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妙觉善缘_显宗经典_

显宗经典

大佛顶首楞严经(6)



 
大佛顶首楞严经 第六卷

  尔时观世音菩萨,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世尊!忆念我昔,无数恒河沙劫,于时有佛,出现于世,名观世音。我于彼佛,发菩提心,彼佛教我,从闻、思、修,入三摩地。初于闻中,入流亡所,所入既寂,动静二相,了然不生。如是渐增,闻所闻尽;尽闻不住,觉、所觉空;空觉极圆,空、所空灭;生灭既灭,寂灭现前。忽然超越,世出世间,十方圆明,获二殊胜。一者、上合十方诸佛,本妙觉心,与佛如来,同一慈力。二者、下合十方一切,六道众生,与诸众生,同一悲仰。世尊!由我供养观音如来;蒙彼如来,授我如幻,闻熏闻修,金刚三昧,与佛如来,同慈力故,令我身成三十二应,入诸国土。
  
  世尊!若诸菩萨,入三摩地,进修无漏,胜解现圆,我现佛身,而为说法,令其解脱。
  
  若诸有学,寂静妙明,胜妙现圆。我于彼前,现独觉身,而为说法,令其解脱。
  
  若诸有学,断十二缘,缘断胜性,胜妙现圆;我于彼前,现缘觉身,而为说法,令其解脱。
  
  若诸有学,得四谛空,修道入灭,胜性现圆;我于彼前,现声闻身,而为说法,令其解脱。
  
  若诸众生,欲心明悟,不犯欲尘,欲身清净,我于彼前,现梵王身,而为说法,令其解脱。
  
  若诸众生,欲为天主,统领诸天,我于彼前,现帝释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若诸众生,欲身自在,游行十方;我于彼前,现自在天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若诸众生,欲身自在,飞行虚空;我于彼前,现大自在天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若诸众生,爱统鬼神,救护国土;我于彼前,现天大将军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若诸众生,爱统世界,保护众生;我于彼前,现四天王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若诸众生,爱生天宫,驱使鬼神;我于彼前,现四天王国太子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若诸众生,乐为人王,我于彼前,现人王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若诸众生,爱主族姓,世间推让;我于彼前,现长者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若诸众生,爱谈名言,清净自居;我于彼前,现居士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若诸众生,爱治国土,剖断邦邑;我于彼前,现宰官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若诸众生,爱诸数术,摄卫自居;我于彼前,现婆罗门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若有男子,好学出家,持诸戒律;我于彼前,现比丘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若有女人,好学出家,持诸禁戒;我于彼前,现比丘尼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若有男子,乐持五戒;我于彼前,现优婆塞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若有女子,五戒自居;我于彼前,现优婆夷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若有女人,内政立身,以修家国;我于彼前,现女主身,及国夫人,命妇大家,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若有众生,不坏男根;我于彼前,现童男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若有处女,爱乐处身,不求侵暴;我于彼前,现童女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若有诸天,乐出天伦;我现天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若有诸龙,乐出龙伦;我现龙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若有药叉,乐度本伦;我于彼前,现药叉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若乾闼婆,乐脱其伦;我于彼前,现乾闼婆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若阿修罗,乐脱其伦;我于彼前,现阿修罗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若紧那罗,乐脱其伦;我于彼前,现紧那罗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若摩呼罗伽,乐脱其伦;我于彼前,现摩呼罗伽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若诸众生,乐人修人;我现人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若诸非人,有形无形,有想无想,乐度其伦;我于彼前,皆现其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是名妙净,三十二应,入国土身;皆以三昧,闻熏闻修,无作妙力,自在成就。
  
  世尊!我复以此,闻熏闻修,金刚三昧,无作妙力,与诸十方三世,六道一切众生,同悲仰故。令诸众生,于我身心,获十四种,无畏功德。
  
  一者:由我不自观音,以观观者。令彼十方苦恼众生,观其音声,即得解脱。
  
  二者:知见旋复,令诸众生,设入大火,火不能烧。
  
  三者:观听旋复,令诸众生,大水所漂,水不能溺。
  
  四者:断灭妄想,心无杀害,令诸众生,入诸鬼国,鬼不能害。
  
  五者:熏闻成闻,六根销复,同于声听,能令众生,临当被害,刀段段坏。使其兵戈,犹如割水,亦如吹光,性无摇动。
  
  六者:闻熏精明,明遍法界,则诸幽暗,性不能全,能令众生,药叉、罗刹、鸠槃茶鬼、及毗舍遮、富单那等,虽近其旁。目不能视。
  
  七者:音性圆销,观听返入,离诸尘妄,能令众生,禁系枷锁,所不能著。
  
  八者:灭音圆闻,遍生慈力,能令众生,经过险路,贼不能劫。
  
  九者:熏闻离尘,色所不劫,能令一切多淫众生,远离贪欲。
  
  十者:纯音无尘,根境圆融,无对所对,能令一切忿恨众生,离诸瞋恚。
  
  十一者:销尘旋明,法界身心,犹如琉璃,朗彻无碍,能令一切,昏钝性障,诸阿颠迦,永离痴暗。
  
  十二者:融形复闻,不动道场,涉入世间,不坏世界,能遍十方,供养微尘诸佛如来;各各佛边,为法-王子。能令法界,无子众生,欲求男者,诞生福德智慧之男。
  
  十三者:六根圆通,明照无二,含十方界,立大圆镜,空如来藏,承顺十方,微尘如来,秘密法门,受领无失,能令法界无子众生,欲求女者,诞生端正,福德、柔顺,众人爱敬,有相之女。
  
  十四者:此三千大千世界,百亿日月,现住世间。诸法-王子,有六十二恒河沙数,修法垂范,教化众生,随顺众生,方便智慧,各各不同。由我所得,圆通本根,发妙耳门,然后身心,微妙含容,周遍法界,能令众生,持我名号,与彼共持六十二恒河沙诸法-王子,二人福德,正等无异。世尊!我一名号,与彼众多名号无异。由我修习,得真圆通。
  
  是名十四施无畏力,福备众生。
  
  世尊!我又获是圆通,修证无上道故,又能善获四不思议无作妙德。
  
  一者:由我初获,妙妙闻心,心精遗闻,见闻、觉知,不能分隔,成一圆融,清净宝觉,故我能现,众多妙容,能说无边,秘密神咒。其中或现:一首、三首、五首、七首、九首、十一首,如是乃至一百八首,千首、万首,八万四千烁迦罗首。二臂、四臂、六臂、八臂、十臂、十二臂,十四、十六、十八、二十、至二十四,如是乃至一百八臂,千臂、万臂,八万四千母陀罗臂。二目、三目、四目、九目。如是乃至一百八目,千目、万目,八万四千清净宝目。或慈、或威、或定、或慧,救护众生,得大自在。
  
  二者:由我闻思,脱出六尘,如声度垣,不能为碍,故我妙能,现一一形,诵一一咒,其形其咒,能以无畏,施诸众生。是故十方,微尘国土,皆名我为施无畏者。
  
  三者:由我修习,本妙圆通,清净本根,所游世界,皆令众生,舍身珍宝,求我哀愍。
  
  四者:我得佛心,证于究竟,能以珍宝,种种供养,十方如来,傍及法界,六道众生。求妻得妻,求子得子,求三昧得三昧,求长寿得长寿,如是乃至,求大涅槃得大涅槃。
  
  佛问圆通,我从耳门,圆照三昧,缘心自在,因入流相,得三摩地,成就菩提,斯为第一。世尊!彼佛如来,叹我善得,圆通法门,于大会中,授记我为观世音号。由我观听,十方圆明,故观音名,遍十方界。
  
  尔时!世尊,于师子座,从其五体,同放宝光,远灌十方,微尘如来及法-王子,诸菩萨顶。彼诸如来,亦于五体,同放宝光,从微尘方,来灌佛顶,并灌会中,诸大菩萨,及阿罗汉。林木池沼,皆演法音,交光相罗,如宝丝网。是诸大众,得未曾有,一切普获金刚三昧。即时天雨百宝莲华,青、黄、赤、白,间错纷糅,十方虚空,成七宝色。此娑婆界,大地山河,俱时不现。唯见十方,微尘国土,合成一界,梵呗咏歌,自然敷奏。
  
  于是如来,告文殊师利法-王子:汝今观此二十五无学,诸大菩萨,及阿罗汉,各说最初成道方便,皆言修习,真实圆通,彼等修行,实无优劣,前后差别。我今欲令,阿难开悟,二十五行,谁当其根;兼我灭后,此界众生,入菩萨乘,求无上道,何方便门,得易成就?文殊师利法-王子,奉佛慈旨,即从座起,顶礼佛足,承佛威神,说偈对佛:
  
  觉海性澄,圆澄觉元妙,元明照生所,所立照性亡。
  
  迷妄有虚空,依空立世界,想澄成国土,知觉乃众生。
  
  空生大觉中,如海一沤发,有漏微尘国,皆依空所生,
  
  沤灭空本无,况复诸三有?归元性无二,方便有多门。
  
  圣性无不通,顺逆皆方便,初心入三昧,迟速不同伦。
  
  色想结成尘,精了不能彻,如何不明彻,于是获圆通
  
  音声杂语言,但伊名句味,一非含一切,云何获圆通?
  
  香以合中知,离则元无有,不恒其所觉,云何获圆通?
  
  味性非本然,要以味时有,其觉不恒一,云何获圆通?
  
  触以所触明,无所不明触。合离性非定,云何获圆通?
  
  法称为内尘,凭尘必有所,能所非遍涉,云何获圆通?
  
  见性虽洞然,明前不明后,四维亏一半,云何获圆通?
  
  鼻息出入通,现前无交气,支离匪涉入,云何获圆通?
  
  舌非入无端,因味生觉了,味亡了无有,云何获圆通?
  
  身与所触同,各非圆觉观,涯量不冥会,云何获圆通?
  
  知根杂乱思,湛了终无见,想念不可脱,云何获圆通?
  
  识见杂三和,诘本称非相,自体先无定,云何获圆通?
  
  心闻洞十方,生于大因力,初心不能入,云何获圆通?
  
  鼻想本权机,祇令摄心住,住成心所住,云何获圆通?
  
  说法弄音文,开悟先成者,名句非无漏,云何获圆通?
  
  持犯但束身,非身无所束,元非遍一切,云何获圆通?
  
  神通本宿因,何关法分别?念缘非离物,云何获圆通?
  
  若以地性观,坚碍非通达,有为非圣性,云何获圆通?
  
  若以水性观,想念非真实,如如非觉观,云何获圆通?
  
  若以火性观,厌有非真离,非初心方便,云何获圆通?
  
  若以风性观,动寂非无对,对非无上觉,云何获圆通?
  
  若以空性观,昏钝先非觉,无觉异菩提,云何获圆通?
  
  若以识性观,观识非常住,存心乃虚妄,云何获圆通?
  
  诸行是无常,念性元生灭,因果今殊感,云何获圆通?
  
  我今白世尊:佛出娑婆界,此方真教体,清净在音闻。
  
  欲取三摩提,实以闻中入,离苦得解脱,良哉观世音!
  
  于恒沙劫中,入微尘佛国,得大自在力,无畏施众生。
  
  妙音观世音,梵音海潮音,救世悉安宁,出世获常祝
  
  我今启如来,如观音所说,譬如人静居,十方俱击鼓,
  
  十处一时闻,此则圆真实。目非观障外,口鼻亦复然,
  
  身以合方知,心念纷无绪。隔垣听音响,遐迩俱可闻,
  
  五根所不齐,是则通真实。音声性动静,闻中为有无,
  
  无声号无闻,非实闻无性。声无既无灭,声有亦非生,
  
  生灭二圆离,是则常真实,纵令在梦想,不为不思无,
  
  觉观出思惟,身心不能及,今此娑婆国,声论得宣明。
  
  众生迷本闻,循声故流转,阿难纵强记,不免落邪思,
  
  岂非随所沦,旋流获无妄?阿难汝谛听:我承佛威力,
  
  宣说金刚王,如幻不思议,佛母真三昧。汝闻微尘佛,
  
  一切秘密门,欲漏不先除,蓄闻成过误。将闻持佛佛,
  
  何不自闻闻?闻非自然生,因声有名字,旋闻与声脱,
  
  能脱欲谁名?一根既返源,六根成解脱。见闻如幻翳,
  
  三界若空华,闻复翳根除,尘销觉圆净。净极光通达,
  
  寂照含虚空。却来观世间,犹如梦中事,摩登伽在梦,
  
  谁能留汝形?如世巧幻师,幻作诸男女,虽见诸根动,
  
  要以一机抽,息机归寂然,诸幻成无性。六根亦如是,
  
  元依一精明,分成六和合。一处成休复,六用皆不成,
  
  尘垢应念销,成圆明净妙。余尘尚诸学,明极即如来。
  
  大众及阿难,旋汝倒闻机,反闻闻自性,性成无上道,
  
  圆通实如是。此是微尘佛,一路涅槃门;过去诸如来,
  
  斯门已成就;现在诸菩萨,今各入圆明;未来修学人,
  
  当依如是法;我亦从中证,非唯观世音。诚如佛世尊,
  
  询我诸方便,以救诸末劫;求出世间人,成就涅槃心,
  
  观世音为最。自余诸方便,皆是佛威神。即事舍尘劳,
  
  非是常修学,浅深同说法。顶礼如来藏,无漏不思议。
  
  愿加被未来,于此门无惑,方便易成就。堪以教阿难
  
  及末劫沈沦,但以此根修,圆通超余者,真实心如是。
  
  于是阿难,及诸大众,身心了然,得大开示,观佛菩提,及大涅槃,犹如有人,因事远游,未得归还,明了其家,所归道路。普会大众,天龙八部,有学二乘,及诸一切,新发心菩萨,其数凡有十恒河沙,皆得本心,远尘离垢,获法眼净。性比丘尼,闻说偈已,成阿罗汉。无量众生,皆发无等等,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阿难整衣服,于大众中,合掌顶礼,心迹圆明,悲欣交集,欲益未来诸众生故,稽首白佛:大悲世尊!我今已悟,成佛法门,是中修行,得无疑惑。常闻如来,说如是言:自未得度,先度人者,菩萨发心,自觉已圆,能觉他者,如来应世。我虽未度,愿度末劫,一切众生。世尊!此诸众生,去佛渐远,邪师说法,如恒河沙,欲摄其心,入三摩地,云何令其安立道场,远诸魔事?于菩提心,得无退屈?尔时世尊,于大众中,称赞阿难:善哉!善哉!如汝所问,安立道场,救护众生,末劫沈溺,汝今谛听:当为汝说。阿难大众,唯然奉教。佛告阿难:汝常闻我毗奈耶中,宣说修行,三决定义,所谓:摄心为戒,因戒生定,因定发慧,是则名为,三无漏学。
  
  阿难!云何摄心,我名为戒?若诸世界,六道众生,其心不淫,则不随其生死相续,汝修三昧,本出尘劳,淫心不除,尘不可出。纵有多智,禅定现前。如不断淫,必落魔道:上品魔王,中品魔民,下品魔女。彼等诸魔,亦有徒众,各各自谓,成无上道。我灭度后,末法之中,多此魔民,炽盛世间,广行贪淫,为善知识,令诸众生,落爱见坑,失菩提路。汝教世人,修三摩地,先断心淫。是名如来,先佛世尊,第一决定,清净明诲。是故阿难!若不断淫,修禅定者,如蒸沙石,欲其成饭,经百千劫,只名热沙。何以故?此非饭本,沙石成故。汝以淫身,求佛妙果,纵得妙悟,皆是淫根,根本成淫,轮转三途,必不能出;如来涅槃,何路修证?必使淫机,身心俱断,断性亦无,于佛菩提,斯可希冀。如我此说,名为佛说;不如此说,即波旬说。
  
  阿难!又诸世界,六道众生,其心不杀,则不随其生死相续。汝修三昧,本出尘劳,杀心不除,尘不可出。纵有多智,禅定现前,如不断杀,必落神道:上品之人,为大力鬼;中品则为飞行夜叉,诸鬼帅等;下品当为地行罗刹。彼诸鬼神,亦有徒众,各各自谓,成无上道。我灭度后,末法之中,多此鬼神,炽盛世间,自言食肉得菩提路。阿难!我令比丘,食五净肉,此肉皆我神力化生,本无命根。汝婆罗门,地多蒸湿,加以沙石,草菜不生,我以大悲神力所加,因大慈悲,假名为肉,汝得其味。奈何如来灭度之后,食众生肉,名为释子!汝等当知,是食肉人,纵得心开,似三摩地,皆大罗刹,报终必沈生死苦海,非佛弟子。如是之人,相杀相吞,相食未已,云何是人得出三界。汝教世人,修三摩地,次断杀生。是名如来,先佛世尊,第二决定,清净明诲。是故阿难!若不断杀,修禅定者,譬如有人:自塞其耳,高声大叫,求人不闻,此等名为欲隐弥露。清净比丘,及诸菩萨,于歧路行,不蹋生草,况以手拔?云何大悲,取诸众生,血肉充食。若诸比丘,不服东方,丝、绵、绢、帛,及是此土,靴、履、裘、毳,乳、酪、醍醐,如是比丘,于世真脱,酬还宿债,不游三界。何以故?服其身分,皆为彼缘;如人食其地中百谷,足不离地。必使身心,于诸众生,若身、身分,身心二途,不服不食,我说是人真解脱者。如我此说,名为佛说;不如此说,即波旬说。
  
  阿难!又复世界,六道众生,其心不偷,则不随其生死相续。汝修三昧,本出尘劳,偷心不除,尘不可出。纵有多智,禅定现前,如不断偷,必落邪道;上品精灵,中品妖魅,下品邪人,诸魅所著。彼等群邪,亦有徒众,各各自谓,成无上道。我灭度后,末法之中,多此妖邪,炽盛世间,潜匿奸欺,称善知识,各自谓已,得上人法,诱惑无识,恐令失心,所过之处,其家耗散。我教比丘,循方乞食,令其舍贪,成菩提道。诸比丘等,不自熟食,寄于残生,旅泊三界,示一往还,去已无返。云何贼人,假我衣服,裨贩如来,造种种业,皆言佛法?却非出家,具戒比丘,为小乘道,由是疑误,无量众生,堕无间狱。若我灭后,其有比丘,发心决定,修三摩提,能于如来形像之前,身然一灯,烧一指节,及于身上,爇一香炷。我说是人无始宿债,一时酬毕,长揖世间,永脱诸漏,虽未即明无上觉路,是人于法,已决定心。若不为此,舍身微因,纵成无为,必还生人,酬其宿债,如我马麦,正等无异。汝教世人,修三摩地,后断偷盗,是名如来,先佛世尊,第三决定,清净明诲。是故,阿难!若不断偷,修禅定者,譬如有人,水灌漏卮,欲求其满,纵经尘劫,终无平复。若诸比丘,衣钵之余,分寸不蓄,乞食余分,施饿众生。于大集会,合掌礼众,有人捶詈,同于称赞。必使身心,二俱捐舍;身肉骨血,与众生共。不将如来,不了义说,回为己解,以误初学,佛印是人,得真三昧。如我所说,名为佛说,不如此说,即波旬说。
  
  阿难,如是世界,六道众生,虽则身心,无杀、盗、淫,三行已圆,若大妄语,即三摩地,不得清净,成爱见魔,失如来种。所谓:未得谓得,未证言证。或求世间尊胜第一,谓前人言:我今已得须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罗汉道,辟支佛乘,十地、地前,诸位菩萨。求彼礼忏,贪其供养。是一颠迦,销灭佛种。如人以刀,断多罗木,佛记是人,永殒善根,无复知见,沈三苦海,不成三昧。我灭度后,敕诸菩萨,及阿罗汉,应身生彼末法之中,作种种形,度诸轮转。或作沙门,白衣居士,人王、宰官、童男、童女,如是乃至淫女寡妇,奸、偷、屠、贩,与其同事,称赞佛乘,令其身心,入三摩地。终不自言:我真菩萨,真阿罗汉,泄佛密因,轻言末学。唯除命终,阴有遗付。云何是人,惑乱众生,成大妄语?汝教世人,修三摩地,后复断除,诸大妄语,是名如来,先佛世尊,第四决定,清净明诲。是故阿难!若不断其大妄语者,如刻人粪,为旃檀形,欲求香气,无有是处。我教比丘,直心道场,于四威仪,一切行中,尚无虚假。云何自称,得上人法?譬如穷人,妄号帝王,自取诛灭。况复法-王,如何妄窃?因地不真,果招迂曲,求佛菩提,如噬脐人,欲谁成就?若诸比丘,心如直弦,一切真实,入三摩地,永无魔事。我印是人,成就菩萨,无上知觉。如我所说,名为佛说;不如此说,即波旬说。
  
点击数: 收藏本文】【打印文章