,省得他心焦!」济颠听了,急急走入方丈室,跪在长老面前道:「弟子放荡几日了,诚然有罪,望我师慈悲饶恕。」长老道:「我怎样嘱付你,你为何一些儿也不改前非且说你这几日在于何处,莫非又涉邪淫」济颠道:「弟子怎敢复堕前愆,只因多时不曾出门,把相识多疏了。故到万松岭,蒙毛太尉好情,留住了六七日,又承陈太尉美意,又留住四五日,故此耽搁了。」长老道:「胡说,他们是朝廷显官,你怎能与他往来,既这般敬重你,前日檀板头叫你做盐菜化主,你何又辞他做不得」济颠道:「盐菜化主有甚做不得只是不服气化来与这伙和尚吃!若像长老这等相爱,休说盐菜,一日便要十个猪,也化得到!」长老道:「你且休要夸口,我这寺中原有个寿山福海藏殿,如今倒坏了。若得三千贯钱,便能起造,你能化么」济颠道:「不是弟子夸口说,若三千贯,只消三日便完,但是须要请我一醉!」长老大笑道:「你既有本事三日内化出三千贯钱,理该请你!」即命监寺去备办酒食,长老亲陪济颠吃酒,这济颠一碗不罢,二碗不休,直吃得大醉。长老道:「今日该开缘簿,但你醉了,明日写罢!」济颠道:「师父不知弟子与李太白一般,酒越多文越好。」遂叫行童取过笔砚,并【化缘簿】来,磨得墨浓,提起笔来,一挥而就:

伏以佛日永辉,*轮常转。惟永辉虽中天者,有时而暂息;赖常转故,依地者,无旧不重新。

窃见南屏山净慈寺,承东土之禅宗,禀西湖之灵秀,从来殿阁轩昂,增巍峨气象,况是门墙高峻,启轮奂风光。近因藏殿倾颓,无处存寿山福海,是以空门寥落,全不见财主贵人。

因思*轮不转,食轮怎得流通倘能佛日生辉,僧日自然好度。弘兹愿力,仰伏慈悲。施恩须是大圣人,计工必得三千贯。舍得欢喜,人天踊跃;成之容易,今古仰瞻。有灵在上,感必通能;无漏随身,施还自受。莫道非诚,此心可信;休言是诳,我佛证盟。募缘化主书记僧--道济谨疏。

济颠写完,长老见句句皆有禅机,不胜大喜,又叫侍者倒酒与他吃,济颠吃得大醉,方去睡了。

次早起来,就到方丈室中来见长老道:「弟子今日出门去化缘,包管三日内化完,我师须要宽心,不可听旁人的闲话。」长老道:「此乃佛门的善事,只要你诚心去化缘,便宽限几日也不妨。」济颠道:「不妨!不妨!只要三日!」竟拿了缘簿走出了寺门,一迳投万松岭毛太尉府中来。毛太尉道:「济公为何来得这么早」济颠道:「因有一心事睡不着,故起早来求太尉。」太尉道:「你有甚事求我,却起得这样早来」济颠道:「敝寺向来原有一寿山福海的藏殿,不意年久倾颓,今长老发心重造,委我募化三千贯钱,想我是个疯颠和尚,那里去化故特来求太尉。」遂将缘簿呈上,太尉道:「我虽是个朝官,那里有三千贯闲钱做布施,你既来化,我只好随多少助你几十贯罢!」济颠道:「几十贯成不得事,望太尉一力完成!」太尉道:「既你如此说,且稍缓一两个月,待下官凑集。」济颠道:「长老限我三日内便要,怎缓得一两个月的话」太尉见逼紧了,就笑将起来道:「你真是个疯子,三千贯钱如何一时便有」济颠道:「怎说没有太尉只收了缘簿,包你就有。」遂将缘簿丢在桌上,翻身便走。太尉忙叫人赶上,将缘簿交还他,济颠接了,又丢在厅上地下道:「又不要你的,怎这等悭吝」说完,竟一直出走去了。太尉拾起缘簿,再叫人追赶,已不知去向矣。太尉吩咐门上,今后休放济颠疯子进来,省得缠扰。不知济颠怎化得三千贯钱来,且听下回分解。

评述:

一,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郁郁黄花无非般若,青青翠竹皆是佛性。灵隐寺僧既然设计逐我出寺,换个环境,也是好事。我佛在心,岂住佛寺故游山玩水,一迳往净慈寺来,德辉长老有福了!

二,出家闲性惯了,悟不了什么大道。德辉长老因我到来,且又溜出去喝得醉烂,惹得他烦恼丛生,哈哈!正是:
烦恼即菩提,学生出考题;
老师添慧智,佛性无高低。

三,灵隐寺的盐菜化主做不成,原来是净慈寺的寿山福海藏殿要我募建,故写了一道【募缘疏文】,文情并茂,感动了善男信女。狂言三千贯钱三日募成,喜得为师热酒相赠。读此疏文,即知是一篇禅机妙训,世人不可走马看花,一眼溜过,且多读几次,且看花在微笑时的真容。

四,想化毛太尉三千贯钱,三日为限,害太尉着急了,钱从哪里来世人啊!为善不要说无钱,一旦病时用万千,此时,怎不说无钱无钱命休了。此事只待毛太尉转手,不劳分文,诚心一片就够了!

 

点击数: 收藏本文】【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