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妙觉善缘_显宗开示_道隐法师_

道隐法师

大无量寿经甄解第六


大无量寿经甄解第六

  第三正说大愿三:一诣佛叙意,二叹许令说,三承旨具说。先诣佛叙意者:
如是修已.诣彼佛所.稽首礼足.绕佛三匝.合掌而住.白佛言.世尊.我已摄取.庄严佛土.清净之行.
 「如是修已」四字结前生后。「诣彼佛所」下说方便。
 「绕佛三匝」者,《唐译》云「右绕七匝」。《华严经》说法身菩萨供佛云「绕佛无数匝」,今蒙凡下,故云「三匝」也。
 「白佛言」下正叙意,谓我已于五劫中,摄取如是庄严佛土之行竟也。
二叹许令说
佛告比丘.汝今可说.宜知是时.发起悦可一切大众.菩萨闻已.修行此法.缘致满足无量大愿.
《唐译》云:「佛言:今正是时,汝应具说,令众欢喜,亦令大众皆当摄受圆满佛土。」(文)
「汝今可说,宜知是时」者,叹许令说。准《宋译》,有「善哉善哉」句,故知此中含可圣心之义,若其不可圣心,则何以叹许?今说所摄取之愿,乃上契佛心,下契物机,故赞叹许可也。
  「发起悦可」下别明说益。净影云:「初益凡夫二乘(「一切大众」),后益菩萨(「菩萨闻已」下)。」
今谓:「一切大众」者,广被过去世饶王佛当时会中三乘众,下愿后文云「于诸天魔梵龙神八部大众之中」,可准解矣。
「发起悦可」者,《唐译》云「令众欢喜」,故知大众同心发愿生,生欢喜也。「菩萨闻已」等明将来闻愿之益,今云「菩萨」,《唐译》云「大众」,十四佛国大士乃至今日凡夫并在此中。若约释迦在世,则阿阇王太子、五百长者子等;若约灭后,则今日我等凡夫等。不说不闻,不闻何以生信,即是今日闻本愿生起本末无有疑心者,入此中摄,说愿利益岂不伟哉!佛能知其利益广大,故云「今可说,宜知是时」也。
然《吴译》经此下说阿阇王太子、五百长者子闻愿益(《行卷》引之)者,开说此将来闻愿益,《魏译》即摄于此中,而不别明之也。
「修行此法」者,摄取净土之行愿也。
「满足无量大愿」者,《论注》云「能满一切志愿」,满足往生净土一愿,即一切志愿悉满足,故云「满足无量大愿」也。
三承旨具说,亦二:一请佛垂听
比丘白佛.唯垂听察.如我所愿.当具说之.
凡菩萨之法,非佛许可,不得说之,其义应例《大宝积经》第六十(三丁)〈文殊授记会〉而知焉。文曰:「师子勇猛雷音菩萨白文殊言:仁者当得何等佛刹功德庄严?文殊答言:乃至善男子!然汝问我,何等佛刹仁当得者?我不能说,何以故?对于如来,一切智者说自佛刹功德庄严,即为菩萨自赞己德。佛告文殊支利:汝可自说,以何等愿庄严佛刹,令诸菩萨闻已决定成满此愿。时文殊师利受如来教,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白佛言:世尊,我今承佛神力,当为宣说,诸有欲求大菩提者,皆应谛听,若闻此愿,当如实学,令得圆满。文殊当以右膝著地之时,十方各恒河沙等诸佛刹土六种震动等。」(已下说愿)又《瑜伽金刚顶大教王经》第八同之,可准知之焉。
「当具说之」者,《唐译》云「汝应具说」,《汉》、《吴》两说可谓不具说,(二十四愿或三十六)愿数不具足故,《魏》、《唐》两本说四十八愿,名为具足说。《观经》亦云「法藏比丘四十八愿」,《梵本》既有此愿数也明矣。
已下二具说愿相,初无三恶趣愿至得三法忍愿,法藏自具说愿相,四十八愿是也。
谨讲解不思议愿海,略以十门分别,何者是也?一者明能发超迈,二者叹所发无上,三者会诸译不同,四者论愿超数限,五者列诸家异解,六者彰今义相承,七者示真假分齐,八者辨述成出没,九者开正觉功德,十者随文解释。
一明能发超迈者,凡法藏发愿地位,众说不同,且依净影,判二重发心义,初寻发道意明地前世间发心,后说偈了言「我发无上正觉之心」者,明地上出世发心。(了惠云:「义寂、玄一同净影。」)
憬兴《疏》中(十九纸)破净影义,为地前十向满位菩萨一重发心,以五劫修行净土之因,初劫行满故。(详曰:前后发心无别者可也,十向满位者非也,违《大论》故。)又准《大论》,引选择净土者三处,初第十文(廿八左)似为地前,云:「阿弥陀佛因行功德薄故,劣于普化世界故。」(依化缘不同,故有此不同。今谓:此约十九愿随宜差别土,故为此说也。)又三十八(廿六)列三种菩萨云:「利根心坚未发心前,久来修诸无量福德智慧,是人遇闻是大乘法,发菩提心,即时行六波罗蜜,入菩萨位,得阿毗跋致,乃至复次,菩萨亦利根心坚,以集诸德发心,即与般若波罗蜜相应,得六神通,与无量众生共观十方清净世界,而自庄严其国。如阿弥陀佛先世时作法藏比丘,佛将导遍至十方,示清净国等。」(今谓:《大论》云「六神通菩萨」,指七地所得,故云「清净国」。)又第五十(九右)释八地观诸佛国云:「以神力飞到,观诸清净世界,取相欲自庄严其国,有菩萨将导至十方,示清净世界,取净国相,自作愿行,如世自王佛将导法积比丘至十方,示清净世界等。」(文)此二文似为地上菩萨。就地上中,或云初地,(良忠、望西等判为初地,《六要》五(九左)同之,《剿说》一(六丁)正依《六要》)或云八地、十地,异释不同。(如《翼解》二之(二十五丁))虽有不同,以峦师为净门本义,峦师承习龙树云:「法藏菩萨于世自在王佛所,悟无生法忍,尔时位名圣种性,于此性中发四十八愿等。」《璎珞经》上(九丁)说六种性。(习种(十住)、性种(十行)、道种(十向)、圣种(十地)等觉性、妙觉性)今圣种性当第四(十地)。《仁王经》说五忍:伏(三贤)、信(初二、三地)、顺(五、四、六地)、无生(七、八、九地)、寂灭(十地)。今无生忍当其第四,故知于十地中,七、八、九地发心也明矣。
有云:不问其地位高下,所发悲愿广大,故云「超发无上殊胜之愿」,何论能发之高下乎?
今谓不然,《维摩肇注》曰:「大物方有大处,如摩竭鱼在大海中。若法藏菩萨心愿不广大,则所发之愿何殊胜乎?是以鸾师依《大论》第五十文,判为「圣种性」,岂其浅位耶!若依今家,则言「十地」,亦是不同于从因向果之位次,既云「从一如法垂形示名」等(《一多证文》、《唯信文意》),此从果向因之相也,峦师所谓「圣种性」者,即是一如法海之别名,因无异果之因,果无异因之果,因果之称寄显于缘,于我无为,如理思之。
  二叹所发之无上者,法藏菩萨于五劫中选择摄取,述心中所欲愿,称「超发无上殊胜之愿」,自以无碍辩才舒之,说四十八愿。然则一一愿皆是超世无上殊胜之愿也,故下偈曰「我建超世愿」,超世者,不但超过于三乘,又超过诸佛愿,故后出偈经云「发愿踰诸佛,誓二十四章」,法藏所发既踰诸佛者,断而可知矣。既言「殊胜」,对诸佛为胜,犹是相对,更加「无上」言,彰绝待无比之义。
  问:既善恶粗妙相对,舍粗取妙,何言绝待耶?
  解有三重:一净秽相对,二彼此相对,三凡圣相对也。
初约净秽相对者,经曰「人天善恶,国土之粗妙」。且如天台辨立四土,如《净名疏》及《妙宗抄》等,诸佛土是随其心净即佛土净,故随心垢净而见土有粗妙,同居净土对方便土则为秽,见思未断故;又方便土望实报土,则方便土为粗,(无明未断故)实报是妙也;又以实报土望寂光土,则实报犹是粗,寂光为妙。如是相望,净秽粗妙不定也。今净土门,此娑婆为秽,十方佛土为净,故说诸佛刹土天人之善恶、国土之粗妙,故鸾师一一庄严征起所由,举秽国以为所舍之境。西河言「境次相接」,何者?净土法门专蒙娑婆秽国机故。善恶粗妙相望不同,然今且依初重,秽国与净土相对言选择而已。
二者,自他相对者,经曰「我已摄取」等故。我已摄取为自,二百一十亿为他,选择他诸佛国土之善恶,摄取其善妙,以为己有,云「我已摄取」也。若尔者,所摄佛土不一准,(或同居,或方便,或实报等)其能摄心愿亦何一也,为同居乎?为实报乎?若同居、方便者,无上殊胜尚是有名无实;若实报、寂光者,法藏因分何得摄取耶?
  答:此难不轻,今试解者:经有明证,说法藏心愿曰:「令我于世,更成正觉,拔诸生死勤苦之本。」佛知其大心,故云「庄严佛土,汝自当知,比丘白佛言:此义弘深,非我境界,唯愿世尊,广为敷演」等。(非因分之所知,故请佛所说)「尔时,佛知其高明,志愿深广,即为说经言,譬如大海(诸佛刹土)一人升量,(法藏至诚真实)经历劫数,尚可穷底(唯佛究竟所),得其妙宝(三德秘密藏,诸佛自所证)」等。此佛知法藏心愿深广,故有此叹释。由是思之,能摄取心愿广大,深彻唯佛自证之深底,能穷唯佛究竟之宝所,而摄取所庄严之妙土,是曰「唯佛与佛知见」,是为方便法身誓愿,故不同于彼寂光土也。故知所摄佛土(二百十亿)种种不同,而既摄取为己有,则唯是庄严妙土,而不同于诸佛土,故自称言「无上殊胜之愿」也。
三凡圣相对者,凡约通佛土者,诸佛究竟妙果,三德秘藏,唯佛一人居净土境也,相似分证犹绝分,况一毫未断者乎!法藏心愿若此,则何足称超世无上,复何劳五劫思惟焉?盖法藏所愿不轻,但欲令一毫未断凡愚速拔生死根,契唯佛自所境,为之五劫思惟,永劫行之,故称「超世无上」而已。
如是有三重相对,显无诸佛可类也。
  三会诸译不同者,汉(《觉经》)、吴(《大阿》)、魏(今经)、唐(《如来会》)、宋(《庄严》)是其同本异译也,此中《汉》、《吴》两译同说二十四愿,愿前说弥陀果相,而后说二十四愿,说愿亦为释迦传说,是以于因愿兼说成就文,故有条理难通焉。于中《汉译》愿相略,而义正备矣;如《吴译》者,愿数似《汉》,而义不备也;《宋译》者,愿数(三十六)多于《汉译》,而义大阙略焉。若依今家,如光寿及诸佛咨嗟等愿中之精要,阙一尚不可,况彼缺多愿乎?惟《魏》、《唐》文义备矣。于中《魏本》最精,其法藏发愿说偈因果条理愿相具足,文义备悉,炳如可见。宜哉!今家真实经职而是由焉。又同本异译外,别有《悲华经》〈大施品〉中说弥陀因相,高祖往往引用之(《行卷》、《化卷》、《三经文类》),因以合勘,将阐佛愿宏致,良忠《宗要》一(四十丁)云云。
  四明愿超数限者,法藏菩萨诣佛仰告「我已摄取」,佛命令说,菩萨于师佛前,以无碍辨才为说心中所愿,即今六八愿是也。一一誓愿皆含藏不可思议,愿数虽四十八,而非凡夫二乘之所可计,故吾祖言「不可思议四十八愿」,又云「无碍誓愿」。世人以谓此四十八愿者,愿愿各头,喻栗与柹相并耳,皆是隔历不融之见而已。今不然,喻如一疋蜀锦,巧织成华果枝叶,似根茎枝叶有别,而所织成但一疋锦耳。今亦如是,虽数有四十八,而但是一正觉善巧所庄严,故曰「三种成就愿心庄严」。卷之,则摄光寿相即妙法身,分一正觉说四十八者,弥陀性海缘起法门也,唯是菩萨甚深陀罗尼、无碍辨才之所演,岂其局解不融之谓乎!如《大集经》第六〈宝女品〉云:「宝女问佛:言如来具足十力者,为即十力有世尊乎?为离十力有世尊乎?若十力与世尊二者,无常生灭法;若十力外有世尊者,不可言证得一切诸法,又何说十力乎?十力中具十力者,何不说百力?然则可非一力,非十力,非百力耶?如来叹言:善哉!善哉!如来世尊非一、非二,乃至非十、非百、非万亿,远数量成阿耨菩提云云。」如来世尊不堕有为数量,故约出世间说非一非十等,然假世间数显十力德。今准解,弥陀正觉不堕有为数量,超数限,故不可说一、二乃至四十八,于无数量且假世间数量说四十八者,唯是假名字耳。约人,从一如法海显形示名,约所说法门,则为众说法无名字,于无名字,依假名字说四十八愿,即弥陀性海缘起法门也。缘起门者何耶?谓必至灭度,是诸佛所证之妙果,非凡愚所知,故为使凡夫知之,近说无三恶趣,而使凡夫欣慕妙果。然则无三恶趣即是必至灭度也,悉皆金色等一一誓愿皆如是,岂隔历不融之谓乎!故曰「无碍誓愿」,又曰「不可思议四十八愿」,一一愿皆具不可思议德故,诸愿相入而无所隔名「无碍」,宗师言「一一愿言」等,亦是为消隔历不融之见言之而已。
五列诸家异解,净影云:「四十八愿义要唯三,文别有七。义要三者,一摄法身愿(十二、十三及第十七),二摄净土愿(第三十一、第三十二),三摄众生愿(余四十三愿)云云。」义寂、憬兴全用净影。
嘉祥云:「此愿分为三类明之,有三愿(三十一、三十二加初愿。澄宪亦初为净土愿)愿净土,有四十二愿愿得眷属,有三愿愿得法身三,(十二、十三、十七)此三文不聚在一处,但随义作之耳。」(文)此亦大同净影。
  了惠云:「然依宗家,可有二意,总而言之,四十八愿俱通摄身、摄土、摄生。故《玄义》云:『发四十八愿,一一愿言若我得佛,乃至今既成佛,即是酬因之身也。』(为摄法身)《礼赞》云:『四十八愿庄严起,超诸佛刹最为精。』(为摄净土)《散善义》云:『四十八愿摄受众生。』(为摄众生)别而言之,应如净影云云。」
  今谓:准例净影分配三种者,非和尚意,和尚意者,四十八愿总为摄受众生,其言身土者,摄在此中,其总为摄身、摄土者,非和尚意。以第十八愿涉入于余四十七,而为唯念佛往生,故云「一一愿言,称我名号」等,是和尚意也。何可准例净影乎!
《要解》云:「善导意四十八愿皆摄众生,何以知之?言『四十八愿摄受众生』,(《散义》)言『一一誓愿为众生』,(《舟赞》)言『四十八愿殷勤唤』,(《事赞》)又言『一一愿言引第十八』,(《玄义》)应知皆是摄众生,就文分之,非无三义,善导意约佛正意,判弘愿有二种,以四十八皆摄之弘愿,又或使第十八涉入余四十七也。摄四十八于弘愿者,言『安乐能人显彰别意弘愿』者是也,又言『四十八愿摄受众生』者是也。是以四十七为一弘愿,不见诸行自力相,以来迎引接等为弘愿别益。以自力机见之,愿愿皆别。使第十八涉入四十七者,『一一愿言文』是也。」(文)此似辨望西,思之。
又了惠引珍海《净土私记》(传说此释《大乘义章》〈净土章〉,不现流,难知。)云:「四十八愿分为三:初十六愿庄严净土,次十六愿劝进自他,后十六愿名号利益。初就庄严为四,初二愿清净土。」(已上)有承《私记》云:「初十六法体分,次十六名声分,后十六通益分。」(《梵响》)此义四十八分为初、中、后三分。此恐意遮净影不守次第而言「义要唯三」乎,一是一非也。
  六明今义相承者,此亦有二:初摄属不同,后开合次第。
  初明摄属者,师说云:「古来多用净影三分,然《影疏》三分与《论》主相似,今之所简判正用《论》主三种庄严之名,假令影不异《论》主者,岂其可废真宗正祖乎?何况其所判释大不同者乎!《净土论》云『三种成就愿心庄严』,(文)其言愿心者,即是法藏心中所欲四十八愿也。故鸾师释云:『此三种庄严成就由本四十八愿等,清净愿心之所庄严,因净故果亦净等。』今依此相承,分六八愿为三:一国土功德愿,二佛功德愿,三菩萨功德愿。此三不集在一所,但从义判之耳。初国土功德中有十七愿(初十一愿,十六、二十七、二十八、三十一、三十二),次佛功德有六愿(十二、十三、十七、十八、十九、二十),后菩萨功德中有二十五(除上二十三,余二十五也)。具如至愿中当明。」(已上师说)
  今按:师说初分中,第一愿属国德者,其义可然,第二至第十一愿属土德者难思,何者?六通及不更恶趣愿成就文属菩萨功德明之,况《论》菩萨四种功德文多是依六神通供养诸佛等说之,故知宜属菩萨功德也。若言寄众德显土德者,今复可谓依所依土德显菩萨功德也。
后明开合次第者,(此一科无师说,私加之),此有四门:一广略门,二互摄门,三摄归门,四次第门也。
初广略门者,《论》云:「三种庄严入一法句,一法句者,真实智慧,无为法身。」(文)三种庄严即四十八愿也,一一愿不取正觉之誓既成就,则但一正觉,广于一正觉,则四十八愿也。此四十八愿略入一法句,则全是一正觉真实智慧无为法身也。若约佛所证,则四十八愿皆入光寿法身;若约自利利他圆满,则来入若不生者之正觉。佛正觉与众生往生不二,故宗家云「酬因之身」是也。约此义,则未分真假,佛智所证故。若约摄化门,则分真假,真实五愿为略,余皆此之分相而已,高祖五愿建立此义也。若约至略,则第十八一愿也,余四愿在于此中焉,应知。
  次互摄门者,法藏心愿固无碍,以无碍辩才说心中所愿,说愿亦无碍,故曰「无碍誓愿」。无碍故一多相融,身土相摄,以土则愿愿皆国土庄严,故云「四十八愿庄严起」;又以佛则愿愿皆佛之果德,故云「四十八愿酬因之身」;又以摄生则愿愿皆为众生,故云「四十八愿摄受众生」,又云「一一誓愿为众生」故。如是四十八愿互摄互融不可思议,何以凡夫有碍心计无碍佛智乎!
  次摄归门者,四十八愿虽广,悉归第十八愿,故《玄义》云「四十八愿一一愿言称我名号」等,以第十八愿为正因愿,余四十七为欣慕愿,为使众生生彼国建余愿。然则余四十七皆归正因愿,而成选择愿心,应知。
  四辨次第者,不可思议四十八愿无穷无极,何论次第乎?然依缘起门,则不次而次第宛然。今约受化边辨之者,第一先誓往生人所居之净土,土已成,则誓生之得益,第二至第十一愿是也。得益所究竟,必至灭度为极,余神通、相好等皆必至灭度分相而已也。已至灭度,则契佛所证,即光寿无量愿是也。从众生言之,则必至灭度,从佛言之,则光明寿命,故知三愿虽异,其所证是一也。宜哉!《小本》众生所证同佛寿,故名「阿弥陀」,当知必至灭度上彻无三恶趣等诸愿,下通光寿愿。又佛光寿无量通无三恶趣愿,贯灭度愿,而主伴同一涅槃无量光明土也。已光寿无量,共众生成「阿弥陀」,此中自含三无量,故《小本》云「及其人民无量无边」等。次誓声闻无数,是人民无量一分也。次誓眷属长寿,此得无量所证故也。人民悉入弥陀所证了故。次有不闻恶名愿,此乃大义门功德,至于彼岸,究竟一乘,无有二乘、三乘,但是一乘清净众也。此愿亦通上诸愿,可知。如是大益何由得乎?故次有十七、十八愿,如是自利利他圆满功德,悉摄名号与之众生,故第十七愿名「往相回向愿」。众生闻其名号,生涅槃国者,第十八愿也,是名「往相信心愿」也。此愿亦遍上诸愿,谓由此愿,故使众生生无三恶趣之土,不更恶趣,具相好,现神通,而得灭度,入光寿海故,是以此愿特为最胜矣。凡四十八愿中,于初十八愿,弥陀心中所愿尽极矣,已下诸愿皆分出于此中,至下可知。法藏菩萨发愿之始末,於于此乎满足矣。言其次第,粗如是耳。
  问:一切诸佛皆无不成就无量大愿,今佛何特成四十八愿耶?
  答:《群疑论》会此难以药喻,可往见矣。今谓:此亦一往耳,理实弥陀本愿超数限,其说四十八愿者,性海缘起法门也。然则一愿成,则无量愿成,一多相即,不可思议,但从利益便宜说四十八而已。经曰「缘致满足无量大愿」,一切菩萨闻说四十八愿而满足无量愿,明知四十八愿含无量大愿,可知矣。
第七明真假分齐者,古人曰:佛智见则真假一致,若约机见,则真假炳如焉。谓如十一、十二、十三、十七、十八、廿二愿唯真实,如十九、二十愿唯假也,所余有属真者,有属假者,有俱通真假者,如无三恶趣等是也。若约佛边,则四十八愿皆真实,为入第十八愿说余愿故。(《要解》)
师说云:今家六八愿中,选五愿以为真实,是四十八愿之肝要者也。余诸愿离此五愿而各自论之,则皆为假,何足称超世无上,若诸愿来入五愿,则皆成真实,方得「超世无上」之称。如无三恶趣愿,若合必至灭度,则为佛德所融成真实,若不然,而各自但守方便,何可称超世无上乎!例如天台所谓四眼,依佛眼皆为佛眼,不尔,四眼各守自德。
  问:若尔,十九愿诸行是方便,入来五愿,则不真假混淆耶?
  答:〈三辈章〉中三愿(十九、二十、十八)合说,既十九愿合第十八愿,则十七从之,十七既合,则余三愿(十一、十二、十三)亦不相离焉。五愿已合,则三辈诸行为五愿所融,而终泯三辈差别相,故说「次如上辈者也」、「次如中辈者也」。辈品既泯了,即是大愿清净报土,不言品位阶次,鸾师所谓「本则三三之品,今无一二之殊」是也,是此三辈文其明证也。当知五愿是佛德,以佛德融之,则十九、二十愿亦是为本愿庄严之具。
  窥斑录取五念于愿文,礼拜取于人天致敬之愿,赞叹取于咨嗟愿,作愿取之十八愿,观察取之十九愿,以十九愿助十八愿故,亦此之意也。是故诸愿各自别相,不融于五愿,则都是方便,如《化卷》所引,若融五愿,则悉真实也。
  问:若尔,十九、廿愿亦似含弘愿,《观》、《小》二经既存隐显,可言十九愿、廿愿亦有隐显耶?
  答:今家就愿海分真假分明,而未见就愿海论隐显者也。夫所以分真假者,为令从假通入如来利他信心也。又《观》、《小》二经带弘愿明隐显者,为调机使转入于弘愿而己,若于方便愿论隐显者,假已不假,一家之成立忽坏矣。(巳上师说)
  今私助释云:不可偏言五愿外皆假,何者?于各立别相中,又有亲真者,有疏真者,不可概论也。其亲真者,融真实取之,如二十二愿、三十五愿等是也;其疏真者,难来融,都以为假也。是故此中可分别疏亲,愿文说相本如是,思之。
  第八辨述成出没者,述成者,释迦宣述于弥陀本愿成就之相,谓之述成也。《选择集》中例无三恶趣等愿成就经文,引「闻其名号」等文,以定第十八愿成就文。吾祖承习,《广书》中行、信、证、果、真佛土五愿各引愿成就文。又十九愿成云三辈文是也,而二十愿下不指三辈文。然三辈通十九、二十愿故,既十九愿指三辈文,义通廿愿,故别不指文欤。此等愿成文明引之,其余愿成文不引之。由此思之,四十八愿中其大者,经中成就文显然,其余愿经文有无不定。如那罗身愿,有引因力、缘力等文为成就文,然此亦难一定矣。又如女人往生愿及人天致敬愿、诸根具足愿等,成就文未显著。然则成就文出没不定,虽然,一正觉成就,则何不成就圆满,若不然,弥陀岂取正觉。既成就正觉,释迦说彼佛已成佛,现在西方等,本愿成就何可疑乎!然于其利益为长者,则为使众生生愿生心,开示其愿成就之相也,非谓无故说无成就故,今论述成出没而已。
第九显正觉功德者,四十八愿功德成就而归一正觉,正觉之体即是「南无阿弥陀佛」也,是名「弘誓一乘海」,亦名「悲愿一乘」,此乃弥陀正觉功德也。正觉功德不可思议者,由誓愿不可思议,是以《行卷》(四十三)以三十六句叹誓愿不可思议,以彰正觉功德广大,文曰:「敬白一切往生人等,弘誓一乘海者(正觉功德名号为乘体),成就无碍无边、最胜深妙、不可说、不可称、不可思议至德。(尊号)何以故?(征起至德之所由)誓愿不可思议故,(总示由无上超世誓愿不可思议,故正觉果德不可思议。)悲愿喻如大虚空,诸妙功德广无边故,(已下廿八句约喻以显誓愿不可思议,于中初一句为总,自下为别。今总句中安「悲愿」二字,贯下别句。)犹如大车,乃至犹如大风,普行世间,无所碍故。(已上廿八句约喻以显)能出三有系缚城,乃至开显方便藏(已上八句约法以明德)。良可奉持,特可顶载也。」(文)
初廿八句广设喻,以叹誓愿不可思议德,以显正觉功德无边,即是叹无上超世最胜真妙也。悲愿广大,叹以多喻,亦不可尽,故依《华严》、《涅槃经》以廿八句,亦但仅喻显其一端,而使不可思议耳。当知四十八愿一一功德归「不取正觉」一句,叹悲愿之处即是正觉之功德也,真宗学者不可不精究焉。
后八句约法显功德广大,于中初约往相入门,后四句约还相出门,叹入出自在、自利利他圆满之德也。
已上文前九门竟。
  已下第十随文解释,有四门:一得名摄属,二明愿意,三参考诸译,四就文解释。下诸愿一一皆以此四门辨其愿相。
第一、无三恶趣愿
设我得佛.国有地狱.饿鬼.畜生者.不取正觉.
  初愿名者,有四名:一名无三恶趣愿(法位、玄一立此名,惠心、静照、真源同之),二名令国无恶趣愿(义寂),三名国土严净无诸趣愿(智光立名,御庙同之),四名无苦苦愿(憬兴)。此四名中,黑谷用初,今从之。
  明摄属者,净影云:「初两愿愿生无苦,后九愿愿生得乐,初中此愿其自国无苦。」憬兴同之,此师以为摄生愿也。嘉祥为摄净土愿。望西依净影,《会疏》从嘉祥。
  今按:可属国土功德。何者?下经文曰:「又其国土,无须弥山及金刚铁围一切诸山,乃至亦无地狱、饿鬼、畜生诸难之趣等。」《唐译》云:「极乐世界无有地狱、畜生及琰魔界。」成就文既属国德,况愿文言「国有」,《异译》亦云「令我国中无有三途」,明知国土功德摄。若依《论》文,清净功德及无诸难功德当之,此安乐总体故,无三途诸难,故下经曰:「无有三途苦难之名,但有自然快乐之音,是故其国名曰『安乐』。」(文)此文通此愿及第十六愿,三途之名既无,何有体乎?可知。
  次明愿意者,此愿五劫思惟、选择摄取之为最,欲三界外别建无三恶趣之净土,使众生往其国故,此乃开往生净土之根基也。何以言之?下经说弥陀成佛相,先显示安乐国德,云「清净庄严超踰十方」等,次说此愿成就,乃至以结安乐之国名。《小本》亦同之。当知正觉成就以此愿为根基,是以诸译皆以为初,此之谓乎。
  师说云:且如极乐无为涅槃界者,非下地凡夫所知,故此初愿以无三恶趣而彰无为涅槃界。《论》主初清净功德正当之。「法藏发愿,欲使众生置毕竟常乐之处,毕竟常乐何由入安乐佛国」是也。(《论注》)毕竟常乐即涅槃异名也,常乐处岂有三恶趣乎?是故近誓无三恶趣,以示毕竟常乐之处。入已则无三恶趣处,即无为涅槃界也。然则此愿在初,统下诸愿,是此愿意也。
  《选择集》上(十七)云:「夫约四十八愿,一往各论选择摄取之义者,第一无三恶趣愿者,于所睹见之二百一十亿土中,或有三恶趣之国土,或有无三恶趣之国土,即选舍其有三恶趣粗恶国土,选取其无三恶趣善妙国土,故云『选择』也。」此但似三恶趣为选舍境,然准清净功德注文,不但三途,亦一切有漏五道悉为选舍之境。法藏大悲殊于重苦者,故举重苦处摄余,故绝三途所,即三界五道一切有漏之苦难悉绝,故《经》云:「横截五恶趣(灭果,今愿),恶趣自然闭(闭因,次愿)。」《论注》下云:「有凡夫人,烦恼成就,亦得生彼国,三界业系毕竟不牵,不断烦恼得涅槃分。」此意也。义寂云「理实净土五趣俱无,《经》说『横截』等,《论》云『胜过三界道』故。」亦此义也。
  次参考诸译者,《唐译》云:「若我证得无上菩提,国中有地狱、饿鬼、畜生趣者,我终不取无上正觉。」(文)
  《汉译》(八右):「一我作佛时,令我国中无有地狱、禽兽、饿鬼、蜎飞蠕动之类等。」《吴译》第一同之。
  《宋译》第一愿总标三种功德,于摄众生中,必至灭度、无三恶趣、悉皆金色四愿合说,又含不更恶趣之义,文曰:「愿如世尊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摄法身愿),所居佛刹具足无量不可思议功德庄严(摄净土愿),所有一切众生,及焰摩罗界、三恶道中,地狱、饿鬼、畜生,皆生我刹,受我法化,不久悉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摄生愿,五道悉成灭度,何有三恶趣?)一切皆得身真金色。(悉皆金色)」云何含不更恶趣乎?谓三恶趣生彼国,而不久成菩提,是不更恶趣之义也。
  后解文者,「设我得佛」者,遥期果上,是愿也,希求为义;「不取正觉」者,近励因行,是誓也,邀制为义。「设」者,《说文》:施陈也,又与「若」不定之辞。《唐译》言「若我」,宗家亦以「若」释,所愿广大,不敢轻定,故置不定语。
  净影云:「诸愿不满,终不成佛,假设所愿不满,得成誓终不取」。(文)下诸愿皆准此焉。
「国」者,无量光明土,谓毕竟安乐大清净处也。「有」者,谓不有也。
「地狱」者,《应音》廿四(十六)云:「那落,亦言『那罗柯』,亦云『泥囉夜』,唐言『泥梨邪』,斯梵言『楚夏』耳。此译有四义:一不可乐,二不可救济,三暗冥,四地狱。经中言『地狱』者一义也,所以仍置本名。」又七(二右)云:「亦云『非行』,谓非法行所也,或在山间,或大海边,非止地下。言地狱者,一义翻也。」《辅行》云:「地狱从义立名,谓地下之狱,名为地狱。」故《婆沙》云:「赡部洲下过五百踰缮那,乃有其狱。」(己上《音义》)此有假实器生论,如《廿唯识疏》等,八寒八热为大狱,各有十六别处,亦有孤独,其类无数,受苦无量,最重所一日之中八万四千生死,经劫无量。《辅行》云「作上品五逆十恶者感之」。广论差别如《俱舍》等,可往捡矣。
饿鬼者,《应音》三(十一)云:「薜荔,或言『卑帝梨』,或云『卑帝梨耶』,或言『闭黎多』,皆讹也。正言『弥荔多』,此译云『祖父鬼』,旧译云:『饿鬼中最劣者也。』《孔雀王经》作『俾礼多』,梁言『饿鬼』是也。」
《婆沙》云:「鬼者,畏也,谓虚怯多畏。又威也,能令他畏其威也。又希求名鬼,谓彼饿鬼恒从他人希求饮食,以活性命。」(文)此道亦遍诸趣,有福德者作山林冢庙神,无福德者居不净所,不得饮食,常受鞭打,填河塞海,受苦无量。《辅行》云:「下品五逆十恶者感之。」
畜生者,《最胜疏》云:「梵云『底利瞿尼多』,此义译为『傍生』。」《琳音》廿八(十六)云:「梵音『吉利药住尼』,亦云『帝利耶泥瞿伽』,此云『傍行』,旧翻为『畜生』,或言『禽数』者分得,仍未总该也。」
《翻名义》二(卅九)曰:「底栗车,此云『畜生』,《礼记注》曰『牛马羊犬豕鸡』。」《辅行》云:「摄趣不尽,以五道中皆遍有故。又翻『畜(许六)生』,如《婆沙论》中释:生谓众生,畜谓畜养,谓彼横行,禀性愚痴,不能自立,为他畜养。」
  问曰:若以畜养名畜生,如诸龙水陆空行,岂可为人所养名为畜生耶?
  答曰:养者义宽,具满人间及以六天,不养者处狭,唯在人中。新《婆沙》百七十二曰:「其形傍故行亦傍,以行傍故形亦傍,是故名『傍生』。」(文)(已上《音义》)《辅行》云「作中品五逆十恶者感之」。依《四解脱经》名火途、刀途、血途。《普曜经》云:「悭贪堕饿鬼,觝突堕畜生,十恶堕地狱。」(文)
  问:无三恶趣者,何说有凫雁、鸳鸯等耶?
  答:彼非实业鸟,如《小本》世尊自通释。宗家曰:「鸟群非实鸟,天类岂真天。」
  问:同居净土亦不可有三恶趣,今何特以「无」之夸殊胜之愿耶?
  答:非谓但无恶为殊胜,下「必至灭度」贯于此,故称「超世无上」,无五恶趣所,即升道无穷极故,如下经说。然《悲华经》中缺必至灭度愿,故无三恶趣亦不通灭度,彼圣道教故。
  圣道门谈十界互具,故言阿鼻依正居于极圣自心。《观佛三昧经》说:「佛心者,大慈悲是,缘苦众生,故佛心中观八寒八热之相。」净土门不然,说以无缘慈摄诸众生,不说摄诸地狱。若约还相自在,则何恶不现,故说观音光中五道色相皆于中现。今为开净土门根基,誓无三恶趣,应知。又复,此愿通「必至灭度」,则唯真实,若不通灭度,亦通化无妨。纵令虽曰化土,无可有三恶道理故,然今愿意约真实为正意而已。
第二、不更恶趣愿
设我得佛.国中人天.寿终之后.复更三恶道者.不取正觉.
  初得名者,一名命终不向他国受苦愿,(净影)二名无恶趣愿,(法位、玄一)三名命终复不更恶趣愿,(义寂、惠心、静照、真源、澄宪)四名无坏苦愿,(憬兴)五名有情命终展转增上愿(智光、御庙)。此中黑谷用第三名,今亦从之。
次摄属者,已下十愿同言「国中人天」,故诸师皆为摄生愿。
有说从初愿至十一愿都为国土功德摄,何者?国德独不显,必由人天有胜劣,方见国土胜劣,菩萨为胜,人天为劣,今就劣见国胜,故有「国中人天」之语,亦不可妨。下六通等亦非修得,安乐自然德故,《论》文依报十七句中明眷属功德,其例也。吾祖曰:「不断烦恼得涅槃,斯示安乐自然德也。」十一愿有「国中人天」语,既为安乐国德,余愿岂不然乎?(师说)
  今谓:愿愿无碍故,以国德显生德,以生德显国德,互相通。然今以安乐自然报德显能居人天胜德,誓所显人天德相,故宜属菩萨功德。何以知者?愿成就经云:「又彼菩萨,乃至成佛,不更恶趣,神通自在,常识宿命」等,(此文通下六通愿)此正不更恶趣为菩萨德。又〈易行品〉云:「若人生彼国,终不堕三趣,及与阿修罗。」摄生愿以此等文可证矣。
  次明愿意者,《选择集》上云:「于彼诸佛土中,或有纵虽国中无三恶道,其国人天寿终之后,从其国去,复更三恶趣之土,或有不更恶道之土,即选舍其更恶道粗恶国土,选取其不更恶趣善妙国土,故云『选择』也。」(文)
  了惠云:「所见土中,有坏劫国,诸有三途定业者,业力引置他方恶道。法藏愍念,为之在此愿。」此约他方坏劫时判更恶道者,恐非今愿意乎。
  《会疏》云:「虽受人天善果,须臾退没,入三恶道,所以有此愿。」(文)亦无妨矣。
  望西:「问:一切净土无更三恶道,纵无别愿,而不更恶道,今故立此愿,何要耶?答:有通云:《悲华经》『或有世界有大火灾』,故知自国虽无恶道,而坏劫时置他方恶道,非谓自国有恶道复更也云云。」
  有云:「今发别愿,凭愿欣趣多故。」(望西)
  今谓:弥陀大悲为具缚凡夫,具足五道业系者,生彼国而有因故。为彼业系所牵,不能不更恶道,今为之立此愿故。具足烦恼凡夫生彼国,三界业系毕竟不牵,以愿力闭恶趣因,故说「恶趣自然闭」,不同诸佛国断惑者往生也。
  《吴译》愿文约他方,今经通自国他邦,其成就文约自国,故云「除处他方」等。在彼国乃至成佛,不退无上菩提,复更五恶趣,而必至涅槃也。更恶趣者,退没之义也,今但举其所离云「恶趣」,论其所得,则不退、灭度也。(合十一愿)
  《宋译》举所得(不久悉成菩提),不说其所离,说「复更」者,今佛大悲,为从五道来生者,故云「复更」,举重苦摄人天,《宋译》文可以为证矣。
  何以约所离、所得者?《安乐集》下(廿四):「是故《大经》云:十方人天,来生我国,若不毕至灭度,更有退转者,不取正觉。乃至《大经》复云:生我国者横截五恶趣。若生彼国,娑婆五道一时顿舍,故名『横截(若此方修断者,先断见惑,离灭三途因果,后断修惑,离人天因果,此皆渐次,不名横截。)五恶趣』者,截其果也,『恶趣自然闭』者,闭其因也,此明所离;(即离恶趣之因果也)『升道无穷极』者,彰其所得。(即必至灭度也)乃至一到彼国,即入正定聚,与此修道一万劫齐功也。」(已上)准解焉,依之思之。
  凡修佛道者,所劳者在得不退地,苟至此,则不用功而不更恶道,故说之忍不堕恶趣,自然流入萨彼若海。今一生彼国者,不借一念功,与彼等功,岂但五恶趣乎,亦永离女人等恐。故龙树云:「无有诸趣恶知识,往生不退至菩提,亦无女人恶道怖。」推穷可知焉。若约他邦,则还相摄化,分身垂化,而处染不染,逢恶不变,逢极苦不堕,如鹅鸭入水,水不能湿。(《安乐集》上廿七纸右)《宝云经》曰:「菩萨不造恶业而入地狱,虽处地狱,不受地狱苦报;菩萨不毁佛戒堕畜生中,虽现畜生,而不受畜生之苦;菩萨不起贪嫉堕饿鬼中,虽现饿鬼,而不受饿鬼之苦。」(文)可准知矣。
  次参考诸译者,《唐译》云:「国中众生,有堕五恶趣者,我终不取正觉。」(文)
  《汉译》:「二令我国中人民,有来生我国者,从我国去,复更地狱、饿鬼、禽兽、蠕动,有生其中,我不作佛。」(文)
  《吴译》第八云:「令我国中诸菩萨,欲到他方佛国生者,皆令不更泥犁、禽兽、薜荔等。」
  《宋译》第一愿云:「诸天人及三恶道众生皆来生,不久成阿耨菩提。」(文)是不更恶趣之义也。若有更恶趣者,何以得不久成菩提乎?可知矣。
后解文者,「国中人天」者,非天非人,而因顺余方,故示人天名耳。凡诸愿中,言「国中人天」者,有十四愿;又言「菩萨」者,有十一;又有一愿言「声闻」也。若约「一法句」,则其体咸同一类,非人天、非声闻、非菩萨。然约广门,则因顺他方,故有人天等名。人天有受乐用,故为引他方人天,而呼为「人天」,此愿及六神通等愿是也;又菩萨以摄化大行为用,为引他方菩萨,呼为「菩萨」;声闻以庄严为用,为他方声闻,呼为「声闻」也。虽示现种种差别相,其体一味,但任用异称而已。
「寿终之后」者,《汉译》云:「有来生我国者,从我国去。」今摄此二句为「寿终之后」,故知从彼国去,往他方言为「寿终」,非实命终。于眷属长寿愿言「修短自在」,故非生现生,非灭示灭,自在生灭言「寿终」。(《要解》)此在于还相门可言也。
  有说云:「净土实虽无寿终,而为成不更义,假设言而已。」(《会疏》、望西、《略笺》、梵响等皆此义也)
  有说:「凡愿有真假,唯真、唯假,或含真化。若以假释,从化移真,应言『寿终』;若约真释,『寿终』之言诱引群机,故成就文云『彼菩萨乃至成佛不更恶趣』,善导云:『乃至成佛,不历生死。』」(《义记》)
  又可,往他方利益众生,近示凡夫言「寿终」,例如说佛从耆阇崛山没,于王宫出,不山没则不能宫出乎?实不动而一念一时遍至诸佛会,何待寿终乎!一身无量,自在无碍,而近示凡夫,故言「寿终」耳。龙树《赞》云:「彼国人命终,没应受诸苦,不堕恶地狱,若人生彼国,终不堕三趣。」(文)
  「复更」者,复谓再也。更者,《琳音》七十七(十七)云:「革行反,郑注《周礼》云:更,犹代也。《说文》:改也。又《玉篇》:更,历也、复也,又增再也。」今用历也、复也、再也之训也。复再历旧道云「复更」,谓展转五道者,生彼国已,不复再历旧五道也。故《宋译》云:「一切人天,三恶趣众生来生,不久成菩提。」此意也。
第三、悉皆金色愿
设我得佛.国中人天.不悉真金色者.不取正觉.
  初得名者,净影已下诸愿不立别名,其余诸师立名不同:一名身皆金色愿(义寂、惠心),二名色齐等愿(法位、玄一,三、四合名),三名所化成就紫磨金色愿(智光),四名真金色愿(御庙立名,良源、静照、真源、澄宪同之)。吉水名悉皆金色愿,今从之。
  论摄属如上所辨。
  次明愿意者,《选择集》云:「于彼诸佛土中,或有一土之中,有黄白二类人天之国土,或有纯金色之国土,即选舍黄白二类粗恶国土,选取黄金一色善妙国土。」此但约黄白二类,具言有青黄赤白黑等显色不同。
  《正法念经》说十种众生,谓长、短、方、圆、三角、青、黄、赤、白、紫是也。(《文句》四之二,五十纸引之)
  《长阿含》二十(十三):「人有七色,云何为七?有人金色,有人火色,有人青色,有人黄色,有人赤色,有人黑色,有人白色。诸天阿须伦有七色亦复如是。」(已上)或有一人杂色千差万别。(《会疏》)
  爱憎缘之怀火,是故由之起波,是故愿国中人天令平等一相。下经云:「智慧高明,神通洞达,咸同一类,形无异状等。」「智慧」等六通愿成,「咸同」等即今第三、第四愿成,皆是必至灭度别相,故云「自然虚无」等。《事赞》云:「净土无生(灭度)亦无别,究竟解脱金刚身。(悉皆金色,无有好丑)」当知一涅槃别相,于中上明所离,此下明所得,即涅槃智断二德也。于所得中,第三、第四誓外相平等,第五已下愿内德无碍,〈易行品〉云:「人天身相同,犹如金山顶。」即赞此二愿相也。
  问:下有三十二相愿(有身色金体相),非繁重乎?
  有云「浅深总别之异」,(澄宪)有云「总别为异云云」。了惠云:「不尔。据黑谷,约纯杂门判此愿,下取显色胜边为一相,此愿取纯一色边而为愿体云云。」今谓:下约差相具足(一人中诸相相望),此愿约平等一相(多人相望示平等)。
  次参考诸译者,《唐译》云:「国中有情,若不皆同真金色者等。」(文)
  《汉译》:「三不一色类金色者等。」(文)
  《吴译》第九愿,三、四合说云:「令我国诸菩萨、阿罗汉,面目皆端正,净洁姝好,(第四)悉同一色,都一种类(第三),皆如第六天人等。」
  《宋译》第一愿合说云:「一切皆得身真金色。」(文)
  后解文者,「悉」者,尽也,指多人,非指遍身也。「真金色」者,简有漏业感金色。《论注》云云。(《会疏》引之)悉皆金色者,彰净土无异色,故《唐译》云「皆同真金色」,《吴译》云「悉同一色」,可知。
  问:余青、白等亦为纯一色,则成平等色,何但取金色耶?
  答:了惠云:「顺佛色故,相随一故,世所贵故,众色本故。(《观佛经》云「黄色众色本」)」黑谷为「黄金一色者,色体不变,常住无漏故。」日溪云「此标中道实相色」,《义记》云:「真金标无垢,纯一显实相也。」
  今谓:显涅槃常住不变色,与下「必至灭度」相关,故曰:「净土无生亦无别,究竟解脱金刚身。」经云「清净色身」。由是言之,此愿唯真非假,高祖合十一愿成就文故,思之焉。
第四、无有好丑愿
设我得佛.国中人天.形色不同.有好丑者.不取正觉.
  初得名者,一名令形无好丑愿(义寂),二名有情容颜均等无差别愿(智光),三名无好丑别愿(惠心),四名无有好丑愿(净照、真源、澄宪)。今取第四名。摄属如上。
  次参考诸译者,《唐译》云:「形貌差别,有好丑者等。」
  《汉译》云:「人民有来生我国者,天人世间有异者等。」
  《吴译》第九合说云:「令我国中诸菩萨,面目皆端正,净洁姝好。」(文)
  《宋译》无此愿,盖身金色中含之焉。
  次愿意者,所见土中,虽色光一,形相不同,或有矮陋痟瘦,或有大面长身,是以好人高举,丑妇深嫉,万惑为之蜂起,百苦依之狼狈,是选舍不同国土,令形相平等,无高下差别。(《会疏》、望西)偈云「人天身相同」,经云「咸同一类,形无异状」,但是「必至灭度」别相,故《证卷》引之证妙证。余如上,前约显色相,今誓形色平同。
  问:下有诸根具足愿,云何差别乎?
  答:虽诸根具足,亦有好丑不同,可知。与具相愿差别者,如望西会。
  后解文者,「形色不同」者,拣显色。「好」谓姝好,可见好者;「丑」谓丑恶,可恶者。《琳音》十八(十六):「《毛传》曰:丑,弃也。按:不端严也,貌恶不研也。《说文》:可恶也。」
  《如来会》云「形貌差别有好丑」,业差别故形貌致不同,如诸天共器,饭为异。安乐土同一念佛,同一华所生,故形无异状,颜容端正,超世希有,容色微妙,无可比类。(《经》上二十五丁具说六重比挍,可见。)此亦与下十一愿通故。(高祖《证卷》引「咸同一」等,可以见已。)
第五、宿命通愿
  此下明六神通。六通者,《大乘义章》二十本(十八已下)有六通义,广以九门分明,可往捡。佛果六通者,如《十住论》第十一(二十)明。若菩萨六通者,如《六波罗蜜经》第八(十七已下)、《八十华严》〈十通品〉(《疏抄》(四十四)八纸下)、《大论》第五等明,又《大论》九(十一)、《地持论》五(四)、《瑜伽》三十(七纸)、《杂集论》第十四、《妙玄》六之一、《萨遮花犍子经》(十三)、《南本涅槃》二十二(初纸)、《大集贤劫经》(明三明)等广说,可披矣。
  然此经中所明六通,与余经所说大异,今就此经意分别,略有七门:一释名,二出体,三得所依,四所得,五大小不同,六辨相,七次第也。
释名者,「身通」名、义并不定,或名「身通」,或名「神通」,或名「神足」,是名不定。寻名解义,其义各异,「身通」者,从所依立名,色形聚积,故名为「身」,于自己假名色身,运反自在,作用无壅,名为「身通」。或从境立称,谓于外色身转变自在,名「身通」也;「神通」者,就能彰名,谓所为(穷潜)神异目之为「神」,作用无拥谓之为「通」;「神足」者,从能就喻以立其名,「神」者,从能义如前,「足」者就喻,游涉往来,事同脚足,名为「足」。
「天眼通」亦名、义并不定也。天眼通复名「生死智通」,故是不定。从义亦不定,谓「天眼通」者,就根彰名,一切禅定名为「天住」,依禅得眼,故名「天眼」,照瞩无壅名「天眼通」;「生死智通」从境立称,未来起尽说为「生死」,于此生死照见无拥名「生死智通」,是义不定也。然此二名(天眼、生死智)说有离合,或分为二,(如《增一阿含》)故立为「七通」。照现色像名为「天眼」;因现所见,寻知未来死此生彼,名「生死智」,故分为二。又如《华严》十明中亦分为二:天眼智、(照现色像)尽智未来际劫智明。(明知未来死此生彼)其余经论多合为一,由其天眼,照现色像,寻知未来死此生彼,故合为一也。
  「天耳通」名、义俱定,就根立名,依禅(天也)得耳,故名「天耳」,就闻无壅名「天耳通」。
「他心通」者,名、义亦俱定,从境彰名,非己之虑名曰「他心」,于此他心照知无壅名「他心通」。
「宿命通」者,亦名、义俱定,从境立名,事谢于往名为「宿」,往法相续名为「命」,于此照知无壅名「宿命通」。(虽亦知过去八种事、六种同行,以命报主故,又命最后据故,偏曰「宿命」。)
「漏尽」者,名定义不定,经论中唯名「漏尽」,故名是定也,论其义别有二:一就能彰名,无学圣知能尽诸漏,故名「漏尽」,于此无壅名「漏尽通」;二从境立目,知漏尽故名「漏尽」也。
于六根中,三根立通,(眼、耳、意根)离中知有,能远见闻义,故得名「通」,鼻、舌、身根三合中知,故无远通义,故不说「通」。「身通」,于彼假色身中运反自在为「身通」,非于身根觉知自在名「通」,故身根不立通,余四依意根立通。若就佛菩萨,六根互用,齐得立通,今且通约余人也。今此经中说六通,因顺余方而已。
  二出体者,凡夫二乘眼耳意相应慧为体,佛菩萨所得通悉以意识相应慧为体,以如实智为通体。今此经意,以佛如实智为通体,人天而用佛智者,余经论所无也,故经说「智慧如大海」,又说五眼具足,眼已尔,余通亦然。
  三得所依者,小乘前五通唯依四根本定得,漏尽通依四禅未至中间及三无色;大乘究竟依,一切禅悉能起之。今此经所说大异于彼说,一切人天皆以佛愿为所依法,故云「阿弥陀如来本愿力为增上缘」。《事赞》云:「三明自然乘佛愿,须臾合掌得神通。」岂容同于有漏禅、无漏禅为所依耶!
  四所得者,如彼自力门,有修得(离欲得、方便得),如修定所得;有报得,如上诸天报得五通等。彼国人天所得与此异也,非修得,(非由修定所得,非自力修善报。)而修得亦报得,(用弥陀修德故,愿力报得故,)不自修而得成就一切菩萨所修,故说「得深禅定,诸通明慧」故。又是愿力酬报,安乐自然报德,而不同常途报得,故《要集》云:「不百大劫中种相好业,不于四静虑中而修神通因,只是彼土任运生得之果报,不亦乐乎!」(文)
  五大小不同者,《大乘义章》身通中明十不同,今除上下不同,非修得故。
  一宽狭不同,如《地持》说,声闻二千国土为通境界,缘觉三千国土为通境境。又龙树云:「小声闻中,不作意者,一千为境,若作意者,二千为境;大声闻不作意二千,作意三千国土为通境。缘觉中,小缘觉不作意二千,若作意者,三千为通境;大缘觉莫问作意、不作意,皆以三千国土为通境界。」
  二多少不同,二乘一心一作,不能众多;诸佛菩萨一时化现十方世界一切色像,一时能现五趣之身。
  三大小不同,二乘化现大身不能入小,化现小身不能容大;诸佛菩萨现大身满三千界,能以大身入一尘中,化现小身如微尘,能以小身容受一切。又佛菩萨于一切色物,大能入小,小能容大,二乘不能。
  四迟速不同,二乘欲至远所,多时乃至,以其不同如意通故;诸佛菩萨一念能至十方世界,以其所得如意通故。
  五虚实不同,二乘所化现一切相似而已,不得实用;诸佛菩萨所化现,皆得实用。
  六所作不同,诸佛菩萨化无量人,各令有心,随作一事,令人异辨。二乘不能。
  七所现不同,诸佛菩萨但现一身,令异见,但出一声,令人异闻,安住一土,十方俱现。二乘不能。
  八化根用不同,如《涅槃》说,诸佛菩萨六根互用,二乘不能。
  九自在不同,如《涅槃》说,诸佛菩萨凡所为作,身心自在,不相随逐,其身现大,心亦不大,身现小,心亦不小,喜忧等一切皆尔。二乘不能。
  天耳通中不同有六,宽狭、顿别、粗细、迟速、虚实不同准前。
  他心通中不同有六,宽狭(三千心,一切心)、顿别(别别知不一时,一时顿知)、粗细(但凡小圣,粗心不知,细心所知微细,乃至佛心)、迟速(作方便方知,于一切心发心即知)虚实(有谬,不谬)、时分(但知现在众生心,知三世众生心)不同也。
  天眼通不同有九,宽狭(见三千,见一切)、顿别(见不一时,一时顿见)准前可知,粗细(佛菩萨所见微细,乃至微尘色一切悉见。二乘不能。)、迟速(作方便见,欲见即见)、虚实(错见、不错)、时分(二乘极速见未来世中八万劫事,佛菩萨穷见后际)、自他(《涅槃》说二乘但见外色,不见自眼,佛菩萨能见自眼。)、见法(《涅槃》说诸佛菩萨见诸色念念生灭,及见自他不净骨人。二乘不能)、知根不同。(如《涅槃》说,诸佛菩萨能见形色,即知其根利钝大小。二乘不能。)
宿命通中不同有七,宽狭、顿别不同准前可知,粗细不同,(佛菩萨过去巨细事悉知,二乘不能)速迟、虚实不同准前可知。时分不同:二乘极远知过去八万劫事,佛菩萨所知无极。自在不同:如《地持》说,诸佛菩萨自知宿命,知他宿命,能令他人知己宿命,能令他人自知宿命,能令他人知他宿命,乃至令彼其余众生展转相知,二乘不能。
漏尽通有二:一知他漏尽,不同有六:宽狭(一世界,一切)、顿别(别缘别知,一时顿知)、粗细(粗浅,深细)、迟速(方便,即知)、虚实(实知,错知)、时分不同(知现,一切)。二自证漏尽有三:一证法不同(证法粗浅,但得人空;所证渊深,深究二空,证如来藏);二乘障不同(但断四住;五住皆灭);三取舍不同(得寂取证;得寂不住,不舍住涅槃)。
如上不同中,此中之意与佛菩萨所得同焉,一一愿可合见矣。
六辨相者,《义章》云:依经辨相,相如《地持》说,身通有二:一变化,二改换旧质名为「变」,无不事化现说为「化」。
身变多种,要为十六:一震动,二炽然(身上下出火水),三充满身(放光满界),四示现,五转作异分(反地为水,反水为地),六来去充行(往来无碍),七大小(反小为大等),八色像入身,(令一切悉入己身)九所往相似,(至现同彼),十隐显,(现出过等)十一自在,(令众生四仪随心)十二障他神通,十三与辨,十四与念,十五与乐,十六放光。
「变」义如此,「化」亦无量,要有三:一化身(化为一切众生形类),二化语(化为种种语言),三化境界(化为一切饮食等事)。
就「化身」略有五种:一化似自身,二不相似,三他身,四不相似,五自他身相似、不相似一切化现。
「化语」有七:一妙音,二广音(一切普闻),三从自身起作语言,似从身起,四从他身起化语言,似从他起,五无所从起,六说正法,七随事教责化语。
身通如是。
「天眼」有二:一见于现在色像,二见未来死此生彼。
  「天耳」中,一切六趣众生音声、圣非圣声、粗细声、辨不辨声、化非化声、远声近声悉闻。
  「他心」中,一切众生心心数法悉如实知,毗昙唯知他心,不知所缘,成实正知他心,兼知所缘,大乘亦尔。
  「宿命通」差别有六:一自知宿命,知已过去八种事等;(一如是名,二如是性,三如是生,四如是饮食,五如是苦乐,六如是长寿,七如是久住,八如是寿限。)二知他,知他众生六种同行;(一如是名,二如是性,三如是生,四如是饮食,五如是善恶,六如是寿命。)三令他众生知己宿命;四令他众生自知宿命;五令他众生知他宿命;六令余众生展转相知。
  「漏尽通」中有二种:一无学圣智能尽诸漏,二知漏尽。此中义别有四,如《地持》说:「一自知漏尽,二知他漏尽,三漏尽方便已未起,悉如实知圣道。四漏尽增上慢有起、不起悉如实知,未得谓得名『增上慢』。」(文)
  七明次第,理实六通无定次第,今且言次第,有二:若约修成次第,身通、宿命、天耳、天眼、他心、漏尽次第,如龙树《论》说,非今所用,略之。二起化次第,《义章》云:「直明起化次第,亦约佛说,欲化人,不知所在,先用天眼;已见所在,须往摄化,次用身通;既到其所,不解其音,次用天耳;虽解其言,不识其根,次用宿命,观过去根性大小;虽识根性,不知现,次用他心;虽知其心,不知心中烦恼有无,次用漏尽,观心中烦恼有无,为说对治,令证漏尽。次第如是。」(已上)
  今六通愿约起化次第,然彼国人天起化亦与此界不同,宗家云:「三明六通皆具足,忆我阎浮同行人。」既生彼国,自证妙果得快乐,忆念我宿世同行人,欲同得此乐,故以「宿命通」为初,先知自宿世事及有缘者;次以「天眼」见其住所,及彼苦乐事,闻其苦乐等音,以「他心通」知其心所欲根性,知根性故,以「神通」往而化之,使他「漏尽」,次第如是。
  然《华严》分六通说十明:一宿命智明,二他心智明,余四通各分为二,身通为二:一名安住无畏神力智明,转变自在,于十方界往来无碍,二名种种色身智明,能现种种诸身差别;天眼分二:一天眼智明,于现色像照瞩分明,二尽未来际劫智明,了达未来死此生彼;天耳分二:一天耳智明,能闻远声差别;漏尽分二:一如实智明,证法实性,能尽诸漏,二灭定智明,了知三乘灭尽之法。(已上《章》〈十明门〉)今经六通亦通十明,故说「诸通明慧」,然为凡经故以六通为言,理实通明自在同《华严》。
  问:何故起六通愿耶?
  解云:见有国土,虽外色相具足,内无实德,神通不具。或虽少具而不全,故触事致惑,二利有妨碍,故愿言:国中人天,内外相应,外耀金色妙相,内具六通德,普度十方也。上二愿誓外身相,已下六通愿内德具足,可知。
设我得佛.国中人天.不识宿命.下至不知百千亿那由他诸劫事者.不取正觉.
  初得名者,一名令远识宿命愿,(法位、玄一、义寂、憬兴、静照、澄宪)二名宿命证明照了往事愿,(智光、御庙)三名宿住能忆愿。(真源)今亦可名宿命智通愿,以智为通体故,事谢于往目之为「宿」,往法相续名为「命」,照知无壅名「智通」也。
  次参考者,《唐》云:「国中有情不得宿念,下至不知亿那由他百千劫事者等。」
  《汉本》第五:「有来生我国者,皆自推所从来生本末,所从来十亿劫宿命,不悉知念所从来生等。」
  《吴本》第二十二愿云:「令我国中诸菩萨阿罗汉,皆智慧勇猛,自知前世亿万劫时宿命,所作善恶,却知无极,皆洞视彻知十方去来现之事等。」
  《宋本》第四愿云:「所有众生,一切皆得宿命通,能善观察百千俱胝那由他劫过去之事等。」(文)
  次所摄者,有说:国土功德摄也,《安乐集》下(二十六)引此六通愿为彼土德,是其证也。
  今谓:菩萨功德摄也,经六通愿成文为圣众德故,愿文六愿并言「国中人天」,云「国中有情」,又云「来生我国者」,又云「菩萨阿罗汉」故,可知。
  次辨愿意者,此愿有二意:自证、起化。
  静照云:「若识宿命,则不自高,忆念过去无诸功德,但依佛誓得生此国。」
  澄宪云:「往生彼国土者,先知宿命,深仰佛德。」(已上望西所引)此约自证也。又澄宪云:「不知宿命,故于善不进,于恶不恐,万善懈怠,众恶造作,只为不知宿业也。彼罗汉忆泥犁苦流血汗,福增见先身骨忽开悟,不知先生,母以为妻,怨养为子,父以为美食等,皆迷宿命事,著今世乐,忽闻本缘,皆生厌心者也。利生方便只宿世智,知其恩,济度众生,专知宿世行业,诱引之,圣教多其例。」(已上)此约起化边,谓上仰佛德,下起摄化,由知宿世事故,此愿含此二意。盖以起化为正。忆我阎浮故,法藏菩萨见娑婆杂恶众生不知宿命,故不进善,杂恶无端,故起此愿,令自证、起化也。
后解文者,「识宿命」者,知过去何事,谓自知过去八种、六种同行之事。(知自八种,知他六行)八种事者:一如是名,二如是性,三如是生,四如是饭食,五如是苦乐,六如是长寿,七如是久住,八如是寿限也。六种同行者:名、性、生、饭食四如前,五如是善恶,六如是寿命。又令他知己宿命,及令他知他宿命,又令余众生展转相知。二乘极远知过去八万劫事,菩萨所知无极也。
「下至」等者,「那由他」,《应音》三(十右):「正言『那庚多』,当中国十万也。《光赞经》云『亿那术劫』是也。按《佛本行经》云:一百千是名『俱致』,此当千万,百俱致名『阿由多』,此当千亿,百阿由多名『那由陀』,此当万亿。」此应上算。《琳音》一(八左):「那庾多,古云『那由陀』。《华严经》云『俱胝』为『阿庾多』,又数中即是上等大数名也。」又《伦记》十一下(三十二)云:「那庾多者,如数一十百千万亿,十亿名『洛沙』,十洛沙名『俱胝』,十俱胝名『那庾多』。」(文)此亦当千亿。《唐译》云「亿那由他百千劫事」,《汉译》云「十亿劫宿命」,《吴译》(二十二)云「知前世亿万劫时」,《宋译》(第四愿)云「百千俱胝那由他劫」,皆是由数亿异等,故致此不同也。
今按:梵土算数以「那由多」为上等大数之际欤。一十百千万亿是数不难,积至几亿,以大数言之,故经论多以「那由多」言之而已,今此中百个千亿也。梵文「亿那由多」为初,「支那」后之,故《唐译》云「亿那由多百千劫」,可思矣。
然「下至」等者,《选择》上(二十三左):「经云『乃至』,释云『下至』,其意如何?答曰:『乃至』与『下至』,其意是一。经云『乃至』者,从多向少之言也;(上尽一形多,下至十声少)释云『下至』者,下者,对上之言也。」次引六通及光明愿云:「是则从多向少、以下对上之义也。」
望西依《集》,存从多至少义,引声闻无数例云:「以无数劫之多对那由他之少。问:若尔,何故不云下至一劫等耶?答:既云『那由他』,其一劫等理在绝言,此未决,学者思择。有云:以少为上,以多为下,从少之多置下之言。准下愿云『下至不照百千亿那由他』,成就文云:『或照二、三、四、五由旬,如是转倍,乃至照于一佛刹土云云。』此义非也,违《选择》故。」(已上望西)
有云:此二义中,前义为胜,彼光明愿成文不可例,彼文多佛土次第显弥陀光明,今就一人一佛土为言,引例不通也。盖不云下一劫等者,按《觉经》云:「推所从来生本末,所从来十亿劫宿命等。」《大阿》云:「自知前世亿万劫时宿命,所作善恶,却知无极等。」云「推」、云「却知」者,十亿及亿万劫为下,渐渐劫数至无数劫也,故并不言下至一劫等。何以百千亿为下数者?准《小本》及《称赞经》,十万亿土、百千俱胝那由他佛土为秽土迷境,境次相接,由此思之,今亦以百千亿那由他为迷劫限,为下,故云上无数、下至百千亿云云。
  《略笺》、《会疏》、《梵响》、《义记》并从望西。
  《渧记》曰:「不明十通,唯说六通,是姑随顺凡情,故寄权门说,亦是同教一乘之施设也。虽然,正约就佛智,则本愿一乘甚深广大,故前五通愿皆言『下至百千亿那由他』,而以百千亿那由他数为最下数者,意明微尘数不可说之数为要而已,是乃一乘圆顿法义,锥脱囊之说,可见。
  《华严》〈十明品〉云:『尔时,普贤菩萨告诸菩萨言:佛子!菩萨摩诃萨有十种明,何等为十?此菩萨摩诃萨悉知三千大千世界众生心念,所谓善心、不善心、无记心、广心、恶心、狭心、胜心、顺生死心、背生死心乃至诸杂处众生心,如是等无量种种众生心,悉分别知。如是等百世界、千世界、百千世界、亿世界、百亿世界、千亿世界、百千亿世界乃至百千亿那由他世界广说。乃至不可说不可说佛刹微尘数世界众生,悉能分别知其心念。佛子!是为菩萨摩诃萨第一善知他心知明。佛子!菩萨摩诃萨悉知无量无数不可说不可说佛刹微尘数世界众生,死此生彼,善恶诸趣,若好若丑,若垢若净,若黑若白。乃至佛子!是为菩萨摩诃萨第二无碍天眼智明。佛子!菩萨摩诃萨忆宿命事,或自或他,悉能忆念无量无数不可说不可说佛刹微尘数劫事,如是生、如是姓名、如是食、如是苦乐,悉能了知。乃至佛子!是为菩萨摩诃萨第三深入过去际劫无碍宿命智明云云。』
  是乃以不可说不可说佛刹微尘数之数为所知、所见之境。今经亦尔,以百千亿那由他为最下数者,意在不可说不可说佛刹微尘数之量为所知、所见而已。其至于百千亿那由他已下之数则不论知不知,一乘极说义远哉!然则百千亿那由他之数言其少也,故黑谷以此文为从多至少之例。
  然《决疑抄》二(四十三)谬解此文,以百千亿那由他为数极多,故劳释耳!百千亿那由他既堕数量,何极多义乎?言『上自不知不可说不可说佛刹微尘数劫事,下至不知百千亿那由陀劫事也』,若如《决疑》解,则第十三愿文如何消释?文云『寿命有限量,下至百千亿那由他劫』等,此恐成有限量下至无限量之义,故非也。」(已上)
  又有说云:「『下至』者,对上之言,近为上,远为下。『那由他』者,彰其无量,谓上一劫,下至百千亿无边劫也云云。」此与《决疑》相似意别。
  《决疑》云:「问:宿命等愿中所言『下至』者是自少之多,何同第十八从多至少之义?答:不尔,彼亦从多至少,那由他者即是无数,谓举数量显非数量。此愿意云:于无数劫事若悉知为『上』,名『多』,若不悉知为『下』,名『少』,斯乃从多向少之义,故知亦同第十八愿『乃至』。」(文)
若尔,上不悉知无边劫事,下至不知无数劫事,何为从多向少之义?寿命之愿亦应云:上从无量,下至百千亿无数量,此多为上,少为下,故招此难。今不然,近为上,远为下,故从一劫、二劫近,下至百千亿无边劫,故亦不违从上向下之义,寿命之愿可准知之。此义意顺诸经论,说宿命通多从近至远之义也。
上来三义各据一义,此愿亦唯真非假,化土往生既说「其胎生者皆无智慧」,何得宿命智乎?可知。
第六、天眼智通愿
设我得佛.国中人天.不得天眼.下至不见百千亿那由他诸佛国者.不取正觉.
  初得名者,一名令天眼彻视愿,(义寂)二名天眼证明偏见诸方愿。(良源)今名天眼智通愿。释名如《影章》。
  《大论》二(二十一):「问曰:神通、明有何等异?答曰:直知过去宿命事,是名『通』,知过去因缘行业,是名『明』;直知死此生彼,是名『通』,知因缘行业,是名『明』;直尽结使,不知更生不生,是名『通』,若知漏尽,更不复生,是名『明』。是三明大阿罗汉、辟支佛所得。」(文)
  净影云:通共凡,明共二乘,达唯佛,小乘智浅,故说唯三,佛菩萨通明自在,故说十通、十明,(《华严》)不说唯三。由此思之,今此中誓意通明不别说,通明难思,相摄无碍,故不别说。《吴译》宿命通愿(二十二)云:「知宿命所作善恶」,是通明合说。释言三明六通者,且准《观经》耳。今此天眼非通途,下经说「五眼具足」,即此愿所成,何同通途乎?思之。
  问:何故鼻舌身根不立通耶?
  《净影章》引《华严》、《断结》二经竟,释言:「六通三乘共法,二乘之人鼻舌身根无有通义,为之不立。若于大乘不共法中,诸佛菩萨六根互用,一一根中具一切用,说通无过云云。」准此思之,下说道树,明六根益,此义定有,今因顺余方耳。
  次参考者,《汉》、《唐》同《魏译》说,《吴译》第十七天眼、天耳、神足三合成,《渧记》云:「《吴译》第二十二愿合宿命、天眼、且合天耳。」(已上)《悲华》亦同。
  《宋译》第五愿云:「一切皆得清净天眼,能见百千俱胝那由他世界粗细色相等。」(文)
  今按:《吴译》十七愿言「令我洞观彻听,飞行十倍,胜诸佛者。」誓佛神通超于诸佛,非誓菩萨天眼等。其二十二愿云:「令我国中诸菩萨阿罗汉,皆洞视彻知十方去来现在之事者。」此乃誓菩萨天眼、天耳,合宿命通,故《渧记》为正也。
  次愿意者,见或国土,肉眼昧劣,不见一纸之外,但缘目前,思从于此。(此澄宪语也。《俱舍》肉眼被障,细远故不见)不见地狱重苦,勤修无勇;不见净土胜乐,欣求念淡。(澄宪云:「悲哉!不见地狱、饿鬼之苦果,不见父母、师长之受报,厌离心缓,报谢思怠。龙树说地狱苦云:『若见图绘,闻他言,如是知时以难忍云云。』面见彼苦报,谁深信不恐乎!又经(《心地》)云:『男女非圣无神通,不见轮回难可报云云。』孝子面见父母苦果者,宁甘哺安席,上求下化之要,厌苦报德之道,其唯在天眼照视者欤。」(已上))常耽皮肤粉红,不知革囊臭秽,徒呼死灰飘烟,无照幽冥途况。名山灵踪,虚恨绝目之滨,知识良友,镇怀望河之思。(静照云:「诸众生不见粗色迷远近,不见细色而失因果,只悲北芒烟早灭,不见中阴魂独逝。」)是故愿言:我国人天,生得天眼,坐见十方嘉会,明照六趣升沉,如明镜无心,妍媸自鉴。」(已上《会疏》)此言实快哉!今思此。
  《渧记》云:「如《会疏》等,言愿兴由,约灭恶生善,厌苦欣净,若尔,则非真土所得之益而已。今正约真土所得者,或有净土,其土圣众,虽有天眼,或见二千世界,或见三千世界,不能普见不可说不可说佛刹微尘数佛国;或有净土,其土菩萨但虽得天眼,不能圆具五眼,是以殊兴此愿而已。故愿成就文云:『肉眼清彻,靡不分了,天眼通达,无量无限等。』得一天眼,则圆得五眼,是以能见尘数佛国,明照众生死此生彼,济生利物,常作佛事,是此愿胜益也云云。」
  此评好矣,亦具二:约自证,供养诸佛等;约起化者,为济度利生也。如理可知。
  后释文者,「下至不见」等者,「天眼通」亦名「生死智通」,释名如上。
天眼所见有二:一见现在色像,二因现所见,寻见未来死此生彼。今「百千亿」等亦含此二,就现境,龙树云:「二乘中,小声闻不作意,一千界为通境,若作意者,见二千国土;大声闻不作意者二千,作意者三千;缘觉小者,不作意二千,作意三千;其大者作意、不作意,皆见三千大千世界事;诸佛菩萨见无量世界事。」《义章》廿本(三十八)说十不同,可见。今此中意者,不问作意不作意,见百千亿世界事,及见未来死此生彼,如因缘业行。
「下至不见」等,准上三义可知。
第七、天耳通愿
设我得佛.国中人天.不得天耳.下至闻百千亿那由他诸佛所说.不悉受持者.不取正觉.
初得名者,一名天耳洞听,(义寂,诸师同之)二名天耳远闻诸佛法音。(良源)今名天耳智通愿。释名如《义章》。
  次参考者,《唐译》云:「国中有情,不获天耳,乃至不闻亿那由他百千踰饍那外佛说法者。」《汉译》第九「不悉彻听者」,《吴译》二十二愿合说云「皆洞观彻知十方等。」《宋译》缺之,《悲华》第六愿。
  次愿意者,见或国土,或虽见形色,不以天耳闻语言,纵生佛世,胡越隔境,不闻梵音,不闻故不能受持,苦转因之无尽,况灭后乎!但慕鹫峰月,空待龙华春耳。或虽目击道存,不闻多疑虑,不闻六道愁叹之声,大悲心不增长,故愿言:我国土者得天耳,上听法声皆受持,下闻苦声增大悲也。
  澄宪云:「此通至要,地狱众苦之声、饿鬼饥渴之声闻之,镇增大悲之心,乾闼、紧那之乐,神仙诵经之音闻之,常乐寂静之洞,况诸佛说法,闻悉受持,菩萨对谈,听并渴仰哉!」(已上)
  此中亦含自证、起化二,可思矣。
后解文者,「下至闻」者,此文意难消释。
一云:「不悉」,「不」字可在「闻」上,然在下者,回文未尽。故《宝积》云:「不获天耳,乃至不闻亿那由陀百千踰缮那外佛经法。」
一云:「闻」上亦可有「不」字,无者脱也,故《安乐集》(下三十)引此愿言:「十方人天,来生我国,不得天耳通,下至不闻百千亿那由他诸佛所说。」(已上)
  望西云:「二解中,后义为正。《会疏》亦从之。(慈惠本亦「闻」上有「不」字)或可,『不得』之『不』流至『闻』,此中闻及受持有二,于中以闻为愿体,故以闻系得天耳。闻者,由得天耳,故『不』字通『得天耳』及『闻』为誓,意云:不得天耳,而下至闻百千亿诸佛所说者,不取佛。然虽闻不受持,无闻之功,故云『不悉受持』,可思择」。《略笺》同之,《渧记》亦从之。
  今亦此义为胜,于佛说何须加减乎!其《安乐集》取意文,非现文,不为证。然天眼耳中,但举上求,下化亦在此中,既云「受持」,何无持说乎?《易行品》偈云:「其生彼国,具天眼耳通,十方普无碍。」《义章》(四十六左):「一切六趣众生音声、圣非圣声、粗声细声、辨不辨声、化非化声、远声近声,一切悉闻。」《探玄》十五(六)释大自在闻云:「十方中极远者能闻云云。」大小不同有六,如《义章》说。(三十七)
第八、他心通愿
设我得佛.国中人天.不得见他心智.下至不知百千亿那由他诸佛国中众生心念者.不取正觉.
  初得名者,一名明鉴他心愿,(义寂,诸师同之)二名遍知众心。(良源)今名他心智通愿。释名如《义章》。
  次参考者,《唐译》云:「无他心智,乃至不知亿那由他百千佛国土中,有情心行者等。」
  《汉本》七云:「不悉知他人心中所念者等。」(文)
  《吴译》第十愿言:「令我国中诸菩萨、阿罗汉,皆同一心所念,所欲言者,豫相知意等。」(文)
  《宋译》第六云:「一切皆得他心通,善能了智百千俱胝那由他众心心所法等。」(文)《悲华》第七。
  次愿意者,见或国土,虽耳目利,暗他心故,恐怖聚身,侍养背情,以恶为善,以善为恶,是以立此愿。
  澄宪云:「世俗犹以知他心为要,况出世利物乎!宝女摩衣知情,阿难无违佛心。奉父养母,以从气色为先,朝三暮四,以叶民心为要。况掩鼻杀宠姬,捕蜂戮爱子。(《会疏》云:「见捕蜂疑孝情,嫉饮书戮爱妾。」)不知咲是瞋,不测亲反疏。(或以忠为佞,有杀范僧之类,或以谄为信,有妄宠西施之惑)皆是不知人情之过也,何况利生方便之道哉!」此亦含二,可知。
  后解文者,「下至」等者,上、下如上,亦可上知佛菩萨心,下知十方国众生心念也。二乘但知凡夫、小圣粗心,不能知细,诸佛菩萨所知微细,乃至佛心亦能知之。安养菩萨亦复如是。
  望西引《俱舍》明他心智所取之相,云:「彼土新生人天,未登圣位,所得他心智可是有漏?若是凡夫,何知佛心?不上缘故;若是有漏,何缘无漏?非同类云云。」
  今谓:望西徒局性相,未知他力弘愿宗致,呜呼!何谓乎!若夫如义,国中人天是乃凡者,何由得知上则微尘佛刹、下则百千亿那由他佛国中众生心念耶?无学犹不能知一切众生心念,况凡夫乎!而今愿言「知百千亿那由他众生心念」,明知国中人天者,智慧高明、神通洞达、因果不二大菩萨,故上不可说、不可说刹尘数,下百千亿那由他诸佛国中众生心念,无一不知矣。
  《华严》〈十明品〉云:「此菩萨悉知三千大千世界众生心念,所谓善心、不善心、无记心、广心、狭心、恶心、胜心、顺生死心、背生死心、声闻心、缘觉心、菩萨心、及三行心,天心、龙心、夜叉心、乾闼婆、阿修罗心、迦楼罗心、紧那罗心、摩睺罗伽心、人心、非人心、地狱心、畜生心、饿鬼心、阎罗处众生心、诸难处众生心。如是等无量众生心,悉分别知;如是等百世界、千世界、百千世界、亿世界、百亿世界、百千亿世界,乃至百千亿那由他世界广说,乃至不可说、不可说佛刹微尘数世界众生,悉能分别知其心念。佛子!是为第一善知他心智明。」(文)
与今文相映,可解矣。凡生报土者,皆由本愿力,速超证无上正道,何处有新生人天乎?(已上《渧记》)
大小不同有七,如《义章》(三十七左)。云何知能一切众生,心心所法,悉如实知。然有部但知他心,不知其所缘,成实及大乘许亦兼知所缘焉。《佛性论》三(十一)云:「以天眼、天耳为知他心方便,天眼见心孔内水色知他心。」《魏》、《唐》两译次第亦同之。
  「心念」者,兼心心所,故《异译》云「知心心所法」。
第九、神足智通愿
设我得佛.国中人天.不得神足.于一念顷.下至不能超过百千亿那由他诸佛国者.不取正觉.
  得名者,一名神足迅速愿,(义寂,诸师同之。)二名神足随念愿。(良源)今名神足智通愿,亦名神境通,亦名如意通。释名如上引。
  《大论》云:「如意通有三种:能到、转变、圣如意。能到有四种:一者身能飞行,如鸟无碍;二者移远令近,不往而到;三者此没彼出;四者一念能到。转变者,大能作小,小能作大,一能作多,多能作一。种种诸物皆能转变,外道辈转变极久不过七日,诸佛及弟子转变自在,无有久近。圣如意者,外六尘中,不可爱不净物能观令净,可爱净物能观令不净,是圣如意法,唯佛独有,是如意通云云。」
  次参考者,《唐译》云:「不获神通自在波罗蜜多,于一念顷不能超过亿那由他百千佛刹者等。」(文)
  《汉译》第八:「国中人民不悉飞者等。」
  《吴译》十七愿言「飞行」者约佛,非所化也。按:第十三供养十方中兼飞行。
  《宋译》第三:「得大神通,经一念中,周遍巡历百千俱胝那由佗佛刹,供养诸佛,深植善本。」(文)此亦供佛、神足合说。
  次愿意者,见或国土,虽天眼彻视,天耳远听,身欲至时,或不如意,山川隔绝,海陆途塞,苍苍圆盖,唯为瞻望,赫赫宝刹,虚仰嘉名。或托风帆,涉万里之鲸波,楹颀轴摧,葬身于鱼腹中;或驾车马,跋千里之鬼关,途穷力尽,丧命于虎口间。乡里妻孥为之号呼,旅寓客魂缘之断肠。如是不快之事,亦几许哉!为之立此愿。(已上《会疏》)此愿亦具二意,如理思焉。
  后解文者,「于一念顷」等者,二乘欲至远处,多时乃到,诸佛菩萨一念能至十方世界,亦安住一土,十方俱时现。《论》四种菩萨神通,可合考。大小不同如《义章》(三十五右)。
  望西引《俱舍》,神境有三:(神通二:化、行。化有二:即质化,离质化也。行有三云云。《俱舍》三是也。其即质化《义章》云「变化改换」是也,)一运身通(乘空行,犹如飞鸟),二胜解通(极远方,作意思惟便能速至。),三意势通(极远方,举心缘时,身即能至。)
  光引《婆沙》云:「有说:异生成一,谓运身;二乘成二,除意势;声闻运身;独觉胜解所显;佛具成三,意势所显。」(已上)
  《略笺》引《大论》为好云云。文言:一念顷知,得佛意势通也。望西论新生、旧住之胜劣,虽愿力所成,而有胜劣。又论生得、修得,彼土任运生得,而华合之障未除,无见佛闻法之作者。他流学者未曾辨真化二土,故致此迂会耳。以今家言之,则若约化土,可有胜劣及华合义,而今五愿愿正约真土,故一一以百千亿那由他为最下数。然则新旧平等平等,何胜劣、华合之义之有也?「下至」文亦含至六趣,「超过」等者,理实超过无边佛国,故经说言「一食之顷,往诣十方无量世界」,此愿所成也。所以至十方,为施作佛事(供佛、闻法、度生)故。《宋译》说供佛植善,(文云:「供养诸佛,深植善本」(文))此意也。偈云:「神变及心通,亦具宿命智。」三愿合成。
第十、漏尽通愿
设我得佛.国中人天.若起想念.贪计身者.不取正觉.
  初得名者,一名漏尽通愿,(净影,憬兴同之)二名令不起漏染愿,(义寂云:「此是漏染不起,非是漏尽通,此必从修而得,不通生得故。前五通者,皆通生得及修得,此中所说多是生得故。」静照大同,澄宪依用之。)三名无贪著愿,(法位、玄一)四名离诸妄想萨迦耶等愿,(智光)五名离诸妄想愿,(真源)六名不贪计身。(惠心)今名漏尽智通愿。
  释名者,结患斯已称曰「漏尽」,于此照知无壅名「漏尽通」。若依小乘,无学圣智能尽诸漏,(见思)故名「漏尽智通」。(此从能立名)知他漏尽,亦名「漏尽通」;(此从境立名)若依大乘,五住共尽,契证二空,亦知他漏尽,名「漏尽通」也。然了惠云:「今漏尽者,约四住尽云云。」此误矣。
  次参考者,《唐译》云「起于少分我、我所想者等。」(文)
  《汉本》第十:「有爱欲者等。」
  《吴译》第十一:「令我国中菩萨阿罗汉,皆无有淫泆之心,终无念妇女意,终无有瞋怒愚痴者。」
《宋译》第二愿云:「远离分别,诸根寂静等。」应是见修惑。一义以第七愿为漏尽愿者,未可也。《宋译》六通者,漏尽、神足、宿命、天眼、他心次第,此从一切法灭尽三昧起宿命通,以天眼知他心故,天耳一通分置之二十二愿随意闻法中,故漏尽为初,非第七愿也。
  又如《魏》、《唐》两本,宿命、天眼、天耳、他心、神足、漏尽次第,先得宿命知速生,以天眼耳见闻十方,神足往化,常处人法二空故。
  次愿意者,见或国土,虽五通具足,未尽诸漏,故滥起执,如迦毗罗;或虽诸通暂如意,终归坠落,犹如达多蓝弗,神通终失于饮唾,退于礼足,故起此愿。
  然诸师中净影、憬兴判为漏尽通,义寂不判为漏尽通,但为漏染不起。澄宪用义寂,斥憬兴云:「漏尽通是无学所得,岂生极乐者皆忽无学圣哉!九品阶级大以相违欤云云。」
  望西云:「似生得者,显速疾故也云云。」
  今谓:诸师所判但是化相,未知真土不可思议,暗愿力摄生,故为此误。彼土通力所有功德,悉皆弥陀愿力所为,非修得而得修得用,生得而成修得,岂可思议乎!何者?初生速满足一切菩萨无量行愿,五住惑顿尽,岂但不起漏染乎!故经言:「长与道德合明,永拔生死根本,无复贪恚愚痴若恼之患。」又说:「生身烦恼二余俱尽。」非漏尽而是何?又至拟议漏尽速迟,则如有说好坚树喻以辨斥。(《会疏》四(六十一))
是故今为漏尽通愿,愿有次故,顺经文故,顺释家故。上列五通,次有此愿,列次岂非漏尽乎?故《易行品》偈前赞五通,次云:「生彼国土者,无我无我所,不生彼此心,是故稽首礼。」(文)《大经》叹圣众德神通无碍等,次开其神通自在,用为供佛度生,文云:「常宣正法,随顺智慧,无违无失,于其国土,所有万物,无我所心,无染著心,去来进止,情无所系,随意自在等。」是此愿成就也。
峦师赞云:「安乐佛国诸菩萨,夫可宣说随智慧,于己万物亡我所,净若莲花不受尘,往来进止若泛舟,利安为务舍适莫,彼己犹空断二想,燃智慧炬照长夜,三明六通皆已足,菩萨万行贯心眼。」(文)是已以此文为漏尽明证。西河《集》下(廿八左)亦引此赞,证六神通自在。
  又《事赞》云:「到彼华开入大会,无明烦恼自然亡,三明自然乘佛愿,须臾合掌得神通。」《悲华经》云:「人天无别,皆得六通,乃至解无我及无我所。」经释诚文,无可加焉。
  然憬兴《疏》第十、第十一分体位。了惠破云:「此释未了,得体入位,入位得体,不可别立云云。」
  师说云:「愿相已列六通,何与十一愿混说耶?究义第十、第十一其相似,《宋译》分安二处,为防此惑也。(漏尽安于五通初,分十一为二分,正信位及大寂灭海。)」
  后解文者,「想念」等者,《唐译》第十一愿「起于少分我、我所想者等。」《悲华》第九曰:「众生悉解无我及无我所」,此举见惑摄思惑。《汉译》(第十三)云「有爱欲者」,《吴译》(第十一)云:「无有淫泆之心,终无念妇女意,无有瞋怒愚痴。」此举思惑也。
然此释家有二途,一云:准诸译,是人执也,谓「想念」者,即见惑也,「贪计身」是思惑也,(贪表修惑)或「贪」思惑,「计身」见惑。(「身」言表我、我所。智光云:「无起妄想念贪瞋等,计我我所。」)虽见思异说,俱是人执也。(已上了惠)
一云:于诸法妄取著,念念不断,名「想念」,是所谓法执也;于自身妄计执,爱憎违顺,是名「贪计」,是所谓我执也。断人法二执,是名「漏尽」。(《会疏》)
今按经成就文:「于其国土所有万物,无我所心,(见惑)无染著心,(修惑)乃至无所适莫,无彼无我,无竞无讼。」言「所有万物」似法执,而峦师《赞》为人执,故云「于己万物亡我所」,故知非法执,以所有万物为己所有,故我所也。言「想念」者,于己所有法,起彼此想不休,是言「想念」,故峦师以为彼己二想,于己所有万物,无适莫彼我想,(我所,人空)又不贪著我身,(是我见,亦人空)故言「不起想念,贪计身者」也。故峦师云:「舍适莫彼己,犹空断二想。」以之言之,前解为胜。我空处即有法空,理实人法二空深悟入。何以知之?下文云:「长与道德合明,永拔生死根本,无复贪恚愚痴等。」又云:「知一切法皆悉寂灭,生身烦恼二余俱尽。」(文)
  《略笺》:「此文虽无漏尽之词,其义自明也。既不起想念、不计身,具缚凡夫得生彼土,则起惑缘缺,不生烦恼,例如声闻得生,不生二乘之心。经曰:『智慧高明,神通洞达等。』岂非漏尽乎!云云」
  此释比望西则尚胜,然不辨别真化二土,未尽理也。
  《梵响》开为二愿,「此愿顺二乘断见思得漏尽假说耳,非实漏尽,但能土德伏耳。正至次愿,断所知障,到大涅槃,无明永尽,名大乘真漏尽也云云。」
  《义记》云:「『想』是执取相,是思惑,『贪计』是计名字相,见惑也,然非但见思,无明亦断,报土众故唯约通说,故云见思。乃至此愿为真,则无明漏尽,为假则见思漏尽,不了佛智,故同约无明漏尽。经无现文,如何?答:兴师约二障解,其所知障是法执惑,尘沙迷事劣慧为体,非通惑明矣。若谓别惑,即无明也,故云而已。又若不尔,次云灭度,亦二乘果乎?若是为大灭度,何非无明漏尽?思兴师分科,最得其旨云云。」
  此两义虽有少异,并依憬兴,于漏尽分二愿,此义难思。
  《渧记》云:「诸师或为漏尽愿,或不约漏尽,今约漏尽为正。此亦有异说,或为见思漏尽,或为二障漏尽,今见思漏尽为正,顺异译经故。随顺凡情,寄显权门,而说六通,不明十通故,顺显文故。何者?《唐译》云:『起于少分我、我所想等』,《汉本》说『有爱欲』,《吴译》说『皆无有淫泆之心等』,《宋》说『远离分别』,是乃《唐》、《宋》两译约见惑尽,《汉》、《吴》两译约思惑尽,异译互显,示见思漏尽义,无有无明漏尽义者,盖随顺凡情,而愿六通故也。是以今经显文谓『想念』、谓『贪计』,并非所知障无明之名言而已。惟夫今日凡情皆能知见思烦恼之可怖畏,而不知尘沙无明之为惑,故且顺凡情,而起此顺,言『想念』、『贪计』,见思漏尽明矣。『想念』是思惑,『贪计身』是其见惑,是正约经显文之义也。虽然,克实则真实报土土德之所令然,何止见思漏尽也耶?所有尘沙无明亦尽,是以得必至灭度愿益而已。由是思之,其无明漏尽之义,至次必至灭度之愿而极成矣。今姑顺凡情,寄显权门,愿六通故,约见思漏尽而立誓,可知。乃至此愿真假兼愿,顺凡情故名『漏尽通愿』,次下必至灭度唯真实,故其真土德相至次下显之,是以二愿其义自别,不可言开一愿也。是故今家以第十一愿名『必至灭度愿』,不名『漏尽通愿』,此意也。
  问:此愿通真假,则约真土边,憬兴二障漏尽之义何不用之?
  答:顺异译故,寄权门故,顺显文故,不约二障漏尽也。盖是法藏大悲,欲引凡小生真实报土,姑约权小名数,而愿见思漏尽而已。然约二障漏尽而解者,非止不顺异译及经显文,亦恐非法藏愿意也。《义记》依顺师者,未稳矣。」(已上)
  今谓:《渧记》所解尽理,虽然,犹似局通途法相,法藏岂可依见思、尘沙、无明之次第愿乎?除一障即一切障消除,何局此土断惑之法相乎?况六通愿者,灭度之别相,是故其所证但是必至灭度耳。举知其所离之漏尽边而合五通,故知此愿亦唯真非假也。执障差别如《法苑》〈二执章〉。
第十一、必至灭度愿
设我得佛.国中人天.不住定聚.必至灭度者.不取正觉.
初得名者,一名令住正定聚愿,(义寂、法位、玄一、真源同之。感师、静照、澄宪大同,但是就正定聚一边立其愿名也。)二名住正定聚必至菩提愿,(智光、良源)三名得漏尽乐愿,(憬兴,此分体位,如上所辨。)
今家立名有四:一名必至灭度愿,二名证大涅槃愿,三名无上涅槃愿,四亦可名往相证果愿也。
  高祖所判专约究竟,与他师不同。今谓:诸师名正定聚愿者,虽依愿成就文,而未尽愿意,今家独约究竟者,显此愿本意,何者?此愿显文云「国中人天」,则约彼土益,虽正定、灭度二益,而正定即灭度,因果不二妙证也。下经文说菩萨德云:「佛眼具足,觉了法性。」又云:「从如来生,解法如如。」又云:「究竟一乘,至于彼岸。」此等诸文,正定即灭度之义,故知立愿本意在于必至灭度,若但名正定聚之愿者,不足显此义也。又约密益,则正定聚是第十八愿不退而正因决定之位也,然则此愿唯以「必至灭度」为愿体。高祖愿名太尽愿意矣。
  明所摄者,师说言:「即是国土功德也。《论》云『清净功德』,即涅槃纯净德故也。古来准净影,为摄众生之愿者,唯迷『国中人天』语,未详愿意,到愿土则速证无上涅槃,故曰『往相证果之愿』,岂非国德乎!分证而出真佛土者,以国德摄归佛德,真实智慧无为法身故,光明寿命之愿;以佛德收入国德,则唯一证果,即必至灭度之愿也。《广》、《略》二书,遮照两门,宜思准之。」(已上)
  今谓:安乐自然德敢听命,然安乐自然德使引至灭度,其能至者是何?成就文言「生彼国者」,《唐译》云「彼国众生」,是乃指获得往相信乐者,不尔,则不可言「往相证果愿」。今此愿者,显得往相信行者之证果,故言摄菩萨功德。其义如上所辨。
  次参考者,《唐译》云:「国中有情,若不决定成等正觉,证大涅槃者,不取菩提。」(文)
  《汉本》第十一云:「我国中人民,住止尽般泥洹等。」(文)「住止」者,至义。「尽」者,究竟义、无上义。「般泥洹」,此翻「灭度」,此中不明定聚者,非愿正意故,诸师立名于是未尽也。《吴译》、《悲华》无此愿。
  《宋译》分为二愿,第七愿「一切皆得住正信位」者,即是住正定聚也。菩萨入初地,信力增上故名也。生彼国则十地愿行自然彰故。又第八愿云:「所修正行善根无量,遍圆寂界而无间断」者,即是必至灭度也。「所修正行」者,地上所修,能与真如相应,故曰「正行」。其行非一,于灭度界里无不遍至,此明无作妙行。又可,前愿未证净心菩萨,后愿净心与上地,毕竟逮得寂灭平等法,故曰「遍圆寂界而无间断」。
  《蹄涔记》第二(四)引约现益,今二愿俱为当益。《渧记》以《宋译》二文不肯为十一愿也。
  次愿意者,上誓所具德,此愿能具体。见或国土,或有堕二乘地者,或虽不堕二乘地,有地位不同,不能进至菩提,或业系犹未尽,堕回伏之难,故愿言:生我国者,决定速得成就阿耨菩提也。(《论注》下引此愿,证速证菩提,可见。)三界业系毕竟不牵,不断烦恼得涅槃者,此愿意也。
  愿成文如《广》、《略》二书引。
《如来会》云:「若不决定成等正觉,证大涅槃者,不取菩提。」
(《六要》云:「《如来会》言『决定』者,正定聚也,『成等觉』者,是显必至灭度之意云云。」新译「等正觉」即旧译「等觉」也,故今家偈云「成等觉」,又云「正定聚、等正觉一位」。然《抄》主不辨别新旧异,而以《唐译》「等正觉」为极果义,以「决定」言配「正定」者,恐未详矣。《唐译》十号中,「等正觉」云「正等觉」,此乃果号,呼曰「正等觉」,不名「等正觉」,故知《钞》主混为一而已。等正觉、正定、不退名异义同,故《末灯钞》云:「得信心之人,必住正定聚之位故,言『等正觉之位』也。乃至其名虽异,然正定聚与等正觉乃同一义、同一位也……」亦言此「住正定聚」为「成等正觉」也。然有解顺《六要》,以「决定」言为正定聚者,未详,与《魏本》「必」字同,今移之于上,贯「等觉」、「涅槃」二。又定聚广通大小,简其小故言「等正觉」,彼所无故。灭度亦有大小,简小灭度更加「大」字。以此义故,高祖引显《魏译》文,偈曰:「成等觉证大涅槃,必至等。」)
今此《魏本》云「不住定聚,必至灭度」者。高祖释多以《唐译》助显之,学者夫宜顺此规焉。
  次解文者,「国中人天,住正定聚」者,有解云:「法界同生人者,即是国中人天也,在尽十方无碍光中故,信心不退故。」(《梵响记》)
  今谓:此义不然,若以法界同生为国中人天者,前后愿文「国中人天」之语不止一二,皆岂约此土耶?若约此土者,此土行者悉皆金色乎?无有好丑乎?神通自在乎?彼「国中人天」之语不可言通此土,决是约彼土为言。彼既尔,何十一愿「国中人天」之语但可约此土乎?明知「国中人天」者,指极乐国中人天耳。有解乃泥于今家正定聚为现生不退之密意,而致此谬解耳。
  今详祖意,正定聚益通此、彼二土,此土正定聚是密益,彼土正定聚是其显益。何以知者?《证卷》引《净土论》曰:「庄严妙声功德成就者,偈言:『梵声悟深远,微妙闻十方』故。此云何不思议?经言:若人但闻彼国土清净安乐,克念愿生,亦得往生,即入正定聚。此是国土名字为佛事,安可思议!」(已上)施训点曰:「克念愿生者及亦得往生者,即入正定聚。既用相违释,克念愿生者,此土愿生者,(信心欢喜念佛众生)入正定聚也;亦得往生者,已生彼国者,亦入正定聚也。『入正定聚』句通上二,故知正定聚通此彼二土。」《三经往生文类》亦同之。
又愿成就文「生彼国者」句,显文已往生彼国者,云「生彼国者」。祖训欲生彼国者,此亦通此彼二土。此土正定聚是经密益,乃是从因向果之正定聚,正因决定之位故,显光明摄取益故,通第十八愿成不退也;彼土正定聚,是从果向因,而正定即灭度,谓临终一念夕超证大般涅槃,而现因门庄严净土主伴差别。《释摩诃衍论》所谓正定聚,从佛果至十地三贤,皆名正定聚。净土正定聚亦然,或现十地三贤等,其体必至灭度,但是一涅槃界之示现差别耳。约一法句,则十地三贤当相即是真实智慧无为法身也,是名从果向因正定聚。有此义故,成就文不言「必至灭度」,但说「皆悉住于正定之聚」,峦师以为「大会聚门」,亦此位也。今依愿显文,彼土正定聚为正意,正定即灭度故,正定体即是涅槃,是故但名「必至灭度愿」,不名「住正定聚之愿」者,此意也。
《证卷》曰:「显真实证者,则是利他圆满之妙位,无上涅槃极果也,即是出于必至灭度愿,亦名证大涅槃之愿也。然烦恼成就凡夫,生死罪浊群萌,获往相回向心行,即时入大乘正定聚之数。(现生因决定位)住正定聚故必至灭度,必至灭度即是常乐。」乃至引《魏》、《唐》两译必度因愿成就证诚证果,又引「自然虚无文」及「妙声功德」、「眷属功德」注文,此乃正定即灭度义,可知。
然有说云:「《证卷》『利他圆满之妙位』者,指愿文正定聚也,『无上涅槃之极果』者,指愿文灭度也,因果并是愿文所誓,而彼国中所得证也。故初标出彼土因果二位,而至于下文,乃引因果二位之经释,是乃依今愿显文立彼土正定聚,而其正定即是灭度,一位即一切位,诸位浅深莫不究竟,因果不二,诸位镕融无碍,故名曰『利他圆满妙位』也等。」(《渧记》)
  今谓:此释难思。若为现生密益者,今家不共义也,谓正定即不退,故《小经》及《易行品》说「现生不退」。高祖依之,第十八愿成文成「一念往生便同弥勒」之义。既现生不退,则正定岂不现益乎?是故《魏》、《唐》合考,成现生正定聚之义,何者?此愿以必至灭度为愿体,住正定成之因,即往相信行(十七、十八)决定位,正因已决成当来必至灭度妙位。高祖云云。
  何以知正定是因决定?
  解云:愿成文「其有众生,生彼国者,皆悉住于正定之聚等。」《唐译》云:「彼国众生,若当生者,皆悉究竟无上菩提到涅槃处。何以故?若邪定聚,及不定聚,不能了知建立彼因故。」《魏译》不言「若当生者」等,但举邪、不定、定简之,此成别意,又似为当益。然以《唐译》来求通现益,何以尔者?《唐译》先举当果,次举非因,翻显正因,谓无上涅槃何以得至,现能了知建立无上涅槃因,住正定者,而当生时究竟无上菩提,若现邪定、不定,不能了知彼涅槃因者,不住正定,故不能至彼涅槃所也。以此义故知今正定聚是现益正因决定相,(信行)故「至心信乐愿」为正定聚机,邪定、不定为十九、二十机者,亦据此别途,应知。
《一多证文》释「即得往生」,引《魏》、《唐》愿文竟云:「释迦如来说此愿言:『其有众生止及不定聚。』此等文之意,乃表『设我得佛,若国中人天不住定聚,而必至灭度者,则我誓不成佛』之誓愿也。」又曰:「是誓以『若我成佛,国中有情,若不决定成等正觉,证大涅槃者,则我不成佛也。』释迦如来为五浊之我等,说法藏菩萨如斯之誓,其文之意是谓:夫有众生,欲生彼国(当生彼国),皆悉住于正定之聚,何以故?彼佛国中无诸邪聚,及不定聚。」观此二尊之言,往生者,以正定聚之位,谓之住不退转,定于此位故,必至无上大涅槃(《唐译》云「无上菩提到涅槃处」,《魏译》「彼国」)之身,故亦言『成等正觉』(《唐译》愿文),亦云『至阿毗跋致』,言曰『即时入必定』(《易行品》)。又《未灯抄》云:『得信心之必住正定聚之位,故言等正觉之位也。』《大无量寿经》以摄取不舍之利益名『正定聚』,《无量寿如来会》言『等正觉』。其名虽异,然正定聚与等正觉者,乃同一义、同一位也云云。」
以此等祖语,可研寻矣。然正定聚通大小,故《唐》简言「成等正觉」,灭度亦通,故《唐》拣加「大」字,是以高祖助成,可知。
若解「正定聚」名者,「聚」是聚类义,往生人为三类,故名为「聚」也。
「正定」,师说有三解:
一约因果相望,谓如来愿力建立涅槃正因,名「正」,由了知其正因,而当果决定无违,名「定」,大信大行既决定,应必至无上涅槃人,名「正定聚机」也。
  二约行信相望,谓第十七愿往相大行名为「正」,第十八大信说名「定」,此乃选择本愿行信名为「正定」,得此行信之人,名「正定聚之机」。
  三约自类相望,谓简邪杂之行故(十九)名为「正」,简自力念佛之不定(廿愿)故说名「定」,决定往生正业之人名「正定聚之机」也。
  此三义中,第二义选择本愿行信涉入于第十一愿,说住正定聚也。
今谓:依高祖意,因果相望为本义,曰:「定于此位者,必至无上大涅槃之身,故亦言『成等正觉』云云。」(《一多证文》、《末灯》同之)可准知。此之正定或名「不退」,或名「等正觉」等,至德尊号具种种德回向,故有此异名,了知正因,则来果决定,故名「正定」;得横超金刚信,故名「等正觉」;蒙光触,故此心不退菩提,故名「不退转」,亦名「阿毗跋致」等;以信心欢喜,故为「欢喜地」;以一生顿契,故为「便同弥勒」。其体唯一句名号功德耳。
「必至灭度」者,「灭度」者,梵言「大般涅槃那」,此翻「大灭度」。《肇论》云:「灭度者,言其大患永灭,超度四流也。」《疏》云:「分段、变易为大患,欲、见、有、痴为四流。」又云:「涅槃,唐云『圆寂』,谓四德已备曰『圆』,三障已亡曰『寂』,即第一义真,该通空有,佛性是也。」(文)
《证卷》曰:「必至灭度即是常乐云云」
「必」者,决定之义,不得此因,则进退不定。因已决定,来果不违云「必至」。故《唐译》云「决定」等也。
望西云:「『必至』之言通退、不退,如云煗必至涅槃者,非是不退,『正定』之言必在不退,成佛即是不退之功,一切名目不可具名故,今从本偏名『正定聚愿』而已。」(文)
今谓:未详也,此愿「必至」何例煗必至涅槃乎?今「必至」者,愿力自然之令然,决定至涅槃,何言非不退乎?云何至灭度?谓《唐译》「到涅槃所」,即是至灭度也,涅槃处者,谓极乐无为涅槃界。今经言「生彼国者」,所谓涅槃处故。《略书》标无上涅槃愿成就文,引「生彼国者」等,当知:苟生彼国者,无不至涅槃,高祖曰:「不断烦恼得涅槃,斯示安乐自然德,应知。」
 
点击数: 收藏本文】【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